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五十五章:用敌人的钱,炼自己的兵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荆湖郡水寨,宁知文坐在桌边,拿着一柄小剪刀将灯芯剪去一截,火焰微微跳动了一下,屋内顿时明亮了许多。

    日上月上中宵了,但宁知文却仍然没有丝毫的困倦,他自然是在等人。

    外头响起了轻轻的叩门之声,大管事黄海走了过去,拉开房门,身子微欠:“杨公子。”

    杨致欠身还礼:“黄先生客气了。”

    “老爷正在等您!”黄海微笑着侧过身子,让杨致走了进来,他自己则走到门边,道:“老爷,我再去巡视一遍,这荆湖水师的人恁也懒惰了,不能让人放心。”

    宁知文挥了挥手,示意黄海自去。

    门轻轻掩上,杨致坐到了宁知文的对面,没有说话,先从怀里掏出一封密封的信,放在桌上,推到了宁知文的面前,“这是令公子给您的信,是通过我们的秘密的渠道加急送过来的。”

    宁知文点了点头,将信收了起来。

    “您不看看吗?”杨致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对方。

    “有什么好看的。”宁知文扬了扬眉,“无非就是一些家长里短,甚至抱怨的话而已。皇后娘娘既然答应了我,他们一家会在越京城生活的很好,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

    杨致笑了笑,这宁知文可真是一个人物,不愧是一个曾经纵横海上的大海盗头子,这份决断力,就让人敬佩不已。

    “公子的事情办完了吗?结果如何?”宁知文问道。

    杨致有些遗憾的摇摇头,“程务本啊,根本就不答应。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这人就是一个愚忠于闵氏一族的花岗岩脑袋。好在曾琳已经决定投靠我们了,有他帮你,你做事便会从容很多。”

    “他知道我的事情?”宁知文问道。

    “了解一些,但并不全部了解,而且这种事情也根本瞒不过他,他可是在了精的千年老狐狸,单是你是由皇娘娘介绍而来的,就让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你是我们的人了。”杨致笑道:“不过无所谓,楚国大势已去,大明却是蒸蒸日上,像曾琳这样的聪明人,自然懂得要提前给自己找好退路了。他已经委托我将他的孙子送到越京城去。”

    “他可信度有多高?”

    “这并不重要!”杨致摇摇头:“你在这里来,也不是来拆楚国的台的,而是会实打实的为他们效劳,为他们构建的荆湖防线效力,所以并不必要担心。对了,你来这里已经有大半个月了,感觉还怎么样?”

    “荆湖水师烂到了骨子里。”宁知文摇头叹息,“比之泉州水师还不如。”

    “那当然不能比,泉州水师再差,那也是海上水师,荆湖,只不过是内河水师,怎么能比?再者,泉州那边,不是还有你吗?”杨致嘿嘿的笑了起来。

    “荆湖水师除了船,其它人,从将官到士兵,基本都不能用了。他们完全就是一群活在水上的猪,除了勒索百姓之外,没有其它任何用处。本来到达泉州之后,我还请示曾琳想将荆湖水师改造一番,纳入整个水师之中,但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宁知文道,“真是想不到,楚国水师居然烂到了这种程度,触目惊心。现在不是他们能不能用的问题,我倒在担心他们会不会坏事的问题。”

    “我们大明需要在这里有一支精锐的水师以备他日之用,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以杨某看来,既然已经烂了,那就不如趁早割了他。”

    “杨公子与我所想,正是英雄所见略同。”宁知文笑道:“现在我已经被曾琳任命为荆湖水师统领,今日也得到了程务本的背书,我将统率所有在荆湖的水上战舰,部队。所以第一步,我就准备拿他们开刀了。”

    “硬来?”

    “当然不!”宁知文微笑道:“荆湖郡内最大的湖泊沙湖之中踞着一股水匪,人数大约有千余人,我准备将他们剿灭掉。”

    “借刀杀人?”杨致咂巴了一下嘴:“荆湖水师如果按你所说的是一支烂得不能再烂的家伙,他们会听你的去剿灭水匪?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们不会傻得去送死吧?”

    宁知文摸着花白的胡须,得意地道:“他们当然不肯,所以我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很轻松,在他们看来,是绝不会碰到水匪的,因为我们顶在最前面。他们,是跟在后头捡功劳,刷存在的,计划我已经跟他们谈过了,他们高兴得很。”

    杨致略微想了想,恍然明白过来,意味深长的看着宁知文:“那沙湖之中的水匪,只怕已经给你收拾了吧?”

    “果然瞒不过杨公子。”宁知文有些遗憾地看着对方:“倒没有收拾他们,只是派了一个人过去找到了他们的大当家。小老儿在这行当之中,还是有些声望的,他们已经决意投奔我了,所以嘛,就先借他们的刀用一用,宴席已经摆好,就只等客人上桌了。”

    “姜果然还是老得辣!”杨致冲着对方竖起了大拇指:“荆湖郡的水匪,大大小小的也不少,现在都已经投靠你了?”

    “那倒不是,当然,不投靠我的,最后的下场自然就是灰飞烟灭,宁某人既然到了荆湖,这水上,自然就不会还容忍有人不听我的招呼。”这一瞬间,宁知文双眼凌厉,霸气溢于言表。

    “大明需要你在这里掌握住水师的大权,而且还需要一支强大的水师,现在水师的力量,还是不能让陛下满意的。”杨致道:“现在曾琳,程务本当政,你自然无忧,但你要清楚,只要闵若英回到了上京,程务本的好日子只怕就要到头了,所以你在这方面也要早做打算,不要把自己绑在程务本这辆破车之上,到时候搞得跟他一起翻了车,我们可就欲哭无泪了。”

    宁知文笑道:“既然早已知道这个结果,宁某自然会规避他,宁某在上京城也还是有些门路的,到时候自然会有人为我说话。”

    “那就好。”杨致高兴地道,与宁知文这样的人打交道就是轻松,知一返三,勿需废话。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这支水师以后的人员构成,陛下的意思,这支水师以后至少三分之二应当是来自大明的人,只有这样,到时候需要用的时候,才能得心应手。”杨致道。

    “三分之二的人?”听到这个要求,宁知文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此多的人手,要如何操作才能安插进来又不致于引起别人的疑心?”

    “这个你就放心吧。”杨致道:“齐人占据了楚国东部六郡,想来不久以后,便会有越来越多的难民从东部六郡逃难过来,鹰巢会安排人手混在这些难民之中流窜到荆湖郡来。等你把荆湖水师这些脓包戳穿之后,你肯定会缺乏大量的人手,当然需要招收新人上船,这便是咱们的人正大光明进来的机会。”

    “原来如此,鹰巢早就在安排这件事了吗?这可不是仓促之间便能准备好的事情,单是那些人的说话口音,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必变的。”宁知文讶然道。

    杨致一笑:“鹰巢一向很高效,从去年宁二公子投奔我大明之后,鹰巢便已经准备这些东西了。又不需要多精细,反正又你这个大靠山是不是?”

    两人相视而笑。

    “用楚国的钱,练我们大明的水师,这生意,硬是要得。”杨致感叹地道,“什么叫做深谋远虑,我这一次可算是真正感受到了。对了,宁老爷子,这是我在荆湖郡的一些能用的关系,这些人中,打上了标记的,是曾琳也不知道的,你与他们接触,就要瞒过曾琳。鹰巢在荆湖郡也有驻点,现在这里已经成为鹰巢经营的重点,回头他们驻这时指挥会与你联系,他会部分接受你的指挥,也就是说你的要求,基本上他都能满足。以后你与越京城那边联系,也是通过他们这条线。”

    “明白了!”从杨致手里接过纸张,宁知文看着对方:“杨公子这便要返程了吗?”

    “不,接下来还要在楚国逛上一逛,去找一些老朋友。”杨致摊了摊手:“爷爷当初还是留下了不少的东西给我的,他们沉寂了这许多年,也是该让他们发光发热的时候了。将这些事办完,我才会回去。对了,宁老爷子,你在楚国可也是一号人物,那时候我爷爷就没有找过你?”

    “找我?”宁知文一笑:“只怕是找我的麻烦吧!杨相可见不得像我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我在上京城的后台也够硬,而且每年也向朝廷交一笔钱,你爷爷早就要收拾我了。”

    杨致大笑着站了起来,一拱手道:“言尽于此,杨某告辞了,宁老爷子,荆湖这边,就看你的了。”

    “请杨公子转告陛下与皇后娘娘,宁某必不负所托。”宁知文还礼。

    “不用送了。”看着宁知文,杨致摆了摆手,“身在虎穴,自己当心吧,纵然安排得再好,但事实上,肯定还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漏洞的,那就只能靠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