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六十五章:保全他几年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教训完了马猴,秦风回过头来看着郭九龄,笑道:“说着说着就说岔了,郭老,今日入宫,是齐楚之事已经有了结果了吗?”

    郭九龄点了点头:“陛下,各方面的消息都已经汇总过了,大体上,我们已经可以判断,齐楚之事已了。”

    “怎么说?”秦风身子往后靠了靠,单看郭九龄的脸色,便知事情的发展必然是在大明事先的预估和判断当中,甚至更有了不得的好处在里头。

    “程务本这个人,陛下看得真准,直如陛下所料,在发现事不可为之后,他当机立断,大踏步后撤,如今已经到了荆湖郡,开始了楚国第二条防线的构建。”

    “这是应有之理,程务本这个人,脑子里就是这么一根筋,只可惜了,这样的人,竟然不能为我所用。”秦风叹息道。

    郭九龄微笑道:“陛下,天下人才辈出,总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来投我们大明,程务本是出色,但我大明人才,却也不至于差了他。”

    “这倒是。”秦风笑道:“接着说吧!”

    “陛下,按照事先的计划,我们的安排已经到位,程务本仓惶撤到了荆湖郡,但荆湖水师却不堪用,但未来的荆湖之战,水军的作用举足轻重,宁知文此时的投效,便显得举足轻重了。宁家的底子,程务本那有不晓得的。现在,程务本已经将整个荆湖的水师都交给了宁知文。”

    秦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交给了宁知文,就等于交给了大明,在大明未来需要他动一动的时候,自然就能得心应手。

    “这个差使,办得好。”

    “陛下这么说,老臣可就要脸红了,这件事,却是皇后娘娘一手操持的。”郭九龄微笑道:“不过我们鹰巢也不是一无所的的。我派人去见了杨致,而杨致现在就在荆湖郡。”

    “你是说荆湖郡守曾琳。”秦风有些疑惑地道。

    “正是如此!”郭九龄满脸皆是佩服之色:“我们鹰巢,打得就是曾琳的主意,单是宁知文一人,势单力薄啊。”

    “可我记得曾琳当初可是第一个上折子表示对打倒杨一和的支持的啊!”秦风道:“杨致此去,能有效果?”

    “陛下也知道,我早前是楚国内卫副统领,对于有些事情,了解得更要多一些,总而言之,我对于当时曾琳这么快跳出来是有些疑惑的,因为曾琳与杨一和有些别人不知道的关系,而我却是知道的。但曾琳到底是为了保全自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第一个跳出来与杨家决裂,我也是说不清的,这一次请了杨致过去,也是存着试一试的心思。”郭九龄笑道:“可是这一试的结果,却是惊喜之至。”

    “曾琳拿下了?”秦风亦是坐直了身子。

    “虽未明确表态,但内里含着的意思,却已是明了。”郭九龄喜气洋洋的道。“在荆湖郡,有了曾琳,有了宁知文,即便未来没有了程务本去了一个新统帅,又动得了他们吗?其势已成也。”

    “闵若英那边如何了?”

    “说起闵若英的归国之路,这可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郭九龄吸了一口气:“以十几万东部边军为伐,闵若英带着约四万火凤军突围而出,归国之路上,与齐国连接苦战了好几场,但以火凤军的军力以及现在的哀兵之姿,倒是让他们连战连捷,但后来出现的事情,就看不懂了。凤凰山这齐国龙镶军,本是堵截火凤军的要道,可他们居然莫名其妙的提前撤走了。”

    “等等,你说凤凰山?”秦风惊讶地问道:“闵若英不是走得万州至荆湖这一条线吗?”

    “闵若英硬闯凤凰山!”郭九龄肯定地道。

    秦风沉吟片刻,“这件事应当是在程务本退回到荆湖之后。”他看向郭九龄,“闵若英对程务本已经是相当的不信任了,宁可血战突围,也不愿到程务本的地头上去。”

    “正是这个道理!”郭九龄道:“这本来是削弱闵若英的最好机会,但齐军却不战而退,等于是给闵若英让开了一条大路,而在闵若英低达昆凌关时,已经夺得昆凌关的周济云部将岳开山,居然是一兵未出,数万齐军,居然与楚军相安无事。”

    秦风呆了半晌,才缓缓地道:“曹云这个人,太可怕了。”

    “陛下,这关曹云什么事?”

    “曹云判断出了楚国内部出了问题,闵若英已经对程务本起了杀心。”秦风淡淡地道:“从闵若英不走万州这条突围线路,他们敏锐地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这是要纵虎归山,为了让闵若英这只老虎归山,他甚至放弃了全歼四万火凤军的诱惑,厉害,真是厉害啊。我在想,如果是我,而临着这样的机会,我会不会有这样的气魄这么做呢?要知道,这四万火凤军,已经是楚国最后的脊梁了,打断了他,楚国就是一个半身不遂了。”

    “这也正是臣看不懂的地方啊!”郭九龄道。

    “曹云这是要让闵若云保留一定的实力,回国之后好有本钱收拾程务本。而且曹云希望这个时间越短越好。”秦风看了一眼郭九龄,“要是将闵若英杀成了一个光杆回到国内,后果会怎么样啊?”

    郭九龄先是一怔,接着恍然大悟:“臣明白了。如果闵若英成了一个光杆,回到国内,首先便要仰程务本的鼻息,程务本手中还有三万边军精锐,而且在荆湖已经扎下根来,如此一来,闵若英根本就没有了对付程务本的实力,但如果闵若英手中还有数万火凤军,那情况便又大不同了。”

    “正是这个道理啊!”秦风道:“从齐国的种种征象看,他们接下来的重要任务,也是要整肃内政,这个过程只要一开始,以齐国的体量,只怕没有几年是拿不下来的,而且过程之中极有可能会出现一些乱子,齐国的力量必须关注国内,就顾不上楚国,至少不能全力攻打楚国了,曹云不愿意给楚国这个时间来恢复国力,他还是打着要尽快地将楚国干掉的心思。老郭,你想想,如果闵若英一回国,就迫不及待地干掉了程务本,那结果会怎么样?”

    “荆湖大乱。”

    “就是这个话。”秦风点头道:“荆湖大乱,齐国趁虚而入。曹云所顾忌者,不过程务本耳,程务本一去,换上去的多半便是罗良之辈,曹云岂会将罗良看在眼里。”

    “陛下,那我们该怎么办?”郭九龄问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先前的布置,可就有些欠妥了,只怕到时候,齐军一进攻,便如同摧枯朽一般,击溃荆湖,我们就不得不提前介入,那对于我国的内治,可是大有关碍的,至少,老臣是知道,我们实实是打不起仗了的,至少这几年内是这样的。”

    “当然是让程务本的力量得到加强,让闵若英动不得手,至少在我们准备好之前,让他动不得手。”秦风道。

    “这件事,怎么办?”

    “兮儿现在在楚国,以她的能力,当回看明白这一点,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她一定会趁着闵若英不在的这段日子,设法将楚国举国的兵权交给程务本。”

    “这能行吗?”

    “当然行,别忘了,还有太后在。”秦风笑了笑:“等闵若英回来之后,木已成舟,他想要扳回来,就不是一朝一夕之间的事。”

    “也就是一个字,拖!”

    “不错。”秦风点了点头:“我们的使团,该出发了。要掐着点儿的与闵若英同时出现在上京城。然后展开与楚国的谈判。”

    “更楚国施加压力,保全程务本。”郭九龄心领神会。

    “不错,我们要保程务本两到三年。”秦风道。“直到我们做好了准备。”

    “陛下圣明!”

    “接下来的时间里,你的重心要转移到秦国去了。”秦风道:“两年之内,我们要解决掉秦国所有的问题,再用上三年时间,消化秦国,楚国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就这样了,剩下的,就是等他慢慢发酵罢了。”

    “臣明白了。”郭九龄道:“秦国那边,一直是由千面在负责,戴叔伦这段时间活动频繁,出没于青州,虎牢与京城数地之间,看来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我们的判断是,他动手的日子,必然是邓洪孙女邓姝出嫁的日子。只是直到现在,我们仍然不明白,戴叔伦到底怎么样才能夺得虎牢关的兵权?肖锵可不是易于之辈。”

    “他怎么对付肖锵我并不关心,我只关心事发之后,我们怎么利用这件事。”秦风笑道。“陆大远那里要准备好。我们的理由,到时候可是要光明正大的。”

    “陆大远部已经没有问题了,卞无双那边只怕到时候肯定也是要介入的。”

    “那就让他更乱一些罢,秦国愈乱,我们才越有把握嘛。”秦风笑了起来:“到时候,秦国数方势力混乱,马氏父子,可就要坐蜡了。卞无双,肖锵,卢一定,又有哪一个是真正忠于皇室的。”

    郭九龄点了点头,叹道:“李挚一辈子都在国内努力平衡各方势力,但终究是镜中月,水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