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一章:皇帝是想要杀我的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闵若英启程回上京城了,他在玉泉留下了罗虎以及五千火凤军,罗虎的任务,是守住玉泉城,并在这里编组一支两万人的边军。

    程务本并没有来玉泉,给出的理由是因为连续征战,身体不适,回到荆湖之后,又因为营造第二条防线而心力交瘁,卧病在床,实在是不能来玉泉晋见皇帝。

    这样的理由很敷衍。不管是说出这个理由的人,还是接受这个理由的人,都没有将其当一回事。接到回报,闵若英冷笑了几声,安排完玉泉的防守之后,带着罗良以及三万多火凤军一路径直返回上京城。

    自己的妹妹还在上京,闵若英相信,回到上京之后,自己与妹妹之间,还有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将会发生。

    对付程务本的事情,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现在闵若英相信,程务本的确是与明国勾结在一起了,或者,他在明国为秦风服务的时候,就已经被秦风收买了,要不然,这一次妹妹自大明归来,所作所为,为什么都是在为程务本张目。

    自泉州上岸,便为程务本筹钱筹粮,逼着宁知文带着船队进入荆湖,投身程务本麾下,进了上京城,又蒙骗太后下旨,使全国武力的统帅权被集中到了程务本的手中,大量的物资,人员向着荆湖源源不绝的流动。他们甚至赤膊上阵,连江上燕都派了回来充当程务本的打手了。

    去荆湖的特使回来的时候,带给了闵若英一个最新的消息,江上燕带领着五千兵马,已经进入到了荆湖郡。

    江上燕是何许人也?虽然以前是楚将,但去楚国已经超过了五年,在明国,是手握重兵的大将,而且在大楚召回程务本等人的时候,他并没有返回,现在却巴巴地跑了回来,目的何在?闵若英只是冷笑不已。

    明国简直在拿他当傻子耍。

    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朕没有死,朕回来了,就算你现在实力大增,但又算得了什么呢?权力是朝廷给你的,那朝廷自然也有本事一点一点的收回来了。既然你要呆在荆湖,那也好,就让你先替朕将齐国挡一挡吧,等朕稳住了国内的形式,回过头来再收拾你。

    而在闵若英启程回上京的时候,在荆湖,程务本亦见到了风尘仆仆的江上燕。

    “你不该回来的。”程务本看着江上燕,苦笑着摇头。

    江上燕在程务本面前站得笔直,“国家有难,上燕焉有不回来共赴国难的道理。”

    “你想共赴国难,只怕别人却认为你别有用心啊!”程务本叹了口气,指着面前的椅子,“坐下说吧。上燕,你可能还不知道,上使刚刚离开,皇帝召我去玉泉面见,被我拒绝了。”

    江上燕愕然。

    “皇帝已经不信我了。”程务本看着江上燕,淡淡地道:“我如果去了泉州,只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江上燕目瞪口呆:“何至于此?”

    “为什么不至于此?”程务本道:“我自万州,擅自撤兵,弃被潞州的皇帝于不顾,在皇帝看来,这就是背叛。”

    “可大帅的做法一点也没有错。”江上燕抗声道:“但凡懂军略的人都很清楚,即便程帅将麾下数万军马投入到潞州,也是有去无回,只会白白的送给齐人吃掉,撤军,才能保全实力,才能守住荆湖,开辟第二道防线,否则齐人必然长驱直入。没有程帅在荆湖营造的第二条防线,就算陛下突围而出,只怕也是被齐人追着屁股一路撵杀,那有现在还能稳守住大半壁江山的局面。”

    “这是你的看法!”程务本沉默了一会儿,“站在不同的立场之上,便会有不同的看法。站在皇帝的角度,我就应当不顾一切的率兵前去救驾。”

    江上燕张了张嘴,又沉默了下来。

    “可是程某却不能因为一人,而放弃整个大楚,我忠于大楚,也忠于闵氏皇族,但却不能愚忠于一人。”程务本突然笑了起来:“上燕,也许你觉得我说的话大逆不道,但我却是这么想的,闵氏并非无后,那时我就一直在想,如果皇帝占死在潞州,或者被齐国俘虏,大楚可以另立一个皇帝,照样能让闵氏皇朝延绵下来,照样能让大楚屹立不倒。”

    江上燕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程务本,“大帅做得没有做,民为重,君为轻,与江山社稷比起来,皇帝个人的荣辱,的确算不得什么。”

    程务本笑了笑,“所以,这便是我的取死之道。不过也不要紧,托昭华公主的福,至少在两三年之间,我还是没有杀身之虞的。有这些时间,足够我以荆湖为中心,再找造一个楚国铁壁了,到时候即便是死,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这一次皇帝贸然出击,已然吃了大亏,想必是要吃一堑,长一智,不会再动不动就喊着要一统天下,灭此朝食了,大楚只要不妄动,守住半壁江山,还是问题不大的。”

    “谁敢对程帅不利,江上燕跟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江上燕杀气森森地道。“只要程帅再打造出一个楚国铁壁,再度拥有一支雄师,皇帝又怎么敢杀您?”

    程务本呵呵一笑,却没有答理江上燕这个问题。

    “程帅,您不觉得这一次陛下能够突围而出有些蹊跷吗?”江上燕突然道,“皇帝选择的这条路可谓是九死一生,但他却全无损失,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皇帝能够安然无恙地回来,是因为齐国统帅曹云故意放他回来的。”程务本不置可否地道。

    “故意放回来的?难道曹云不知道全歼火凤军,杀死楚国皇帝是多么大的功劳吗?对齐国是多么有利的一件事吗?”江上燕震惊地问道。

    “曹云还需要什么功劳?”程务本失笑道:“我撤回荆湖,他便敏锐地发现,我与皇帝之间肯定会出现问题,紧接着皇帝不走万州一线而选择强突凤凰山,更是让他确认,皇帝再也不会信任我了。所以,他选择放皇帝回来,只不过是想借皇帝的手,杀掉我罢了。他的目的是毁掉荆湖防线。”

    “可惜不能如他所愿。这倒要是谢谢他了,好歹也让我大楚保留了数万火凤军。”江上燕失声笑了起来:“这才叫做偷鸡不着蚀把米。”

    “这你可错了,如果不是昭华公主,皇帝的确是有能力杀我的。”程务本叹了一口气,“昭华公主抓住了这个时间差,先是从泉州给我弄来了足够的钱粮,让我能稳住麾下的军队,又让宁知文率船队自泉州来荆湖助战,我手上有数万战兵,又有了一支水兵相助,皇帝想凭他手里的火凤军来对付我,便没有把握了,特别是后来太后出面,集全国军事统帅权于我,短时间内,让我的实力得到极大的增长,你瞧你,如果不是昭华公主归国,你有可能带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前来荆湖吗?”

    “皇后娘娘的确睿智无比,我出发之时,她还跟我说,大明会无偿援助一批最先进的武器给我,作为我在大明效力多年的一个报答。”江上燕感激地道:“程帅,您离开大明有几年了,真是不知道现在大明军队的武器装备可真是日新月异啊,我带了几台连弩,回头操练给您看看,只要我们能拿到大明的那些武器,又何惧齐人?”

    程务本深深地看着江上燕,只看得江上燕有些莫名其妙,“程帅,我有哪里说得不对吗?”

    程务本笑着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才道:“相比起齐国对大楚的威胁,其实我更担心明国对大楚的威胁。”

    “这,有可能有吗?”江上燕一惊。

    “秦风是何等样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程务本道,“这是一个与齐帝曹天成以及我们的陛下一样,有着勃勃野心的人,同样的,他们都想一统天下,不过比起我们的皇帝,秦风可就高明太多了,即便是昭华公主,也是智计百出。”

    他叹了一口气,“要是昭华公主是我大楚的皇帝,那才真是我大楚之福啊!比起他哥哥,昭华公主无论在心计,手腕之上都胜出太多了。”

    “娘娘是一个极好的人。”江上燕嗫嚅着道。

    “我没有说他不好。”程务本哈哈一笑:“江上燕,如果有朝一日,大明挥兵而来,你做何选择,是举兵与大明决战到底,还是选择向他们投降呢?”

    “我……”江上燕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好了,我不为难你,真到了那一天,你怎么选择,都是有道理的。”程务本叹息道。“说到底,我们只要将篱芭扎紧了,外面的威胁自然就会小了。”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江上燕喃喃地道。

    程务本大笑:“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既然你来了,那咱爷儿俩总得打起精神来,好好的经营这荆湖防线,上燕,我们可不是仅仅限于防守,而是要在防守的同时,不断地四处出击,齐人占了东部六郡,但也不是这么好消化的。”

    “末将谨奉大帅之令,虽百死而不悔。”江上燕坚定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