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二章:最后的进言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王厚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

    当秦风再一次看到王厚的时候,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虽然白发白须,却永远精神抖擞的小老头,如今躺在床上,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宛如一副躺在床上的骷髅,如果不是胸脯尚在微微起伏,简直如死人无异了。

    这让秦风忍不住红了眼圈。就是这个小老头儿,在自己尚一无所有的时候,举家来投,从此将自己与太平军绑在了一起,出生入死,陪伴着秦风走过风风雨雨,创下了如今这偌大的家业,现在日子终于要安稳了,大明已经站稳了脚跟的时候,这个小老头却已经是撑不住了。

    王厚身体垮得如此之快,秦风知道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大明初立之后,最大的一个难题便是天下治理的问题,昔日的太平军中,悍将勇卒一抓一大把,但识文断字,能治理天下的,却是扳着指头就能数过来。可马上打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治理地方,使百姓能安居乐业,仍然要由读书人来担纲。

    但彼时前越,官场已经腐败不堪,能用,可用的人廖廖无几,自己一张嘴,便把吏治改革的事情,尽数丢给了王厚。

    从那时起,王厚便开始了他历时数年的正本清源之路。这是比战场上刀兵相见还要为难的事情,战场上的敌人是清晰可见的,但国内的吏治改革却是与黑暗之中的敌人在作斗争。要斗而不破,斗而不乱。

    秦风扔给王厚的任务,是既要完成整顿吏治的任务,又不能让国内乱成一团,彼时,大明不少郡治并没有动过刀兵,在太平军进入越京城之后,便立即上表表示拥护秦风的统治,这些地方,治理起来尤其艰难。

    刀子下得陡,会让人觉得大明过河拆桥,苛待反正的功臣,而及于片面,却又会让吏治改革流于形式,最终徒劳无功。

    这其中的艰难,非足以为外人道也。

    但就是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的老头儿,在五年之中,不声不响的便将吏治改革推广到了全国,极为出色的完成了秦风交予他的任务。

    而代价就是,他终于精疲力竭,油尽灯枯。

    “还有多久?”秦风轻声的问着一边的舒畅。

    舒畅一脸哀戚之色,“不知道,随时都有可能。”

    秦风心中一沉,舒畅是何许人也,那几乎是可以肉白骨医死人的神医,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便基本上可以是定论了。连舒畅也抢不回来的人,这世上,便再也没有人能将他救回来了。

    他伸手握住王厚那干瘦的手掌,眼中潸然掉下泪来。一边的王月瑶,更是低泣出声。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王厚紧闭着的双眼缓缓地睁开来,往日那双锐利的眼睛,如今已经变得浑浊起来。眼珠转动,看到了秦风,身子挣扎了几下,似乎想要爬起来,却终于是徒劳无功。

    他轻轻地咧嘴笑了笑:“陛下,这可不能给你行礼了,恕臣无状。”

    “王老,还说这些做什么?”秦风摇头道。

    “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形了?”王厚喘着气儿,声音几不可闻。“大事可定矣?”

    秦风用力的点点头:“王老放心吧,如今齐楚战争已经到了尾声,楚人虽然惨败,但却仍保留了一定的实力,程务本在荆湖构筑起了第二道防线,他们还能苟颜残喘几年,而齐国呢,虽然赢了这一仗,却也不好受,不管是江涛也好,还是安如海,武腾也罢,都给齐国国内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如今武腾虽然已经撤兵回了灵川,但随时都可以再次出击,安如海虽然是不成了,但他给齐国带来的动荡,不是短时间内能平息得了的。所以接下来,楚国对我们再也没有威胁,反而要仰我大明鼻息了。而齐国呢,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恐怕就是恢复国内民生,曹天成一心想要的国内政局大改革也会提上日程,数年之内,也无力对我们做什么了。至于秦国,王老也知道的。所以接下来,我大明将赢来至少五年的喘息之机。”

    王厚无声的咧开嘴笑了起来。

    “陛下天纵其才。有五年时间,足以让大明再度腾飞,只要平灭吞并了秦国,大明便可以成为与齐国并驾齐驱的大国,到了那时,一统天下可期也。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未止,已是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憋得青紫。舒畅赶紧斜坐在床头,将王厚搂起来,斜靠在自己的胸前,伸手替他轻轻的抚着胸膛,一边的王月瑶端了药汤过来,一匙一匙地喂进王厚嘴里。

    看到几乎有一半的药汤顺着王厚的嘴角流淌下来,秦风心中极为难过。

    喝了几匙药,喘息之声渐平,王厚的眼睛,却是慢慢的亮了起来。

    “陛下交给臣的吏治革新,老臣自认为还是做得不错,现在大明不敢说个个当官的都清廉自守,但至少在制度的约束之下,在朝廷的监管之下,绝大多数都是想为国为民做一点事业的。”

    “王老之功,是鼎立社稷的不世功业。”秦风肯定地道。“我要谢谢你,大明更要谢谢你。”

    “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盐政了。”王厚长叹道:“老臣不是不想动他们,可我大明,本身产盐的就那么几个地方,官府豪强绿林相互勾结,如果想动,必然便是惊天动地的大动作,但彼时我大明,实在是不能再翻这个锅盖,老臣也只能当自己是瞎子,看不到他们了。盐价高,质量次,私盐猖獗,苏开荣曾跟我说过,盐课每年流失只怕不下百万之巨,每每想起这些,老臣这心里就跟猫抓挠似的。”

    秦风轻轻地捏了捏王厚枯干的手,“王老,你总得留点事给别人做,把功劳分润一点给其它人啊,您要把事情全都做完了,后来者没有功劳可立,岂不是让他没有了升官的路子?”

    王厚咭咭笑了起来。

    “我倒想多做一些,可惜做不了啦!陛下,盐务一事,臣虽然没有做,但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越想便觉得这里头越复杂,当真是牵一而发动全身,一个不小心,便会动荡朝政的,您想想,百姓每天都要吃盐,这东西看起来不起眼,但委实是一件大事,需得谋定而后动。”

    “王老放心吧!”秦风淡淡地道:“对于这件事,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总在这几年,便把这事儿办了。现在倒是有一件事,我想听听您的看法。”

    “陛下请说。老臣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吏部出缺,您觉得这天下官佐,谁更合适接您的位子?”秦风问道。

    王厚盯着秦风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老臣明白了。当天大明天下,最出色的两位官员,无疑便是太平郡金景南,沙阳郡方大治,您这是在为储相作准备吧?”

    “什么都瞒不过王老,不错,我是有这个想法。”秦风道:“现在朝堂上下,对此却是各有看法。权云也快要六十了,就算他还能再干十年,我也得为以后打算了。”

    “两人的确都各有优劣,不过老臣还是有一点小想头的。”王厚想了想,道。

    “王老请直言。”

    “金景南锐意进取,不过手段有些酷烈,方大治外圆内方,手段更圆滑,在老臣看来,前十年用金景南,替陛下扫除荆棘,后十年用方大治,抚平创伤。”王厚道:“陛下不妨将两人都调到朝廷中枢来,一方面培养二人的大局观,一方面也让二人互相督促,不敢松懈。”

    秦风沉吟片刻,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怕未来金景南的下场便有些堪虞了。”

    “有陛下这位仁厚君主在,金景南不会没了下场,。”王厚轻轻地道:“一切都在君心。”

    “谁接吏部?”

    “想要扫清盐务上的困难,老臣属意金景南。如果让方大治来做,只怕会留下不少的手尾,以后还要费事,让金景南来做,便可以将内中弊端一扫而空。”

    “我明白王老的意思了。”秦风点了点头。“只是要将二人都调到中枢来,却又要职位相当,现在倒是有些难处。我准备挪一挪苏开荣。”

    “陛下,现在苏开荣还不能挪。”王厚摇了摇头,“老臣也知道,苏开荣,苏灿父子执掌着大明财权,实在是不合规矩,但苏开荣有小辫子可抓,不虞有他,苏灿那人,在政治上的野心倒不大,一门心思的想着他的票行天下。所以倒不必急。”

    “这样啊?那金景南,方大治如何安排?”秦风问道。

    “政事堂该添人了。”王厚道:“以方大治为次辅,兼管吏部,金景南亦晋位次辅,兼任都御史。都御史管监察院,由金景南来收拾盐务摊子便名正言顺了。”

    这便是要从首辅权云手里分权了。

    “陛下,首辅权力不益过大,像大楚前首相杨一和那样,是万万不行的。齐国首辅,权力却又太小,事事操之皇帝之手,不免会有所疏漏,而我大明,陛下一直将心思放在开拓疆土,一统天下之上,这内政却都丢给了首辅,眼下时日尚短,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时日一长,权云真成了杨一和,与国,与君,与他本人,都不是一件好事。”王厚轻轻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