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三章:遗愿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十分感谢泛蓝ph、弘一888、家里窝囊家外雄等书友的慷慨大赏,谢谢!)

    这才是真正的老成持国之言。

    要说王厚本人,原本亦不过县上一小吏,不过官场之上的那一套,他却是浸淫极深,正如他对秦风所言,前半辈子作孽太深,后半辈子卯足了劲,也要为国为民做些事情。一路跟着秦风慢慢地将事业越做越大,见识却也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大明定鼎之后,他担任吏部尚书,负责吏治清理整顿,更是看多了官场之套路。

    权云是一个极不错的首辅,但也正王厚所言,因为他不错,所以秦风将政务基本上全甩给了了,现在看不出什么,但时日一长,一个以权云为中心的文官集团必然会形成。那就真是尾大不掉,变成如同楚国杨一和了。

    闵若英上台,为了清理杨一和的势力,大开杀戒,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楚国为之元气大伤,这里头,只怕很多都是极有能力的官员。可就算如此,现在楚国之内,仍然有着不少杨一和旧日的老部下,杨致现在在楚国所做的事情,不就是联络这些杨一和的旧部么?

    前车之鉴不远呐。

    倒不是说以后秦风就一定会与权云翻脸,但早一点堵死了这条通道,让君臣善始善终,岂不是更美哉?

    金圣南也好,方大治也好,都是极有能力的官员,任命他们二人为一左一右的资辅,却又兼任着一部尚书,这便让他们二人有了与权云分庭抗礼的本钱,但这二人又彼此相争,都瞄着权云退下来以后的首辅之位,则二人又要与权云合作,以尽力将这位大明文官之首的首辅拉到自己这一边,这便使三人既有相争,却又有竭力合作,于大明政局的稳定,的确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也唯有如此,秦风在唯来的岁月里,才能将更多的精力,投诸到兵事,投诸到如何对付齐楚之上,而不用在烦杂的政事之中耗费精力。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王厚所言,让秦风不由眼前豁然开郎,先前自己还想着让他们其中一人来取代苏开荣,现在想想,倒也是有些莽撞了。一次性的变动了吏户两个大部的尚书,只怕于政事还是有些关碍的,现在,倒真是解决了问题,却又让朝野上下一片平静。

    苏开荣这个户部尚书当得还是很不错的。便让他继续当下去吧,不过他年纪也不上了,总也得着手培养他的接班人了,这一次,不妨也将其考虑进去。

    说了这些话,王厚已是精力不济,委顿不堪的他,躺到床上沉沉睡去,舒畅与王月瑶则陪着秦风回到了客厅。

    “老爷子还没有什么愿望没有了的?”坐下来,秦风问二人道。

    “老爷子想落叶归根,百年之后,葬回到王家庄祖坟之中去。”舒畅道。

    秦风点了点头:“只要老爷子想,自然应当满足。就这些吗?”

    “其实老爷子倒还一直念叼着你嘴里的铁路呢,说真是可惜,他没有机会去尝试一下这最新的玩意儿了呢!”舒畅苦笑着道。

    “铁路?”秦风沉吟子片刻:“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或者能让老爷子一偿心愿。”

    “什么,你有办法?”舒畅惊喜地道。

    “第一条铁路自丰县到沙阳郡,这一路之上都是平原地区,修建起来自然也快。而太平郡那边却早已经在着手准备此事,铁轨都铸造了无数根堆集在仓库之中,自去年战事告一段落之后,修建工作就开始了,这你都是知道的。”秦风道。

    舒畅点了点头:“这个我当然知道。”

    “这一段时间你一直在侍奉王老药石,可能对进度不甚了了,因为两边是对着修,两边郡守又都卯着劲儿的比着,这进度就快了,距离最终合龙,不过也就不到十里地了。”秦风介绍道。

    “这么说,老爷子还有机会?”舒畅又惊又喜。

    “可铁轨合龙并不代表着就能开通,还有许他其它工作要做,总之也还要一个月左右吧,舒畅,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能不能老爷子再拖一阵子。”

    听到秦风这样说,一边的王月瑶已是低声饮泣起来。

    “吊着老爷子一口气倒不是办不到,只是这样老爷子就要受苦了,我实在于心不忍。”舒畅看了一眼王月瑶。

    “把决定权交给王老爷子吧,实话实说。”

    “好!”

    “你们两个,成婚都好几个月了,怎么也还没有一个喜讯,要是王瑶珠胎暗结,老爷子必然欢喜,精神也能更好一些了。”看着舒畅两口子,秦风忍不住抱怨起来。

    舒畅一摊手:“有是有了,可是不敢告诉老爷子啊,现在的他,切忌大喜大悲啊。我和月瑶商量过了,不到最后关头,这事儿,就不能跟老爷子讲啊!”

    “原来已经有了。”秦风倒是大喜,“舒畅,月瑶,那倒也是恭喜你们了。王家有后,王老爷子即便大去,也会心满意足的,舒畅,我跟你商量一件事,不不,也不是商量,是要求你,或者也是请求你,希望你能答应我。”

    “说吧,什么事?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当然会答应。”舒畅慨然道。

    “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如果是男孩,就让他姓王可好?”秦风问道。听了这话,王月瑶倏的抬起头来,看着秦风,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紧接着却又将头转向舒畅,却是紧张得很了。

    舒畅先是一愕,看着两人脸上的神色,双手一摊,“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这个儿子姓王吗?这有什么问题?”

    王月瑶又惊又喜地看着舒畅:“你,你真答应了?”

    “当然答应,我们两个还年轻得很,以后还会生很多,反正以后生的娃娃,一个姓王,另一个姓舒,就这样间杂着排下去。”舒畅笑道。

    王月瑶一时之间热泪滚滚,秦风却是满脸含笑,站起身来,大力拍着舒畅的肩膀,“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陛下,月瑶还有一事要禀告。”王月瑶向着秦风盈盈一拜,低声道。

    “还有什么事?”

    “月瑶请辞商业署署长一职。”王月瑶道:“父亲即将大行,女儿不孝,这几年来,却甚少在父亲跟前尽孝,也只能结芦于坟前,为父亲守制三年。”

    这一下秦风可是真正吃了一惊,“这个,你要为老爷子守孝三年,舒畅是女婿,那是半个儿,你又有了身孕,岂不是也要去陪你三年,一下子我便去了两位股肱大臣,这,这可不行。”

    “舒畅是女婿,只需守制百日即可。”王月瑶低声道:“父亲无子,这是他终生之憾,月瑶虽是女儿,却也不甘人后,更不想父亲百年之后受人耻笑。今日月瑶说出来,实是想陛下能及早着人接手商业署之事。”

    秦风一时之间愁肠百结,“一时之间,却那里能寻到顶替你的人选,这件事,让我先想想吧?”

    “是,陛下。不过臣其意已决!还请陛下成全。”王月瑶语气坚定地道。

    回到宫中,秦风立即招来了首辅权云与巧手。

    “巧手,一个月之内,沙丰铁路能不能开通?”秦风直截了当的问道。

    巧手怔了怔:“陛下,一个月之内,全线贯通是可以的,但要开通,还有很多收尾工作要做,驿站没有建,马匹没有到位,这些工作,也需要很长时间啊!”

    “一个月之内,必须开通。”秦风没有给巧手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王老不行了,现在靠舒畅吊着最后一口气,王老最后的心愿,就是想坐一趟咱们自己的轨道车,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个月之内,我要让王老活着上车,沿着沙丰线回家,落叶归根。”

    “王老,真得撑不下去了?”巧手吃惊地问道。

    “是的,撑不下去了,老兄弟们,趁着王老人还清醒,该告别的,就去告别吧。”秦风满脸憾色:“首辅,别的事情先放一放,这一段时间,巧手哪里需要什么,人员,物资,尽量的先满足他那里。”

    “知道了陛下。”权云点头道。

    “还有一件事,你得想个办法。”秦风有些苦恼地道:“王月瑶要辞官,为王老守孝三年,三年啊,这怎么能行?商业署接下来的三年,是非常关键的三年,少了她这个掌总的,必然要出问题的,你得想个法子将其留下来。”

    权云沉吟道:“陛下,王大人辞官守制,这是人伦,不好拒绝的,即便是朝廷想要夺情,但也要王大人接受啊!这件事情,我看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由王老亲口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这让我怎么开得了口?”秦风苦笑道。

    “陛下,左右还有一定的时间,慢慢想办法吧!”权云道:“这件事情,却是急不得的,但我想,只要王老开口,作为遗命,王月瑶王大人,就不得不遵守了,那时陛下再下旨,则于情于理于法,就都说得过去了。”

    “也只能如此了。”秦风点头道。“王老既去,吏部空悬,首辅,找个时间,我们好好的把这件事情议一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