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五章:轨道车的影响力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感谢家里窝囊家外雄书友的再度慷慨打赏!)

    沙阳郡原本就是一个商业异常繁华的郡治,而大明定鼎之后,因为是龙兴之地,地位更加稳固,再加上郡守方大治治理有方,已经隐隐有了除开越京城之外的大明第二大商业中心的意味。与之相争的太平郡,在商业方面,却是傥乎其后的。哪怕太平城和大冶城拥有更多的工坊,但因为地理的关系,却是无法与沙阳郡相比。

    沙阳郡守方大治与太平郡守金景南两人现在正在别苗头已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到了他们这一步,每向上一步,都是极其艰难的事情,自然谁都不可能认输。太平郡虽然在商业之上比不过沙阳郡,但他因为太平铁矿,冶炼厂等军工企业却在大明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在地位之上,却也不逊色于沙阳郡半分甚至尤有过之。

    正如很多官员在心中所想的一般,大明可以没有沙阳郡,但却不能没有太平郡。

    方大治与金景南之争,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支持者。方大治背后有庞大的沙阳系官员,甚至连首辅也是隐隐倾向于他的,但金景南却得到了军方不少大将的支持,他麾下太平城的军事研究作坊,每拿出一样新式武器,都会让军方欢呼雀跃,而大冶城的钢铁产量,质量,更是凌驾于当世诸国之上。这一次大明决定向楚国出售最先进的武器,所依仗者,正是制造这些武器的钢铁质量,其它各国根本锻造不出来,这就注定了卖出去的东西,都是无法持久的。

    而沙阳郡至丰县的第一条轨道车的建造,更是被视为了对二人的又一次的考验。这一次,不仅是考察二人的统筹能力,更是考察二人的全局观念和合作精神。如果二人心存芥蒂,彼此闹意见的话,对于这样一项需要集中两郡人力,物力,财力的活计,那就不大可能顺利完工了。

    现在看来,两人虽然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但在公事之上,却还是精诚合作的,从丰县到沙阳郡,虽然是一马平川,没有什么艰难险阻,但修建轨道车毕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其中的困难自然是不少的,两人在这一件事上,倒是通力合作,终于使得这一项长达百里的大工程仅仅用时半年,便告峻工。

    轨道车的修建是一件新鲜事,最初始时,两地的百姓,全然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玩意儿,而轨道车所过之处,自然是要占地,占房的,要是放在其它地方,不知要扯出多少皮来,但在丰县或者沙阳郡,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作为秦风的老根据地,当他们知晓了这是皇帝陛下重点关注的事情,那么,所有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秦风在这两地的威望,无以复加。但凡是皇帝陛下要做的事情,那自然是正确的,这便是两地百姓最基本的一个判断。

    一声令下,轨道车沿线的百姓立即便作出了热烈的响应,该毁田的毁田,该搬家的搬家,甚至有些需要动迁的祖坟,也没有二话。要知道,这要放在其它地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百姓识相,官府舒心,那自然也不能亏待了这些听话的子民,搬迁补偿那是给得足足的,反正修这条轨道车的钱,绝大部分都是由铁路署筹集而来,出资的,倒是以沙阳郡为主的富豪商人,其它郡治,如正阳郡倒也有些大商人想来掺上一脚,但毫不意外的被沙阳郡的大商人们联合起来排除在外。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一,这是陛下关注的事情,是大明第一条轨道路线,不管能不能赚钱,这是讨陛下欢心的一件事,岂能让他人来分润。第二,这是沙阳郡的事情,哪怕丰县现在被划归给了太平郡,但以前不也是属于沙阳郡的,与外地人比起来,那也是关起门来的两兄弟。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外来的商人,也就只有耿精明插了一脚进来,因为他是主持这一次沙丰轨道车股票发行的召集人,也只有他,对这里头的勾当清清楚楚,自然是无法排开的。

    而在这一件事情上,太平郡守金景南是很憋气的,因为与沙阳郡比起来,太平郡可没有什么大富商大商人,太平郡中,财大气粗的工坊不少,但那都是国有的,金景南可不能作主拿钱出来。这条轨道线修好之后,运营权却是归铁路署下的那个沙丰线运营司,也就是说,归了那些大商人。

    这条线一旦交付运营之后,可能就没有太平郡什么事了。

    不过在修建的过程当中,却是以太平郡为主了,因为修建这条轨道车的大工匠出自太平郡,每一个轨道出自太平郡,价格上,金景南自然是不会松口的,左右那些财大气粗的家伙们不是一口一个不差钱吗?那自然就要好好的敲上一笔。

    反正这条轨道线修完,太平郡的赋税收入那是大大的跃上了一个台阶。这让金景南心里稍微的好受了一些。这条线一旦完工,而且达到了陛下所预及的效果之后,估计大明治下所有的郡治都会群起而上,那太平郡的钱景,那是大大的好啊!到时候,太冶铁矿,冶炼厂只怕就是竭尽全力,也无法供应上这庞大的需要了。

    人手不足啊!平灭了蛮子之后,大量的蛮族被俘士兵被充实到了矿山,他们要服劳役一至三年不等,然后才能获得自由身份,当然也有相当不少的平民蛮子因为这里的工钱高,也主动到这里来做事,对于需要大量人手的铁矿来说,自然是多多益善。

    不过即便是如此,随着矿山,铁厂的逐步扩大规模,人手还是渐渐的不够用了。金景南的目光,已经投向了秦国。听说那里的百姓吃苦耐劳,又人高马大,那是最好的工人人选啊。

    这一次陛下来视察,当向他禀明这个问题,秦国,得找个机会将他们解决了才好,不然,太平郡需要的大量劳力去哪里寻呢。

    现在大明的百姓,嘴巴已经刁起来了,像挖矿这等辛苦事,他们已经不太愿意干了。左右大明国内能赚钱又要比挖轻松太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只能把主意往别的地方打。

    与金景南一样,方大治现在也是欢喜不已,第一条轨道线正式完工,而实验性运行,这数天之内,已是做了好几次,与最初的忐忑不安相比,现在他是心花怒发。陛下当真是天纵英明啊,这样一条线路,就是一只会下蛋的金母鸡啊,更重要的是,这只金母鸡的所有权,掌怕在沙阳郡为主的商人手中。这就代表着,未来,就是这条线路,便能为沙阳郡提供源源不绝的赋税,说实话,第一次看到这条轨道线的运输能力,让方大治自己都吓了一跳。

    作为一郡之守,国家高官,他太清楚,如此庞大而迅捷的运输能力,代表着什么了。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接驾。

    皇帝要来视察这第一条轨道线,同时还亲自护送吏部尚书王厚落叶归根。王厚是丰县人,丰县虽然现在划归了太平郡,但以前一直都是沙阳郡的属地,那王尚书自然也算是沙阳人。作为地主,他当然要为王尚书的落叶归根作好一切安排。

    他自然是渴望得到王尚书走后空下来的那个位置的,这基本上就是储相的人选。虽然说当上吏部尚书,不一定就能当上首辅,但毕竟比别人领先了一步。作好这一次安排,不仅能讨皇帝欢心,也能讨王尚书的女儿和女婿的欢心,王月瑶,舒畅两口子不仅是国家的重臣,更是皇帝陛下的私人好友,对皇帝的影响极其大。

    方大治不像金景南那样孤傲,在大家族中长大的他,自然明白,良好的人际关系,对于做成一件事情有多么的重要。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嘛。自己随手种下的一朵花,未来说不定就能还自己一片芬芳。

    轨道车的车站设在城外,跟离沙阳郡城还有数里地,原本一片荒芜的土地,现在已经多了无数的房屋,最显眼的,当然便是高高矗立的轨道车的车站,那是一根根钢柱竖立起来搭成的棚屋,轨道车现在就静静的躺在那里面,稍远一点的,便是养挽马的马驿,两百匹挽马都被集中在哪里。

    曾有人提议将车站直接设在沙阳郡城内,这个意见被方大治直接否决了,开玩笑,城内的地价,房价有多贵,这些人不知道吗?设在城内,这要拆迁多少人家的房屋,郡府要多拿出多少钱去?而且,这于沙阳郡的财赋收入有半文钱的好处吗?

    而建在城外呢,好处就是大大的了。

    首先,为沙阳郡的车马行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轨道车运来的物资要转运到城内,便需要车马行的车马,以及大量的人手了。二来,轨道车建在外头,立即便带动了周边商业的发展,那片本来不值什么钱的荒地,现在身价百倍,每每想起此事,方大治便乐得笑开了花,当自己得知要修轨道线的时候,立马便有郡府出马,低价收购了这一片土地,现在轨道线完工,周边的土地价格嗖嗖的翻着个儿往上涨,光是这一笔,郡府就已经赚翻了。

    轨道线是一个系统工程呢,带动的可不仅仅是一桩事情。通过这一件事,方大治明白了很多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