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六章:威力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依着沙阳郡四大家的豪绅们的想法,陛下驾临,自然是要张灯结彩,披红挂绿的大张旗鼓迎接的。但郡守方大治与驻扎在沙阳郡的猛虎营统领陈家洛却很清楚,这一次陛下过来,除去视察沙丰县轨道车之外,另外一件事情却是送吏部尚书荣归故里。

    从越京城来的消息,却是吏部尚书已经是生命垂危了,正是因为王厚想要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瞧一眼这轨道车,才有了陛下严令一个月之内,沙丰线轨道车必须合龙通车的严令。

    想讨陛下的欢心固然是不错,但如果欢欢喜喜的热闹了起来,到时候王厚却正好鹤驾西归,这就不好看了,只怕是一心想要拍马屁,却一巴常拍到马蹄上,被一蹄子蹶一个鼻青脸肿的。王厚在陛下心目中是一个什么地位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不说别的,光是离开越京城时,一个世袭罔替的毅国公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这一次的接驾,端庄,大气,肃穆,这才是主旋律。

    方大治揣摸上意的功夫,还是异常了得的,现在的秦风,心情着实算不上太好,一路从越京城出来,纵然巧手他们费尽心机打造出来的马车再舒服,但王厚的生命之火,仍然是在一点一点的熄灭,如是不是舒畅硬生生的用药替他老丈人吊着命,王厚早就是不行了。饶是如此,大队人马抵达沙阳郡的时候,王厚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总体上来说,秦风对于沙阳郡的这一套布置还是较为满意的。虽然说他从来没有什么泄愤的习惯,但现在,心情的确是不好。

    车站之中,无关人等自然是早就清理了出去,剩下来的,除了相关的匠师,士兵之外,剩下的就是特地在这里迎接的沙阳郡一众官员和豪绅了。得了方大治的招呼,这些人此刻身上穿得也都是极素雅的,没有什么大红大绿的刺激人眼球的东西。

    “陛下,这条路直通登车之所在。”方大治充作秦风的向导,一边在前方引路,一边向着秦风介绍道。“而那边,则是出站的通道,这两条道路都能让马车顺利的通行,不管什么物资,都可以由马车直接送到轨道车车厢之旁。设计成单边通行,最大程度的保证运行的效率。”

    “嗯,这个想法,极是不错。”秦风点了点头,随着方大治走进了站内,极目望去,竟是有七八道轨道车出现在视野之中,有几条轨道线上还停留着一些轨道车。

    “这里头怎么如此乱七八糟的,这么轨道车都停在一起?使用的时候怎么办?”秦风皱起了眉头,问道。

    “陛下,这里头的轨道虽然看起来比较凌乱,但却是有章可循的,这里的每一条轨道,最终都会通向主轨道。”

    “哦,这是怎么实现的?”

    “陛下,大匠们设计的轨道,在有一些地方却是活动的,需要的时候,只需要移动其中某一段的铁轨,便能将原本两条不相干的轨道连成一气,这样,倒是大大的提高了轨道车的利用效率。”方大治微笑着解释道,“臣请为陛下演示一翻。”

    “很好,正要开开眼界。”秦风点头道,当初在大冶城看到了那里的大匠为了提高运矿的效率而发明出了轨道车,他一眼便看出这里头蕴含着的极大的军事和商业价值,这才有了修建轨道线的想法,而拿定主意,颁布命令,成立了专门的铁路署之后,他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这条路上头了,毕竟,他是皇帝,军国大事太多,他是只管拿主意,最后看结果的人,至于中间怎么操作,那就是下头办事的人事情了。现在既然修成了这般模样,那必然是反复论证实验过,才会呈现在他的面前的。

    专来的事情,便由专业的人才来做,就像以前大明打过的几场大规模的战役来说,秦风知道自己的短板,所以在临战之时,倒是完全地将指挥权交出去,让那些有经验的将领来指挥,而不是自己想当然。又如苏灿主持的币制改革,太平银行,秦风哪怕将苏灿所著的《钱论》看了又看,也只是知其实而不知其所以然。而像修建轨道车这样的事情,自己就更是不懂了,那些大匠们,自然要比自己专业的多。左右最终的结果,能达到自己的预期,能让大明从中获益良多,那就足够了。

    自己是皇帝,可却不是生而知之,什么都懂的。这一点,秦风很清楚。

    方大治伸手招来了一名五品的官员,应当是来自大冶城专修轨道的大匠,吩咐了几句之后,这个五品官就飞奔了下去,片刻之后,停留在主轨道车上的十几截车厢,便被套上了数匹挽马,随着驾车的一声吆喝,挽马嘶鸣,向前迈出了步子,十几截车厢的庞然大物,便向前缓缓移动起来。

    这让随着秦风从越京城来的一众人物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平日里所见的,都是两匹马拉一辆马车,可现在展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三五匹马拉了十几截车厢,而且每一截车厢,都要比平时他们所见的马车大了足足一倍有余,但看那马匹,却不甚吃力的样子。

    在前面的一个叉口,几名匠人站在哪里,看到马车驶来,便伸手狠狠地将一根铁杆子从一侧转到了另一侧,然后退到一边,紧接着,这十几截车厢在马儿的拖拉之下,便自然而然地行驶到了车站里另一条轨道之上,与此同时,在另一则,另外数截车厢也在马儿的拖拉之下行驶过来,同样的操作,这一列轨道车,便平平稳稳地停在了秦风等人的面前。

    “好得很,设计果然是巧夺天工。”秦风脸上露出欢容,“大治,如果这轨道车满载,需要多少挽马拖拉?”

    “陛下,这些轨道车的车厢都是经过特别设计的,能够随意的增减数量,一般来说,最多可以挂到十二节左右的车厢,再多的话,安全上就会出现问题,为了确保安全,所以每一次出行,最多不超过十切。”方大治道。“而使用挽马的数量,就要看载的什么货了,货物愈重,则需要的挽马就更多一些,在实验期间,我们曾用他来运过一次粮食,这批粮食本来是要运到昭关去的,这一段路程我们便采用了轨道车运输,十二节车厢满载,一共是二十万斤,也不过是用了十匹挽马。”

    “妙极!”秦风听到这里,已是大喜过望,“速度如何?”

    “陛下,以前采用马车运输,从沙阳郡到丰县,虽然只有百余里,但马车却需要足足两天的行程,而且一路之上还颇有损耗,但采用轨道车运输,十匹挽马,十节车厢,不过用了两个时辰,早上出发,中午时分,便已经到了丰县车站,与以前的效率,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方大治双眼闪闪发亮。

    秦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轨道车修建成功,其中蕴含的战略军事价值,可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假如能修建一条直通昭关的轨道车,一旦与齐国发生战事,大明便能将大军源源不绝的沿着这条轨道车运往昭关,按照这个运行速度,数天之内,便可以在昭关集结起一支十数万人的大军。

    同理,如果这种轨道车遍及大明各地,那不管那里有事,朝廷都可以朝发夕至。

    他握紧了拳头,盯着下方的轨道线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以往朝廷对于一些边远地区,掌控不力,鞭长莫及,无非就是交通不便,信息不通,但有了轨道车,一切就不在话下了,整个大明,直如在方寸之间,尽皆能够落入朝廷的掌控,不复以往的那种山高皇帝远的情况了。

    “修路的资金如何?”他再一次问道,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想要在全国铺开这种轨道车的建设,那就得砸钱,可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像沙阳郡和太平郡这样有钱的。

    “陛下,耿精明搞出的这个股份制倒是一个好东西。”方大治笑道:“修这条百余里的沙丰线,到现在为止,耗费已超过了百万两银子,如果算是后期的收尾工作,恐怕一百五十万两才能打底。”

    看到秦风的眉头皱到了一起,方大治赶紧道:“不过沙阳郡和太平郡两郡一共只出了五十万两银子,剩下的,都是沙丰线铁路运营司负责筹集的。”

    “就是那些商绅们了!”秦风道。

    “是的,轨道线建成之后,运营权便交给了运营司,一共是五十年的运营权,当然,如果因为军事,赈灾等重大事项,则朝廷会无偿征用。”

    “他们能赚钱?”秦风问了一句。

    方大治一笑,“陛下,初始之时,大家其实心里都没底儿,积极参予这件事,其实也是出于对陛下的仰慕,愿意为陛下效力,所以大家踊跃拿钱,倒还真没有想过赚钱。”

    秦风听了不由呵呵一笑。沙阳郡的豪绅们,从太平军伊始,便一路跟着秦风的大军四处出击,秦风大获且胜,他们也是赚得盆满钵满,到了现在,恐怕他们也有些恐惧了,赚得太多,生怕自己找他们的麻烦,薅他们的羊毛,以往历朝历代,朝廷一旦没钱花了,总是会拿一些商人作伐,找个借口便抄家灭族,将商人们的家产,一股脑儿的都弄过去。自己搞这个轨道车,他们拼命投钱,无非也是一种表达恭顺的意思。这是拿钱消灾了。

    “可是轨道车建成以后,一看这个效率,所有参与的人可都是大喜过望了,恐怕这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而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了,前几天,便有人找到了臣,说能不能将这种轨道线修到各县去,他们自己掏钱,仿沙丰线的例,也只要五十年的经营权,兹事体大,臣也不敢作主,正准备具折上奏呢!”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秦风道。总体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如果每个县都能通上轨道车,那对于货物的流通,人员的流动,都是极好的事情,而且还不用国家掏钱。

    过一段时间,可以让大明其它郡治的官员们都来这里参观参观,让他们感受一些轨道车的威力,最好能在全国都推动起来,但这是一件大事,涉及的银钱数以亿计,朝廷必须有一个总体的章程才好推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