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七章:咨询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出乎秦风意料的是,长阳郡的马向南居然也轻车简从地赶了过来。

    “老马,你倒是见缝插针,听说沙丰县贯通了,便立马跑了过来,但你想要的修一和从长阳出来的轨道车,现在却是想也别想。”秦风一开口就堵死了马向南有可能的话头,这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长阳多山,想要通能运输货物或者人员的轨道车,技术上不是一般的难度,眼下铁路署的技术储备,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只能在未来一点一点的积累。

    “陛下,瞧您说的,臣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马向南叹了一口气,“现在海贸已经有了眉目,对于轨道车,我倒不是那么热衷了,这一次出来,是想要送一送王公的。”

    马向南脸有哀色,“说起来,我与王公相交,也是多年了。原本以为他身子骨一直都是不错的,没有想到,一病之下便如山倒,竟然连舒畅也救不得他。”

    秦风叹了一口气:“都是我的缘故,他年纪大了,我本不该将那么一负担子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他是生生的累垮了。”

    “这副担子,除了王公,谁又担得起?”马向南摇头道:“陛下以为这是累,又岂知王公心中把这当成是一种乐趣呢!人生百年,总有去的那一天,王公之名,当留史册,如此也便够了。”

    听了秦风的话,马向南倒是反过来安慰起秦风来。

    “你去看过王公了?”

    “看过了。跟我说了两句话,便又昏睡过去了。舒畅说,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等这边一切都安排好了,便会启程回丰县。”马向南道。

    “老马,你年纪也不小了,悠着点。我听说你现在还是事事亲历亲为,这不好,以前是官儿不够,现在你哪应当好多了吧?除了京师大学堂给你配备的,你长阳郡不也是自己办了学堂培养人才吗?就算是培养不出官,训练出一些吏还是能行的,而吏员只要经历够了,再升成官便也是自然而然的。”

    大明朝的吏治改革,其中最主要的一点便是纳吏为官,所有的吏员的薪饷都是有朝廷拨给,同时限制了吏员的人数,禁绝地方为了解决吏员的薪水而各种摊派。

    “差不多已经能支应了。”马向南点了点头:“只是以前做惯了,如果不去做,心中便空落落的,而且现在事事都上了轨道,我反而更加清闲了下来,倒不如以前忙了,官员们各司其职,我这个挽总的,倒是只有听听汇报便好了。”

    “你这是垂拱而治了。”秦风笑道:“当亲民官当到你这个份上,也是够了。当然,这也是你以前辛劳的结果,有你这样一个郡守蹲在哪里,下面那个官儿又敢打马虎眼儿?”

    “这倒是。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倒是微服私访。”马向南哧哧的笑了起来,“我最喜欢的就是突然出现在那些家伙的面前,看到他们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我就十分快意。如果要是让我抓到了他们的小辫子,便更加快活了。”

    “他们心里一定在骂你的祖宗十八代!”秦风笑道。

    “哪个背后不骂人,哪人背后不被骂!只要不当面骂我也就好了。”马向南倒是十分洒透。

    “这么说来,也一定有人在背后骂我了!”秦风想了想,道。

    马向南很是郑重了想了片刻,竟然是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这世上那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您帮了一批人,必然便会让另一些人不爽,他们自然是要骂的,就看是您帮的人多,还是您害的人多罢了!”

    “嗯,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就是这个意思吧!”

    “的确!”

    两人很自然的一问一答,一边陪伴的方大治却是听得目瞪口呆,看着马向南的眼神也自不同,像刚才那样的问话,他是万万不会像马向南那样回答的。如果秦风问他背后是不是有人骂,他的回答一定是陛下英明神武,造福百姓,天下交口称赞,齐颂圣明,哪会有人骂呢?

    这当然是假话,但方大治觉得,必须要这样回答才得体啊。但看着眼前这一君一臣二人一问一答,自然无比,马向南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敬,皇帝也没有觉得马向南无礼。

    方大治不由得低头沉思起来,似乎他对陛下的脾性了解得还不是太够啊!他是知道金景南的,那是一个脾性孤傲的,说什么都是一个炮筒子一般,直来直去,但却又绝不是鲁莽之辈,做事那也是相当有手腕的。也许金景南那样的性子,更合陛下的脾气,想到这里,背上不由微微渗出一些冷汗,感到了一些凉意。

    方大治很骄傲,但他也认为金景南的才学不下于他,只是两人的处世方法和治世手段大不一样,当两个人的才学差相仿佛,那皇帝个人的喜恶,便在很大程度之上会决定一个人的上升程度了。

    陛下是英明的,他不会容忍一个腹中空空的家伙窍居高位,但如果两个都有才能,那为什么不选择自己更喜欢的那个家伙呢?

    或者,自己要作一些适当的改变了。也许,该向眼前这位乡下老农一般的家伙好好的请教一番。

    心中正自想着,却不提防皇帝突然看向了他。

    “大治!”

    想着心事的方大治被吓了一跳,赶紧应了一声,声音之大,连自己也吓了一跳,一边的马向南眼中露出诧异之色地看了他一眼,方大治有些发窘。

    “你去忙吧,看看送王公的车厢布置得怎么样了?一定要舒适,王公,经不得一点辛苦了,王公一生辛苦,我们要确保他能活着回到他的老宅子。”皇帝道。

    方大治知道这是皇帝要支开他与马向南说话了,而且这些事情,必然是不能让自己知道的。

    “是,陛下,臣这就去督促。”只是一瞬间,他便已经恢复了常态,神态自若的向皇帝行礼,又微微向着马向南欠身为礼,这才转身离去。

    “这人,老马你觉得怎么样?”秦风看着他的背影,笑问马向南道。

    马向南呵呵一笑:“方大治的才能,那是没得说的,就算这沙阳郡的底子打得好,但在他手里,也是实实在在的跃升了几个台阶,以至于现在将正阳也压了下去,所不如的,也就是越京城了。只是他的性子圆滑了一些。陛下看好他,准备以他为储相?”

    “本来也要就这件事情咨询几位德高望重的大臣的。”秦风淡淡地道:“不止他一人,还有金景南。他们两人比较,老马觉得谁更合适?”

    马向南瞅了一眼皇帝,“陛下心中应当已有成算了吧?”

    “我有成算那是我的,但一人计穷,众人计长,这样的大事,终是涉及到大明的未来,总得集思广益才好。你不要耍滑头,我这是私下咨询,不会将你的态度透露出去的。”秦风笑道。

    马向南一笑:“陛下即便透露出去,我也是不担心的。我这一辈子呢,也就是想着将长阳郡弄起来就很满足了,陛下可不要想着把我调走,我在哪里再干十年,为陛下建设起一颗山中明珠。”

    秦风笑了起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马向南点了点头:“乱世用景南,治世用大治。这便是我的回答。”

    “倒是英雄所见略同。”秦风道:“那老马,现在是乱世呢还是治世呢?”

    “内有忧患外有袭扰,陛下不会以为这天下已经太平了吧?”马向南鼓起眼睛看着秦风,却又马上反应了过来:“还有谁跟老马是一样的想法吗?”

    “王公!”秦风沉声答道。“王公说,前十年用景南严刑峻法,后十年用大治抚平创伤。”

    “王公此言,正是老成谋国之言。”马向南道:“深得我心。”

    “说你胖,你倒是喘上了,也不见你脸皮如此厚,倒是自吹自擂起来了!”秦风笑道。

    “脸皮倒不是厚,而是已经风雨不侵了。”马向南揪了揪自己黝黑的脸皮,这让秦风倒不由得想起初见马向南的时候,那时的马向南可还是一个富富态态的书生,这些年为了长阳郡辛苦劳累,竟是苍老成这般模样了。

    “海事署那边如何了?”秦风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有了早前那五十万两银子打底,葫芦岛的军港建设已经初具规模了,周立帆的长阳号与十几艘其它战船现在都泊在哪里,宁则远已经回了泉州,算算日子,恐怕也快回来了,走之前与我见了一面,他说他回来的时候,会将另外三艘主力战舰都带回来,但也就是这些了,因为他老子已经将大部分的人员和战船都带去了泉州。”

    “跟他回来的还有他们船厂的很多大匠,你要安排好。”

    “这个自然没问题,其实宝清船厂的第三个船坞都已经修好了,只是没有人进驻,他们一来,马上就可以开工!”马向南笑道:“我现在就等着靠海贸发财,怎么能不上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