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七十八章:送归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准备运送王厚回丰县的轨道车厢比起普通的车厢要长很多,也要宽很多,因为这一趟,没有什么太大的速度要求,反而对舒适度的要求最高,所以沙阳郡这边特地定制了两截这样的车厢,而在他们的后方,倒是挂了一些普通的车厢。

    陛下和官员们自然是舒适一些,至于那些护卫,嗯,那就要委屈一点点了。而至于随行的烈火敢死营,他们是骑兵,用不着替他们操心。

    抬着王厚的软榻走进了第二截车厢之中,将王厚安置在靠窗的床上,窗户是活动的,挡板向两边拉开,外面的景色就一览无余。

    舒畅盘膝坐在床上,王厚就半靠在他的胸前,王月瑶两眼红肿,侧坐一侧照应,床的对面,有几把椅子,且是被固定在地面上的。

    整个车厢,就像是一个被装潢得异常豪华的小房子一般,应有尽有,所不同的是,很多东西,都是被固定在那里。

    自从进了车厢之后,一直都萎靡不振的王厚,精神竟然莫名的好了起来,脸郏之上,浮现出两团异样的红晕,眼神儿也显得锐利起来。

    对于舒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很清楚,这是一个人精神受到强烈刺激之后的最后的回光返照。

    其它人自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无论如何,看到王厚精神好了些,众人心中也还是感到欣慰的。

    “王公,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你这一辈子,值了呐!”在场的人,除了王厚,也就数马向南年纪最大了,而且与王厚一样,也是最早的那一批跟着太平军奋斗的人,自然说话也就不用顾忌太多。

    “当然值了!”声音很低,但却很清晰。王厚看着众人道:“昔日姜子牙八十尚在蹉跎,我六十便得遇明主,哈哈,可比他幸运得多了。”

    他溺爱地看了一眼床榻边坐着的王月瑶:“老夫这身子骨是不成了,月瑶流泪伤心,却不知我心中却很满足,老天爷已经很眷顾我了,前半辈子,我作孽甚多,想来老天爷也是看在眼里的,这最后十余年,却是给了我机会让我赎罪,这十年来,我自问还是为天下苍生做了不少事,想来在阎王老子的功劳薄上留下了重重几笔。能有现在这个寿数,我已经很满足了。对了,陛下常常说,我们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但我们却能无限拓宽我们生命的宽度,我自问,做得还不错。”

    他得意地笑着。

    马向南连连点头:“王公之名,如雷贯耳,名垂青史,那是一定的。”

    车厢的门被拉开,方大治走了进来,向着诸人一躬身:“陛下,都已准备好了,是不是发车?”

    “走吧!”秦风点了点头。

    方大治探头出了门外,对外面挥了挥手,然后拉上了车门。

    旋即,车外响起了嘹亮悠长的喇叭之声。

    “陛下,王公,各位大人,这是准备发车的信号。长声之后,便是急促的三个短声,那就是启动了。”方大治介绍道。

    果然,长声之后,三声短促的喇叭再度响起,车厢微微一震,缓缓向前移动起来,王厚转头看着窗外,车站已是经慢慢的向后逸去。

    “大治,你过来,给王公细细的讲讲这轨道车吧!”秦风吩咐道。

    “是,陛下。”方大治走了过来,看着王厚,道:“王公,我们这列轨道车,一共搭载了五截车厢,共运送了三百余人。由十匹挽马拉动。预计着,两个时辰后便能抵达目的地丰县。”

    “两个时辰啊?”王厚眯起眼睛,看着方大治,眼中却有些诧异之色。

    “王公,是这样的,一列轨道车,理论上可以挂上十二节车厢,但为了安全其见,我们一般只挂十节,每五十里,我们设有一处驿站,用以更换挽马,当然,那是在全力奔驰的情况之下,如果速度不快,倒也不必更换。”

    此时,轨道车早已驶出了车站,速度自然也是越来越快,窗外的景色不住的倒退。“大治,眼下速度如何?”

    方大治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如实说:“王公,眼下不过正常速度的一半而已。如今轨道车还有很多改进的地方,速度太快的话,不免摇晃,颠簸。”

    “我明白了,主要是照顾我这个病人。”王厚笑着点头,他是念头通达的人物,方大治一开口,他已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大治,你接着说吧,我很喜欢听。”

    “是,王公。如果全力奔驰,五十里一换马,则只需一个时辰,我们就能抵达丰县。一趟轨道车,我们便可以运送二十万斤粮食或者两千名以上的士兵。”方大治神色有些亢奋。“而放在以往,这需要数天的时间。轨道车的出现,让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目的地,更可以为我们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

    “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啊!”王厚闭上眼睛,半晌睁开,笑道:“以往大军作战,总是要粮草先现,运送十斤粮食,倒是有三四斤要在路上消耗掉,现在有了这轨道车,这些可都省下了,陛下,如果这轨道车遍布我大明,则我大明的千里疆域可就变得小了,王命一下,顷刻之间便能抵达疆域各地,此幸事也!”

    “王公睿智,正是这个道理。”秦风笑道。“只是目前轨道车刚刚完成这一条,还是实验性质,想要大面积铺开,还需时日,更需资金,这玩意儿,也是一个吃钱的货。这一条百余里长的沙丰线,便花费了一百五十万两,每一里路平均下来,要花费一万五千两银子。”

    “的确是很贵,但很值得。”王厚道:“我听月瑶说,其实朝廷并没有真正投入多少钱,都是商人们出的?这样的军国重器,由商人们把持好吗?”

    秦风微微一笑,车厢内都是大明的重臣,他也不虞有泄密之危,直截了当的对王厚道:“王公,相对于大地主而言,我觉得商人,更有利于朝廷控制。商人有钱,可如无根浮萍,生死荣辱皆于朝廷之手,不像大地主,有地为根,地上又拴着无数的百姓。”

    虽然说得有些隐讳,但车厢内诸人都是听得清楚明白,自然也懂秦风话里的意思。大地主是有资本,有能力,有人手起来造反的,但商人,可就困难了,纵然有钱,也很难成事。大明从还是太平军开始,便大力的遏制土地的兼并,甚至强行规定了文臣武将每一级最多只能拥有多少土地,而以土地的多寡来制定的累进税率,也让大地主失去了存在的土壤。兼并大量土地已经不是赚钱的买卖而是赔钱的生意,自然就没有多少人在这个上头去打主意,大量累积下来的钱财,便投入到了商业之中。

    而太平银行的成立,又将国内的私人钱庄打击得根本就无法生存,现如今世面之上,流动的黄金白银愈来愈少,更多的是以一种储备货币存在着,大明纸币在市场之上已经占据了主流地位。国营的太平银行与私立的昌隆银行把持着国内的金融,大商人们拥有的资本,很难逃过这些银行的监管。

    换而言之,货币的改革,又往这些大商人们的头上套上了一条绞索。

    “而且,这些铁路的运营权虽然交人了商人们组成的运营司,不过所有权,却是归朝廷的,五十年后,他们就得交还给朝廷。那时候,他们如果还想接着运营的话,那就只能再给朝廷交钱。”秦风接着道,“所以王公便放心吧,没有人能掐着朝廷的脖子。”

    “如此说来,只要所有的技术一旦成熟,轨道车便能在全国铺开了,既然沙阳郡的商人们能造出一条轨道车来,那其它各郡的商人们,自然也能造出来。”王厚道。

    “的确如此,不过总需要让他们看到这轨道车的前景与钱景才好。”秦风笑道:“王公,正如你所说,轨道车的开通,将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从此以后,这天下可是变得小了,货物流通的速度将加快,人员的流动将更频繁,彼此之间的距离,可是离得更近了。”

    “好,好。”王厚咭咭的笑了起来:“我大明,一统天下可期耳。舒畅,月瑶啊,你们可要好好记着,大明一统天下的那一天,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啊。我在下头,巴巴地等着呢!”

    “是,爹爹!”王月瑶强忍眼泪道。

    “前几天你跟我说的要辞去官职的事情,不用再说了。”王厚伸出枯瘦的双手,抚摸着王月瑶如云乌发,“大明百废待兴,如今有多少事情要做?你是大明重臣,岂能因私废公?孝不在死而在生。你的孝心,我已经是知道了。”

    “爹……”王月瑶抬头,泪眼朦胧。

    “我死之后,只允你戴孝四十九日,七七过后,摘去孝帕,穿上朝服,走进衙署,大明现在内忧未平,外患仍在,需争每时每刻。你为大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尽孝,你清楚了吗?”王厚的声音渐渐的严厉了起来。

    王月瑶呜咽着跪了下来:“女儿知道了。”

    车厢之内,以秦风为首,所有人都是向着王厚一揖到地。

    天下为公,唯王厚耳。

    “陛下,能将这轨道车的速度跑到最快吗?”王厚脸上的红晕之色在渐渐的褪去,他看着秦风,露出恳求的神色。

    “全速前进!”秦风断然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