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八十一章:伟大的创举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行人拐上了一道小道,再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便看见路边树着一个牌子,“军事禁区,严禁入内。”牌子的下面,站着一员顶盔带甲,全副武装的将领,见到秦风一行人,几步抢了过来。

    “厚土营统领陆一帆见过陛下。”

    看着身前这位身材魁梧的家伙,秦风心里便有些想象,这陆一帆,可算是大明的一员副将了,他是太平军敌人的时候,他所在的部队,总是大败亏输,后来,他反正归顺,成了太平军中的一员之后,倒是助当年的太平军以最小的代价击败了当时的顺天军,拿下了长阳郡。

    战后酬功,他便到了大冶城当一名郡兵头头,负责维护大冶城的治安,短短几年功夫,便将自己养成了一个大胖子。

    但这家伙在现在的明军当中有几个强大的敌人,一个便是矿工劳的统兵将军陆丰,矿工营是大明战斗力第一的精锐军队。如果说陆丰只是看他不顺眼,想收拾他一顿的话,那他的另外一个敌人吴岭可就算是生死大敌了,吴岭在归顺明朝之前,还刺杀了一次陆一帆,不过这家伙运气好,恰好秦风微服私访到了大冶城,而相比起来运气就极不好的吴岭便落在了鹰巢的眼中,设下埋伏,将他生擒活捉了。

    有了这两个敌人,陆一帆可是深受刺激,从此便洗心革面,奋发图强,这家伙着实运气好到了极点,在大明与齐开战之后,皇后闵若兮亲临丰县督战,命悬一线的时候,这家伙带着数千矿工营预备投部队自大山之中杀出,算是救了皇后一命,再度立下大功。

    这一次陆一帆没有退下来享福的想法了,而是要求重返野战军,刚好刘兴文的女儿与皇子定下亲事,刘兴文退出野战军,已经打残的厚土营没有了主将,秦风便顺水推舟,让这员福将成为了厚土营的统领,就留在太平军整编整休。

    只消看他的身材,秦风就知道这家伙现在一定过得很克己。

    “你怎么在这里?”秦风翻身下马,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秦风对他如此亲热,陆一帆兴奋的满脸红光,“陛下,金郡守在这里干得活,非得有军队盯着不可,那些他找来的家伙,可没有一个是善茬儿,其中有一些武道修为蛮不错的,要是不盯着,早跑了。”

    “那些挖坟掘墓的家伙么?”秦风转头看着身边的金景南:“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挖坟掘墓的?”

    金景南躬了躬身子,“陛下,大明各地的大牢之中,这样的人是不少的。这些人一旦被抓住,便只有一个结果,砍头。”

    秦风点了点头,挖坟掘墓,的确是犯忌的,没有人会原谅这样的家伙。

    “臣以太平矿山需要大量的人手,左右这些人要砍头,不如送到我这里来挖矿挖到死,也算是赎罪了,所以各地还是很乐意将这些犯人交给臣的。除了这些,臣还通过一些其它的手段,从齐,楚,秦这些国家弄了一批过来。”

    “嗯?”秦风这就有些惊讶了。

    “陛下,有些商人,可是啥都卖的,我出了价,这些国家自有商人回到国内之后,通过各种手段将这些人弄出来,然后卖给我。”金景南扬了扬眉毛,居然有些得意。“虽然贵了一些,但臣觉得值啊!”

    好嘛,自己麾下的郡守,一个马向南,也偷偷地从秦风贩卖人口回来,这一次又加上了一个金景南。

    “现在还有多少人?”

    “现在还有上千人在从事这项工作。”金景南道。

    “走,看看去!”秦风挥了挥手,向前走去。

    一块平地之上,厚土营的士卒们列成数排,将一批人包裹在其中,这些人现在自然都是赤手空拳,乖乖地坐在地上。

    他们,自然就是金景南从各地弄来的那些盗墓的家伙了。

    稍远处,一个巨大的洞口呈现在秦风的眼前,宽约五米,高约三米,站在洞口,便能感觉到一阵阵的冷嗖嗖的风从内里吹出来。

    往内走了几步,洞壁之上,火把烧得毕毕剥剥的作响,将洞内照得通明。

    左右看过去,一根根碗口粗的圆木柱子树立,头顶之上,亦是一根根的圆头横搁在这些圆柱子之上,大约每隔三米左右,便有一个这样的设置,这自然是预防着顶部坍塌了。

    耳边不时传来嘀哒的声音,那是洞壁之上有水渗了出来,在洞的两边,修着两道沟渠,那些水流便汇集在这些沟渠之中,从洞内流将出去。

    “已经修了多远了?”秦风问道。

    “陛下,这个梁子已经差不多快要打通了,按照这个工程的负责人的说法,最多还要一个月,便能将这个梁子完全打通。”

    “抛开人工不算,这些你花了多少钱?”

    “十万两!”金景南道:“这是大致的数字,因为工程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并没有最后核算,但只会多,不会少。”

    秦风倒吸了一口凉气,打一个这样的洞,便是十万两,从大冶城这一路出来,也不过百余里路,但真要修轨道车的话,只怕这条轨道车的造价,将是沙丰线的数倍之多。

    “陛下,花费是多了一些,但这是千秋万载的功绩啊,一旦修成,造福的可不仅仅是一代人。”看到秦风脸色有异,金景南赶紧道。

    “这倒说得是!”秦风笑道。“不过资金呢,修路的资金你准备从哪里筹措?”

    “臣看铁路署弄得那个股份制就不错。”金景南道:“一旦陛下允准,臣也准备照此办理。”

    “你想多了!”秦风摇了摇头:“你忘了一件事,太平城,大冶城是军事重城,不论是铁矿,还是武器,都是朝廷所有,其它的一些工坊,也都是国有,私人工坊,少得可怜,除了这些,太平郡并没有什么别的出产,那个商人会拿钱砸到这里来?”

    “陛下,朝廷往外运这些东西,自然也是会付给他们钱的,而且有朝廷的信用在,他们不怕收不到钱,再者,只怕有很多商人,还希望借此与国家绑定到一起呢!”

    “与国家绑到一起?”秦风心里一跳。

    “不错,陛下。”金景南压低了声音:“在我大明,并不抑商,相反,鼓励商人通商天下,这些人有钱了,自然会渴望另一些东西,但总体之上,他们的地位在短时间内还是很难提高的,所以,有一个与国家绑到一起的机会,让他们有说话的机会,他们就算是亏钱,只怕也会乐此不疲的。”

    听了金景南的这几句话,秦风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说得是!不过此事所涉方方面面太大,只怕在朝廷之上阻力很大,只能再议。”

    “臣明白!”金景南有些泄气。

    “好啦,不管怎么说,你摸索出来的这些方法,真正能算得上是伟大的创举了,不说别人,单是马向南,只怕就会高兴的跳起来,所以,不要担心没有用武之地。”秦风安慰着金景南道。“长阳那地方,亦用得着你的这些技术,马向南一直想修轨道车,不过受困于地形地貌而作罢了。”

    “长阳那有钱修?”金景南嗤之以鼻。

    “别小看长阳郡,说不定那一天,他就咸鱼翻身了。”秦风打了个哈哈,心道只要海贸真正运行起来之后,长阳郡的确会财源滚滚,到时候,各地的货物都会源源不断地运往长阳宝清,从哪里出海去赚取大量的银钱。这样说起来,一条轨道车对于长阳郡来说,的确是不可或缺的。

    “是吗?”金景南半信半疑,海贸之事,现在还局限在一少部人之中,金景南,尚不在知晓这个秘密的范围之内。不过当他升任次相之后,自然也就不会瞒着他了。

    “这条路不是直的?”往前走了一段路,秦风惊讶地问道。

    “是。”金景南得意地笑了起来,像是他隐藏甚久的一个小秘密被秦风好不容易才发现一般:“陛下,这就是那些家伙的功劳了,根据具体条件,规划最有效的线路,但同时又要保证这条路是最短的,那些人中,的确有大才,说实话,这些事情,臣也不懂。”

    “行行出状元呐!”秦风摇了摇头,“行了,不看了,你将这些人中领头的叫来我见一见。有这个本事,以后也不用去干那些缺德事情了,在我大明,有的是他们施展才华的地方。”

    “那是他们的福气!”金景南笑吟吟地道。

    站在秦风面前的,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如果不是在这里,秦风很难相信这个人会是一个经验丰富之极的盗墓大贼,这家伙是从齐国买来的。据说这家伙一辈子掘了十几座前唐时期王爷的大墓,声名在四国同行当中,是如雷贯耳。齐国花了极大功夫才将他抓捕归案,但到最后,却被金景南用一千两银子给买了过来。

    “罪人齐宇,叩见陛下!”小老头脸色发白,战战兢兢地跪在了秦风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