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八十二章:变化的太平城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温言抚慰,当场重赏了以齐宇为首的几个过去的盗墓头子,不仅赏钱赏宅子还赏了一个九品的小官儿,一下子就让狼狈了一辈子的盗墓贼齐宇等人感激涕零。特别是秦风亲口承诺会将齐宇尚在齐国的家人接过来,马上就让这个小老头子死心塌地了。

    比起金景南轻飘飘的承诺,眼前这位可是大明的皇帝陛下,金口玉言,自然说了,便一定会办到,对于这一点,齐宇丝毫不怀疑。

    他的身份,也瞬息之间便从一个罪犯变成了大明的官员,这种感觉,实在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赏赐现在还只局限于齐宇等一些头头,但这却给了其它的盗墓贼巨大的希望,既然齐宇能有这样的结果,那他们,将来自然也会拥有这样的机会。

    秦风走了,但留下来的这些家伙,一个个的干劲儿却是瞬间被拔到了最高,在陛下离开之间,将这个梁子完全打通,以此来取悦皇帝陛下,便成了大家伙共同的心思。

    “这些人,在我的眼中,都是将来开山打洞的技术员,大匠苗子。”秦风对金景南道:“应当适当地给予他们一定的权利,比方说,每隔一段时间,便给他们之中表现积极,立下功劳的家伙以大明百姓的所有权利,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而不能始终将他们当作一次性使用品。”

    “是,陛下高瞻远瞩,臣远不及也。”金景南连连道。

    “不说自谦,你能想到这些东西,已经比朕要高明了。”秦风笑道:“能在一年之前,朕刚刚提出轨道车的概念之时,你便开始打算这些,真正是了不起。”

    “臣惶恐!”金景南的惶恐倒不是客气,的确有些心慌慌。

    “臣不必不如君,君不一定非要强过臣。”秦风不以为意地道:“术业有专攻,所处的地位不同,考虑的东西也不一样,你大可不必为些而觉得我便会嫉妒你,有你这样能干的臣子,我只会欢喜。”

    秦风已经说得很是赤裸裸了,金景南却只能低下头,连声称是。

    沿着盘山驰道上了太平城,一进城,秦风便感到扑面而来的热腾腾的风。

    太平城已经不是他离开这里时的模样了。

    所有的百姓,都已经搬离了太平城,现在的太平城,除了各类官衙之外,只剩下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与军工有关的厂坊。

    整个太平城现在聚集着数万人,尽数属于大明国各类军坊的匠师,技师,学徒以及他们的家人。

    “陛下,您与娘娘当初在太平城的信宅仍然保留着,现在已经收拾好了,便请您先过去歇息一晚,明天再视事吧!”金景南道,今天忙碌了一整天,想来陛下也是有些累了。

    “哦,那宅子还留着?”秦风呵呵一笑:“金景南,你不会是也想着拿他们来赚钱吧?”

    “那能呢?”金景南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现在太平城聚集了如此多的人,只怕房子这些都很紧张吧,我记得当初设计这城的时候,整个城市的规模,也就在五万人左右吧?”秦风问道。

    “是,陛下,这两年,各类军工作坊都在不断地扩大规模,但仍然无法满足军队的需要,如今整个太平城中,已经有五万五千余人,其中工匠四万余人,随着他们的家属有一万余人。”金景南介绍道。

    “那宅子,利用起来吧。”秦风笑着挥挥手,“只怕以后我也没有机会到这里来住上几天了,再说了,现在太平城浓烟滚滚,乒乒乓乓的整日响个不停,也不是一个住人的好地方了。”

    “这是陛下用过的地方,怎么好住进去别人?就算臣敢将他们分下去,也无人敢去住啊?”金景南为难地道。

    “那就拆了他。”秦风道:“拆了这宅子,在原地上重新再建,那宅子占地面积我记得是最大的,如果你将他拆了,建起房子让普通学徒住,起码能住上几百人。”

    “是,陛下。回头臣便办!”金景南倒也不含糊,既然皇帝开了口,那自然就可以照此办理,反正现在太平城中已是人满为患。“那今天陛下住哪里?”

    “就去住你的府衙。”秦风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随从:“你的府衙,不至于连我这几个人都住不下吧?”

    听着秦风开玩笑的话语,金景南也不禁笑了起来。随着秦风进太平城来的随员并不多,烈火敢死营的亲卫们,大多都留在了丰县并没有随同皇帝一齐进来。

    夜深人静,秦风却还没有睡,而是站在窗边,看着仍然灯火通明的太平城,感慨万千。

    “小猫,当初我们刚刚到这里的时候,何曾想过能有今日之局面吗?”秦风指着外面仍然热闹无比的城市,感慨地道。

    太平城的工坊,无论白天夜晚,都在赶工。来自军方的订单源源不绝,最近,商务署又下了大量的特殊的订单,那都是准备外卖给楚国的产品。为了在期限之内完成这些订单的任务,各人工坊都调整了自己的生产流程,把所有的工匠和学徒分成了三班,工坊日夜不停地赶制各类武器。

    “陛下,也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没有想过这样快而已。”小猫笑道:“至今想来,仍然犹如在做梦一般。”

    “是啊,谁都没有想到这么快!我们从进入越国,到现在,不过刚刚过去了六年呢!”秦风喃喃地道:“这得感谢程务本。如果不是他替我制定的蛇吞象的战略计划,只怕到现在,我还在与吴鉴他们苦苦纠缠呢!”

    “此人,的确才略惊人。”小猫点了点头,“只可惜,遇到了一个刚愎自用的主子,倒是白瞎了他的才华。如果当初他接受陛下的邀请,留在大明为官,于我们,于他本人,都是极好的。”

    “性格决定命运。”秦风微叹了一口气:“有时想想,这样一个帮着我们大明大忙的人物,我们如今却在想法设法的一步一步地将其陷入死局,便有些痛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其实就算我们不这么做,闵若英也不会留下他了。程务本要打造荆湖防线,必然要集全国之力方有可能,特别是在东部边军全军覆灭之后。我现在倒是担心,闵若英回去之后,必然会想法设法的遏止削弱程务本的权力,使得荆湖战线最终成为一个四不象,处处都是漏洞,那就不美了。”

    “你错了,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秦风冷笑一声:“闵若英必然会如此做的,只要程务本的荆湖战线初具规模之后,闵若英就一定会对他下手,换上自己的人。没有完全打造完毕的荆湖战线,会遭到齐人的不停止的攻击,一点一点的被撕裂,最后崩溃掉。我们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荆湖战线能给我们争取到四五年的时间,便足够了。”

    “是,陛下。”

    “三年之内,彻底解决秦国问题。然后再用上两年的时间转向,与齐国共同抢占楚国,最后,便是明齐争夺这天下共主的时候了。”秦风两眼炯炯放光。

    “这个阶段,我们自然是要扶弱抑强,楚国给齐人造成的伤亡愈大,对我们便愈有利。”小猫笑得贼兮兮的,“杨致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楚境之内奔走,用人心浮动来形容现在的楚国,一点也不为过。而且因为昭华公主的关系,一些楚国的高官显贵或者地方豪绅,对于投奔我们的心理障碍可比投奔齐国要小得多。”

    “你说得对极了。杨致的成绩可是很不错的。现在我们已经确认了的是荆湖郡的曾琳,已经明确表态了,而新宁的武腾,却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过随着形式的发展,我相信,他最终也会成为我们大明的一员。”

    “曾琳倒也罢了,荆湖是我们重点经营的地区,但武腾可就不一样了,他的新宁郡还是实力极不错的,新宁郡兵这一年来一直在打仗,兵也算是磨砺出来了,倒真是一股不错的助力。”小猫喜道。

    “霹雳营已经完全退出了灵川郡,武腾为了守住灵川,压力很大,现在正竭力向我们求购各类武器呢。”秦风道:“我已经答应了,低价卖给他我大明的武器,算是我提前武装他们了。”

    小猫听到这里,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灵川一定要帮武腾守住,将来我们与齐国动手的时候,他就是一把锋利的刀子。”

    “这几年,出云郡的耿前程对新宁也做了很多工作,各种各样的商业渗透无所不用其极,小猫,你知道吗?昌隆银行已经将分行遍布新宁了。太平银行是国有,有些扎眼,但昌隆可是私有的。现在新宁郡,已经基本上在使用我们大明的货币了。”秦风得意地道。“潜移默化之下,新宁郡的百姓,对我们的认同感,倒是越来越强了。”

    “他们一直处在楚国的边陲之地,不受朝廷重视,对楚国的向心力可没有楚国江南地区那么强,分化他们,自然要更容易一些。”小猫道,“这些工作,将会使我们将来吞并新宁起到巨大的作用。”

    “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