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八十五章:今日大冶城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刚刚去看了战狼2,接着又看了90年大阅兵,心里真是很激动,有一些心潮澎湃的感觉,枪手年纪大一些,经历过我大中国那些虚弱的年代,到现在仍然还能想起当年我们的大使馆被美国人轰炸,想起时任朱总理在电视转播之时流下的屈辱的眼泪,能想起飞行员王伟的壮烈牺牲,当年我们不够强,只能吞下这颗苦果,十年教训,十年生聚,现在,我们的祖国当真是强大起来了。或者现在我们还不是最强的,但我们已经强壮起来了,套用战狼的一句台词吧,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另,前面的章节之中,出现了一个错误,葛庆生是时任工部尚书,但我写忘了,又让他去接任太平郡郡守,不知道VIP章节能不能修改,我来试一试。感谢书友们指出来。还有一点,枪手是业余写作,又是用五笔打字,有时候一打快,便经常出现错别字,我又没有时间仔细阅读修改,给大家造成了阅读上的困惑,深感抱歉,以后我会尽量注意。)

    与太平城相比,大冶城的规模显然要更大。这里没有城墙,一个个聚集无数人口的小镇散布在山间每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山谷间,斜坡上,一片片被开垦出来的土地彰显着这里人民的勤劳。

    这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

    最初来到这里的流民,如今已经成了大冶城生态链的最顶层的那一批人,只要稍稍有些能力的,现在不是进了冶铁炼钢厂,便已经成了大大小小的管事,即便不从事与冶铁炼钢有关的事情,在这里做生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大冶城在粮食,疏菜等方面,基本上能做到自给自足,但在其它的日用百货方面,却全部需要从外引进,这便给这些先富起来的第一批流民们创造了无数的机会。只要有一点本钱,就可以开上一家小小的店铺,便足以养活一家人了。

    就算啥也没有,一个货郎担子,靠着两条腿不惧辛苦的穿行在大山之间,也可以养家糊口。

    挖矿,自然是最辛苦,也最危险的工作。而这样的工作,多半是由后来进入这里的人担任,而挖矿的又分成了两个不同的群落。一部分是自由民,他们从事这种辛苦的工作,是因为挖矿的报酬相当的丰厚,对于一无所有的人,这是一个快速让自己摆脱赤贫的方法。只要辛苦上两三年,便能攒上一笔可观的钱财,从而让自己的人生再多出一些不同的选择。

    而另一个群落,则是没得选的。他们是战俘,抑或是犯罪被发配到这里的人。他们需要用自己辛苦的劳动来对自己的过去赎罪。刑期,一般从一年到三五年不等。这个期间,他们要利用自己的劳力,拼命的为大明创造价值,以让自己成为一个自由民。

    这一部分人从事的是最危险的工作。最浅层的裸露的矿石,一般都是自由民来挖的,因为如果出现问题的话,一个自由民的死亡,矿山是要付出一笔不菲的赔偿的,所以矿山都会让自由民来挖掘那些基本没有危险的矿区,从而将危险降到最低,而需要深层挖掘的矿区,自然便是由这些战俘和罪犯来挖掘,即便出了事,需要担的责任也是很小的。

    对于这部分罪犯矿工的管理,在历经了数年之后,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最初的时候,这些罪犯是没有丝毫权力的,带队的管理人员,会毫不客气的用鞭子来教训偷懒的人,每天都有额定的数量,完不成,那是休想能得到休息或者有饭吃的。至于安全保障,那基本上也是没有的。

    这样的高压政策,终于引来了一场暴动,这些罪犯矿工手里,可也是有家伙的,钢钎,铁铲这些都成了他们的武器,这场暴乱,在军队和自由民的共同镇压之下,迅速的被扑灭,但却给大冶城当局敲响了警钟,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

    更重要的,国家对于钢铁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但挖矿的人手却愈来愈不足了。这是一个危险的活计,而现在的大明人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可供选择的生存的道路,挖矿,已经成了最后的不得已的选择。

    那么这些战俘或者各地发来的罪犯,便成了很难得的劳动力,在自由民矿工的数量愈来愈少的时候,如何挖掘这些人的潜力,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努力工作,便成了大冶城当局必须考汉人问题。

    这些罪犯矿工,首先感觉到的便是待遇上的变化。当然,他们的吃食一直还是不错的,挖矿是一个重体力活,吃不好,自然就没有力气。他们待遇的改变,首先便是装备上的。他们有了更好的服装,不再是衣不蔽体,接着又给他们配备了手套,这在冬天,是相当重要的。

    不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休止的劳作,而是每十天,都会给他们一天的休息时间,欲速则不达,适当的让这些罪犯得到休息,也是为接下来的劳作埋下伏笔。而大量医师的进驻,则让这些战俘和罪犯确确实实的得到了好处,以往,小伤小病,都得靠自己硬扛,而现在,都有医师来进行专业的处理。

    对这些战俘和罪犯更重要的是,他们每天有了额定的量。只需要完成额定的量,他们你今天的劳动任务便算完成了,再多挖出来的,将会被记录在案,这些多挖出来的,将会被给予报酬,虽然与自由民比起来,报酬微不足道,但总算是有了一些收入,让这些人在服刑期满之后,不至于一无所有。

    而更要紧的是,当这种多出来的数量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会得到刑期的减免,这对于战俘和罪犯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现在的战俘,大多来自于蛮人和正阳郡反叛的那些士兵。正阳郡的那些反叛士兵在刑满之后,大冶大局是完全没有把握让他们留下来的,因为正阳郡是大明最为繁华富庶的地区之一,这些士兵在刑满之后,自然会回到他们的家乡,他们在哪里有家人,家境,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现在大冶城当局,最想做的而且一直在努力的,便是将这些蛮子战俘们永久的留下来,哪怕是让他们最后都变成自由民矿工也是好的。

    为了做到这一点,大冶城当局通过种种操作,将这些战俘的家人们,全都移居到了大冶城周边。当时为了做到这一点,在朝廷开始将蛮人向各郡移民的时候,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些战俘家属到了大冶城,在当地官府的帮助之下,开始开垦土地,或者做一些小生意,又或者依附着大冶城参与一些外围的工作,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每个月都会有一天,是让这些家属探亲的日子,并且允许家属给这些战俘送一些东西,使得这些战俘们清楚,自己的家属已经在这里安居乐业,在安他们心的同时,又让他们心存忌惮,不敢随意生事。

    当这些人刑满之后,他们除了留在当地,已经无处可去,他们的家人,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并且有了一份小小的家业,而这些蛮人,其实谋生的手段是极其缺乏的,冶铁炼钢厂是绝不会招收他们进入的,而要从事其它的工作,大字识不得一筐,有的甚至连大明话都不会说的蛮子,除了转为自由民矿工之外,他们没有什么其它谋生的手段。

    通过这些手段,大冶城总算勉力维持了下来,但矿工数量的不足,仍然是很明显的。如果说有谁更盼望大明马上启动对秦的战争,那便非大冶城莫属了。因为只有大战开打,他们才能免费获得更多的战俘,使得大冶城的钢铁产量更上一层楼。

    现在大明的武器,开始了对外发卖,这使得大冶城的压力更大。对人手的渴望更是无以复加。

    更高的炼铁炉被建了起来,这使得最早矗立起来的数座高炉,现在都成了小矮子,数十个高高耸立的炼铁炉彰现着大明的强大,现在,大明一国的钢铁产师,基本上占到了这片大陆之上的所有钢铁产量的三分之二,更重的是,质量要远远高于秦楚齐。

    铁产品在大明已经完全成为了通用品,其它即便是齐国,也还达不到这一目标,铁,在齐,楚,仍然是严禁外流的控制级战略物资。

    大明,没有这项禁制,但却也没有多少外流,这却是因为国内的需求量太大,每年光是农具的打制,都要消耗大量的钢铁,而钢铁农具的普通,带来的是农业的大发展。像现高等级的钢,因为产量的原因,现在尚只能供应军队打造兵器以及一些特殊的部件使用,比方说弩机等一些最新武器之中的压簧,四轮马车的减震簧以及其它一些不得不用得精钢的地方。

    “陛下,这两年,我们的冶铁炼钢技术得到了飞速的发展。”金景南自豪地指着那些耸立的高炉:“更高的炉子,更高的温度,能容纳更多的矿石,使我们每一炉出来的铁水成倍的增加,更重要的是,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改进。现在我们的高炉炼铁,只使用焦煤了,这种煤,能使炉中的温度更高,铁水之中的杂质更少。炼出来的铁制品质量也自然更佳。”

    金景南兴致勃勃地道:“大匠们告诉臣,原先的铁之所以很脆很容易断,是铁里面有太多的杂质,比方说碳这个玩意,没有被完全炼出来,现在他们改进了高炉,使用焦煤,提高炉温,便能最大程度的让铁更加纯粹。”

    秦风微微点头,钢铁的质量,可以说是大明的生命线,这里技术每提高一步,便能确保大明能在各个方面领先诸国。

    “现在大匠们已经发明出了一种新的炉子来练钢,他们把这种炉子叫做转炉,第一期实验已经取得了成功,出炉的第一炉钢,臣去瞧了,的确比以前的要好上太多,这极大的节省了后期锻打的人力和成本。”

    “陛下,水力锻打如今也日新月异了,大匠们甚至发明了各式各样的水力锻打机,有时候,臣真是觉得,这些人太聪明了。”金景南得意洋洋的向秦风介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