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八十六章:钢铁之都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高耸的冶铁炉,滚滚的浓烟,巨大的水车扇页,还有那锻锤重重敲下的轰然巨声,在秦风的面前,构成了一副立体的画卷,生动地钩绘成一副生机勃勃的大冶城画面。

    站在高处,看着那些纵横交纵却又彼此毫不打扰的轨道车,借着一定的坡度,呼啸着一辆接着一辆的交错而过,最终又走向各自不同的归属点。他们有的装载着矿石,有的装载着已经铸好的铁锭钢锭,有的装载着黑黝黝的焦媒。

    更远处的矿山之上,小如蚂蚁一般的矿工正拼命地挥动着他们手里的铁钎,撬棍,铁锹,将一堆堆的矿石挖出来,装进轨道车,然后目送着他们远去。

    这里面装载的不仅仅是矿石,还有他们的未来和希望。

    “在这里的蛮人的归化做得怎么样?”厂区之内,同样装上了轨道车,用来运送焦媒以及炼出来的铁锭和钢锭,一匹挽马,可以轻松地拉着数个车厢,在一匹工人的牵引之下,走向他们的目的地。厂区之内,密布着通往不同方向的轨道车,这便使得供人行走的道路,有些逼仄。

    “陛下,进行得还是很顺利的。”金景南道:“除开那些战俘家属之外,当初分配到我们太平郡的蛮人一共有上万人,不过大多数就是老弱妇孺了,按照朝廷的要求,我们这里给他们配备了房屋以及简单的劳动工具,同时贷款给了他们一年所必需的生活物资以及种子等,这些蛮人经过两年的时间,现在已经基本上扎下根来了。”

    “所有的蛮人,都不能聚居在一起,而是被分配安插到了各个不同的村镇等地,最开始的时候,与本地人还是有些冲突摩擦的,主要还是生活习惯的不同,但这两年下来,已经基本上相安无事了。还有不少蛮人女子嫁给了本地的男人。您也知道,那上万人之中,有太多的寡妇和女人,找一个男人来依靠,是她们改变自己生活的最好的捷径。而大冶城,别的不多,但打光棍的男人,那是一抓一大把啊!”

    “通婚的确是同化的最好的办法之一。”秦风微笑着道。

    “那些蛮人的娃娃,只要是十岁以下的,都必须强制入学。”金景南接着道:“这也是我们大明的策本国策之一,蛮人有自己的语言,但却没有自己的文字,这倒是让我们省了不少事。最初蛮人还是很抵制这件事情的,但娃娃们去了学堂,不但不用干活,还能吃到免费的饭食,学得好的,还能拿到奖学金,这样的抵触倒也没有了。必竟刚来之时,那些蛮人的生活还是蛮困难的,少一张嘴吃饭,对他们来说,便是少了一个极大的负担。陛下,我敢说,再过个十年八年的,蛮人这个民族或许还存在,但他们不论是语言还是习惯,都将与我大明人一般无二,换而言之,他们对于我大明,再也没有丝毫的威胁了。”

    “你说得不错,不要小看这一件事,他才是使我们大明能够长治久安的最有效的手段,而且润无细无声,比起刀枪,更容易让人臣服,只不过花费的时间更久一点而已。”秦风道:“不管是哪一个国家,那一个民族,只要成为我大明的一部分,这便是首先要推进的工作,孩子,是最容易被同化的。也是最容易让他们对大明产生认同感的。”

    “陛下说得极是。当初推行这一件事的时候,花费不菲,不少人还非议,事实证明,还是陛下高瞻远瞩,这些异族或者其它国家的百姓进来之后,很快,便融化成了我们的一部分。”金景南佩服地道。

    “对了,冶炼厂还是没有一个蛮人或者齐楚的难民吗?”秦风问道。

    “陛下,冶铁练钢,这是我大明的核心秘密,到现在为止,能够接触到这些核心技术的,仍然只有我大明土生土长的人,必竟有泄密之危。”金景南道。

    “可以有限度地招几个对我大明有了忠诚度的外人嘛!”秦风摇头道:“千金市马骨,有这么几个,便能让人看到上升的通道,即便是提拔几个这样的人成为官员,也是可以的。如果你堵死了上升的通道,短时间内倒是省事了,但就长远来看,则是得不偿失了。只不过在审查的时候,多辛苦一点。以后,外来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陛下既然吩咐了,回头我会把这一件事专门与葛庆生商讨的。”金景南点头道。“提拔他们当个小官倒是无所谓,但核心技术这一块,臣认为还是要谨慎为好。就让他们再辛苦几年,等陛下一统了天下,那时候再来提拔他们也不迟嘛!到了那时,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他们除了效忠大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听到金景南的坚持,秦风也只是笑了笑,他只是提出建议,至于究竟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也许这些做实事的官员们才是最清楚的。

    自己可以给出方向,但绝不要就具体的做事方法来指手划脚,那是会坏事的。

    边看边走,很快,一行人便到了后山处,哪里,有一个人工筑起的大型水库,而在水库下游的两侧,则密布着一个又一个的水车锻打工坊。有的扇而巨大,有的却小了许多。

    “陛下,那是最大的,主要便是切割。将铁板,铁锭等按照要求切割出大致模样。而那些小的,主要就是锻打了,有一些特殊需要的钢材,需要在哪里进行更长时间的锤炼,以得出我们想要的柔韧度。”

    “走,去看看吧!”秦风指了指那个最大的水车所在。

    还未走进,轰隆隆的巨大的声音便震动耳膜。工作台上,一根根铁棒被横置在上固定,在头顶,一个巨大的切刀,闪着幽幽的寒光。随着一个工人扳下一边的机关,这个巨大的切刀便带着呼啸之声重重落下,如同切豆腐一般,将一根根的铁棒切割成一截截短棒。

    而在另一个工作台上,却是一个击锤,一个个的铁锭,钢锭在击锤的猛烈打击之下,慢慢地变扁。下方的工人,不断地调整着这些变扁的铁片,让其被捶打得厚薄均匀,而要达到这一点,就全靠工人本身的技艺了。

    “那种切刀,造价相当昂贵!”金景南摇头道:“为了打造出这玩意儿,大匠们是想尽了办法,不过最近听说有一个工匠制成了一个叫沙轮的什么玩意,让他高速旋转起来之后,一边浇水一边切割,也能切钢断铁。不过倒也不是能取代这种大型的切割工具,大匠们说那个沙轮可以用来进行一些比较精细的加工。他们已经为这名工匠请功了,这段时间因为太忙,臣也没有再具体过问,倒也不知通过了验收没有。一旦被认为有效,这名工匠便也可以拥有官身了。”

    “进行精细的切割的话,倒是更适应太平城哪边的工坊。”秦风接口道。

    “是的,陛下,大匠们也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第一台已经被送到了太平城那边,由那边的工匠来实验他到底如何!”金景南笑道:“陛下,这些工坊太吵了,不妨移步到那一边,那里是锻打一些特殊需要的钢材的,我们大明很多武器独步天下,倒是离不开他们的辛苦。”

    与这些大型的作坊比起来,另一侧的这些作坊的声响就小得多了,但却要更密集,踏进这些作坊,秦风便看到,一个工人用铁钳夹着一块烧得通红的铁块,将其放置在铁毡之上,但并不需要人敲打,在他的头上,小型的击锤正以一定的速度不停的落下,而这个工人要做的便是不断地调整铁块的方位,工位之上火星四溅。

    一个作坊之内,这样的工位便有数十个之多,每一个工人都聚集会神的工作着。

    一旦敲打得差不多了,便会将铁块重新烧红,移到另外的工位之上,在这里,铁块将被塑成一根圆柱的形状,再次烧得通红之后,他们便被放到一个特殊的圆洞之中,另一些工人开始吆喝着转动一侧的绞盘,秦风惊奇的看到,铁棍从圆洞的另一侧伸出时,却是已经变得细了一些,然后变细的铁棍又探入下一个更小一些的圆洞,当其从长长的工作台上走完所有的路程,已经变得只有小拇指般粗细了。

    “真是了不得!”秦风走到最头里,看着那些最后完工的成品。

    “这便是上好的钢材了。”金景南道。

    秦风伸手捡起一根早先完工的钢条,轻轻一拗,钢条在手里自然而然地弯成了一个圆圈。“韧性居然如此之好。”他咋舌道。

    “陛下,在炼钢的最后一步之中,工匠们好像添加了一些什么东西在里头,臣倒也不明白,不过臣也不用明白,臣只要知道,钢铁的质量,正在变得越来越好这就足够了,臣能做的,便是为这些工匠们请功。”金景南笑道:“具体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情,工匠们挺拼命的,也挺动脑筋的,大冶城中的工匠,已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分化,专门有人研究这个。自从发现了添加一些什么其它的矿能让钢铁质量得到提升,那些人便疯子一般的不停的实验,不停的在里头加一些奇奇怪怪地东西,也炼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陛下要是有空,倒是可以去看看。”

    “这是要鼓励的。”秦风大笑道:“让他们去鼓捣吧,哪怕一百件里面只有一件成功,我们也是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