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八十七章:疯子们的想法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金景南嘴里的那些疯子们,却是另外有一个地方专门供他们研究,休息之用。虽然嘴里称呼他们为疯子,但金景南实则上对他们是相当的重视,作为与太平郡一起成长起来的首位郡守,他清楚地知道,太平郡能有今天,与这些疯子们异想天开的一些想法和不断地实验有着紧密的关系。正是在一次次的的失败当中,这些人将错误的选项一一排开,最终找出一条正确的道路,使得大冶城的冶铁炼钢水准独步天下。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得到了大明殊荣的大匠,都是大明官员体系中的一员,他们的薪饷,比起与他们同一级别的官员,要高出数倍,因为他们除了本级俸禄之外,还有着大匠津贴,抛开朝廷的这些补偿之外,太平郡另外还给这些大匠们极高的补贴。

    金景南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让这些大匠们因为一些俗事而被干扰,而一般的俗事,又没有什么是钱不能解决的。他需要的是这些大匠们心无旁骛的投身到他们的研究当中去。

    大冶城的上游,是人工垒起的一个大坝,一个巨大的水库是大冶城用水以及庞大的作坊的动力来源,往下游走,污染就比较严重了,但水库的上方,却委实是一个山清水秀,风光秀丽的好去处。这些大匠们的研究院,就在水库的上游。

    既然金景南这么说了,秦风倒是很有兴趣去见见那些所谓的疯子们。匠官,正在深刻地改变都会这个时代,对于这一点,秦风是很有深知的,抛开冶铁炼钢以及军事之上的这些成就,在大明,农官们为了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同样也是费尽心思,秦风就听说有的农官为了提高产量,而将不同的作物花粉进行杂交,希望得到一种新的产量更高的食物,有的农官则将两种不同的果树进行嫁接,希望接出更甜的果实,而医官们,在舒畅的带领之下,已经将外科手术作为了一个正大光明的学科在大明境内传播,想当年舒畅为了进行他的医学研究,便躲在秦风的军营里,只要有仗打,这厮就兴奋的手舞足蹈。

    总之现在的大明,每个人都想弄出一种属于自己的新鲜事物,而只要成功,那便马上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名声,地位,金钱,滚滚而来。

    到目前为止,除了舒畅的这些医术正在突飞猛进之外,其它的创新,基本上都已是失败而告终,但并不是没有成功的,至少在长阳郡,马向南就给秦风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位农官成功地将李子树嫁接在桃树之上成活,最终结出的果实比先前的李子个头更大,而且更加的甜蜜多汁,现在长阳郡正在大力推开这一技术,预计三年之后,这种全新的李子便会大量上市,在马向南的预计之中,这种注定要卖个大价钱的最新的果树品咱,将会使得长阳郡的赋税大大的赚上一笔。而有了这个成功的经验,马向南更是从本来就很紧张的财政资金之中拨出了一笔不小的款项,一来用于奖励这个农官的成就,二来亦是鼓励他再接再励,弄出更多的新果子出来。现在这种嫁接技术,已经开始在长阳郡普及开来,负责果树生产的农官们,必须要掌握这一技术。

    梦想总是要有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功了呢?这是现在大明人最喜闻乐见挂在嘴上的一句话。

    秦风一边想着这句话,一边沿着大坝往里头走头,他拒绝了金景南要提前去通知这些匠官们的提议,作为皇帝,礼贤下士的态度,有时候能比任何赏赐都要能更激起别人的感激和满足之情,这是他当皇帝之后,自己悟出来的一个道理。

    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面对合适的人群,适当的放低自己的态度,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在这上面,他已经有了无数次成功的经验,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是驾轻就熟了。而这最初的建议,便是自己的老婆闵若兮的教导。

    在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这上面,闵若兮的见识,比起秦风来,高的就不止一个两个档次了,生在皇帝的昭华公主,从小耳闻目染,这些小把戏当真是信手拈来,毫无烟火痕迹。

    而每当秦风开始准备施展这些伎两的时候,他总会想起最开始认识闵若兮的时候,白衣飘飘的昭华公主,飞上旗杆顶上,放下杨致的那个画面,当时杨致正被自己整得欲仙欲死,而昭华公主先是割了自己的一缕头发,接着又划破自己的手臂让鲜血溅在落地的敢死营军旗之上。当时秦风记得很清楚,敢死营上上下下数千人,何尝不是激动不已呢?便连自己,当时不也觉得为这样的皇族效死是一种荣幸吗?

    现在想来,当时闵若兮的那些个举动,也算是这种手段中的一种了。

    脸上突然溅上了一点凉意,秦风抬头,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云层,先前还阳光明媚的天气,竟然眨眼之间便风雨欲来了。

    “陛下,山间便是这样,天气变化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不过臣早有准备了。”金景南挥挥手,早有下人捧了一件件油衣上来。“陛下,这是太平城为军队准备的制式雨衣,轻薄却又结实,下雨天可以遮风挡雨,还可以铺在地上睡觉,他的材质,可是能隔绝湿气,避免士兵生病的。”

    刚刚穿上油衣,暴雨已是倏忽而来,眼前顿时白茫茫的一片。

    “陛下,这种雨在我们这里,俗称跑暴,来得快,却得也快,一般持续不了多长时间。”金景南介绍道:“不过就是一下起来就极猛,陛下,我们过去吧!”

    “好,去那些疯子们的所在,看看他们到底是如何发疯的!”秦风大笑起来,如此大的风雨,自己亲自上门,这礼贤下士,看重匠官的态度,可就更显难能可贵了。

    一柱香的功夫,众人便到了这个占地不小的四合院之外,这雨,果然如同金景南所说的那般,来得疾,去得快,秦风一行人到这院子外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毛毛细雨了,不过刚才那一阵,的确很生猛,众人虽然穿了油衣,但靴子,裤腿,仍然不免被溅起的泥水弄得污迹斑斑。

    这个四合院的一旁,还有一排平房,赫然是一个军营。这个四合院的大门外,两名按刀而立的士兵身上已经被淋得透湿了,但却仍然如同雕塑一般站在哪里一动不动,就在秦风观望他们的时候,又一队巡逻兵从院子的后方排着整齐的队形走了过来,同样的,身上也是早已湿透,看到这一群人,一名军官已是迎了上来。

    “陛下,这个院子里,住着的都是对大冶城有着大供献的人,所以臣与厚土营统领陆一帆将军说了之后,调了一个哨的士兵在这里驻扎,专门保护这些匠官的安全。”金景南解释道:“齐楚他们,也知道我们大明的军事装备比他们胜出一筹的原因何在,肯定会将注意打到大冶城上头来,而匠官更是他们的第一目标,所以除了鹰巢的暗中保护之外,臣不惮于最大的恶意来揣泽他们,这里驻上一哨军队,只要他们不想找死,就不会来打扰我们的匠官了。”

    “不错,很不错。”秦风看着那些在风雨之中军姿依然一丝不苟的士兵,赞赏地连连点头:“看起来陆一帆真是变了许多啊,不但是一员福将,现在更是治军有方啊。啊,景南,你刚刚说得很对,我们的确要保护好这些匠官。”

    秦风的一名侍卫堵上了那个正要上来询问的值勤军官,那个军官显然是认得金景南的,只往这边瞄了几眼,便连连点头,退了回去。

    金景南打头,跨上了台阶,从大开的院门走了进去。

    “各位大人们,金某人来访!”站在院子当中,金景南声如洪钟,笑着大喊道。

    随着他的喊叫声,一个个房间里,先是探出一个个的脑袋,瞧了金景南一眼之后,有的笑着出迎,有的却仅仅是瞄了一眼,又缩回头去做着自己的事情。

    这些匠官,却都是认不得秦风的。

    而秦风此时的注意力,倒也没有放在这些匠官的身上,而是有些好奇的盯着地面。外头因为这场暴雨,泥泞不堪,但这院子里,却是一尘不染,灰扑扑的地面,倒似是因为这场雨而显得更干净了一些。

    并不是铺上的石板,石板与石板之间肯定是有缝隙的,但眼前这灰色的地面,却浑然一体,踩在上面,能感觉得到他的坚硬。

    秦风蹲了下来,伸手敲了敲,声音沉闷,是实心的。伸手取下了身边亲卫的腰刀,挥刀砸了几下,地面居然纹丝不动。

    “这是什么东西?”秦风讶然地看着眼前的地面,这个院子里的疯子们还没有正式见面,倒是先让他看到了一件以前不曾见过的新鲜玩意。“这是怎么弄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