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八十九章:新玩意儿的巨大作用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

    坐在屋子里,听着大匠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恭恭敬敬的向他汇报着自己的成就,但秦风却听得如坠五里雾中。根本就听不懂啊!

    但他却还是得装作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不时嗯嗯啊啊一番,表示自己心中很明白,已免自己的光辉形象在这些崇拜自己到了极点的大匠们面前打折扣。

    这种不懂装懂,对于脸皮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的秦风来说,就不折不扣是一种折磨了。

    不过,他最终还是听懂了一件事情。

    这些大匠们所有的研究,最后落到实处,就是要大笔的资金才能完成的。比方说那两位合作完成了耐火砖和转炉密封研究的大匠,按照他们的意思,现在大冶铁厂里所有的高炉,都存在着极大的问题,这些高炉炼出来的钢铁,质量都有着极大的瑕疵,统统需要推倒重建。

    开什么玩笑?建一个高炉需要多少钱,敢问这位大匠你知道吗?推倒重建需要多长时间你晓得不?如果真这样搞的话,这一段时间的空窗期,没有钢铁产出,市场会受到极大的冲击,钢铁价格必然会急剧上扬,从而影响到国计民生你晓得伐?

    现在大明的钢铁质量,已经远远领先于齐楚诸国,至于秦国那个穷汉,更是不用说。至于由此而衍生出来的各类产品,质量更是将他们甩出了不知多少条街,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明根本就不用着争将自己的产品更新换代,即便有钱,也不用这么着急,更何况现在自己还穷得叮当响呢?

    太平郡或者府库是有节余的,不过一旦决定要修太平郡连接沙丰线的轨道车,就这里的地形条件,秦风觉得他们马上也会背上一屁股的欠帐。

    所以这些需要大量投资的勾当,还是先缓缓。不过建几个小的,少量的弄一些这种质量更高的产品出来以备特殊之用,倒是无可无不可。不过这是太平郡的内事,秦风并不觉得自己有插手的必要。

    让秦风颇为感兴趣的,倒是另外一个家伙鼓捣出了一种全新的金属制品。据他说,是他试着将各种不同的矿石以不同的组合排列然后炼制之后出来的一种新品。秦风一边把玩着这位大匠呈上来的一个白色的长方形方块,一边看着那个大匠挥舞着小锤子,片刻功夫,与秦风手里相同的一个白色方块,便被他锤得其薄如纸,他拿起来,随意地将其折叠成各种模样。

    “陛下,没啥用处!”他苦着脸道。

    这些人所想的,都是如何将钢铁的纯度煅炼得更高,更加坚硬,更加锋利,这位大匠炼出了这样的玩意儿,让他很是羞愧。

    “大匠,虽然暂时还看不出这种新东西的价值在哪里,但朕想,存在即有价值,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需要他了,所以这玩意儿的炼制过程,您还是要详细的记录下来。”秦风温言抚慰。

    “是,陛下。”这位大匠脸上总算是露了一丝喜色,“陛下,其实我一直想要做得是炼出一种比钢铁还要厉害的东西来,这两年,我们发现在冶炼钢铁的时候往里加入一些其它的矿石,便会极大的提高钢铁的品质,臣就一直在想,会不会将几种不同的矿石放在一起炼,会得出一种更厉害的产品呢?他们都笑我是疯子,不过臣坚信,臣一定能成功。其实,臣连名字都想好了。”

    “哦,大匠竟然连这个还没有炼出来的物件把名字都想好了?”秦风瞪大眼睛,惊讶地道:“那不知叫什么?”

    “陛下,臣是想,这种新东西,是用好几种不同的金属炼制出来的,所以就给他取名叫合金。”看到皇帝很感兴趣,大匠也兴奋起来:“您瞧,臣已经炼出了这个玩意儿,虽然现在不知道他究竟能发挥什么作用,但这说明,这条道路肯定是行得通的,只不过现在臣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而已。只要实验,不停的实验,一千次不行,那就一万次,或者更多,臣这一辈子,卯足了劲儿的就往这一条道上奔,说不定总能奔出个结果出来。就算臣失败了,但臣失败的那些记录,也能让后来者少走一些弯路,也不能说没有价值,陛下您说对不对?”

    听到这位大匠的这番话,秦风不由悚然动容。极其朴实的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是这个大匠无以伦比的决心,而大明的进步,不就是建立在这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精神上的么?

    他站起身来,郑而重之的给这位大匠行了一礼:“有各位大匠在,大明中兴可期。”

    见到皇帝突然给自己行礼,这位大匠一下子慌了神儿,猛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连连摆手,“陛下,陛下,我现在还是一个失败者,啥都没干出来。”

    “不,已经有成果了。”秦风扬了扬手里的白色金属,道:“朕坚信,大匠一定会成功的。无数次的失败,终究会垒出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像我们现在的冶铁炼钢,不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吗?”

    “多谢陛下,臣,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屋子的大匠尽皆拜伏在地。

    “诸位请起,可不敢说什么鞠躬萃,死而后已这种不吉祥的话,朕还指望着大家一个个都长命百岁,为我大明再接再厉,再建新功呢,请起,请起。”秦风笑着连声道。

    “陛下,外头太阳已经出来了好一会子了,不若陛下去看看先前那个物件?”一边的金景南建议道,他也看出来,陛下对于这些大匠们所说的东西,似乎并不太懂,他当然也不懂,听得有些莫名所以,根本插不进嘴去。

    秦风转头看了看窗外,果然,这山间的气候,完全就是孩儿的脸,说变就变了。来的时候大雨倾盆,天昏天暗,此刻又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了。

    “走,瞧瞧去。”他兴致勃勃地走向门外。

    先前几名大匠平铺在地上的那些泥糊糊,此刻已经变了颜色,秦风蹲下来,伸指头戳了戳,外头居然已经变硬了。站起身,走到上头,踩了踩,以自己一百多斤的重量,居然没有在上面留下印迹。

    秦风又惊又喜,突然握拳,重重击下,砰的一声,地面被击裂,秦风捡起一块来仔细观察着,外面的一层已经干了,但最中间的,却还是先前的那种糊状,不过明显可以看出,水份已经极少了。

    “刀来。”秦风伸手。一边的亲卫立即拔出腰刀递了过去。

    一刀插下,哧的一声,刀锋入地尺余,手腕一转,刀锋在地上划过,将原来灰扑扑的地面切割下一块,刀尖一跳,这一块跳了起来,落在秦风的手中。

    仔细对比两块东西,秦风发现,他们的构成的确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就是,一个已经完全干透,硬度比起石头还要强上几分,另一个,却还是湿润的。

    “这是极好的建筑材料!”秦风在心里大叫道。“用它来铺路,建房子,修城墙,可比现在夯土,红砖要强上太多。”

    想到这里,他走到另一侧,那边是四块铁板包着的一个墩子。拉开铁板,那些原先看起来软不拉耷的糊糊,此时已经按照先前四块铁板包裹而成的形状,赫然地站立在哪里。

    秦风回头看着金景南,此刻金景南也是满脸的惊喜之色。

    秦风再一次挥刀,将这个墩子从中一截为二,从外到里,程度不一,最中心的,还是最早时候的泥糊糊状态。但很明显,只要给他时间,他便肯定会变得你这个院子里的坚硬的地面一样。

    “好东西!”秦风叫道。

    “的确是好东西。”金景南也是脱口而出。“陛下,如果用他来铺路,则路面将会无比坚硬而不容易损坏,更妙的是,载重的马车等物,不会对道路有什么损坏。如果用来他修建城墙,只怕便是咱们的霹雳火,也不容易将其击毁,更遑论说其它类型的投石车了。”

    秦风凝视着眼前的墩子,突然道:“去找几个铁棍子来。”

    铁棍子在这个院子里倒多得是,转眼之间,亲卫们便寻来了几根手指粗细的铁棍儿,与早前他们在作坊中看到的倒是一模一样。

    拿起这些铁棍,秦风将其一根根按照一定的间距插到被他确了一半的墩子之中,转头看向金景南:“金景南,你说,要是在这里头再插上铁棍子,他的强度是不是会更强?”

    “陛下,的确如此。”

    一脚将这个墩子踹倒,秦风看着横卧在地上的东西,笑道:“将他变薄,铸成一块块的板子,用铁棍在里面撑拉着,是不是可以用来建桥面?以厚墩子为桥柱,以这种板子为桥面,你说所修出来的桥梁是不是要比一般的木桥,石桥更结实耐用?”

    金景南呆了片刻,一下子跳了起来:“陛下大才。有了这个东西,以后架桥可就要简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