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九十一章:交易背后的故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从太后寝宫出来那短短的路程,没有勾起兄妹二人之间的温情,回忆起来的,反而尽是那些让人不堪的往事,背叛,杀戮,血淋淋的往事,让二人再一次回到了现实当中。

    当坐在闵若英那宽敞的书房中的时候,他们二人,已经一个是楚国的皇帝,另一个却是背负着使命的大明皇后。

    温情不再,呈现在二人面前的,只是冷冰冰的一场交易。

    “秦风与齐人勾结,设下陷阱让我跳下去,然后又跳出来勾齐人的后腿,他究竟想要一些什么?”闵若英看着妹妹,问道。

    此刻,当他将心中的亲情完全抹去,看着眼前的大明皇后的时候,可不敢有一点点的轻视,不管是当年闵若兮举重若轻的勾连三国的宗师级高手设下陷阱让李挚走上不归路,抑或是这一次出人意料的归楚,短短的时间内,便让举朝服膺,把举国军事之权借太后之手尽数归于程务本之手,这个当年的小妹,都表现出了高超的政治手腕和心机。

    “齐人要么先选我们,要么先选楚国,他们必然会在这个时间出手打垮一个。”闵若兮缓缓地道:“齐国国内矛盾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但在左右都有强敌的时候,曹天成并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想国内乱局一起,他要面临两个国家的共同攻击。”

    “所以他选了我大楚,是不是?不,不是这样,是你们帮他做出了选择。”闵若英压抑着怒气道。

    “二哥,你又错了。齐国最初选的是我们,不论是操纵蛮人和北地四郡的叛乱,还是亲自出兵攻击我沙阳郡,最开始他们选的是我们。在他们看来,初生的大明,自然比底蕴深厚的大楚要好对付。”闵若兮摇头道:“不过,我们对此也早有准备,埋下了无数的后手,我们唯一没有想到的是,秦国也会与齐人勾结起来,加入到了颠覆我大明的行列当中,去年一年,是我大明生死存亡的最危险的时候,不过,我们挺过来了。”

    闵若兮骄傲地看着她的二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平定了蛮人与北地四郡的叛乱,我们在横甸一举击垮了秦人的主力,阵斩了邓朴。我们在沙阳,付出了数万人阵亡的代价,阻挡住了曹显成的猛攻,并在最后的反击之中让他几乎全军覆没。齐帝选了我们的结果,就是自己被崩了一个满脸花,此时他终于意识到,大明虽然成立不久,但却是一只满身都是刺的猛兽,他就算全力猛攻,将我们吃掉,最终他也会精疲力竭,最后只会便宜了你。”

    “这个时候,你们应当选择与大楚联合,我们一齐动手,吃掉大齐。闵若兮,你忘了你姓闵,就算你是大明的皇后,你的血管里也还流着大楚皇室的血液。”闵若英咆哮道。

    闵若兮惨然一笑:“二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的确平定了内乱,打垮了强敌,但我们已经竭尽所有了,我们打不动了,我们数年的积蓄,在去年一年之中花了个精光,甚至还为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我们几乎欠每一个大明国民的钱。我们的军队伤亡极大,需要整编,光是沙阳一役,厚土营便几乎全军覆灭,猛虎营损失过半,还有数不尽的郡兵,义勇倒在了战场之上。我们再也没有力气发动哪怕一次小的战役。沙阳,开平,正阳,处处都是战场,民不聊生,我们需要缓过这口气来。”

    闵若英紧咬着牙关,瞪视着侃侃而的妹妹。

    “这个时候,齐帝找上门来了。”闵若兮道:“我们必须再次做出选择,要么与齐国勾连,拉楚国下水,让楚国成为齐国的胜利品,还是齐人转过头来,全力对付我们。我们很清楚,哪怕我们打赢了对齐国的这一仗,但齐国只需要使出一半的力气,就绝不是我们能应付的。我们别无选择,更何况,齐人还开出了我们无法拒绝的筹码,那就是归还益阳,武陵,桃园三个在前超手中失去的郡治,拿回了这三个郡,我们就拿回了昭关,有了昭关,我们就有了一个抵抗齐国的重要的关隘,而不再是以前,齐人对我们想打就打,想走就走了。”

    “大戏开始上演,我或者会在心里祷告过你能看穿这一切,不要上当。但当我听到你决定出兵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失败不可避免了。”闵若兮盯着闵若英:“二哥,我是大明的皇后,我是秦风的妻子,我是小文小武的母亲,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是很显然的。”

    “好,很好。”闵若英冷笑起来:“既然如此,现在你们又为何要拖齐人后腿呢?”

    “很简单,我们已经缓过气来了。”闵若兮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对方:“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齐人把楚国灭了,这不符合我们大明的利益,因为楚国一旦亡国,大明也将独木难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得力的帮手在旁边牵制齐人的力量,使得齐国在这一仗之后,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二哥你愚蠢到竟然让十数万东部边军尽数覆灭,却是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闵若英勃然大怒,一拳重重的擂在桌上,但闵若兮根本就没有理睬他的怒火,而是自顾自地说着:“我们猜测到了楚国会失败,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场大败。所以,我们只能公然出兵帮助武腾攻打灵川,我们只能公然在昭关开始挑衅齐人,骑兵屡屡越境,我们发动了在齐国境内的密探,竭尽全力的帮助安如海,为此,我们在齐国好不容易布下的网络,几乎被鬼影一网打尽。”

    “可是即便如此,眼见得也是大势已去,好在程务本此时表现出了他应有的水准,他当机立断地撤兵回到荆湖,让我们看到了机会。我立即到了泉州,竭尽全力为他筹粮筹晌,说服宁知文这个大海盗头子带着他的海盗和战船前往荆湖为程务本助战。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到上京,借助母后,集全国所有指挥权于程务本之手,让程务本能将荆湖防线稳定下来,荆湖若稳,则大楚这大半壁江山便暂时无忧了。”

    “程务本!”闵若英冷哼一声。

    “二哥,你想杀他?”闵若兮眉毛一挑。“他于你或者不忠,但于大楚却是无愧,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撤兵,只怕大楚现在已经遍地烽火,只要他敢于前往潞州,周济云必然会放他过去,然后周济去的大军便会势如破竹,那时候谁来阻挡齐国兵锋?”

    “朕即国家,一个于我不忠的将领,本事越大,为害亦越大!”闵若英冷冷地道。

    闵若兮怔怔地看了闵若英半晌,“即便你想杀他,也不是这个时候。”

    “我当然清楚这一点。”闵若英冷冷一笑:“你不是帮他拿到了全国的军事指挥权吗?即便我是皇帝,也不可能一语就将其拿回来,船大难掉头,强行扭转的话,肯定会翻船的。我会等,等到荆湖防线稳如磐石之后,等到齐国内乱愈演愈烈之后,等到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后,我才会对他下手。小妹,你们帮不了他的。”

    闵若兮点了点头:“秦风说过,程务本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如果他肯为大明效力,秦风立即会将全国的军事指挥权双手奉上。可惜,他心中只有大楚,而你却又容不得他,这是他的悲哀,又何尝不是大楚的悲哀。”

    闵若英大笑:“小妹,程务本早就与你们勾结在一起了,你也不用说这样的话来蒙骗我。江山代有才人出,我大楚人才济济,没有了程务本,自然还有张务本,李务本,只要让我挺过了这个难关,所有失去的一切,我都会拿回来。”

    “但愿如此吧!”闵若兮吐出一口浊气:“二哥,奉劝你一句,二三年之内,不要动程务本。”

    闵若英不置可否:“这是我大楚内政,就不劳大明皇后操心了。你回楚国,已经做到了想做的所有,却还一直在上京等着我回来,总不是想找我叙兄妹之情吧?秦风还想要什么?”

    “大明的使团已经快要到上京了。”闵若兮淡淡地道:“楚国经此大败,即便程务本竭尽全力,在边境之上抵挡齐国的兵锋,仍然是很吃力的,所以,我们大明当然会助楚国一臂之力,不但要挡住齐人的兵锋,还要能不断地反击,不但地消耗齐人的兵力。”

    “助我大楚一臂之力,出兵么?”闵若英讥笑道。

    “那当然不可能,但是我们愿意将我大明的武器出售给楚国。二哥,你也知道,我大明兵甲之利,冠绝天下,即便是齐国,也是远远不如我们的,我们只不过以十万左右的兵力,却能同时打赢三场战争,所仗的,就是这些了。”闵若兮看着对方,道:“只是不知道你们想不想买?”

    闵若英立时便瞪大了眼睛,他当然想买。明人的武器,楚国通过各种渠道,或多或少也弄到了一点点,但让楚人绝望的是,他们根本无法仿制出来,在冶铁练钢之上的绝对差距,使得他们完全无法制造这些威力奇大的武器。而在以前,明人根本就不可能出售这些军国利器,如果拥有了这些装备,那楚国还怕什么齐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