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九十五章:昌隆开业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这份合约很快就得到了闵若英的批准。在他看来,这一份和约,大明的确是有诚意的,虽然武器的价格的确有些离谱,但支付的方式,却并让楚国朝廷为难。现在楚国国库的确没有更多的钱财来购卖武器,但昌隆银行的进驻,则为楚国提供了一个上好的解决方案。购买武器的钱是昌隆银行出的,自己要做的,只是支付利息,并且在以后的每一年之中,支付给昌隆银行一定数目的本钱,这会让楚国的财政窘境得到相当大的缓解。

    借钱当然是要给利息的,唯一让闵若英有些觉得没面子的,是昌隆银行坚持要朝廷每年的赋税来作为担保。

    双方和约一签定,行动最快的便要数昌隆银行了,昌隆银行的高层们,其实还在大明使团之前抵达了上京城,前期工作早已经做得七七八八,在上京城最热闹的地段购买了偌大一幢豪宅,这些天以来,一直都在前院里大兴土木,只不过有外面高高的围墙遮挡,外头的人并不清楚里头在干什么。

    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当外面用于遮挡的围墙被推倒,残渣被运走,再稍加收拾,一幢全新的宅子,便出现在了上京人面前。

    说起来在这个地段买如此大的一个宅子,要是换在平时,那自然是不容易的,而且也必然是天价,但昌隆银行出手的时机,却是闵若英被困潞州,楚国上下一片慌乱的时候,那时候的价格,可是跳了水的往下跌,昌隆银行适时出手,捡了好大一个便宜。

    后来闵若英归来,楚国的局势亦慢慢平稳,价格再次稳步回升,这宅子原本的主人,在楚国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家族,立时生起了反悔之心,本想借着自己在楚国的势力,压着买了房子的家伙要么退货,要么再大大的加一笔钱,岂料对方软硬不吃。

    原主人本来想霸王硬上弓,但跟踪的人,却发现这买家来头居然比自己的主人更大,便连昭华公主府也可以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立时便打了退堂鼓。

    自家势力是不小,但与皇家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里头牵涉到的还不是一个皇室,这买家居然勾连着大楚,大明两个国家的皇室,敢去找他的麻烦,只怕是找死了。

    而在随手昌隆银行的开业典礼当中,再一次印证了这一点。不但大明皇后亲自出席,便连大楚的首辅大人也在一群官员的前呼后拥之中到场致贺。

    昌隆银行虽然初来乍到,但从一开始摆开的场面,就让上京城人人侧目。

    更让上京人震惊的是,开业的当天,昌隆银行的压库银竟然也源源不绝的运进了上京城,十数辆马车之上,装着一个个的大箱子,被刻意打开的大箱子里头的银子,白花花几乎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只看这些马车上的银两,便可以粗步估算出,昌隆银行的压库银便多达百万两以上。这是大明任何一家钱庄,都不可能具有的实力。钱庄吸纳资金,除去赚取佣金之外,自然还是要用来放贷赚利息的,基本上没有一家钱庄会在自己的库房里,放上这么多的银子在哪里发霉。

    昌隆银行正式开业,上京城和诸多钱庄,一片哀嚎,万马齐谙。拼实力,拼不过,拼后台,差得更远,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除开这些小钱庄的老板们不开心,其它人都是极度开心的,普通的上京人看了一场大热闹,不仅是那么多的银子让他们开了眼界,他们还在这一天,看到了平时根本就见不着的那些大人物,甚至还有传奇色彩极浓的昭华公主。要知道,当年昭华公主在昭狱闹的那一场,就算朝廷封锁得紧,但随着秦风成为大明皇帝,也终于被慢慢的扩散开来,众人在惊叹昭华公主的刚烈性子的同时,也不得不赞叹这位天之娇女的眼光所独到。人家择婿,挑得可是未来的皇帝,而且听说这位皇帝对昭华公主宠爱有加,至今不纳妃,独宠昭华公主一人。

    而对于楚国朝堂来说呢,当然也是一件大好事,他们基本上没有花国库里一个字,便得到了明国大批的武器,至于每年要从赋税之中拿出一批银两来还本付息,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对于大明高层来说,成功地将昌隆银行锲入到了楚国之中,而且有了楚国朝堂的背书,将使得大明对大楚的无形的经济掠夺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以此为支点,慢慢的撬动整个楚国的经济,最终将其控制在手中,真到了那个时候,可就是要其生就生,要其死就死。

    而这当中,最高兴的莫过于昌隆银行的诸位投资人和东家了。

    这一次昌隆银行,可是喜大普奔,一路唱着歌儿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了。

    所谓贷给楚国朝廷的购买武器的款子,对于昌隆来说,自然就是与大明朝廷一些帐面上的交易,并不需要动用他们一分一毫的本钱,在这个过程当中,楚国人是看不到一分钱的现金的,所有的贷款,将直接从昌隆的帐册上划到大明户部的帐本上。但每一年从楚国朝廷拿到的本息,却是实打实的要从昌隆走的,虽然最后的流向都是大明户部,但雁过拔毛,光是这一笔的佣金,就足以让昌隆银行赚得盆满钵满,而且这还不是一次性的交易,以后连年都有啊!以大明的尿性,这桩生意,自然是要长久的做下去,直到,嗯,直到有一天,大明决定要将楚国纳入疆域之中的时候,这生意才没得做了。

    除了这个赚钱,便是昌隆银行所使用的大明通用货币了。纸币在楚国的推广,肯定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不像在大明,朝廷可以动用各种手段来强行推广,在这里,却只能是一个渐近的过程,但昌隆高层并不担心。一来,他们与楚国朝堂打交道,只会使用大明的货币来结算,有了这个在后头,纸币的信用,已经基本建立起来了。

    二来,随着双方商贸的全面铺开,大明的商人,将源源不断地涌入楚国,而这些明商,却是习惯了使用大明的纸币,以往到楚国做生意,要么随身携带大量的金银,要么便是通过楚国的一些跨境钱庄,但那佣金,可是收得让他们心痛不已,现在只需要在大明将钱存进昌隆银行,到了楚国,再取出来就可以了,根本就没有佣金一说,要是存得久了,还有利息可拿呢。有了这些商人水滴石穿的一步一步的推广,相信大明纸币会拥有越来越多的市场。毕竟,他使用起来,比沉甸甸的铜钱,扎眼的银两,更方便。只需要解决了信用问题,那纸币的流通自然就不在话下。

    纸币在大明已经完全建立起了以国家背书的信用体系,而楚国当中见多识广,特别是那些商人们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当他们也开始在国内使用起来的时候,就可以起到极明显的带动作用了。

    当然,还有昌隆银行自身的经营手段。昌隆相信,当他们在上京城正式开展业务之后,上京城原来的那些小钱庄,要么破产,要么乖乖地匍匐在昌隆的脚下,成为昌隆忠实的走狗。

    白天的喧嚣过后,上京城逐渐恢复了安静,白天的热闹成了无数上京城人饭桌边,床头上的谈资,而此时,在昌隆银行位于上京城的总部当中,却仍然热闹非凡,昌隆在这里的大老板冯珂,正在设宴招待上京城有头有脸有钱有权的一些人。

    目的,当然是拉业务!

    这些人降尊迂贵来这里,自然也是要与这位昌隆大老板好好的拉拉关系,人家可是一个大金主,说不定啥时候就要借用一下呢。

    不过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所以呢,这真实的目的不免就隐藏在杂七杂入,曲里拐弯的话里头了,冯珂端着酒杯,开门见山的一句话,既出了众人预料之外,却又感到一阵了然。大堂之中,便响起了轻松的笑声。

    “各位大人,各位先生,各位好朋友!”冯珂笑盈盈地道:“勿用讳言,我们昌隆到了上京城,目的自然是赚钱,我们昌隆的实力,相信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怀疑了,就算你们怀疑我们,也没有必要怀疑大楚的户部每年收上来的赋税是不是?”

    堂中又是一阵轰笑。

    “在下知道,各位都是有钱人。”冯珂直言不讳地道:“而我们昌隆的目的呢,就是想让各位把你们埋在家里地窖里的铜钱,银两,统统存到我们昌隆银行来。与大楚钱庄经营方法不同的是,你们存到我们这里的钱物,是不需要缴纳什么保管费的,相反,我们还会给予你们相应的利息。这一点,我相信很多到过我们大明的朋友,都是心知肚明的,在我们大明,这是惯例。道理很简单嘛,你把钱存在我这里,我不可能把他藏到银库里,我肯定是要拿他出去赚钱的,这就等同于我借了你的钱嘛,自然是要付给利息的。而且,我们昌隆的利息,分成好几种不同的给付方法,相信大家都很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