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章:让人错愕的意外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千面倒不是存心要拍秦风的马屁,作为当年敢死营幸存下来为数不多的老兄弟,他是真的认为只要在秦老大的率领之下,他们便能做到任何想做的事情,对于这一点,他没有一丁点儿的怀疑。

    当初来到越国的时候,他们当真是一无所有,除了一把刀以外。但现在,六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成了这片土地的主人,而且用不了多久,另一个比邻的国家,也将成为大明的疆域,刚刚从秦国回来的他,毫不怀疑这一点。

    “说说秦国的情况吧!”秦风看着这位手下悍将,笑道。

    “陛下,与我们大明比起来,秦国,当真是要完蛋了。”千面首先给秦国下了一个断语。

    “马氏父子对国内的整合,看起来遇到了相当大的麻烦?”秦风笑容满面。

    “不是相当大的麻烦,而是对于秦国来说,这个任务,根本就不是一个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情。更何况,还有许多人,根本就不容许他们完成这个任务。”千面翘起了嘴角,这个许多人中,自然也包括了大明。

    “比如?”

    “马氏父子一度以为只要拿下了邓洪,便能顺利接手邓氏的家业,但很显然,他们的想法过于简单了一些。”千面理了理思绪,道:“邓洪现在被软禁于雍都,失去了一切,但同时,原本受他制约的力量,分裂成了数股,虎牢着肖锵,青州郡卢一定,是这些人中的势力最大的两股,因为他们都拥有军队。”

    “肖锵就不必说了,虎牢关原本就拥有五万精锐秦军,而且这两年,肖锵在不停的扩军,他有这个财力,说起来还得感谢咱们大明。因为永平郡修通了永平至虎牢的道路,打通了两地的商道,使得肖锵从中获益非浅,两年时间,肖锵已经扩军到了十万人。”

    秦风微微皱起了眉头:“十万人?”

    “陛下不用担心。说起来是十万人,但战斗力却大成问题,更何况,虎牢军队,并非铁板一块,这里头又分成了很多小股的势力,比方说里面还有一部人是忠于马氏父子的。”千面道:“我们在里头也下了不少的功夫,真正完全忠于肖锵的,大约在三万人左右。”

    “我们大明能够掌握的人马是多少?”秦风问道。

    “一万人左右。”千面压低了声音,“这一万,过去的老兵约有三千,剩下的都是在肖锵扩军的过程之中,我们掺沙子塞进去的。”

    “干得不错。”秦风挑了挑眉毛,有这样一支部队在里头,对于大明想要图谋的事情,可就要简单太多了。

    “除了肖锵,第二大势力就是卢一定了,青州的卢一定在邓洪被抓之后,对马氏父子收存疑惧,盘踞青州郡,已经多次拒绝马氏召他回雍都的圣旨,与肖锵一样,他也在拼命的扩军。青州一地,现在可以说除了当兵的,便是老弱妇孺,为了筹集军费,卢一定甚至干出了让自己的手下扮演土匪,马贼,袭击周边郡治,抢夺粮草财物的勾当,当然,在开平郡的陈志华将军,也给了他不少的帮助。粮食什么的,只要他出钱,陈将军便卖给他。”

    秦风大笑起来:“卢一定只怕拿不出多少钱来,他能做的,就是将青州的马匹抵价卖给我们。”

    “的确如此,青州郡与他周边几个郡治,特产便是荒原马,这也成了卢一定最大的财产,靠着卖马给我们,他勉强维持住了庞大军队的需要。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千面道:“如果说这两个人已经摆明了车马,对马氏朝堂不信任,另有打算之外,而另一个人,可以说是马氏父子的掘墓人了。”

    “戴叔伦!”秦风截口道。

    “不错,陛下,作为搞情报的同行,我对这位戴先生可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搞阴谋诡计,当真是一把好手,我们千方百计的渗透,想要将人埋在他的身边去,但毫不意外的都失败了,直到我们拿下了虎牢关的那位关键人物,这才成功的在戴叔伦身边埋下了钉子,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终于弄清楚了戴叔伦究竟要干什么,他的全盘计划究竟所谓何来?说句实话,当我知晓了戴叔伦的所有计划之后,我不得不说一声佩服,甘拜下风。”

    “能让你心甘情愿的认输的人可真不多,他究竟想干些什么?”秦风也是有些好奇了。

    “陛下,您知道,现在戴叔伦真正效忠的人是谁吗?”千面看着秦风,反问道。

    “真正效忠的人!”秦风有些诧异,“难道他不为邓洪效力了?”

    “陛下,邓洪现在已是一个废人了,没有人能将他从雍都救出来,因为一有风吹草动,马氏父子会毫不犹豫地杀掉邓洪以绝后患。戴叔伦忠于他还有什么用?在戴叔伦眼中,邓洪只怕已经是一个死人,他现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最后榨干邓洪身上的价值罢了。”

    “戴叔伦找到了新主子!卞无双?”秦风沉吟了一下,道:“也只有卞无双有这个能力让戴叔伦臣伏了吧?”

    “陛下错了。戴叔伦的确是不再忠于邓洪,而且将邓洪视为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但他效忠的仍然是邓氏!”千面摇头。

    千面看似自相矛盾的话,让秦风也糊涂了起来,不再效忠邓洪,却仍然忠于邓氏,可邓氏还有别的人吗?但凡出挑一些的邓氏子弟,基本上都阵亡在战场之上了,那些剩下的勉强活着的邓氏子弟,才干有限,而且,只怕也走不出雍都。

    走不出雍都!秦风脑子里如同响起了一道霹雳,轰然炸响的同时,让他有些混沌的思绪,也立时清明了起来。

    “你是说,邓姝?邓方的女儿?”秦风震惊地看着千面,一边的小猫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千面。

    现在,能够走出雍都的,便只有邓方的女儿,邓姝了,因为她要嫁给虎牢关肖锵之子。对于这份联姻,马氏父子只能捏着鼻子认可,如果断然拒绝,只怕更是会让肖锵心中的反意愈演愈烈,是以哪怕知道肖锵娶这个儿媳妇心思不纯,用心是想拉拢邓氏旧部,却无法阻止。而且在马氏父子眼中,一个女人,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

    “你没有搞错?”秦风问道。

    千面摇了摇头:“陛下,我们走进了一个误区,都忽略了这个女人,我也是在大致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才明白这一点,邓方这个人是个厉害人物,他的长女可不是将养在闺中的大家小姐,而是一直在帮着邓方处理着沙蚁中的事情,而戴叔伦也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了解邓姝的。显然,戴叔伦认为,邓姝能够撑起邓氏一族。这才是戴叔伦这样的人物甘心为邓姝拼命的原因所在,因为邓洪已经不可持了,戴叔伦只能将对邓洪的忠心转移到了邓姝的身上,只可惜,对于这个女子,我们了解的太少,不,不是太少,而是根本没有,她一直就隐身在幕后。现在,我正在想法设法挖掘此人的一切信息,就算不多,或者也能拼凑起一些此人的行事风格。”

    “这倒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了!”秦风皱起了眉头,一个走出了雍都,而且相当有能力的邓氏族人,在戴叔伦的辅佐之下,是有可能重新将邓氏势力聚合在一起的。这么一来,倒使得大明原本信心满满的计划,出现了一些漏洞。

    卢一定现在首鼠两端,陈志华已经确认,此人一旦觉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投降大明的可能性高达七成以上,而虎牢关,大明已经掌握了一支部队,而且这支部队的领头人物在虎牢关的地位非同小可,其麾下的军官,也基本上向大明表达了投诚之意,在永平郡的陆大远,手中的一万秦国降兵,是秦风手中的另一支王牌,这支在大明已经生活了近两年的部队,已经基本上可以算作是自己人了,但这一切,可都是建立在邓氏无人可以继承大业的基础上的。如果邓氏突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物,这些人还可靠吗?

    陆大远也好,卢一定也好,可都是邓氏最为忠心的将领。

    可是这个计划,已经筹划了多年,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这时候陡然多出来一些变数,却是让秦风有些恼火。

    “千面,能不能做掉这个女人!”一边的小猫眼露凶光,做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

    千面苦笑:“我们现在都不能确认,邓姝倒底是哪一个人!除了最亲近的那一批,没有谁见过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而且我们相信,在她身边,一定伏有高手。一般之人,很难下手,而且如果下手的话,即便成功,后果亦难测。”

    “先不用管她了。计划照常推动。”秦风思虑良久,“万一有变动,我们也只能强行动用军队进入秦国了。”

    小猫眼光凝重,直接动用大明的军队,这是下下之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