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一章:曾经的战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我们的计划必须要变动。”权云斩钉截铁的对秦风道:“如果这个邓姝真有这个能力的话,那么我们便必须小心。”

    “陛下,臣也认为首辅的意见值得考虑。”小猫沉吟道:“陆大远这一万部队本身就是秦国精锐的军队,如果我们将他们重新武装起来之后,加入秦国内战的话,一旦他就此脱钩而去,我们就是自找麻烦了。”

    “卢一定,陆大远,如果都倒向邓姝,再加上戴叔伦如何对付肖锵我们现今仍然不得而知,如果虎牢关军队也彻底倒向了此人,那秦国的国内局势必然将大变,虽然仍会暴发内战,但却已经不会在我们的掌控之下。”权云有些苦恼,策划了这么久,陡然出现这样的变故,这让他非常恼火,看向郭九龄,千面的神色便有些不善,这是情报工作上的极大失误。以致于让现在大明有些手足无措。

    在永平郡的陆大远率领的一万秦军现在已经武装了起来,随时准备投入,现在出了这样的岔子,无疑会很被动。

    “没有办法处置这个邓姝么?”秦风看向郭九龄和千面。

    千面缓缓摇头:“我们完全不了解这个人,也无法渗透到她的周围,而戴叔伦也必然对此人保护得极为严秘,如果冒险硬干的话,成功了还好说,一旦失败,后果就很严重了。不但卢一定会完全与我们翻脸,只怕陆大远也会对此有极大的看法,得不偿失。”

    屋内一时之间陷入到了沉寂当中,秦国陷入内战,这是肯定的,但如果大明不能插手其间的话,秦国陷入数方内战之中,一时之间,必然难以分出胜负,而大明如果强势插入,必然会引起齐人的干涉,那就熬成一锅乱粥了。

    “卞无双那里如何反应?”秦风再一次问道。

    “因为楚国西军大量调兵往东线,而据我们从宿迁哪里获得的情报,在宿迁离开之前,卞无双便已经向他提出了双方罢兵,息战的建议,而显然,卞无双也会加入进来,如果我们所料不错的话,他会在前期帮助马氏朝廷对抗邓氏一系,并且在这其中寻找自己的机会。更有可能的时候,他会在最开始坐山观虎斗,然后在最合适的机会加入进来,击败邓氏,然后挟天子以令秦国。”

    这些,本来都是在大明的考虑当中,但现在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邓氏很有可能找到又一个领军人物,并且将这些人凝聚到一起。一个被困在雍都的邓洪只是一个死老虎,一旦戴叔伦发动,在雍都的邓洪,除了死,再无第二条出路。

    “我要见一见陆大远。小猫,将他召回京城来。”秦风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了几圈,下定了决心:“只要陆大远还能靠得住,再加上虎牢关的那一位,我们便能牢牢地把握住秦国的局势,卢一定孤掌难鸣,按照此人的性子,倒向我们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至于戴叔伦,虽然精于算计,但只要军队不在他手,光靠算计又成得了什么事。落到最后,终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是。”小猫点头道。

    “野狗,你下去以后,以中央战区的名义下达名义,虎贲卫与羽林卫以演练的名义,向开平郡方向进行长距离拉练。”

    “是,老大。”一直坐着没有做声的野狗霍然站了起来,大声道。

    “陛下,羽林卫和虎贲卫才刚刚改编完毕,虽然从各野战营中注入了不少的基层军官,但要形成战力,还需要时日,他们只怕力量单薄了一些。”小猫有些担忧。

    “我亲自带他们去。”野狗道:“有我野狗在,就是一群绵羊,我也要将他们逼成一群野狼。”

    秦风想了想,“小猫说得也有道理,让于超的追风营马上开拔,也向开平郡方向运动。另外,灵川方向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霹雳营可以撤回到出云郡,将灵川完全交给武腾,让武腾去与齐人打擂台吧,把杨致的那个决死营调到永平郡去,配合宝清营作战。这个决死营倒颇有我们当年敢死营的劲头,杨致真是有点意思,对了,老郭,杨致回来了吗?”

    “他已经回到了灵川了。”郭九龄道:“不过追风营还在等待着皇后娘娘。”

    “不必等了,让他们先行离开。”秦风道。

    “万一到时候事有不偕,我们便必须以狮子搏兔的姿态,以最快的速度介,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不能让齐人有反应的时间。他们在横断山脉,现在也驻扎了数万人马,不能让他们找到机会。所有中部战区的军队,都要准备投入到这一场战役中去,必要的时候,我将率烈火敢死营亲征。”秦风望着屋里的各人,厉声道。“不将秦国拿下,未来我们在与齐人的较量之中会落在下风。而此时之上,我们已经介入太深,无法收手,如果马氏获胜,必然视我们为仇,而让邓姝整合了邓氏一系的所有人马,对我们更是不利。所以,我们要做好完全的准备。”

    “遵命!”屋里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永平郡,看起来仍然平静如昔,春耕刚刚结束,郡内又开始了大规模的水利和道路的修建工程,到处都是忙忙碌碌。自从成为了大明的一员之外,永平郡的郡守程维高在执政的理念之上,也有了极大的改变,最明显的一点,便是与秦风一样,不怕库里没钱,每到农闲之时,便会从府库里拿出钱来,大力组织百姓们修路,修水利,这几年坚持下来,永平郡不论是道路还是水利,较之以前,都大大的上了一个台阶,而他的这一改变,也会永平郡随之带来了极大的发展红利,特别是往虎牢关方向的商道修通之后,永平郡现在可谓是日进斗金。程维高左手进,右手出,将永平郡经营得风生水起,财赋收入,如今仅仅次于越京城,沙阳郡,正阳郡,太平郡,位列全国第五。

    而陆大远的一万秦国降军,在一年之前,便已经全数进驻到了永平郡。名义上他们是战俘,但其实在永平郡,他们与自由人无异。以陆大远为首的将领,仍然每日会展开军事训练,只不过每一次在军营之中的,都只有一半人而已。另外的一半人,则会协助永平郡进行一些道路水利的建设。而他们的这些劳作,都会被永平郡折成粮食,酒肉,衣物被服等给付给这支人马。

    这种方式,陆大远以及秦国人并不反感,相反,他们还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劳作来养活自己,这极大的冲淡了他们作为战俘的耻辱感。

    而另外一半人,在这一段时期里,进行完军事训练之后,便可自由出入永平郡,随着商道的开通,这里的工作机会愈发的多了起来,这些闲下来的秦国军人,试着去在休沐日去找寻一些工作,要知道,他们当初在秦国之时,就是这么干的。没有想到,他们还真找着了,而陆大远自然也不会去管。

    几年下来,这些秦国军人居然在永平郡攒下来一笔不小的财富,比起他们在秦国之时,可要强多了,这倒让他们对于这片土地反而更加留恋起来。

    这使得以陆大远为首的一些已经决定投靠明国的将领们,对于这支部队的策反工作做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明人也是不遗余力的开展这一工作。永平郡郡守程维高甚至鼓励永平郡的女人嫁给这些军人。

    几年下来,倒还真有几百对成功联姻,虽然这些女人大多是寡妇,但对于穷惯了的秦国人来说,能找到一个老婆,有一个家,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这是一支不像战俘的战俘队伍。

    从今年过后之后,即便是最迟钝的秦国军人,也知道气氛有了很不一样的变化,因为他们中的一部,居然开始装备了武器,不是以前他们的那些老掉牙的武器,而是明国人给他们配备的。虽然不是明人的最新装备,但比起他们原先的武器,仍然要好得太多。

    这种情况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有极大的变化,到四月底的时候,一万秦国战俘,已经全副武装起来了。这让他们感到必然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永平郡城近在眼前,但没有那个秦国人,视其为敌国的城市,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在休沐之日去寻找一份工作挣钱了,因为陆大远已经下达了闭营令,所有秦国军人开始进入了封闭训练,除开军事训练之外,策反工作骤然加速,每天都有为数众多的明国人公然进入到军营之中,开始向这些秦军大力宣讲明国的各种好处,而秦军高层的态度,基本上已经表明了,不禁止,就是允许,也就是说,他们的高层已经投靠了明人了。

    秦国的军人明白了这一点,但却反应很淡然,在明国当战俘的这两年,他们过的竟然还要比在秦国时要好,不但吃得饱,穿得暖,居然还挣了钱,说起来,当真令人难以相信。

    陆大远很满意,这两年在明国的生活,让他投奔明国的心思更加坚决,秦国人,应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他们其实可以过得更好,但现在,所有的秦国人,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这是不对的。

    是该到了改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