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章:将死之人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啪达”一声,一颗白子落在棋枰之上,堵死了黑子大龙的一个气眼,邓洪吁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看着对面的苑一秋。

    苑一秋瞪大眼睛瞅着棋盘半晌,长叹一声,将手中的一枚黑子仍在棋盒里,叹道:“王爷胸有丘壑,一秋望尘莫及。”

    大胜苑一秋,邓洪脸上却是殊无喜色,伸手拂乱了棋子:“纸上谈兵,又有何用?听闻那明帝秦风,下棋一塌糊涂,完全就是一个臭棋篓子,可是一到政事,军事之上,便妙手连珠,布局宛如鬼斧天工,毫无雕琢之色,明国有今日之气象,全赖此人一人之力耳。”

    苑一秋沉默下来。眼前的开平郡王邓洪,早已没有了过往的锋锐之气,呈现在他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垂垂老去的毫无生气的老者。

    邓氏三子,连接而亡,邓氏有些能力的子弟,几乎尽数折在战场之上,如今曾经威震秦国,权倾天下的邓氏,已是树倒糊狲散,成了秋后的蚂蚱,竟是过得一天算一天了。

    眼见得他起高楼,眼见得他宴宾客,眼见得他楼塌了。苑一秋心中倒真是感慨万分。从他内心来讲,邓氏一族,于秦国还是有大功的,这些年来,如果不是邓氏一边撑起秦国边军,秦国早已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不说别的,单是邓氏子弟战死在战场之上的,历年下来,只怕是以数百来计。

    可权力的斗争终是无情的,一朝失势,便是墙倒众人推,随着边军的连连败北,邓氏三子的先后亡故,邓氏这座楼,终于还是塌了。

    朝廷要收权。随着李挚的亡故,秦国再也没有人有能力维持着三驾马车的格局,不论是邓氏,还是卞氏,抑或是王室,都想要将权力拢在自己的手中,而在这一场争斗之中,率先倒下的,是邓氏。

    苑一秋是王室供奉,他自然是站在皇族马氏一边。这场权力争斗,已经持续了两年之久,但到今天,仍然看不到结束的迹象,这让他颇为灰心丧气。邓氏是倒了,但邓氏部下,却没有如皇室所愿,归于皇氏统治之下,反而分崩离析,分裂成了数股势力。肖锵在虎牢关蠢蠢欲动,意欲成为邓洪第二。卢一定拥兵青州,等同割剧。卞无双在落英山脉与楚军眉来眼去,现在更是将大批部队布署到青河郡边境,其意如何,不言自明。

    朝廷一时之间,竟是左右支绌,局势,竟是比先前还乱了一些。马氏朝堂不得不加紧的扩军备战,不是准备对抗外敌,而是准备剿灭内乱,从现在的情形看起来,内战,当真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苑一秋站起身,替邓洪与自己各倒了一杯茶来。自从朝廷拿下邓洪,将他幽禁在雍都的开平郡王府之后,苑一秋便一直住在这里,朝夕相伴邓洪左右,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王爷,还没有恭喜你呢!孙女后日就要出嫁了,这王府内外,可都是喜气洋洋的。”苑一秋换了一个话题。

    “喜气洋洋?”邓洪讥讽地看了一眼苑一秋:“苑兄,你哪里看到喜气洋洋了?别说我不想嫁孙女,便是皇帝陛下与太子殿下,就愿意看着我孙女嫁给那肖氏小儿么?我现在是废人一个,无能为力了,连愤怒都提不起来,不过皇帝陛下定然是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吧?他怕触怒了肖锵,提前引发内战?”

    苑一秋有些尴尬的一笑:“陛下不太高兴,倒是真的。”

    邓洪沉默半晌,道:“可怜我那孙女,竟是要成为肖氏的陪葬了。”

    “王爷不看好肖锵!”苑一秋奇怪地道:“此人在虎牢关招兵买马,势力扩充极快,现在已经达到了十万之众,王爷孙女嫁过去之后,他又可以利用这块招牌来招揽王爷旧部,如果卢一定也投靠了他,那大秦半壁人马,可就都姓肖了。”

    “他那是在做梦!”邓洪叹了一口气:“肖锵此人,志大才疏,为将一方镇守可也,但想要谋断大局,差得太远。连邓某都在这场大较量之中败北,更遑论于他了。你们担心卢一定会依附于他?放心吧,卢一定知兵懂将,晓轻重,知厉害,最善于趋利避祸,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最大的弱点,我能看出来的东西,卢一定也能看出来,所以,他不会投靠肖锵的。”

    “您是说卢一定也想自立门户?”

    “那倒不是,卢一定此人,倒没有肖锵这样舍得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气,所以当时我让肖锵出任虎牢关主将,而将卢一定放在自己的身边,是因为肖锵敢想敢干啊!哪怕根本没希望的事情,这家伙也敢干。这种性子,为将是优点,但主掌一方,却这样不计厉害,失败已是离他不远了。”

    “这么说来,如果将来朝廷兵马在平家肖锵的过程当中,只要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卢一定便会倒向朝廷,至少朝廷是可以利用他的对不对?”苑一秋追问道。

    “何必担心肖锵,以我看来,皇帝陛下不如好好的担心一下,以后怎么制衡卞无双吧!”邓洪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比起肖锵,卞无双才是枭雄之姿。苑公,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的话,这场争斗最后的胜出者,我是看好卞无双的。”

    听到邓洪此言,苑一秋脸色微变。

    “卞氏深受朝廷大恩,岂会如此恩将仇报?”

    邓洪微笑不语。当初秦国李挚亡,国内改天换地,邓氏得掌大权,卞氏如果不是皇室一力帮扶,早就被邓氏追杀殆尽。苑一秋此言,自然是说此事。

    “此一时也彼一时!”邓洪哈哈大笑:“不过苑倒倒也放心,肖锵如成事,必不容皇室,那卞无双说到底,还是与臣更类似一些,如果得势,却还是能容皇帝陛下高坐于上的。”

    高坐于上,架空为傀儡,皇室又岂能甘心。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王爷刚刚说外力介入?不知是说那一个?”

    “还能有那一个,当然是明人了!”邓洪嘴巴一咧,露出一个苦笑,在明人手中,他邓氏算是大败亏输,邓朴,邓素,都是亡于横甸之战,也正是这一战,彻底打断了邓氏的脊梁。

    “如果我们国内爆发内战,不管那一方,不能干净利落的获胜,而将战事打成一锅粥的时候,明人必然介入,那个时候,亡国之祸不远矣。”邓洪站了起来,“我累了,苑公自便。”

    看着邓洪萧瑟的背影,苑一秋恍然之间有些失神。听邓洪的口气,似乎内战,必然是会爆发的了,难道说皇帝陛下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仍然避免不了这样一个结局吗?

    真打起来,先不论谁胜谁负,本来就穷困的秦国,更是要雪上加霜了。

    “邓公,如今楚国大败于齐国,我国与楚国本就有联姻之谊,如果我们与楚国结成血盟,能否缓解眼下局势?”苑一秋大声问道。

    邓洪身形微顿了一下,没有回头,“苑公,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客盈门,楚国现今之局,与我大秦结成血盟又有何用?他们需要的是明国这样强有力的能帮到他们的盟友,前几天的邸报之上不是说了,大明的皇后娘娘,楚国的昭华公主已经当了上京城么?”

    苑一秋长叹一声,颓然坐下。

    外面月白风清,但他的心中,却是瑟瑟秋风,阴寒无比。大秦所做的一切努力,看起来都似乎是一种垂死的挣扎,虽然还能蹦哒几下,却也是愈来愈无力了。

    要是李帅不死,那就好了!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看着那扇邓洪走进去的门,心中不由愤怒起来,如果邓氏不是为了一己之私,与楚,明勾结起来,暗算了李挚,秦国又何至于斯。

    你邓氏掌控了秦国的大权,却无力让秦国长治久安,反而使得秦国就此一步一步的走向没落,秦国若真亡,首肇之徒,非邓洪莫属也。

    他跺了跺脚,转身向外走去,今天与邓洪这一席攀谈,倒也并不完全是闲聊,这个家伙虽然是个国贼,但眼光还是有的,至少他对于肖锵与卢一定的判断,对于皇帝陛下制定应对策略还是很有帮助的。

    看来肖锵即便娶到了邓姝这个儿媳妇,对于招揽邓氏旧部,也并没有什么作用,只要卢一定不为所动,其它的人,也就没有什么可虑的。更重要的是,卢一定不动,其它人更不会动了。

    邓洪并没有像苑一秋想象中的一样,已经高卧在床,相反,此刻的他,静静的坐在黑暗之中,透过大开的窗户看着苑一秋,匆匆的地离开了王府,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讥笑。苑一秋武道修为高深之极,但论到玩弄心机,操纵人与鼓掌之间,他还差得太远。他奉了皇帝之命来找自己打探这些东西,自己三言两语便将他拨弄得心旌神摇,急着去向皇帝汇报了。

    苑一秋不走,有些事情,才好做啊!他的目光转向了后院家眷所在的地方。自从他被幽禁之后,他便只能独居于这座书楼,而邓氏满门寡妇却都在被禁足在后院当中。

    而邓姝,现在也住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