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三章: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王府后院,早已陷入到一片黑暗与寂静当中,除去巡逻的兵甲整齐的脚步声与甲叶的碰撞之声外,再无其它声响。却独有一幢小楼,仍然有一片昏黄的灯光亮起,给这一片黑暗增添了些许亮色。

    这幢小楼之上,住着的便是邓方的长女,邓姝。因为此刻的邓姝,即将要出嫁给虎牢关统帅肖锵的儿子肖新为妻,朝廷对她不得不格外优待一些,毕竟,现在的肖锵在虎牢关掌控着十余万大军,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在其余的邓氏家眷不得不好几个人挤在一间房中,过着囚徒一般的生活的时候,邓姝,最起码还有一点点自由以及仍然保持着王府大小姐的待遇。

    一件大红袍子摊开在邓姝面前的桌上,她正一针一线的绣着最后的一点图案,后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而这件喜袍,是她出嫁那天将要穿上的吉服。

    窗外陡然传来一声夜鸟渗人的叫声,手腕微微一抖,锋利的针头顿时在手指头上扎出一个小眼,一朵殷红的血珠冒了出来。

    举起手指,出神地看着那朵鲜艳的血珠,半晌之后,她却微笑着反转手指,将鲜血缓缓地涂抹在大红喜袍上新乡鸳鸯的眼珠上,本来黑色的眼珠立时变成了红色,喜庆的鸳鸯也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咬断针线,叠好喜袍,她怔怔地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王府,昔日的这个时候,王府内都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的。可现在,却如同地狱一般安静。

    “小姐,该安歇了。”一个脸如桔皮的老嬷嬷走了进来,执礼甚恭的对着邓姝弯下腰来,但语气之中却根本没有半分尊敬的意思。

    邓姝一语不发的站了起来,走到一边的梳妆台前,拉开抽屉,从内里取出一团小小的东西,递给了这个老嬷嬷,“梅嬷嬷,这几日老是睡不好,光是做些恶梦,今天换这种安神香。”

    被他称做梅嬷嬷的人,是来自宫内的老嬷嬷,与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老宫女,她们就是负责看管邓姝的,在这个节骨眼上,秦国皇帝可不想再出什么岔子让肖锵老羞成怒,在朝廷还没有做好准备之前,肖锵的所有要求,都会得到满足,哪怕他不怀好意的想要聚邓姝为儿媳。

    “小姐要出嫁了,心思有些焦虑也是自然的,听说那肖家小公子,也是一个上马能武,下马能文的英俊哥儿们呢,小姐尽管将心放在肚子里好了。”梅嬷嬷接过安神香,笑咪咪地道。

    邓姝却不理会她,径自走到雕花大床前,在另一个老嬷嬷的帮助之下,脱去衣衫,静静地钻进了被窝之中。帐幔一层层放了下来,邓姝睁大眼睛看着帐顶,听着两个嬷嬷走到了外间,听到了她们脱衣上床的声音,她突然笑了笑。

    一只手伸手在床帮之上慢慢地摸索着,一声极轻微的响声之后,她的手缩了回来,手里却是多了一样东西,将这样东西喂到嘴里,静静的含着。

    安息香真得很香。

    闻着那一丝丝馨人心脾的香味,邓姝在心里想着。不过就像太好的东西,往往外面裹着蜜糖,内里却藏着阴狠相比,这东西,自然也是如此。

    稍过片刻,外间两个嬷嬷低低的交谈之声陡然中止,鼻息也粗重起来。邓姝眼中笑意更浓,再躺了片刻,她和衣而起,撩开帐幔,走到了窗边,推开了窗户,坐在了那里。

    一个人影幽灵一般的自窗外闪现,没有作任何停顿,便进入到了窗内,窗户无风自关,月光被隔绝在了窗外,屋内顿时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小姐!”黑影低声道,他转头看向外间,那里呼吸之声清晰可闻。

    “两个蠢女人,吸了安息香,此刻正在做好梦吧,不到天亮,醒不过来的。”邓姝道。

    “是,小姐。”黑影放心的坐了下来。

    “戴叔,外头现在是一个什么景况?”邓姝问道。

    “这一次小姐出嫁,护送小姐的是陈震睿率领的一千雷霆军。”深夜潜入王府,来见邓姝的居然是消失良久的戴叔伦。

    “陈震睿!”邓姝冷哼一声。这个名字,让邓姝记得很牢,当初邓朴兵败战死,邓洪欲星夜出雍都,便是在陈震睿把守的城门处被拦住的,陈震睿没有及时打开城门,后来又在苑一秋,马超等人赶来后,更是没有一力护持邓洪,使得邓洪终于是束手就擒,而这个陈震睿本身是邓洪提拔而起的。

    “小姐,此人不值一提,更何况,这一次,我们还得利用他。”戴叔伦轻声道。

    “没有办法救爷爷出去吗?”邓姝沉默了一小会儿,问道。

    戴叔伦摇头:“王爷根本就没有办法出雍都。任何一个邓氏子弟,现在都别想走出这扇王府的大门,除了小姐您。”

    “要不是戴叔您巧设计谋,说服了肖锵那个利欲熏心的混帐,只怕我也终会变成这鸟笼之中的金丝雀,只能在这府里,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了。”邓姝感慨地道。“邓氏一门,至此,算是走到了终点了。”

    “只要小姐还在,邓氏必有中兴之日。”戴叔伦坚定地道。

    邓姝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戴叔,您就不必安慰我了,说到底,我只是一个女子罢了,邓氏男儿,尽皆为了大秦战死在疆场,马氏皇朝,却不念邓氏一门忠烈,只想着收尽权柄,我邓氏与他,算是恩断义绝。”

    “小姐说得不错。”黑暗之中,戴叔伦的一双眼睛仍然在灼灼发亮,“这些年来,邓氏一族,战死的男子,数不胜数,但一场败仗,便让马氏翻脸,这样的皇帝,还要他作甚。这一次,咱们干脆闹他个天翻地覆,日月变色,集合兵马,打进雍都,拥了小姐作皇帝,说不定咱们大秦还能再起风云。”

    卟哧一声,邓姝却笑了起来:“戴叔,你这可真是说笑了。”

    “有何不可?”戴叔伦沉声道:“杀了肖锵,收复了虎牢关十万人马,青州卢一定那里如今也有十万大军,卢一定此人,别人指挥不了他,但小姐的话,他还是会听的。二十万大军,马氏皇朝拿什么来抵挡?那几万雷霆军么?嘿嘿,给我们填压缝也还不够。”

    “马氏皇朝要完了,倒也不必我们去打!”邓姝轻轻地道:“我们一旦发动,卞无双岂会看着不动?他肯定是要动起来的。我们的对手,是明国,是秦风,是闵若兮!”

    邓姝的声音里透着刻骨的仇恨。

    “小姐!”戴叔伦看着邓姝,满脸的惊讶之色。

    “戴叔,很抱歉,早前我并没有跟您说过我所有的计划。”邓姝道:“其实不管我们怎么挣扎,秦国都完了,邓氏也早就完了。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而我要做的,就是趁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竭尽全力,给明人一击,如果能天遂人愿,打垮明人,哈,即便是不能打垮明人,但只要让他摇摇欲坠,烽烟四起,我也很是满足了。就算我不能亲手报仇,但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替我报仇的。”

    “小姐,我以为……”戴叔伦有些结巴起来。

    “秦国已经无力回天,我们邓氏也早已结局注定。”邓姝看着戴叔伦:“戴叔,我现在只要复仇,闵若兮阴设诡计,使得我父亲命丧李挚之手,横甸之战,秦风杀我二叔,三叔,上百邓氏英雄子弟战死沙场。此仇倾江河之水,难以洗清。戴叔,您愿意陪我一道,再最后疯狂一次吗?”

    戴叔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戴某唯小姐之命是从。”

    “好,我就知道戴叔不会让我失望。这两年的布局,一直是戴叔在做,虎牢关和卢一定那里,问题都已经不大,剩下的就看我们能做到什么程度了,戴叔,还有什么不可控的因素?”邓姝问道。

    “有。陆大远的那一支军队。”戴叔伦道:“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这支军队已经被重新武装了起来,很显然,陆大远已经投靠了秦风,而这支军队,便是秦风用来插手我秦国内政的棋子。”

    “秦风倒真是大气,难怪他能做到如今的程度。”邓姝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竟然就这么将一支降军全军武装了起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当真是了不起。”

    “小姐,一旦我们发动,这支军队必然会沿着永平郡的商道进入大秦,我们要如何应对?”

    “不用应对!”邓姝目光闪动,“我们一动,卞无双也会动,朝廷也会动,到时候就让陆大远去与他们说话吧。只要陆大远与他们交上手,想要脱身,能有那么容易吗,反而替我们挡住了这两股人马,让我们毫无顾忌的杀进明国去。戴叔,你派人送一封降书去横断山脉,跟齐人大致说一说我的计划。”

    “齐人?”

    “自然也要将齐人拉下水。”邓姝格格娇笑起来:“郭显成不是被任命为齐军统帅了么?可论战功,他比不上周济云,现在他只怕做梦也想立一个大功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吧,我们给他这个机会。到时候,我们打开虎牢关,让齐人自虎牢关而入。”

    戴叔伦脸上汗珠滚滚,“如此一来,秦国可就亡国无日了。”

    “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邓姝颜色不变。“我只要能将明人拉下马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