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章:焚毁天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三更时分,戴叔伦从偌大的王府之中一道隐蔽之极的侧门走了出来,幽灵般的行走在一个个巷子之中,最终停留在一个小小的胡同之中,推开了一扇小门,走了进去。

    这是他在雍都之中的一个安全屋。屋内空无一人,走进去之后,戴叔伦亦没有点灯,而是静静的坐在黑暗之中。

    今天,他终于了解到了邓姝全盘的计划。

    那一刻,他心旌神摇,几乎不能自抑。本来,他以为最初这个计划的落点,是重新聚集起所有忠于邓氏的势力,形成一股巨大的合力凌迫马氏皇朝,实在不行,就直接推翻了马氏皇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邓姝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

    在邓姝看来,秦国已经无可救药了,亡国是必然的结局。

    作为一个秦人,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今天,听了邓姝的话,他再细细地考虑起秦国现在所面临的局面,不得不承认,邓姝虽然幽居在王府内,所得的信息比起自己差了很多,但她的判断却是极准的。

    秦国,的确无救了。

    马氏父子想要收权于朝廷中枢的图谋,因为肖锵,卞无双,卢一定等人各自不同的心思,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个势力割剧一方,彼此猜忌,敌对,即便没有外敌入侵,秦国只怕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战火纷飞,如果再加上外来势力的影响的话,秦国根本无力抵挡。

    他突然笑了起来,是的,邓姝说得对,既然已经无可挽回,又何必再去做垂死挣扎,倒不如趁着手里还有一定的实力,作最后一搏,最不济,也可以做一个快意恩仇的好汉子。

    邓姝恨极了秦风,闵若兮,他又何尝不是?如果不是明人,邓氏何至于在短短的两年时间之中,便从权力的最高峰,跌落到谷底,邓氏三兄弟的死亡,全都是明人的手笔,正是因为明人,才让秦国落到了现在的地步,才让他戴叔伦成了丧家之犬。

    秦国肯定是要完了,但如果在秦国完了的同时,能将明人也拖垮,那他戴叔伦便是死也甘心了。

    邓姝的计划,无疑是完美的。

    戴叔伦冷笑起来,秦风自以为控制了陆大远这一万秦军,便能插手秦国内务么?哦,他的确有能力插入,只可惜,他们已经不在乎秦国怎么样了,他们的真正目标,是明人。

    到时候,当陆大远的军队被雷霆军或者卞无双的部队缠住,当齐人自虎牢关呼啸而入,当邓姝统率下的数十万大军不顾一切的扑入明国境内,想来秦风气急败坏的模样,戴叔伦便觉得快意的很。

    他压抑着自己的笑声,在屋内嘿嘿的笑了起来,显得极是阴森可怕。

    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小姐这句话,可真是说得到位极了,秦国完了,明国乱了,这天下,乱成一锅粥才好呢!

    笑声渐止,屋内再一次沉入到了寂静当中。

    稍倾,一声嘹亮的雄鸣啼声,引起了巷子之中无数的鸡鸣狗吠,宣告着新的一天已经来临,沉睡中的雍都渐渐醒来,冷清的巷子也慢慢地活了过来,外面的脚步声多了起来,婴儿的啼哭声,女人的安慰声,汉子的喝斥声,渐次响起,屋内的戴叔伦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站起身来,走到一侧的小厨房,从内里找出来几个生硬的馒头,从茶壶内倒了一碗凉水,咬一口硬馍,喝一口凉水,吃得极慢,却也极仔细。

    门吱呀一声响,有人走了进来,戴叔伦却是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继续慢慢地吃着他的早餐。来人一言不发,坐在了屋里地一处角落里。

    连接不断的有人走了进来,直到门再一次吱呀一声响起,这一次,却是被关了起来。门关起的同一时刻,戴叔伦出刚好吃完了所有的馍馍,喝干净了碗里的凉水。拍拍掉在衣襟之上的馍渣,戴叔伦抬起了眼皮。

    “各位,蚁后将要出巢了。最后的时刻也要来临了。”他一字一顿地道。

    屋内数个汉子默默地看着他。

    “工蚁这一次的任务,是将陈震睿的家人,秘密带出雍都。”戴叔伦看向一个汉子。

    汉子默默的点点头。

    “所有兵蚁,不仅是雍都的,其它所有地方的兵蚁,都立即前往虎牢关的秘密据点集结。”戴叔伦又看向另一个汉子。

    “是,大人!”汉子沉声应命。

    “其它各部,接下来的目标是,潜入到明国。”戴叔伦看向其它所有人:“明国正在从秦国贩卖大批人口,其中有一技之长者,更是香饽饽,你们的任务,就是借着这件事,光明正大的进入明国,潜伏下来,随时准备接受新的任务。”

    “是!”

    戴叔伦站了起来,目光缓缓地扫过屋内所有的人:“各位,胜败就在此一搏了,戴某在这里谢过诸位兄弟,不论艰难与困苦,你们都没有放弃,没有背弃,谢谢,谢谢!”

    他深深的弯下腰去。

    屋内所有的汉子纷纷躬身还礼,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向着屋外走去,而戴叔伦一直没有直起身子,直到外面传来了房门吱呀一声再次被关起来后,他才一点一点的直起了腰。

    转头,看向开平郡王府的方向,他一撩袍子,跪了下来。

    “王爷,您好生去吧,戴某一定会辅佐小姐,替邓氏报此大仇,无论是秦风也好,闵若兮也好,抑或是马越马超卞无双也好,戴某都会统统把他们拖到阴曹地府来陪您的。”戴叔伦重重地叩下头去,久久不起。

    虎牢关一旦发动,必然震动天下,那个时候,邓姝不会再藏头露尾,新的邓氏势力将再次聚集,而到了那个时候,受到了蒙骗的马氏朝廷必然会勃然大怒,留在雍都的所有邓氏一族,将再无幸理。

    可那又怎样?王爷已是笼中病虎,再无奋起扬蹄的可能,其它的邓氏族人,要么是老弱妇孺,要么是才智平平,死了,也就死了吧!左右最后,都是死路一条,不论是谁,都会在这把烧遍秦明两国的大火之中死去。

    明天,邓氏小姐出嫁。

    明天,沙蚁蚁后出巢。

    凤击长空,其鸣必然震惊天下。

    戴叔伦站了起来,环视了屋内一眼,这将是他最后一眼看这里了,这一去,将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雍都看一眼这个熟悉的城市了,戴叔伦很清楚,他们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但只要将明人打得七零八落,损失惨重,那么,虎视眈眈的齐人,必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仇,总是能报的,自己开了这个头,至于是谁来收尾,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他转身,没有丝毫留恋,走出了房门,一丝不苟的锁好了房屋,走进了小巷子,汇入了外面匆匆的人群之中。

    陆大远策马疾驰进了越京城,这里的繁华让他无比羡慕,这里的安宁让他享受,这里所有人的那种满足的笑容让他沉醉,要是故乡的人,也能每天这样生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他背叛了他所效忠的国家,但他却没有丝毫的耻辱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为什么明人就能享受到这些,而秦人就不行?当然也能行,只要上头换一个主人。

    这两年,在秦风的安排下,陆大远几乎走遍了明国所有的郡治,不管到那个地方,他都能感受到那种勃勃的生机,那种激昂向上的气息。

    世有名君,当得大治。

    马猴等在王宫之外,看到陆大远,笑吟吟的走了过来,“陆将军,陛下正在等您。”

    “马统领,怎敢劳您大驾在此等我?”看到皇帝陛下的亲卫统领竟然亲自来迎自己,陆大远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算什么!”马猴笑着摆摆手,“请吧。”

    这一次被皇帝紧急召见,陆大远明白,只怕已经到了快要发动的时刻,而结合现在的局势,只怕时点节点,便是肖新迎娶开平郡王邓洪孙女的那一天。

    随着马猴踏进一间偏殿,陆大远愕然发现,屋里除了皇帝陛下之外,竟然还坐了不少人,首辅大臣权云,兵部尚书章教正,鹰巢统领郭九龄,中央战区大将军甘炜,他一下子意识到,这一次的召见,只怕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

    “见过陛下!”

    “陆将军,不用多礼了,请坐吧!”秦风摆了摆手,指了指下方的一张空着的椅子。“这一次急着招你过来,想必你也知道,秦国内部的动乱,马上就要开始了,而时间点,便是肖锵为儿子娶新妇的时候。”

    陆大远点了点头:“臣也想到了这一点。”

    “那么,你对这个邓姝可有什么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秦风问道。

    听到秦风的这个问题,陆大远不由一呆,没来由的,皇帝怎么会问起邓姝。

    “陛下,邓姝是邓洪长子邓方之女,因为是内眷,我们这些外头的带兵将领只是听闻过这个名字,知道有这个人,至于她其它的情况,臣就完全不知道了。”

    秦风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点了点头:“现在我们得到了确切的情报,这个邓姝只怕很不简单,戴叔伦所有的策划,似乎都是以这个女人中心点,只怕是要利用这个女人来重新聚集起邓氏的势力。如果戴叔伦做到了这一点,只怕我们在秦国的计划,会遇到一些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