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章:横断山,新齐将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啉的一声箭啸在树林之中响起,羽箭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穿过狭窄的树林之间的缝隙,从一只正在亡命奔逃的斑斓猛虎的屁股眼儿里钻了进去,几至没羽。那个庞然大物哀嚎了一声,巨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咆哮着,翻滚着,挣扎着,最终,被卡在两棵小树之间,再也没有了一丝儿的声息。

    树林里响起了如雷的喝彩声,一群手执弓箭的士兵从林子里现出身形,敬畏地看着拓拔燕提着长弓,懒洋洋的从一株大树这后闪身而出。

    “将军好箭法。”几名士兵将这个庞然大物拖到了拓拔燕的面前,“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剥下来,可就是一张完好无缺的虎皮,像这么大个头的大虫,可真是少见得很。”

    拓拔燕踢了踢死得不能再死的老虎:“剥皮,可仔细一点,这虎个头的确少见,这虎皮,我可是要献给大帅他老人家作为贺礼的,要是弄差了,仔细你们的皮。”

    “将军放心吧,干这个,咱是行家啊!”几个士兵大笑起来。

    “皮仔细收捡好,肉解成小块,带回去,今天收成不错,晚上兄弟们都能改善改善伙食了。”拓拔燕呵呵笑着,走到一棵大树的树荫之下,闭目假寐起来。

    一晃眼之间,来到横断山脉便已经一年有余了。当初跟随着郭显成抵达横断山脉的时候,这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大量的兵马被抽调到了对楚的战场之上后,这里突然面临着肖锵的虎牢关大军出击。而当时,郭显成手里,除了横断山脉留下的数千防卫士卒之外,真正有战斗力的,便只有拓拔燕率领的三千骑兵。

    横断山脉,基本上都属于山区,对于骑兵来说,作战所受到的限制是很大的,所幸的是拓拔燕这支部队的主体是以蛮人为主,而蛮人,在山间骑兵作战,倒的确非常擅长,更重要的是,他们上了马可以作为骑兵,下了马当步兵,战斗力也丝毫不差。

    另外一支兵马,便是齐将张柏和黄安率领的另外三千齐军。可是这三千人,在对明战役之中,被围磨盘山上,几锅稀粥,便彻底击碎了他们作为一名军人的骄傲,当时的主将曹格在解围之后自杀,而张柏和黄安这样的将领,自然也不受朝廷待见,便将他们也塞到了横断山脉。

    这里,是所有齐军驻扎的边境线上最苦的地方,地处深山,人迹罕至,给养运送,十分困难,一旦碰上梅雨季节或者冬季大雪,断粮是经常有的事情。所以这里,一直都不曾驻扎太多的军队,一来是驻扎在这里,负担太重,二来,齐人也没有将秦人放在眼里,在横断山脉之中丢上一支部队作为警戒之用,一旦有事,齐国便可以从后方源源不绝的调集部队,而横断山脉的险峻,又足以极大的延迟敌方的行动。

    这支三千人的齐军,已经完全没有了精气神儿,被发配到这里之后,更是心灰意冷,眼见得是一天比一天消沉下来,士气,军纪,一天不如一天。郭显成心知肚明,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平素也只是用他们来做一些放哨,打杂,运送后勤的工作。他真正倚靠的,却是拓拔燕的这一支三千人的部队以及原本留守的三千齐军。

    也正是靠着这六千人,郭显成在横断山脉成功地阻截了肖锵的出击。本来就三心二意的肖锵在多次试探性的进攻受阻之后,立即便打了退堂鼓,接下来的战事,便是雷声大,雨点小了。随着齐楚战事的明了,他干脆缩回到了秦军控制一线。

    对于拓拔燕来说,这一次跟随郭显成到横断山脉,最大的好处,就是将他与郭显成完全的绑在了一起。除了拓拔燕和他的骑兵,郭显成几乎是光溜溜的到了横断山脉,作为一个败将之将,原本留在横断山脉山脉之中的齐将,对于郭显成是很不感冒的。与秦作战的初期,郭显成唯一能够倚靠的便是拓拔燕。

    而拓拔燕也不负所托,与虎牢关的秦军几次战事,都打得漂亮之极,不仅让郭显成大为满意,也让本来留守在这里的齐军将领一齐闭上了嘴巴,不敢有丝毫小觑这支他们眼中的野蛮人所组成的军队。

    到了四月的时候,令所有驻扎在横断山脉之中的齐军意外之极的事情发生了。在对明战场之上输得一无所有的郭显成,竟然被任命为齐国所有军队的统帅,接替了原统帅曹云的位置。而这个位置,原本所有人都以为毫无疑问的会由周济云担任。

    曹云统率齐军多年,功劳太大,已经赏无可赏,他唯一的出路,便只有辞去这一职务。这对于齐国朝野上下,都没有太多的惊讶,功高震主,手握重权,这于君于臣,都不是什么好事,此刻功成身退是曹云最好的选择,也算全了君臣好聚好散之义。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曹云临退下来之际,竭力推荐的竟然是败军之将郭显成。这自然是在朝野上下引起了极大的震动。朝野上下,绝大部分是支持周济云的,周济云在对楚战场之上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其部第一个攻占了昆凌关,然后乘势左右扫荡,将楚国东部六郡尽数纳入了齐国疆域,更重要的是,在做这些的时候,周济云在坐这些的时候,还亲自率领骑兵,围杀了当时肆虐齐国数郡的楚将江涛,然后又率兵长驱直入,在齐国最后围堵楚将安如海,并将安如海所属兵马以及他鼓动起来的乱民,尽数击溃。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人情,无数的楚国贵绅们,都因为周济去的这一举动,不仅保全了性命,而且保全了财产。

    做了这些的周济云,自然名望更隆,所受到的拥护更多。

    但偏偏曹云却推荐了在这场大战之中,啥也没有做的郭显成继承自己的位置。不仅仅是曹云,首辅田封也附议曹云,据传从不出现在朝堂之上的另一位手握重权的大臣曹辉,也上折子赞成郭显成。

    朝野大部分人都赞成周济云,但真正手握重权的人,却尽数倒向了郭显成,齐国上下对于这件事情的意见,显得极其诡异。

    最终,齐帝拍板。郭显成上位,周济云亦被晋升为大将军,位在郭显成之下。算是给了周济云一个小小的安慰。

    “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接到圣旨之后,郭显成对已经被自己倚为心腹干城的拓拔燕道。“我是待罪之身,到了横断山脉,虽然扼制了秦国的意图,但肖锵根本就无心进攻,他是被明人逼的。我这根本就算不上功劳。而周济云这一次却是战功赫赫,深孚众望,以几乎所有人都膺服的大帅人选,他自己也是势在必得,结果,这个大桃子却落到了我的头上,你说,周济云会不会服气?朝野上下,那些支持他的官员,服不服气?”

    “大帅多虑了。”拓拔燕道:“有陛下支持,就足够了,再说,亲王与首辅也都是支持大帅的,这就够了,其它的,便当作蚊子嗡嗡嗡,不用理会。”

    郭显成却是苦笑不已,拍着拓拔燕的肩膀,“你啊,当一个带兵打仗的将领,自然没有这么多烦恼,但我就不一样了,一军统帅,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不能做到浮孚众望,如何如臂使指,到时候上上下下随便来几个人给你作梗,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如此,陛下为什么还会选择大帅呢?”拓拔燕迷惑不解。

    “当然是陛下需要一个弱势的大帅。”郭显成叹息道:“陛下的意图,我基本上是参透了,拓拔燕,我恐怕会是大齐最后一位全军统帅了,再往后,不会再有这个职位了,嗯,就像明人那般,军队的真正指挥权,永远都握在他们的皇帝手中。剩下的人,都是棋子。像李挚那样的,咱们的亲王曹云那样的权力奇大的军事统帅,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了。”

    “大帅,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好忧愁的。”拓拔燕笑嘻嘻地道:“左右陛下已经拿定了主意,那您要做的,无非就是让陛下满意,顺着陛下的意思去做,至少能全身而退,其它的,想那么多干什么?那个周济云,如果不谋大帅您的这个位子便也罢了,如果他还不死心,只怕祸事到了头上,还不自知,这样的人,大帅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了拓拔燕的话,郭显成呆了半晌,才猛然醒悟过来,放声大笑:“我这可真是当局者迷了,竟然还不如你这个蛮子看得清楚,你说得对,顺着陛下,帮着陛下完成将军队指挥权收归到陛下手中,于我而言,便算完成了陛下对我寄予的重托。好小子,有眼光。”

    “大帅谬赞了,我不过是顺嘴一说而已。”拓拔燕眨巴着眼睛道。

    “正是无心之语,才能一矢中的。”郭显成笑道:“我已经上书朝廷,请求加封你为镇守横断山的主将,相信陛下不会驳我的面子,以后,你便替我好好地守着横断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