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十章:蚁后出巢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拓拔燕决定将慕容海撒出去。

    作为横断山的副将,平时将慕容海丢出去的话,必然会引起人的注意,但现在,却有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可以正当明份地将慕容海派出去。

    邓氏在虎牢关将有大动作,派慕容海出去确认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不论是谁来查证,都是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而只要慕容海出了横断山脉,进入虎牢关之后,他要去哪里,谁又能一路跟着他不成?

    拓拔燕可以确认,一旦自己将慕容海放出去,这家伙便绝对敢做出私自跑到明境之内,去沙阳郡探望他的老婆娃娃。

    慕容海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作为驻守横断山脉的副将,如果他不是自己人的话,自己做很多事情,都碍手碍脚。

    这一次出去,相信鹰巢会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不能让慕容海现在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却让他先蒙在鼓里,到了一定的时候再给他一个惊喜吧。

    拓拔燕邪邪的笑了起来,慕容兄弟,你可别怪我卖你哦,这可都是为了你好,至不济,也可以让你与老婆娃娃团聚一下嘛!

    在送走邓一的第二天,拓拔燕把慕容海找了过来。

    “海子,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办!”拓拔燕道。

    “大哥,不知要我去干什么?”慕容海胸脯拍得山响,“保管给大哥办好。”

    拓拔燕一笑,“昨天,我们往长安送去了一个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送人我当然是知道的,还是大哥吩咐我派了一队最精锐的骑兵护送他去长安见大帅的。可大哥并没有跟我说这是一个什么人。”慕容海耸耸肩。

    “他是邓氏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拓拔燕沉默了片刻:“他带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但是我很疑惑他是不是真的,所以,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而且有能力的人去虎牢关方向打探一下,最近虎牢关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大哥让我去虎牢关?”

    “不错,还必须悄悄的去,不能惊动任何人。你可以带上你最亲信的部下,偷偷的潜过去。”拓拔燕道。

    “没问题!”慕容海犹豫了一下,还是爽快的应承了下来。“大哥,不知时限是多少?”

    拓拔燕一挥手:“没有时限。直到你打听清楚了为止,当然,在保证你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如果发现事情不对,就立马跑路。那里,说不定会大乱起来,我们需要第一手的情报,然后作出相应的判断。”

    “明白了!”慕容海道:“末将一定办好。”

    拓拔燕笑着挥挥手:“去吧去吧,晚上悄悄的走,不要来跟我说了。”

    慕容海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一边收拾着衣物盘缠,一边细量着这一次去虎牢关的事情,倒也是奇怪了,脑子里总是想着刚刚拓拔燕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突然之间,一道灵光闪过。

    拓拔将军真需要自己去虎牢关打探情报吗?不见得吧,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拓拔将军这几年利用横断山脉中那些不要命的走私商人们,已经建立起来了一条消息链,代价就是那些人可以自由穿越齐挥控制的区域,当然,跑马坪的军寨还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平价的走私物品,像酒这玩意儿,一般的军队,哪能像跑马坪的地窖里储存这么多?还有粮食,要不是将军本事大,依现在大齐后勤的运送能力,只怕大家便要饿肚子了。

    既然不需要自己要探情报,那将军又为什么要让自己专门跑一趟?

    “走的时候,就不要来跟我说了!”他想起最后拓拔燕的那一句话,他立时便笑了,将军这是在给自己一个机会啊!拓拔将军果然是一个够体贴的老大,知道自己得知了老婆孩子的情况之后,思念得紧,所以找了一个借口,让自己偷偷跑回去见他们一面啊!这个事儿,当然不能说,要知道,当初跟着将军一起出来的可有八百骑兵呢,哪一个的家人,现在都是不知下落何在,要是知道自己的行踪,只怕这军心就要散了。

    快去快回,见一见老婆孩子,让她们安心地先过着,自己找机会,一定将他们弄出来。慕容海在心底里对自己道。

    他三两下将箱子翻了一个底朝天,从最下面小心地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内里是一整套的金银收饰,眉开眼笑地塞进了包裹里。

    孩儿他娘,我回来了!他在心里大声呐喊道。

    是夜,当慕容海带着数名亲卫离开了跑马坪的时候,拓拔燕正站在城墙之上的黑暗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张劲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他把那些随身珍藏的金银首饰都带走了,不出将军所料,这家伙会半路之上跑回到沙阳郡去见他的老婆。”张劲笑得极其开心。

    “这家伙这一次总算是聪明了一次,嗯,不过我是绝不会承认给了他暗示的。”拓拔燕笑道:“你那边安排得怎么样?”

    “情报已经送出去了,预计很快就会抵达越京城,会直送到马猴将军的手中。”张劲道。

    “好,再用另一条渠道,将慕容海将回沙阳郡的消息也递出去,让鹰巢操点心,可别让这家伙半路上被别人逮了去,那可就枉费我一片苦心了。”拓拔燕道。

    “是,将军。”张劲忍住笑,“有鹰巢一路保驾护航,这家伙一定会平平安安地抵达沙阳郡见到他老婆孩子的。”

    “走吧,睡觉去。”拓拔燕甩了甩手,“照这个模样看,恐怕用不了多久,咱们这跑马坪会热闹起来啊。”

    “将军认为郭显成大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现在需要一桩绝大的功绩来确保自己的地位。”拓拔燕耸了耸肩:“不过只怕事难从人愿,搞不好一脚便踢到铁板上,他这个位子更加岌岌可危,周济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攻击他的机会。”

    “可是拓拔将军,按您说的那样,只怕周济云越攻击他,他的地位越稳固。”

    “管他呢,反正齐国将帅不和,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件大好事。”拓拔燕笑吟吟的地道。

    从雍都至虎牢关的官道之上,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行走其上。

    这是开平郡王府送嫁的队伍,开平郡王邓洪的孙女邓姝与虎牢关大将肖锵的儿子肖新的婚事,成了现今秦国最大的一桩事。

    不知有多少人在感叹,邓氏还真是运气好。本来已经大势已去,邓洪成了一只被囚禁的病猛,眼见得喘不了几口气了,但昔日部将肖锵悍然上书替自己的儿子求娶邓姝,这可是将邓氏又将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现在的肖锵在虎牢关拥兵十万,对朝廷的旨间爱搭不理,偏生朝廷现在势弱,竟是不敢有丝毫得罪他,明知这一行为极大的触犯了朝廷的利益,却还不得不照办,生怕让肖锵恼火起来,干脆来一个举兵谋反。

    现在的大秦,比起以前可是完全一个天上地下了。李挚在时,不论是卞家还是邓家,都是俯首贴耳,李挚去后,邓氏上台,虽然跋扈,但至少在表面之上,还是维持着对皇室的尊敬,双方保持着表面上的一团和气。

    但现在,邓氏倒台,昔日邓氏麾下部将,一个盘踞青州,一个拥兵虎牢关,对于朝廷的宣召入朝,都是置之不理,而卞氏又将数万大军从落英山脉调出,置于青河郡边境之上,不知其意如何,但很明显的一点是,对方也在瞅着国内的局势,一旦有变,便可快马直上雍都。

    秦国马氏江山,从来没有这么危险过。皇帝圣旨,不出雍都,唯一的一支雷霆军,也只有保护雍都的能力。

    回望着雍都那巍峨的城墙,陈震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已经升为了雷霆军的一员副将,这一次,就是他带着一千雷霆军护送邓姝到虎牢关去成婚。

    陈震睿原本是邓氏一系,他本来是邓氏提拔起来,但在那一年中,邓洪要急于出城,在苑一秋和太子的威吓之下,他一时犹豫没有打开城门,从而让邓洪被困在城内,束手就擒,也让他从此被扒拉出了邓氏一系,也因为这一件事,他在雷霆军的地位快速上升,但看到昔日的恩主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心中仍然是有些不落忍。

    直到此刻,他还记得在开平王府的中门之外,邓洪与邓姝告别的那一幕,昔日威武的开平王爷,现在当真已是苍老得不成模样了。那一双昔日凌厉的双眼,如今昏浊之极,隐隐的透露出一股死气。

    “当年,我做错了吗?”他不只一次的在心中问自己。

    他不知道答案。

    堂堂的王爷孙女出嫁,给送嫁的却没有一个郑氏族人,除了朝廷官员,便是军队了。这一次去虎牢关,除了护送邓姝之外,自己还负有观察虎牢军队的情况,如果有可能,尽可能地拉拢几个将领,在虎牢关里,也有自己昔日的战友,只是不知道他们还认来认自己这个叛徒。

    想起临走之时上司的交待,他不禁苦笑起来。自己轮到这个差使,大概就是因为自己曾经是邓氏一员吧。

    可过去的那些朋友们,还会视他为友吗?只怕是视若仇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