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十一章:胁迫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送亲的路线是固定的,每天行进的距离也是固定的。每一个驻营地,都已经有人提前做好了准备,抵达的时候,只需要直接入住就好了。

    当然,警戒,需要陈震睿率领的雷霆军来接防。对于朝廷来讲,也不得不提防邓姝逃脱或者被忠于邓氏的人劫走。

    这一次邓姝的出嫁,对于朝廷来说是被协迫,而对于邓氏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让忠于邓氏的人将邓姝劫走,那又是一桩了不得的大事,只怕到时候,肖锵便会借势发作了。要知道,邓洪的最铁杆的心腹戴叔伦到如今下落不明,而邓方经营多年的情报机构沙蚁中的精干力量,也随着戴叔伦的失踪,而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使得太子马越接手的沙蚁完全成了一个空壳子,到现在,都没有缓过劲来。

    秦国人现的情报工作,几乎完全陷于停顿当中。

    而嫁祸于人的事情,谁都能做得出来。所以马氏朝廷不得不小心在意,为了防止半路之上出现幺蛾子,在兵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之下,还抽出了一千雷霆军让陈震睿率领护送。

    之所以选中陈震睿,自然是因为他已经背叛过一次,就算那一次直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但在邓氏核心队伍之中,这根本是无可饶恕的,陈震睿没有后路可走。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邓洪被囚之后,陈震睿自己已经遭遇过数次暗杀,如果不是他自己小心在意,早就横尸街头了。

    宿营地没有选择在任何一个城镇,而是特意挑选在城外的空旷之地,在这样的地形之下,任何的行刺者,突袭者都不可能在雷霆军的眼皮子底下靠近营地,而如果强攻的话,陈震睿倒不觉得沙蚁会这么愚蠢,就算他们能集结到数量众多的人手,但在雷霆军的战阵面前,也只能是一个笑话。

    又巡视了一遍营地,确认一切都正常,警戒,防守都严丝合缝之后,带着一身的疲惫,陈震睿回到了自己的营房。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便是他现在状态的写照。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小睡一会儿了,到了后半夜,还要再起来运巡视一次,虽然雷霆军军纪森严,但这一次的任务,再小心都不为过。只要将邓姝平平安安的送到了虎牢关,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至于另外一半,他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完成的可能。

    平安能回到雍都就好,其它的,想那么多干什么,且过一天算一天吧!大秦,以后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将刀解下来放在桌上,正准备合衣而卧的时候,亲兵却探了一个脑袋进来。

    “将军!”

    “什么事?”陈震睿一个激凌,站了起来。“营地之外来了一个人,说是将军您的从前好友,就住在霍城,听说您去往虎牢关,原本以为可以一晤,不想您却驻扎于外。”

    “我的好友?”陈震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我在霍城没有什么好友。”

    “那人说他是今年才移居到霍城的,知道将军不可能轻信,所有让小的拿了一件信物过来,说将军一见,肯定会想起来的。”亲兵吓了一跳,将一个小小的盒子捧了起来。

    陈震睿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抢过盒子,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友在霍城的,来的人,只怕便是沙蚁的人了。他们想干什么?

    打开盒子,里面除了一张纸之外,还放着一个小小的手环。

    陈震睿的脸色霎那之间变得一片雪白。

    手环,他是认得的,那是他亲手打磨的一个精钢手环,在儿子十岁的时候,送给了他作为礼物。手环在此,儿子在哪里?

    颤抖着手拿起纸张,上面有一行稚嫩的笔迹,也是儿子的。

    “爹爹,儿子和爷爷奶奶娘亲在一起,很好。”

    卡的一声,陈震睿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骨节啪啪作响。

    看到陈震睿的模样,亲兵也是脸色大变:“将军,那人不怀好意?小的这就带人去将他拿下。”

    深吸一口气,陈震睿摆了摆手,脸色一点点恢复了正常,“不必,的确是我以前的好友,只是多年不见,一时竟是没有想起来,幸得还有这件信物,你去,请他进来吧!”

    “是,将军!”亲兵转身急急向外跑去。

    陈震睿两腿有些发软的坐了下来,以前他们多次行刺自己,但从来没有祸及过自己的家人,现在,连这样的手段也使出来了。他们是想劫邓姝走吗?

    自己该怎么办?

    帐帘再一次被撩起,一个中年人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陈兄,陈兄,几年不见,别来无恙?”来人亲热地走上前,一把抱住了陈震睿,大力的拍着他的后背,那情形,就真像他们是一对多年未见的好友骤然重逢一般。“要不是听郡守说这一次带队送嫁的是你,我还真想不到呢?”

    被抱住的陈震睿苦笑着,冲着站在帐门口的亲兵挥挥手,示意亲兵出去。

    帐帘被重新放了下来,陈震睿沉声道:“好了,别再演戏了。”

    来人的笑声不绝,松开了陈震睿,向后退了一步,他张着嘴,发出大笑的声音,但脸上,眼中却殊无笑意,诡异的模样,看得陈震睿一阵子胆寒。

    “陈震睿,你还记得我吗?我们见过的。就在城门口。”那人的声音低了下来,却换了另一种声调,与先家宛如两人。

    陈震睿身子一抖,两眼发直,指着对方,有些结巴地道:“你,你是戴叔伦?”

    戴叔伦阴冷的笑着:“我要是你,声音就还会小一些,不然让外头的人听去了,我不见得死,你的家人可就真活不了啦。”

    “祸不及家人,你们要杀我,我认了。但你们不该这么无怔劫持我的家人!”陈震睿怒道:“当时,当时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蒙了。”

    他双手抱住头,痛苦地道。

    “如果不是这一次事关重大,我们也不会动你的家人。我戴叔伦没这么无耻,但这一次不同,不能出任何意外,因为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戴叔伦断然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我保管你家人安然无事。”

    “配合你们?”陈震睿的声音带着愤怒:“你们要带走大小姐,然后呢,然后我会被皇帝满门抄斩。又有何安然无事可言?”

    戴叔伦看着对方,冷笑道:“皇帝?你不用担心,过不了多久,皇帝说不定就坐不了这个位子啦!”

    “你们是要造反?”陈雷睿颤声道。

    “造反?”戴叔伦嘿嘿一笑:“的确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过现在,我们却没有兴趣去做。”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陈震睿怒道。

    “我们的确要带走大小姐。”戴叔伦一句话,又让陈震睿陷入到了绝望当中,“不过,你仍然能送亲到虎牢关。”

    “你们什么意思?”陈震睿被对方弄得完全迷糊了:“小姐都跟你们走了,我还送谁去?”

    “很简单,真的小姐会离开,但仍然会有一个假的小姐,被你送到虎牢关去与那姓肖的小子拜堂成亲。”戴叔伦道。

    “你们,你们究竟想干什么?这,瞒不了多久的。肖锵是见过大小姐的。”陈震睿结结巴巴地道:“李代桃僵,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谁要骗他一世?”戴叔伦冷笑道:“陈震睿,你便放心吧,这个假的小姐,与真小姐相貌倒有七八分相似,而且,我们只要瞒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婚礼举行之前,肖锵这个公公,好意思去见自己的儿媳,他真正见到大小姐的样貌的时候,应当是大婚之后的第二天吧!”

    “换人?可是那两个嬷嬷是宫中派来的,她们可是天天见大小姐的。”陈震睿道。

    “这两个嬷嬷,我们自己解决。”戴叔伦笑道:“你只消让我们把假的小姐送进去,将真小姐换出来就可以了。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你的家人,我们会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我戴叔伦的话,想来还是有几分说服力的吧。”

    陈震睿定定地看着对方:“戴叔伦,你真不会伤害我的家人?”

    “做好了这件事,我连你都会放过。”戴叔伦淡淡地道。“好了,现在该你做决定了。”

    “我,我答应你们了。”陈震睿颤声道。

    “很好。”戴叔伦看着陈震睿,“明天晚上宿营的时候,我们会将人带过来,你将防线开一个口子。”

    “不是今晚吗?”

    “这里,离雍都还是太近了一些啊,总得再走远一些再说。”戴叔伦嘿嘿一笑。“陈震睿,大秦国要完了,我相信你也看能看出这一点,对未来,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还能有什么想法,过一天算一天罢了!”陈震睿心灰意冷地道,这件事过后,他只怕就要带着家人逃之夭夭了,假的大小姐,终究是会被识破的。

    “如果我们再给你一次机会呢?”戴叔伦淡淡地道:“为大小姐效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