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追风归来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于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两年之后,重返开平郡的他,收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份礼物。

    “将军,替兄弟们报仇啊!”躺在担架上的雷卫伤痕累累,勉强算是保住了一条性命,此刻看到于超和他身后的数千追风营骑兵,号淘大哭起来。“都死了,都被秦军杀死了。呜……”

    “于将军,霍兄弟已经退役了,他和另外几十个退役的兄弟,现在是一个粮商的护卫,三天前进入的秦境,一共有百来号人。”霍铮眼中的愤怒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可是,他们被秦军假扮的流匪袭击了,雷卫兄弟说,近两千的骑兵呢!他能活着逃出来,算是命大了。”

    于超阴沉的眼光,落到了被按倒在地上跪着的五花大绑的几个俘虏,这是苏铮的斩获,他们在追击雷卫的时候,被巡逻的苏铮撞上,当即打马便逃,但苏铮没有丝毫犹豫,率领他的巡逻队便越境追击,击毙数人,活俘数人。

    “你们是青州那里的驻军?”于超冷冷地问道。

    跪在最左边的一个俘虏抬起头来,“将军,我们不是青州的官兵,我们只是…只是流匪!”

    于超嗬嗬一笑,“流匪!”

    众人眼睛一花,于超已是拔刀出鞘,寒光凛冽,唰地劈下,一颗斗大的头颅已是掉在了地上,一脚踹出去,将无头的尸体踢了出去。

    带血的钢刀指在了第二个俘虏的脸前,“官兵还是流匪?”

    滴血的钢刀面前,第二个俘虏脸现犹豫之色,稍一迟疑,于超的刀已是径直往前捅了过去,一刀便将其捅翻在地上。

    拔刀,移步,走到第三个俘虏面前,刀子还没有举起来,第三个战俘已是大叫起来:“别杀我,我们是青州官兵,是青州卢一定将军麾下驻大新县的部队。”

    于超提着血淋淋的刀,拍了拍这个战俘的脸,在上面印上了几道血痕:“很好,算你识相。”

    于超转身,手指勾了勾,一名士兵立即便牵了他的战马过来,一跃上马。

    “于将军,你要去哪里?”霍铮问道。

    “这个问得真奇怪!”于超歪着头看他:“秦人杀我兄弟,夺我钱粮,我当然是去找他们的麻烦,去大新。”

    霍铮犹豫了一下:“于将军,不需要向陈大将军禀报一下吗?”

    陈志华可是开平战区的头号人物,大将军,于超调到开平,那可就是他的顶头上司。

    “当然要禀报,不过禀报归禀报,该干的事儿却不能拖延,不然时间一长,对手将罪证隐匿得干干净净,还怎么捉贼捉赃,拿奸拿双呢?这不还有你在这么?你,带上这几个俘虏,回开平,向陈大将军禀报这一件事情,我,带领追风营,去大新。”于超道。

    霍铮干咳了几声:“这个,于将军,我是说,您离开开平已经快两年了,对于青州那边也不太熟悉,我就不同了,天天在这边境上溜哒,这些地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摸过去,您难道不差个向导么?”

    于超看了他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倒也真是有意思了,陈志华大将军一板一眼的人物,居然有你这样跳脱的下属,好,不错,我的确需要向导,不过你得安排人将这几个东西送到开平去。”

    “好呐!”霍铮大喜,转身便奔到自己的巡逻队跟前,看着站得整齐的一排人,大声道:“现在我需要十个人押送这几个俘虏去开平,那些人愿意去?”

    一排人中,老兵们忽然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将队伍中的新兵蛋子们统统地暴露了出来,等到这些新兵蛋子发现身边已经没人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好,就是你们了。”霍铮丝毫没有给他们一点反悔的机会,“一路之上,将这几个俘虏照顾得好好的,不许殴打,不许饿他们的肚子,将他们完好无损的交给大将军。这是证据,明白了没有?”

    “知道了!”十个新兵蛋子没精打彩,听着老兵们压抑不住的得意的笑声,当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可是跟着追风营去打仗啊,多么风光的一件事啊,就因为自己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便沦为了押送俘虏的了。

    “还有霍兄弟,他伤得不轻颠簸不得,更要小心侍候,一并也送到大将军哪里去。”

    “是!”

    看着霍铮安排好一切,骑着战马来到自己跟前,于超才说了一声:“走,一边走,一边跟我说说这大新的具体情况,他娘的,吃了熊心暴子胆了,敢太岁头上动土,这一次老子不把他的屎打出来,绝不罢休。”

    跟在于超的身边,看着一支支铁流源源不绝的从自己身边走过,霍铮满脸的激动之色,这才是骑兵呐。都说骑兵上万,无边无际,可追风营只有五千人,却也是无边无际,因为追风营一人双马啊。

    盯着他们手中的马槊,腿上挂着的轻弩,马鞍旁的环首刀,霍铮便满脸满眼的星星。与追风营比起来,自己带几十个兵天天巡逻边境,打探情报,可真是没出息死了。

    他在脑海中幻想着五千骑兵一齐冲锋的景象,那该是何等的狂暴和摧枯拉巧的气势啊!要知道,追风营当时可正面摧垮了邓素麾下的骑兵的啊。

    秦国铁骑,在四国当中,那是赫赫有名的,却仍然不是追风营的对手。这一次跟着于将军出去开打,先混个脸熟,以后要是逮着机会,求着于将军将自己调到追风营去,那可就牛逼了。

    “于将军,大新是青州的一个县治,距离我们这里有一百里左右,距离青州郡城大概在一百五十里,较为偏避。”

    “嗯,这么说来,不是卢一定的嫡系人马了!”于超道。

    “于将军说得不错。卢一定将他的嫡系人马都驻扎在青州郡城内外,这些分散驻扎在各县的,则是他后来收集的散兵游勇或者流匪,整编后纳入麾下。与卢一定的嫡系比起来,这些人战斗力差了不少,军纪也差很多。更重要的是,现在青州拥兵十万,但靠青州,当然是养不活这些兵马的,除了供养自己的嫡系之外,其它的军队只能得到少量的补给,这就逼得这些军队不得不出去抢掠,但很少有直接攻击大明商队的。他们出要还是去邻近的秦国郡治去抢。这一次他们敢冒大不讳攻击我们的商队,末将想恐怕他们的日子是真过不下去了。”霍铮道:“其实如果不是霍兄弟逃回来,我们又抓住了几个俘虏,这事儿还真不好说。他们杀光抢光,然后一抹嘴死不认帐,我们没有证据,还真不好动手。”

    “他们既然敢动手,这一次就让他们再领教一下我大明的霸气。”于超狞笑道:“大新的秦军,一个也别想活。知道大新驻扎了多少秦军吗?”

    “五千人左右吧。其中一半人是骑兵,这次抢劫的大概便是他们的骑兵了,雷兄弟说有两千多骑兵,那大新的骑兵只怕是倾巢而出了,打得就是杀人灭口的主意,不想雷兄弟经验丰富,竟然逃出来了。于将军,我觉得我们该加速前进了。那些人抢了几千担粮食,只怕是跑不快的,我们如果能将他们堵在大新城外聚歼那是最好了,要是让他们逃进城内,咱们骑兵攻城,可就不大行了。”霍铮出主意道。

    “说得不错。”于超点头笑道:“先灭了这股太岁头上动土的王八蛋,再围了大新城,逼他们交出主使。”

    “将军所言甚是。”

    于超哈哈一笑:“你叫霍铮是吧?”

    “是。”

    “嗯,待会儿你尽力跟上就是,实在跟不上,掉队了也不要紧。”于超瞅了他一眼,道。

    “将军,我不会掉队的。”霍铮大为不满,这是赤裸裸的轻视他啊。

    “走着瞧吧!”于超不置可否,高高的举起了他的马鞭,厉声喝道:“全军加速,目标大新。”

    于超话音刚落,嘹亮的军号之声便在队列之中响起,随即一声声的军号从四面八方开始应和,最前头的追风营骤然加速,一队一队,如同大海的波浪一般向前卷去。

    “我们也走罗!”于超大笑着扬鞭策马,向前冲去。身边的霍铮赶紧打马跟上,先前被轻视了,这时却是憋着一口气,怎么也要在这位于将军面前将这口气挣回来。

    他们这一队骑兵都是巨木营中的斥候,骑术都是相当不错的,紧紧地追随着于超,竟然丝毫不落下风,而且在奔行之中,仍然保持着紧密的队形。

    看到这一幕的于超倒是有些惊讶:“还真是不错的骑兵料子。”

    追风营一人双马,长途奔袭,根本就不在乎马力,平时他们骑乘的都是耐力悠长的战马,真等到快要作战的时候,才会换乘冲刺力更强的战马。其实霍铮也明白,这样奔行,就算自己跟得上队伍,真追上了秦军,自己也只有在一边看着的份儿了,到了那时候,自己的战马,根本就没有力气再去厮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