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接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肖楞子曾经是邓素的五千铁甲重骑之一。

    秦国铁骑名震四国,但真正的核心,却只有邓素统率的这五千重骑,他们是邓氏重金打造的,每年秦国野战军的四分之一的军费,都耗费在他们的身上。以至于其它各部的野战军有时候连盔甲武器都不全,损坏了,急切之间是等不到补充的。

    秦国野战军的穷,曾经给年轻的秦风留下过深刻的映象,在落英山脉的楚国西军中时,包括秦风在内的所有楚军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如果战死,尸体千万不要落在秦人的手里。

    因为那样会死得毫无尊严,秦军会将这些战死的楚军剥得赤条条的,连个裤头都不会给你剩下,秦国野战军狠,是因为他们不抢,自己就不会拥有更好的武器,而没有更好的武器盔甲,那在残酷的战争之中,生存下来的机率也就更小。

    肖楞子没有这种经历,不论是武器还是待遇,他们都不比皇室的雷霆军差,更因为他们的日常就是不停的作战,所以他们的战斗力,更是要胜过雷霆军一筹,他们有着雷霆军所没有的那股狠劲儿。

    秦国铁骑的威力,其实就是建立在这五千铁甲重骑之上。

    但横甸一战,秦国铁骑的威名一朝尽丧,他们被明军的重装步兵硬生生的扛住了。那一战,是肖楞子打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一战,一群包裹在铁罐头里的步兵,用他们手中的大刀和生命,阻挡住了铁甲重骑的致命冲击,不可一世的铁甲重骑冲破了这些重装步兵的一层又一层的阻隔,但前方的铁罐头却似乎无穷无尽,一层层的补上来,最终,让铁甲骑兵完全停顿了下来。

    然后,战局就向着明军倾斜了。

    无数的明军轻骑利用他们更胜一筹的装备,从左右两翼击溃了秦国骑兵之后,将他们包围了。当铁甲骑兵失去了冲击的速度,被包裹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后,他们便成了一个个的活靶子。

    战争的结局是耻辱的。秦军全线溃败,肖楞子成了为数不多的逃出去的重骑兵之一。

    五千铁骑,能够逃出去的,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铁甲骑兵冲击的时候威力无以伦比,但逃亡的时候,沉重的铁甲便成了巨大的负担,连他们的统领邓素,也被现在的明国大将军陈志华一箭射死在战场之上。

    秦国大败,邓氏败亡,卢一定掌控了剩余的军队,他们这些人不再是过去的宠儿,因为卢一定不可能再养得起重甲骑兵。而且他们并不是卢一定的心腹。

    他们被扔到了一支新募起的军队当中,当然,像肖楞子这样的人,还是得到了重用,成了这支军队的骑兵统领。

    肖楞子无时无刻不在思虑着复仇,为邓素,也为过去那些一起奋战的战友。但他们的处境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

    每天能吃饱,已成了这支驻扎在大新的秦军最大的愿望。

    抢劫,便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这一次抢劫明人商队,是肖楞子筹划了很久的一件事情。

    对于青州郡来说,抢明人是一件忌讳的事情,因为现在青州郡主力的大部分给养,都是来自于开平郡的明人商队,卢一定曾经下过严令,不许抢劫明商,特别是那些大商队,因为这些商队运到青州郡的都是卢一定迫切需要的战略物资,最主要的就是粮食。

    但这些粮食,大新却没有得到多少,基本上都拿去养卢一定的嫡系部队了。

    肖楞子很不平。他认为现在的青州郡已经拥有十万部队,明人不给,咱们可以去抢,以前不都是一直这样干得吗?

    明人在开平郡并没有驻扎多少军队,以前只有一个巨木营,一个宝清营,拢共也就万把人而已,今年开春之后,连宝清营都调到开平郡去了,一个巨木营,不到一万人,肖楞子觉得青州要是全力出动的话,啊呜一口,就能将开平郡吞了下去。

    那里用得着拿银钱去买粮?那些明国奸商,将粮食的价格卖得比他们国内高出好几倍,完全是将他们当成傻子在盘弄。

    这一次抢粮,实在是因为要大新的粮食危机已经很严重了,只要布置得当,措施得力,不将风声露出去,便能让明人抓不住把柄。再者说,真让明人发现了又怎么样,那就干一仗,能将整个青州拖下水,与明人干起来,那才是真的好。肖楞子至少觉得如果青州郡全力出击的话,干掉陈志华的巨木营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如果能杀了陈志华,可就报了邓素将军殒身之仇了。

    当时的情形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些明商的护卫反应相当迅速,决断也非常利索,他们应当出身明国军队。

    自己派出去追击的人陆续已经回来了,唯有一队,再也没有了消息,应当是追击那支护卫的首领。

    他们或者永远也回不来了。肖楞子在心里想着,不过也没啥大不了的。开平郡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还能来打自己不成?他们如果要扯皮,就和卢一定去扯吧。如果把卢一定逼急了,决定干一把,自己可就赚大了。

    肖楞子完全没有想过明军会来追击他,因为他很清楚,开平郡没有大规模的骑兵,就算他们派出兵来,自己早就回到了大新县了。

    重要的是自己抢到了近三千石粮食,总算可以缓一缓大新的粮食危机了。

    他很开心,一路都在哼着家乡的俚曲。

    所以当他听到闷雷般的马蹄敲打地面的声音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此时,他已经看到了大新的城墙。

    回过头来,他看到了在风中飘扬的追风营的大旗。

    “追风营!”他咬牙切齿地大吼了起来。这是他的仇敌之一,横甸之战,另外两支参战的明国骑兵便是追风营以及明国皇帝秦风的亲卫烈火敢死营。

    “所有粮车,迅速向大新城前进,一定要将粮食送进城内。”他大声怒喝起来:“城内军队,不许出城作战,只允坚守城池。所有骑兵,随我出击,坚持到粮食进城,然后自行突围!”

    肖楞子并不楞,当他看到追风营的大旗,看到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明国骑兵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打是打不过的。但费了这么大劲抢来的粮食,一定要送进城里。这样,至少城里的士兵不会再挨饿,而自己与明军打上一仗,然后再跑路,打不过不要紧,反正现在青州流匪多得很,再招募一支骑兵也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一部士兵赶着粮车疯狂的向着大新城奔去,肖楞子转过身来,举起了手中的铁枪,大吼道:“弟兄们,明狗打进我们青州了,与他们拼了。”

    两腿一夹战马,率先便向对面疯狂涌来的明骑冲去。

    看到这支胆大妄为的秦国骑兵出现在自己眼中的时候,于超高兴的大笑起来。

    “传令,左右两翼包抄,中军突击,全歼了这股秦骑,他娘的,要是放跑了一个,老子让你们晚上都没得吃。”马槊前指,于超大吼道。

    随着军号之声响起,正在策马奔腾的明军齐齐在马上一跃而起,跳上了一直伴在身边的专门用于作战的战马身上。左右两翼绕了一个大圈子去兜敌骑,而中军则是直直的奔涌向前。

    此时,霍铮跨下的战马,已经跑得口吐白沫了,打仗,他自然是上不去的,策马停在了中军大旗下于超的身边,霍铮指着正在远去的粮车,“于将军,粮车,粮车,拦住他们。”

    于超哼了一声:“拦他们干什么,我们缺这点粮食吗?”

    “啊?”霍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粮食不进城,那我在歼灭了这支秦骑之后,可就没有借口再呆在这里了!”于超嘿嘿地笑着。“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就这样算了?”

    于超歪着脑袋,想起两年之前,他也是追到了这里,然后接到了回兵的命令,可真是遗憾啊!

    “那事情可就有些大了!”霍铮喃喃自语道。

    于超哧笑着指着前方:“怎么,你觉得现在的事还很小么?”

    霍铮的目光转向战场,黑甲的追风营骑兵已经如同怒潮一般,已经将秦国骑兵淹没在其中。不论是装备,还是战斗力,明国骑兵都有着碾压的优势。土黄色的秦国骑兵一块块的消失在黑色的浪潮之中。

    “这,也太快了一些吧?”霍铮颤声道。

    “横甸一战之后,再无秦国铁骑!”于超淡淡地道:“也就那支重骑还有点看头,如果跟他们正面干,那追风营还真不是对手,当然,我也不会那么蠢,那么重的铁甲骑兵,老子拖也拖死他,磨也磨死他。可惜啊,那一战,我们没有这个机会,只能正面硬撼,五千矿工营,那一次可是损失惨重啊,三分之二的矿工营士兵,就倒在那一战之中。”

    听着于超的话,霍铮也是微微点头,当时他们巨木营赶到战场的时候,战事已经接近尾声,他们就承担了一个追击的活儿。

    而最大的战功,就是他们的大将军陈志华一箭射死了逃亡中的邓素,算是给巨木营挣了一些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