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冲突升级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肖楞子被生擒活捉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支撑一下。至不济,突围落荒而逃还是能办到的,但当追风营如潮水一般将他的两千余骑兵淹没,当他的士兵如同一个个木桩子一般被对手的马槊刺翻在地,被环首刀一刀两断的时候,他才悲哀的发现,原来,大秦现的骑兵,与对手真是没得比了。

    他被两柄马槊捅穿了大腿,又被一刀背敲下了马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四马攒蹄的捆了起来,他身穿的将军服饰,使得明军没有将他当场斩杀,但这更让他感到无比的屈辱。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士卒成片的被消灭,眼睁睁地看到那些落荒而逃的人被明军像赶兔子一般的四处追逐。

    也许还是会有不少人逃出去,但经此一战,只怕他们再也没有与明军对垒的勇气了。

    卟嗵一声,他被一名五大三粗的重重地掼到了于超的马前,大头朝下,立时便跌了一个嘴啃泥,他倔强的抬起头来,呸呸两口吐出嘴里的沙土,狠狠地瞪视着高高在上的于超。

    “我注意到你了,我有三个弟兄死在你的手里。”于超拿手里的马槊尖戳着地上的肖楞子,冷冷地道。

    “那又怎样?只恨不能多杀明狗!”肖楞子吼道。这句话立时为他招来了身后明军的一顿拳打脚踢。

    于超盯着肖楞子,“马上有,我们伤亡如何?”

    一名浑身沾满了血迹的将领大步向前:“回禀将军,已经清点出来了,我们战死一百二十八名兄弟,其余的受伤的有近两百人,不过问题都不大,休养一段时间便能归队。”

    这便是骑兵作战,要么死,要么便没什么事。数千上万骑兵冲杀在一起,一旦受伤落马,活下来的概率基本没有,除非你运气爆棚。

    “敌人如何?”

    “回将军!”马上有高傲的昂起了头,“敌军全军覆灭,除开有百余人逃走之外,剩下的全部被歼,尸体太多,没有清点,大概在两千出头。”

    于超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肖楞子,道:“听到了吗?有两千多秦人给我的一百二十名兄弟陪葬,他们虽死犹荣。”

    肖楞子两眼血红,嘴巴大张,却是哑哑的发不出声音来了,显是怒到了极点。

    “想生事,便要有生事的本钱。”于超道:“就凭你们这点儿本事,也敢杀我明人,劫我钱粮,我们所损失的,你们要十倍百倍的赔回来。”

    “要杀便杀,快点将爷爷砍了,罗嗦什么?”肖楞子终于能够发出声音,嘶声大吼起来。

    “当然会满足你。”于超嘿嘿一笑:“全军进逼大新城,给我将大新城围了!”

    “遵命!”

    数千骑兵进逼到大新城下,说是围城,当然只是说说而已,但一支支的骑兵绕城疾奔,看起来效果倒也差不多。

    中军进逼到距大新城一箭之地,站在他们的所处的地方,能清楚地看到大新城上一片慌乱,一群群的秦人正奔上城头,慌乱地布置着守城事宜。从对方的服色看,不禁有军队,还有城中的青壮。

    他们亲眼目睹了自家的骑兵全军覆灭的过程。

    肖楞子被拖了出来,面朝中大新城被按着跪下。一个大嗓门的士兵策马冲到城下不远处,用尽了力气大声吼道:“杀我明人,劫我钱粮,罪无可赎,所有大新人听好了,开城投降,可饶尔等死罪,否则破城之日,必不轻饶。”

    城上又是一阵慌乱,几枚羽箭向着这名士兵射了下来。挥动马槊,轻而易举的将箭矢打落在地,他轻蔑的抬头看着城上,说出最后一句话:“勿谓言之不预也。”

    骑兵奔回,身后再一次稀稀拉拉的射下来一些羽箭,尽数落在了马屁股后头。

    于超盯着城头,冷哼了几声,挥了挥手,“将这个家伙拖到城下去,砍了!”

    数名士卒立即拖着肖楞子往前行了数十步,身边,另有十数名士兵手持盾牌在侧保护。

    “是肖将军!”城头之上有人惊呼起来。

    一名明军士兵狞笑着抓住了肖楞子的头发,将他的头扯得往上仰,以便让城头之上的秦人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是肖将军!”城头之上,喧哗之声更重。本来藏在城垛之后的秦军一个人探出头来,城上立时便显出密密麻麻的人群。

    城下,骑兵将领马上有厉声喝道:“杀!”

    一名士兵高高的举起自己的环首刀,寒光一闪,肖楞子的脑袋顿时与身体分家,身后一名明军一脚踢在他的后背上,他的尸体向前倾倒,鲜血向前喷涌而出。

    城头之上,传来了惊恐愤怒的嚎叫之声。

    “放箭,放箭!”

    羽箭飞惶一般的飞来,十数名持盾士兵立时举盾上前,挡在了负责斩首的士兵之后,一群人缓缓地退了回来,两军之间,只留下了身首分离的肖楞子的尸体。

    霍铮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一切,喃喃地道:“就…就这样杀了啊?”

    “还能怎样?”于超笑咪咪地看着他。

    “于将军,肖楞子是青州驻一县的大将,这样杀了,会不会引起双方的纷争而起大战?”

    于超大笑起来:“霍铮,你说是我们强呢,还是秦人强?”

    “自然是我们强,秦人,自横甸一战之后,便再不足虑了。”

    “那这一件事,是我们理亏呢,还是他们理亏?”

    “他们杀我明人,夺我钱粮,自然是他们理亏。”

    “这就对了嘛!”于超道:“实力是我们强,道理也在我们这一边,如果这样还不能干净利的动手,那还有什么意思?至于你所说的引起双方大战嘛,我看不大可能。”

    “于将军,这可是大大的扫了卢一定的脸面呢!”

    “扫了便扫了,那又如何?我听你们大将军说,青州郡的粮食,有一半是出自我们大明,两边开战,你觉得他们能撑几天?打仗不能缺少血勇,但单靠血勇也是打不赢的,就比方你,饿你三天之后,你觉得你还能打得过谁?或者一个妇人便能拿把刀捅死你。”于超道。“卢一定既然有求于我们,那他便得忍下这口气去。”

    “要是他忍不下这口气真打来了呢?”霍铮不放心地道。

    “你这小子,话真多!”于超哼了一声:“那就打呗,你们大将军恐怕就惦着这事儿呢,上一次他们捞到什么,一直耿耿于怀呢。”

    霍铮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但于超却明白他想说的是什么,青州卢一定麾下号称十万兵马,将水份挤一挤,真正能拉上战场的大概有五万左右,而这五万人中,算得上精锐的不会超过一半,也就两万出头。霍铮担心开平郡的明军人数不足,却不知光是单凭巨木营与追风营,便足以与秦军抗衡,更何况在他们身后,中部战区的大将军野狗带着虎贲与羽林两卫战兵,正在以拉练的名义向这里靠近,现在有了这个借口,更是可以正大光明的跑到开平来。

    很多事情,霍铮这个小军官不可能知道,但于超可是清楚,自从知道了邓姝这个意外情况之后,朝廷之上便开始防着卢一定,这一次,算是一次警告罢了。

    于超相信,自己这边杀鸡骇猴,大将军陈志华那边更是会有后续的动作,军事政治经济多方面的压力会让卢一定手足无措,皇帝的本意,是要逼迫卢一定认清形式,不要闹什么幺蛾子。

    “后退五里,扎营!”于超策马转身,“不许放大新城里一人逃走。”

    于超在大新县大开杀戒,斩杀秦将肖楞子,并驻营将大新城围住,而在开平郡,大将军陈志华也在得知了明商在青州境内被秦军劫杀的消息。

    有人活着逃回来,而且还抓住了几个秦人的俘虏,这一下子人证物证齐全了,陈志华不由大笑出声,皇帝陛下正要给卢一定一点颜色看看,自己还想着从哪里下手呢?必竟这几年来,卢一定对大明可是客气规纪得很,大明办事,要讲究有理有利有节嘛,不能无中生有。这一下子,理由可是正大光明的来了。

    这肖楞子的运气当真是极端的不好,居然碰上了于超的追风营正好去接防,以于超的性子,陈志华用屁股也能想出来这家伙会做什么。

    “传令下去,所有运往青州郡的物资,不管是什么,就算是一枚针,也不行,都给我停下来。什么,这个月的最大的一笔粮食已经进入青州境内了,可我追回来。”陈志华道。“马上派人去青州郡,带着这些家伙的供词,要卢一定给我一个说法,不然,别想再从我开平郡买到了粒粮食。”

    “遵命!”

    “传令巨木营,进入一级战备,拔营向青州方向靠近。”

    “是!”

    “在开平郡内贴出布告,告诉所有的百姓,青州军队杀人劫粮的事情。以开平郡府的名义下令全郡进入战时状态,所有预备役,以县为单位,开始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