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今日不同往昔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邓姝与戴叔伦无声无息的离开了青州,卢一定热切的提出派出一支人马护送,亦被拒绝。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夜色吞没了邓姝一行人的身影,卢一定久久地沉默的立于城墙之上,负手无言而立。

    “将军!”韩琨刚刚开口,卢一定就摇了摇头。“回去再说吧。”

    回到将军府的密室,相对而坐,卢一定的脸色却是更加沉重了。

    “韩琨,你说,我的军中,有多少是他们的人?”

    韩琨却是非常为难。卢一定一直在邓洪最为嫡系的军队之中执掌军权,本身就是邓洪最为信任的将领,而这支军队,多年受邓洪恩惠,现在邓洪虽然倒了,但其中有多少还死忠于邓洪的人,这谁也说不定。

    “想想真是可怕。”卢一定握了握拳头:“肖锵在虎牢关经营多年,麾下将领多是肖锵一手提拔,可现在小姐与戴叔伦说要取他性命的语气,简直就如是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不但如此,还能轻易的掌握这支部队,肖锵那里都是如此,我这里,又当如何?”

    韩琨想了一会儿,才道:“将军,事实也许没有您说的那样不堪。肖锵久有不臣之心,这一点,想来王爷也是早有预感,戴叔伦提前布局那是肯定的。但将军您就不一样了,你现在统率的部下,当初可是王爷的中军,戴叔伦还没有这个胆子在中军里大量安插人手吧!如果真敢这样,王爷岂能容他?”

    “我是担心大小姐一出现,军中便会人心浮动,如果大多数军人都愿意继续效忠大小姐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卢一定揉着太阳穴,道。

    “这种情况不是说没有可能,但今昔不同往日啊,将军。青州军如果继续跟着邓氏的话,未来在哪里?”韩琨问道:“这是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如果跟着大小姐,她会带着我们去何方?”

    “如果她掌握住了虎牢关的兵马,再有我的效忠,手中便有了近二十万人马,这一股力量,她想做不什么做不到?”卢一定叹道。

    “那可不一定。”韩琨摇摇头:“将军现在手握十万重兵,能做什么?不是一样只能缩在青州,苦苦支撑么?”

    韩琨的话说得极不客气,卢一定只能摇头苦笑。

    “将军,即便大小姐掌握了虎牢的军队,再加上您的效忠,使她能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下一步她要怎么做?我想着,只有两条路,要么,是反攻朝廷,向雍都进军。要么,便是挥军向北,向明国发动进攻。”

    卢一定一怔,“你怎么为会这么想?”

    “将军,这还不简单吗?”韩琨笑道:“如果你向大小姐效忠,明人还会这么大方,向青州输入大量的粮食吗?虎牢的情况,比我们这里要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多少吧?他们也是靠着永平郡新修的那条商道,维持着最基本的生命线。如果肖锵一死,明人必然断绝这条商道,虎牢的粮草,后勤亦要告急。到时候大小姐要维持这支庞大的军队的开销,她不发动战争,又哪里有第二条选择?所以,要么是打向雍都,要么是打向明国!”

    卢一定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可是不管打哪个,都是风险巨大。可以说,胜率极低。”韩琨判断道:“如果她打雍都,想救王爷出来,这是一个可能,因为用这个借口,可以凝聚人心。至少青州军会因为这个借口而战意高昂,必竟咱们青州军是当初王爷留下的底子。”

    “你说得不错。”

    “但问题在于,我们大举向雍都进军的同时,明人会怎么样?他们难道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爆发内乱却无动于衷么?坐山观虎斗,然后出来收拾残局?”韩琨断言道:“以秦风的性子,必然不是这样,我们与朝廷战争开打的时候,必然就是明军进军青州,甚至于虎牢关的时候。”

    “如果是打明军呢?”卢一定问道。

    “如果是打明军,我们多半得倾巢而出,这一仗先不论胜负,但雍都的朝廷也必然会乘势出兵,将青州,虎牢尽数收于囊中,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如果打胜了,还能占据一块地盘,万一打输了呢?或者情况好一些,打一个僵持之局,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卢一定勃然色变:“我们会被困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之内,进退不得,最终难逃覆亡之命运。”

    韩琨点了点头:“这就是我最不理解的地方,不论大小姐怎么挣扎,最后的结局似乎都只有一种,我们输。一场我们必输的战争,大小姐为什么这么执着呢?”

    “是啊,她究竟在想什么?”卢一定皱起了眉头:“今天一天与她的交谈,可以看出她是一个脑子极其清晰,谋算很深的人,这样的死局,他不会看不出来。”

    “所以我觉得大小姐对将军所说的话,不尽不实,也许她并没有撒谎,但话没有说完,十句话中,也许九句是真的,但大小姐却偏偏漏了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如何避开这个死局。”

    “我们要如何应对才能避开这个死局?”卢一定恼火地问道。

    韩琨一笑:“将军也不必如此恼火,其实今天在大小姐面前,将军的应对就非常得体,当场便表示会唯大小姐之命是从,这就为我们赢得了足够的时候,至少大小姐与戴叔伦不会再与下面的将领去接触了,看得出来,他们的时间很紧张,虎牢关的大婚马上就要开始了啊!”

    “时间很紧迫!”卢一定沉默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抓紧这段难得的时间,对军队进行一轮清洗?”

    “不是清洗!”韩琨摇头道:“首先是对将领们摊牌,跟他们讲清楚这个道理。将军,青州军靠清洗是不可能清洗干净的,真清洗干净了,青州军还有人吗?”

    “摊牌?万一要是砸锅了呢?”

    “今日非比往昔!”韩琨重复着先前的结论,“将领们也不都是愚忠者,每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会替自己考虑。邓氏已经完了,无法再翻身。是一条道走到黑,还是别僻蹊径,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们如果能争取到大部分将领的支持,那便足够了。”

    卢一定默默点头。

    “将军,这件事情,便交给我来做吧!”韩琨道:“您明天就出发去开平郡与陈志华见面,这是一种示好,相信陈志华并不是真的为了这件事与我们翻脸。其实我猜,这一次追风营突然开到了开平郡,是不是明人哪边已经闻到了味儿,知道了大小姐的事情。”

    “他们担心大小姐的出现,会让我倒向大小姐,发动有可能向明国的进攻,所以追风营就出现了。”卢一定道。

    韩琨点了点头:“将军,如果还继续有明军向开平郡开拔,那这件事便十有八九了。”

    两人正说着,外面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

    “将军,有紧急情报禀报。”外头有人大声道。

    “说!”

    “开平郡那边传来情报,陈志华已经下令停止向我青州输入一切物资,粮食排在第一项。”外头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另外据可靠消息,由明国中央战区大将军甘炜率领的虎贲,羽林两个战营,正在向开平郡进发。”

    听着外面的禀报之声,卢一定与韩琨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道:“果然如此。”

    “将军,是时候下决断了。秦风不会因为一次小小的边境冲突,便让他的亲信甘炜亲率两营劲旅开拔到开平郡,开平有一个巨木营,一个追风营还不够么?”韩琨道。“如果明人真已探知了大小姐的事情,那我敢断言,大小姐的虎牢关之事,必然不会如他所想的那样顺利。”

    说到这里,韩琨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将军,今年一过年,秦风就将宝清营调到了永平,而陆大远现在也在永平,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大小姐的谋划,所以一直在等着这个机会。”

    听韩琨这么一说,卢一定也是脸色大变,“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明人的目标也是要得到虎牢关?”

    “以有心算无心,只怕大小姐成功的可能性极低。她在应付了肖锵之后,还有时间应对来自明人的算计吗?”韩琨颤声道。

    “我们要不是通知小姐?”卢一定道。

    韩琨摇摇头:“说了也不会有作用的,只会让大小姐和戴叔伦对您起戒心,看得出来,他们信心十足。而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将军,您想过没有,大小姐既然出现在我们这里,那么现在正在朝廷军队护送之下的那个女人会是谁?”

    卢一定霍然站了起来,“我明白了,那个正在往虎牢关进发的假新娘,便是刺客。”

    韩琨抬头,盯着卢一定:“刺杀便在婚礼之上,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这件事了。将军,您现在得马上去开平郡了,一旦虎牢易手,青州郡的选择其实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