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开平郡之行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轻车简从,卢一定直奔开平郡。

    这也是一种态度,在两军现在情势比较微妙,甚至有可能发生更大规模的冲突的情形之下,卢一定这种做法,不谛于是在告诉对面的陈志华,我不想打仗,我想要和平。

    驻守在边境的明军士兵对于这位秦国将军也是给予了相当的礼遇,没有丝毫的怠慢,只是派了一名军官做为向导,带领卢一定前往开平郡。

    明军对卢一定尊重的态度,让卢一定稍稍放心一些,但随着愈接近开平郡城,他的心却又格外的沉重起来。因为所过之处,他常常能看到一队队的民兵带着武器,排成队形,高唱着战歌,整齐的向着郡城附近开进。

    那是开平郡的民兵预备役。作为开平郡的邻居,卢一定当然知道明国的军制。这些民兵预备役虽然还称不上精锐,但比也是常年接受军事训练的,这样的一些人,只要打上一两仗,立时便能完成蜕变。

    开平郡的确是在准备战争。这个发现让卢一定的心有些发凉。多次恨不得拨马便向回走,如果明人当真打定了注意要借此开战的话,自己这可是自投罗网了。就算明人不会那么不要脸的扣留自己,但自己这一样,可是让明人看到了自己的底牌,这会让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的。

    只可惜,他已经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跑回去,改变不了什么事情,而鼓勇向前,说不定还能挽回一场浩劫。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卢一定看到了开平郡的城墙。

    开平郡城,他也曾在这里驻扎过数年,对这里的一切原本是非常熟悉的,但两年时间过去了,这里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城外,宽阔的大道笔直的通向远方,一块块长势极好的庄稼彰显着今年开平郡又将是一个丰收年,纵横交错的沟渠里,潺潺的流水解决了土地浇灌的问题。

    田地之间阡陌交错,无数扛着锄头,牵着耕牛的百姓走在其上,能清楚的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家养的狗儿温驯的跟在他们身边,偶尔会有几只桀骜不驯的,看到主路之上有人走过,便冲到近前,隔着沟渠,向着主路上的人龇牙咧嘴的咆哮吼叫,然后在主人的喝斥之下,又快活的摇头摆尾地跑回到主人的身边,亲昵的用脑袋摩擦着主人的身体。

    看起来一切都很普通,但在卢一定的眼中,却又是极不普通的。因为这样的场景,他已经多所未见了。

    不论是他们还呆在开平郡的时候,还是他们退回到青州郡之后,这样的场面,他们都是不曾见过的。

    他见过的最多的便是面带菜色,衣衫破乱,神情麻木的老百姓。贫穷,似乎一直是压在秦国头上的一块巨石,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压得他们空有这天下最剽悍的百姓,却一直不能组建起一支最剽悍的军队。

    可以前的越国,比秦国虽然要好上一点,但也好不到那里去。也不过是从地上爬到席子上,仅仅高上那么一蔑片的差距而已,这才让秦国对上越国之时,屡屡能占到便宜。

    但自从明国建立,秦风当政之后,这一切,立马便来了一个全方位的反转,昔日也贫穷的这个国家,迅速的富裕起来,将秦人不知甩了几条大街远。过去那些战斗力不在秦人眼中的军队,也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如今竟然让自己面对他们时,感觉不到丝毫的胜势。

    这不仅仅是武备上的差距,还有士气之上的差距。

    现在,他统率下的青州郡是最为迷茫的时候,不知为何而战?为谁而战?而明军却一直是士气高昂。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卢一定突然有所明悟,或者那些明军,正在为眼前的这一幕而战,为保卫他们来之不易的这平静的生活而战。

    耳边陡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歌声,这是青州郡的一首俚曲,不论男女老少,都会唱的一首歌。卢一定不由得勒住了战马,招头搜寻着歌声传来的地方。

    那是他左手不远处的一块土地里,一个汉子挥舞着锄头正在挖掘着田地的一些边拉犄角,一边高声的唱着俚曲,而田坎之上,一个妇女挎着蓝子,手里牵着一个半大的女孩,那女孩子也正在高声应和着父亲的唱曲。而那妇女的背后,还背着一个更小的娃娃。

    他们应当是从青州过来的。

    看到卢一定神色有些不定,陪伴他前来的明军军官解释道:“卢将军,我们这里,其实有不少从青州郡那边逃难过来的人。”

    “这些人有能力在开平郡购买土地呢?”卢一定有些迷惑,青州郡,其实不仅是青州郡,还有秦国其它一些郡治的人,都有逃到明国来的现象。

    明军军官笑了笑:“卢将军有所不知,他们来到我开平郡,是不用掏钱买土地的。这些土地,都是国有的。只要他们来到我开平郡,我们便会对他们授田,只要耕种五年以上,这块土地就是他们的了。不过农具,牲畜,种子这些东西倒是要钱的。不过倒也不是要他们一次性给,可以先用着,分年给付的。”

    “无偿授田?”卢一定讶然不已。

    “对啊!”明军军官笑着解释:“我们大明是严禁土地兼并的,农税与土地的多寡是挂钩的,一个人名下拥有的土地超过了国家规定的亩数,那税赋,简直会让你做恶梦。所以呢,有很多土地多的地主,情愿把土地出售给国家,然后国家又把这些土地授予百姓。这是其一,其二嘛,我们开平郡现在人口不多,前几年折腾惨了,所以是典型的地广人稀。不过照这个势头下去,开平郡这样的日子也不多罗,再过几年,恐怕这样的授田就进行不下去了,因为空着的土地越来越少了。”

    土地为什么会越来越少?短短的时间内,明人的人口不可能有自然增长如此之多,只能是从秦国逃难而来的。

    想到两边巨大的差距,卢一定心惊不已,这样下去,只怕青州的人口会愈来愈少,明国这样的政策,只会吸引更多的秦国人逃到这边来。

    人口的减少所带来的恶果是显而易见的,田地里将没有人劳作,徭役将没有人来劳作,兵源将会愈来愈少。这样下去,青州只能是慢慢的死亡。

    他沉默下来。

    “卢将军有所不知啊,秦国人,现在在我们明国可是香饽饽,现在像长阳,武陵,益阳,桃园这些地方,想尽一切办法吸引秦国人过去呢!”

    对于这一点,卢一定当然知道,在青州的城外,便有不少的明国商人在明目张胆的拐卖秦国人。

    “为什么秦国人在明国这么吃香啊?”他问道。

    “吃苦耐劳,而且还非常容易管理。”军官乐呵呵地道。“他们原来在秦国似乎是被管得狠了,如今到了我们明国,一个个都快活得很,上头说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这话说得,让卢一定脸上一阵阵的发烫。斜睨了一眼这个明军军官,心道这个狗日的真是不会聊天,这聊着聊着,不就聊死了,这样说,还叫老子怎么接话。

    心中有些恼怒,脸色便沉了下来,不再说话,马刺轻敲马腹,战马加速,向着郡城奔去,直到此时那个明军军官才发生自己只顾说得快活,却浑然忘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这说得不都是实话吗?

    他耸耸肩,打马跟了上去。

    卢一定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城门口迎接他的是陆大远。

    看着陆大远带着几名卫兵笑容可掬地站在城门口,卢一定眨巴着眼睛,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两年之前,横甸之战,陆大远奉命率一万兵马救援邓朴邓素,最后却是被明军合围,上天无路,无地无门,最终,只能全员放下武器,向明人投降。

    可看他现在的样子,哪里有一点战俘的模样?这两年,关于陆大远在明国活得风生水起的消息,卢一定是听过不少的,现在看陆大远的模样,只怕他是已经完全投靠明国了。

    卢一定叹了一口气,翻身下马。

    “陆兄,别来无恙?”他抱拳道。“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陆大远笑吟吟地看着卢一定:“卢兄,久违了。这两年,的确是我过得最滋润的两年,不过说实话,看到你,心里还是怪尴尬的。”

    “没什么!”卢一定摆了摆手,“你当时的那个处境,谁也怨不得你。陈志华让你来接我?”

    陆大远摇了摇头:“卢兄,我也不瞒你,我现在已经大明的一员了,但却不是受陈志华节制,我在这里接你,也不是陈志华命令,而是另外有人。这人让我来接卢兄,先与你谈一谈,然后双方再见面。”

    “是谁?”卢一定奇怪地道:“陈志华不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吗?”

    “这事儿说来话长,卢兄,倒也不急在一时,走吧,驿馆里已经为卢兄准备好了住处,咱们哥儿俩好好的喝两杯,边喝边聊吧!”陆大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