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如何舍得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跨前房门的那一刻,卢一定有一种想拔腿而逃的冲动。

    他不认识秦风,听过很多这位皇帝的传奇故事,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到秦风本人。

    但当他走进屋内,一眼看见居中而坐着的那个年轻人时,他的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明国的皇帝秦风。

    那一霎那,他汗流浃背,明国的皇帝居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开平郡,这是要对青州展开全面进攻的节奏吗?那自己这一趟过来,可谓是自投罗网,羊入虎口了。

    逃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闪便消失了,开什么玩笑?往哪里逃,又怎么逃得了?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大步走了过去,到了秦风的面前,竟然是单膝下跪向秦风见礼:“外臣卢一定,见过大明皇帝陛下。”

    秦风站了起来,微笑着走上前去,双手扶起了卢一定。

    “卢将军,能在开平郡看到你,朕真是开心极了。”他环顾着身边的陈志华,陆大远,野狗等人笑道:“看来卢将军与我们一样,都是不愿青州郡与开平郡生出一些什么龌龊来,大家都是想要和平的嘛!”

    “惭愧之极,这一次的冲突,完全是外臣驭下不严,使得麾下部将无法无天,外臣惶恐无地。”卢一定将姿态放得极低。

    “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秦风微笑着,“从卢将军踏上开平郡的土地的时候,朕已经下令让于超的追风营撤兵,退回到开平郡内。而开平郡运往青州郡的各类物资,也已经从今天开始恢复正常,卢将军不必忧心。”

    “陛下宽宏大量,外臣感激不定。”卢一定再一次行礼。

    “坐,卢将军,请坐。”秦风笑看着这位坐拥青州郡,麾下有着十万大军的秦国将领。

    这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但却并不刚愎,反而是那种心思极为灵活的,凡事都会从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去考虑。正因为如此,他在当初横甸之战,秦军大败亏输之后,能够率领部下全身而退;能在秦国朝堂软禁邓洪之后,立即便扩军备战,盘踞青州,拒不奉诏;能够在与明国发生纠纷之后,立即便放下身段,只身赴开平郡,希望化解矛盾,维持现状。

    当然,现在维持现状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自己亲自来开平郡见卢一定一面,就是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来解决青州郡的问题。

    青州的战马资源是大明想要的,当然,青州的十万大军也是秦风想要的。一个拥兵十万的势力躺在自己卧榻之侧,任谁也不能放心睡大觉的。

    “邓姝来找过将军了?”双方坐定后,秦风单刀直入,双方都是聪明人,没有必要去转弯抹角。

    “是。”与陆大远的见面,使得卢一定明白,明人这边对于邓姝的行踪了如指掌,虽然不知道明人是如何做到的,但这却是铁一般的事实,隐瞒没有任保的必要。“大小姐想在虎牢关做些事情。”

    “当然,杀了肖锵,夺取虎牢关的军事控制权嘛!”秦风不以为意的随口道,却不知在卢一定的心中却是马上掀起了惊涛骇浪,明人什么都知道。

    “外臣认为大小姐的谋算,只怕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他字斟句酌地道。

    “不,朕恰恰与你的意见相反,她一定能成功。”秦风摇了摇头:“邓姝所谋甚大,不知她与卢将军是如何说的?”

    卢一定沉吟了一下,“大小姐说,等她掌控了虎牢军队之后,需要我举旗呼应,她要以这二十万大军协迫朝廷释放王爷,让王爷重获自由。”

    “她是这么跟你说得么?”秦风呵呵笑了起来。“可事实上并不是这个样子的。邓姝只要在虎牢关一动,雍都那边,就再也容不得邓洪活下去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二十万大军还是有些份量的,朝廷一定会考量。”卢一定道。

    “不,绝对不是这样的。换成我是马越父子,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秦风看着卢一定,道:“我会立即杀掉邓洪。知道原因吗?”

    卢一定有些震惊,他的确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在他看来,当邓姝手中掌握着二十万大军的时亿,朝廷投鼠忌器,只会与邓姝谈判,而不可能杀了邓洪惹怒邓姝,从而爆发大规模的内战。

    “这,不太可能吧?”

    “为什么没有可能。”秦风轻哼了一声:“如果因为邓姝的协迫,就将邓洪释放,让邓洪回到军中,那马氏的皇位才真是摇摇欲坠了。一个邓姝,纵然握有二十万军队,她能真正掌控得住吗?卢将军,你会对她言听计从吗?”

    卢一定呆了呆,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

    “你对邓姝,是因为对于邓氏一直以来的恩情的报答和尊重,所以,你在邓姝下达命令的时候,会衡量得失,会趋利避祸,同理,虎牢军队也是一样,肖锵死了,那里群龙无首,对于邓姝,虎牢剩下的将领,或者会和你一样,暂时奉她为首,却不会言听计从,因为这位大小姐还没有这个份量。但如果邓洪回来了,那可就大不一样了。”秦风笑看着卢一定:“假如邓洪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怎么做?”

    “俯首贴耳!”卢一定道。

    “这就对了,邓姝不可能将虎牢,青州两地大军捏合在一起真正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邓洪却可以。所以你想想看,马越父子会受邓姝的协迫,放邓洪猛虎归山?所以邓姝成功之日,便是邓洪授首之时。”秦风挥了挥手道。

    卢一定默然,秦风说的是正理。

    “所以说,邓姝说谋,根本就不在此。”秦风接着道:“你知道她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吗?”

    卢一定看着秦风,脑子之中灵光一闪,“外臣明白了,她是想集两地之力,全力进攻大明。”他看着秦风,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明国突然向开平郡调集大量兵力,甚至连皇帝也亲自到了开平郡。

    想明白了这一点,却又同时对明国的情报能力感到极度震惊,邓姝在自己面前都瞒住了这些事情,但明人却了解得清清楚楚。

    “不仅仅是如此。”秦风却叹息了一声:“邓姝所谋,可不仅仅是趁我大明没有防备的时候猛攻呢,她的计划,可是同时算计着明国,秦国两个国家。”

    “这怎么可能做到?”卢一定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邓姝的计划是怎么样的,就算集虎牢,青州之力的二十万人,但不管是进攻明国还是攻打雍都,任何一个对手都足以让她吃力无比,她又怎么可能兵分两路,同时算计两个国家呢!

    看着卢一定迷惑的模样,秦风提醒他道:“虎牢关!”

    卢一定身子微微一震,脸唰地一下白了:“齐人。”他大叫了起来,“大小姐与齐人有联络。”

    “不错,你反应很快!”秦风笑道:“邓姝派了人去齐国,面见了齐国现在的军事统帅郭显成,在她掌握虎牢关之后,便会开放虎牢关,齐人大军将会自虎牢关而入,攻秦的主力,有可能会是齐人的军队,而她,则会带着虎牢,青州的军队,进攻明国。”

    卢一定目瞪口呆地看着秦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大小姐她,最终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在卢一定看来,此举,简直就是再明显不过的损人不利己。

    秦风大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她所谋的,不过是朕的脑袋而已。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一个疯狂的家伙,为了能报仇,当真是不顾一切了,哪怕是将你们这数十万大军都葬送也毫不犹豫。嗯,她应当是这样想的,她带着这二十万大军猛攻明国,纵然打不赢我们,也会让我大明烽火遍地,处处哀鸿,饿殍遍野,国力受到极大损害。到了那个时候,齐国就会乘虚而入,最终将我大明灭掉,他就算不能亲手报仇,却也差不多了。我还猜也许到了那个时候,她正躲在某个角落里放声大笑呢!”

    卢一定做声不得,心中却是燃起熊熊怒火,邓姝这是在拿着他们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如果真按着邓姝所设计的那样发展下去,那什么也不会剩下,他卢一定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皇帝陛下放心,青州绝不会加入这样的丧心病狂的计划,哪怕她是大小姐也不可以。”卢一定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道:“我青州十万大军,不能白白的送掉性命,到最后却一无所得。”

    “好得很。”秦风微笑道。

    “陛下,外臣这便要返回青州郡去,外臣属下,多是王爷昔日老部下,外臣担心大小姐绕过我直接去接触这些将领,必须要赶回去做一些安排。”

    “没问题,卢将军想什么时候离开都可以。”秦风爽快地道:“希望能很快再次见到卢将军。”

    听着这弦外之音,卢一定却只是深深的躬下身去,向秦风行了一礼。

    “外臣告辞!”

    “大远,替朕送送卢将军!”秦风道。

    看着两人离去,野狗有些不满地道:“这家伙不上道,陛下,何不开诚公布,逼着这个家伙投降?”

    “他现在也算是一方之主,想要他转过这个弯来,舍得现在的权利地位,哪有这么容易?”秦风笑道:“饭得一口一口的吃,他会想通的。”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陈志华道:“如果他想不通这个道理,只怕最后就一无所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