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人人自危的长安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对于陈志华的话,秦风倒是深表赞同,有时候,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你才能得到另外一些东西,鱼和熊掌能兼得的事情,必竟是少之又少.

    野狗哼哼道:”真是不爽利啊!这卢一定莫非认为他当真手中握有十万兵马便可以跟我们叫板吧?”

    秦风哈的一笑:”十万人那是真有的,但真正能拉到战场这上见个真章的,也就三万出头,还是邓洪的老底子,这两年就算他练出了一些兵,只怕也在忙着插到这三万老军里头去稀释邓氏的影响力,新崛起的势力与老一派的必然有一个争夺,磨合的过程,真正的战斗力或许还不如以前.”

    陈志华点了点头:”陛下说的是,从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卢一定倒真是有些优柔寡断,换一个果断的统帅,如果是想要尽快摆脱邓氏的影响力,那在新势力成形之后,就该大开杀戒,杀掉一批貌合心不合的,整合便水到渠成,他居然梦想着新旧势力水乳交融,当真天真得可以.”

    “这是他的缺点,也是他的优点嘛!”秦风道:”这人也是一个念旧的人,不愿意采取太激烈的手段,志华,如果卢一定当真是你说的后一种人,那我们想要和平解决青州问题,可就不那么容易了.现在这样是最好的.”

    “那倒是!”陈志华一笑:”卢一定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晓得与我们干起来,他们绝对是倾家荡产的,所以这才急急地跑了过来求和,陛下,动员民兵预备役的事情还要继续下去吗?这一次动员了开平和中平两郡的全部民兵预备役,当地的生产和基建都很受影响呢?您也知道,现在春耕刚过,正是修建道路,整修水利设施的好时候.”

    “不能停止!”秦风摇了摇头:”还是要防患于未然,卢一定不是一个果断的人,还是要防着他的反复,另外,虎牢关方向一旦有事,巨木,追风,羽林,虎贲都要准备往那里去,到时候开平的防守就要仰仗这些民兵预备役了.”

    “齐人,真会动?”陈志华犹豫了一下,问道.

    秦风皱眉沉思了一会儿:”这件事,还真是不好预测.从齐国国内的情况来看,他们不应该贸然介入秦国内乱,曹天成应当很清楚,秦国是我们大明虎视眈眈的目标,他们插手秦国,便是又挑起与我们大明的另一场争端.我们绝不会善罢干休,肯定是要与他们争夺的.”

    “陛下说得是,安如海,江涛,武腾他们在齐国境内这一通折腾,让齐国受损不小,也让曹天成迎来了国内改革,收权,清洗的大好良机,但这种动作,是会引起国内政局震荡的,国内不靖,正是多事之秋,此时再挑起与我们之间的事端,与他们的利益不符啊!”

    “说是这么说,但必竟这是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啊!”秦风咧嘴笑了笑:”你想一想,如果邓姝当真控制了虎牢关,控制了虎牢军队,按她向齐人所说的那样,大开虎牢关,任由齐人长驱直入的话,齐人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自虎牢关切进秦国腹地.而秦国现在最大的三支军队之中的两支,虎牢军和青州军都会在邓姝的率领之下向我大明发起猛攻,秦人所要面对的只不过是秦国王廷的数万雷霆军以及在落英山脉三心二意的卞无双,这胜算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当然大啦!”野狗啧啧地道:”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跟邓姝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他们好整以遐的收拾了秦国,等我们灭了邓姝,回过神来,得,秦国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了,这算盘,找得啪啪的响啊!老大,您得好好盘算盘算,咱们怎么把这一巴掌打回去,还得他们没脸再见人.”

    秦风大笑,”这一巴掌已经打了一半啦,先搞定虎牢关,虎牢事的事情一了,保管卢一定便会屁颠屁颠的向我们凑过来.如果虎牢搞不定,那卢一定就真会变成我们的敌人啦!”

    “关键还是在虎牢,陛下,虎牢,我们有几分把握?”陈志华的脸色也有些凝重.

    “七成吧!”秦风道.

    “只有七成的把握?”陈志华吸了一口凉气,”这也就是说,邓姝还是有可能成功的.”

    “你打仗,每一次都有十成十的把握?”秦风瞟了一眼陈志华,”七成,已经很高了.我所担心的不是邓姝能不能成功,而是到时候虎牢所部,肖锵的嫡系反抗有多激烈.虎牢最强悍的部队,无疑便是肖锵的嫡系了.”

    陈志华点了点头:”难怪陛下要亲自到永平郡去坐镇.”

    “郭九龄已经去了虎牢了!”秦风眯起了眼睛,”这一次,我们可是倾巢出动.拿下这一仗,则秦国大半壁江山便会归我们所有.马氏皇朝,便摇摇欲坠了.”

    “我们当然会成功!”野狗凶悍的举起拳头,在空中晃了晃.陈志华一笑,也是伸出拳头,与野狗在空中重重一碰.

    “一定会成功.”

    长安,齐国都城,当世第一大城.无论是城池的规模,还是人口的数量,这座城市对于这片大陆之上的其它城市都是呈碾压状态的,超过三百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比越京城和上京城以及雍都加在一起的人口还要多.

    从千年之前,大唐崛起之时,便定都长安,到千年之后,齐国篡唐自立,这座城市便一直是都城.曹氏篡唐,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战乱,也只不过发生在皇宫之内和城内的少数一些地方,整个都市并没有受到什么破坏,对于当时的大唐百姓而言,曹氏自立,似乎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并没有多少抵触情绪,因为在这之前,曹氏秉政已长达数十年时间,大唐皇室那时候早就成了一个摆设.

    这个样一个大的都市,自然是居之不易,特别是核心区域之内,更是寸土寸金.一个小小的院落,便足以让你在外城购买到一幢大大的宅子.而能在这片区域内住着的人,自然而然的都是齐国大富大贵的人.

    而在这片区域之内,最昂贵的便莫过于清河坊了.想要在这里拥有一个宅子,光有钱,那也是不行的,权力,才是能能在清河坊拥有一席之地的最基本的原因.

    而与清河坊相邻的鼓楼坊才是富人的聚居之地.相比起清河坊的那些大官贵人的低调内敛,鼓楼坊的住户们,才是真正奢侈到了极点,如果一个人初来长安,先到鼓楼坊,再到清河坊的话,一定会认为是从一个富豪区到了一个普通百姓的居住之所.

    这两个坊构成了长安最顶级的区域,当然,要将皇城除外.

    不过这一段时间,清河坊和鼓楼坊,可都是空出了大量的宅子.一个又一个昔日高高在上的达官贵人被下牢,抄家,杀头,家产被没入,拍卖,而邻所的鼓楼坊自然被波及,大腿折了,抱大腿的人自然也不能独善其身,跟着一齐倒霉那自是应当应份的.

    一时之间,这两个原本千金来求寸土的地方,居然空出了不少的宅子,当然,铁打的宅子流水的人,旧人既去,自然便会有新人补进来.而最惨的莫过于旧人刚刚被押出自己的宅子,新的主人已经带着仆人前来接收了.

    郭显成带着两名亲卫,走在清河坊的街道之上,他是朝廷刚刚任命不久的齐国军事统帅,但却也是有史以来齐国权力最小的一位军事统帅,与前任曹云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上有皇帝瞧着,下面还有周济云虎视眈眈,试图寻到郭显成的错处将他打落尘埃,从而取其代之.

    郭显成非常清楚自己现在所面临的境况,一方面,他要竭力维持军方的利益,另一方面,却又要想方设法完成皇帝对军队的改组和掌控,可谓是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踏错半步,便万劫不复.

    郭显成也是齐国史上最为低调的军事统帅.他并没有住在清河坊,在高升之后回到长安,只是在内城寻了一处院子,安置了家人,平素倒有大半时间,呆在衙门之中.今天到清河坊来,却是来寻前任大帅曹云.

    因为他自觉遇到了一个坎,他拿不定注意,而曹云,作为他的老上司,恩主,正是那个有资格,也有能力为他解惑的人.

    走在大街之上,郭显成心事重重,清河坊是权贵集中之地,昔日这里可是车来马往,难得有如此清静的时候,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人人自危,可没有人敢像过往那样一般招摇过世了.

    前方人喊马嘶,一队黑衣的侍卫押着一辆囚车向着街口行来,传随着囚车左右的,踉踉跄跄前行的老人,孩子,女人,悲哭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郭显成侧身退避到街道之旁的屋檐之下,微微侧过了头,不忍看那囚车之中被枷着的那人.这个刚刚被逮捕的官员他是认识的,是兵部左侍郎王野闻,兢兢业业的一个人,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也落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