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今日亲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亲王府在清河坊的正中,占地足足二十余亩,这在寸土寸金的清河坊可是一件很可怖的事情,原本曹云的府第倒也没有这么大,仅仅一半左右,但放在清河坊也是数一数二了,只比曹冲的府第略小一些,现在几乎扩充了一倍,却是在楚齐大战结束之后,曹云立即上书皇帝,以心力交萃,身体不堪重负为由辞去天下兵马大元帅一职之后,皇帝曹天成亲自下令扩建的,原来的那些人家吗?自然便得乖乖的腾房子,有本事在清河坊便再寻一处宅子,没本事的话,便只有搬走了.

    曹云坦然受之.不但坦然受之,而且在接受了这些地方之后,更是大手笔的将原本的宅子统统推倒,全部重建.这花菲那可是天文数字,以至于在长安城中都在盛传曹云在打楚国的时候发了大财,齐国人可都知道,楚国那是出了名的有钱的富老财啊!

    这些消息传到皇帝曹天成耳中,曹天成不但不以为忤,反而在大笑之余,又赐予曹云万金,皇帝这个态度一表露出来,长安城中不利于曹云的各种流言立即便戛然而止.

    郭显成是曹云爱将,又是当今天下兵马大元帅,进出曹云府第,倒也不用等着下人通报,门子看见郭显成到访,立刻一边亲自迎进来,一边报进去,片刻之后,先是亲王府大管家急匆匆地迎了出来,接着曹云的儿子曹楷也跟着出来迎接.

    “郭叔叔,父亲正在后头盯着呢,侄儿已经差人去通报父亲了.”曹楷却是向着郭显成行了一个军中礼节.曹楷现在正在雷霆军中任职,而郭显成是天下兵马大元帅,节制齐国天下兵马,说是郭显成的下属倒也并不错.

    “不必了,我直接去后面见王爷!”郭显成有些诧异:”后头不是一大片工地吗?王爷身子尊贵,呆在哪里做什么?”

    曹楷苦笑:”自从退下来之后,父亲倒是迷上了修建这些馆阁亭楼,园林水渠,每日与工匠们泡在一起,竟然亲自修改图纸,每日竟是乐在其中.一天当中,几乎全都泡在那儿与工匠为伍.”

    郭显成楞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王爷刚刚退下来,从日理万机,一下子闲到无所事事,不找些事儿来做,又能怎么办?这事儿闹得?唉,王爷心里苦呐!”

    曹楷脸色微变:”郭叔,这话……”

    郭显成摆了摆手:”贤倒不怕担心,也就是在这亲王府,我才敢说说这话,别处,我哪怕胡乱置词?”

    曹楷压低了声音:”郭叔,如今的王府也不是以往了,您也知道,宅子几乎扩大了一倍,自然便要多招许多人手进来,这里头,便有不泊……”

    郭显成勃然大怒:”曹辉他敢往亲王府里头塞人?他胆子还真是大,王爷怎么不一顿板子把这些人打了再送到曹辉家里去?”

    “小声些,小声些!”曹楷连连摆手:”郭叔,小声些.这些人父亲特别叮嘱了,不但要尽数接纳进来,还得安排在府里重要的位置之上.”

    听了这话,郭显成呆了半晌,”王爷何苦如此?王爷一片忠心,陛下又何尝不知?完全没有必要如此作践自己.”

    “郭叔,您是自小看着我长大的,我骑马射箭,都是叔亲自教我的呢,侄儿也不必瞒您,这事儿我也想不通,您想想看,家里多了这些鬼影的探子,以后说话做事,都别扭致极,一想想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随口一言,都会上达天听,想想都是毛骨悚然.我们曹家好歹也是天皇贵胄,金枝玉叶,父亲已经辞了天下兵马大元帅,为什么还不放心?”他顿了顿,激愤地道:”我就不信,曹辉往府里塞人,陛下会不知道.知道而不阻止,那就是默许,想想也是令人心寒.”

    郭显成长叹无语.

    “走吧!”天子既然默许,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左右不过是这些年亲王所立下的战功太多了一些,军中大将,几乎都出自亲王门下,皇上不放心罢了.

    两人默默无语,心中却都是在替曹云鸣不平,曹云之所以辞去天下兵马大元帅一职,并非是他当真身体受不了,而是受时势所迫,皇帝收权,改革国内政局格局的态势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去冬到今春,楚国大将安如海横穿落英山脉,肆虐齐国数个郡治,兵锋甚至直逼长安城,虽然当时齐国精锐兵马几乎全都集中在潞州围攻楚国主力,但大齐当真就没有力量对付安如海么?

    当然不是.

    只是因为安如海打得都是守旧势力极其顽固的郡治,那些地方,也都是皇帝改革遇到的阻力最大的地方,否则安如海也不会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浪,能煸动如此多的百姓心甘情愿的加入到军队之中,对这些地方展开了残酷的清洗.

    这是皇帝乐于看到的.皇帝不好亲自动手,便由安如海来动手好了.这便是皇帝打着的如意算盘,否则,只需派出镇守长安的龙镶军,再辅之以各郡郡兵,平乱足矣.

    但皇帝却偏偏不这么做,宁可逼着曹云从潞州抽军,逼着曹云提前发动潞州战役,宁可放闵若英一条生路.所为不过是为了拖时间,让安如海将这些地方清洗得干干净净.

    皇帝起了这个心事,是汲取了明国秦风的经验,秦风之所以在前越的地盘之上经营得如此风生如此,无外就是当年莫洛的造反以前秦国的攻击,让越国的不少地方的旧势力被扫得干干净净,这才有了如今蒸蒸日上的大明朝.

    皇帝这是在学习秦风的经验呢!更何况,这还是一箭双雕之技,因为曹云当初为了能够将闵若英彻底干死,可是顶了皇帝一段时间,这一顶,得罪的可不是皇帝,皇帝乐见其成呢,可曹云却得罪了朝堂之上的旧势力,上有皇帝不怀好意,下有百僚百般攻击,最终闵若英还逃出生天,曹云除了辞职,还能怎样?

    体体面面的下台最好,难不成还真等到被轰下台?

    郭显成能体会到曹云内心的苦楚.如果曹云还在这个位子上,也不用自己被架在火上,如今烤得难受之至.

    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对于郭显成来说,可不是什么美差!自己一个败军之将,何德何能能当此重任?无非是皇帝需要一个弱势的大元帅而已.

    郭显成自己心里也苦着呢.

    远远的看见曹云,郭显成心里一阵酸楚,昔日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元帅,此刻穿着一件布衣,衣襟塞在腰带之上,正与几个工匠凑在一起,对着一张图纸指指点点.

    “父亲,郭帅来看您了!”曹楷小跑几步,到了曹云身边,躬身道.

    曹云抬头,看见郭显成,大笑着挥手:”显成,你却等等,我这里还有最后一点需要确认一下.”

    郭显成微笑着躬身示意.看着那边的曹云,却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可亲王的内心真是这样想得吗?

    片刻之后,曹云拍着手上的泥土,走了过来.”显成,你这个大忙人,怎么今儿个想起来看我这个闲人了?”

    郭显成再次鞠躬:”大帅,显成回长安良久,一直不曾来看望大帅,一来是因为公务的确很繁忙,二来,却是怕给大帅您添麻烦.”

    添麻烦,自然是因为如果现任的兵马大元帅与前任兵马大元帅交往过甚的话,皇帝会不满意,郭显成明白这一层,所以回到长安之后,迟迟没有来拜访昔日的上司.

    “多虑了多虑了.”曹云呵呵笑着,摆手道:”你不来,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昔日的旧将来看看老上司,陛下这点心胸都没有,你要真不来,陛下才会不开心.才会不满意呢!”

    听了曹云的话,郭显成蓦然明白过来,后背里立时便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多谢大帅指教.”

    “不要叫我大帅了,你现在才是大帅.”曹云大笑.

    “在显成心中,您永远都是显成的大帅.”郭显成郑重地道.

    看到郭显成的样子,曹云怔了怔,接着又笑了起来,拍了拍郭显成的肩膀,道:”很好,我知道你一直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也不亏我下台之前推荐你,周济云为这事儿可是恨上我了.前几天回长安来,可是过我门而不入呢!”

    郭显成有些赫然地道:”说起来,济云的确要比我更适合这个职位.”

    曹云却笑了起来:”你不明白,济云也不明白,现在的这个位置,你坐上来,尚可以全身而退,如果是济云嘛,只怕会没个好下场.”说到这里,曹云压低了声音.”他太强势了,又有一个高明的幕僚辅佐,而陛下,是不需要一个强势的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有我这么一个,皇帝已经受够了.”

    郭显成有些震惊地看着曹云.

    曹云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另一边的一个荷塘,”走吧,我们去哪里走一走,今日到我这里来,只怕是有事吧?不过如今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可不要指望我给你出什么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