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有限介入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两人沿着荷塘边上的石籽铺就的小路缓缓前行,郭显成稍稍落后了半个身位。荷塘占地足有亩许,眼下虽然荷花还没有盛开,但青青的荷叶却已是铺满了水面,一个个小小的花蕾已是傲立在枝头之上,偶尔能看到五彩斑澜,形态各异的金鱼从荷叶之中游出,探出脑袋,张大了嘴巴吐着泡泡,然后又尾巴一摇,消失在荷叶的深处。

    “两过两个月过来,你便能看到这满池的荷花盛开,那可是难得的美景。”指着荷花池,曹云呵呵的笑着。

    “到时候末将定然会来陪着大帅赏荷饮酒。”郭显成点头道。

    曹云一笑,没有答郭显成的话,只是缓缓前行,一路之上却是不停的指着正在一个个火热动工的场景,兴致勃勃地为郭显成介绍着建成之后,将是怎么的一副美景。

    “大帅,您当真志在此吗?”郭显成终于忍不住了,问道。

    曹云脚步微微一顿,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显成,那你觉得我还能干什么呢?”

    郭显成顿时哑然,是啊,还能干什么呢?军中,大帅肯定是回不去了。避之唯恐不及呢。

    “年轻的时候,去过一次楚国,见识过楚国的江南园林,啊呀,那可真是巧夺天工啊,咱们大齐的宫室园林,硬气是硬气,可就是少了那一股柔美之气啊,阴阳相调,方是正道嘛!”曹云道:“楚国,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去不去得成,既然不能确定,哪便在自己家里造一个便好了。”

    “楚国已是强弩之末。”郭显成摇头道:“闵若英对于程务本的猜忌和不信任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时王爷放任闵若英离去,可真是一步妙棋,如果当真杀了闵若英,那楚国必然另立少主,那程务本必然会掌握大权,楚国上下一心,反而对我们不利了。”

    “倒也不是故意放闵若英一条生路,实则是当时因为提前发动,想要猎杀闵若英已是力不从心了,既然闵若英左右都要跑,那多杀几个火凤军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倒不如放他回去,让他去与程务本别苗头。”曹云笑道:“想不到明国秦风也是这种想法,其皇后闵若兮自泉州一路向上京,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在挑拨着这君臣之间本已脆弱之极的关系。”

    “是的。”郭显成点头称是:“最新的情报显示,明国已经与楚国达成了抗齐联盟,明国将他们的最新的武器装备出售给楚人,不过所有的装备却都是走水路,从泉州上岸之后,先运到荆湖交给程务本。明人的武器装备犀利,周济云在荆湖与程务本交手了数次,很是吃了些亏。”

    “济云太自傲了,”曹云摇摇头:“程务本可不是好对付的,现在他已经在荆湖占稳了脚跟,荆湖水沟纵横,湖汊密布,程务本有水师助战,我们很难在哪里讨到好的。”

    “济云急于想再立大功,现在的楚国,如果再在荆湖吃上一次大败仗,便再也挡不住我们的大军了。”郭显成道:“吃了这几次亏之后,他已经邀请了勃州的周家去荆湖助他,周家,嘿嘿,倒也的确是海里的蛟龙,但有一个问题啊,周家是强,但荆源的水势地理他们熟吗?只怕就是他们去了,短时间内也是占不到便宜的。”

    “楚国不用去管他了,他最终的命运已经注定,不是落在我们手里,就是落在明人手里。”曹云道:“我们的主要敌人,已经不是楚人而是明人了。”

    “大帅,说起明人,末将这一次来找大帅您,便是与明人有关。”郭显成道。

    “如果是军国大事,就不必与我说了。”曹云挥挥手道。

    郭显成笑道:“大帅,莫以为您躲在这里,便当真能享清福了,这件事情,说不得皇上也还得问问您的意见的。”

    “哦?何以见得?”曹云笑道。

    “大帅知道邓姝这个人吗?”郭显成问道。

    曹云一楞:“邓姝?是邓氏的人?听名字是个女子。”

    “正是,此人是邓方的长女。马上就要嫁给虎牢关肖锵之子肖新为妻了。”郭显成道。

    “你说的事情,与这个女子有关?”曹云奇道:“这个女子居然有能耐惊动我们的郭大帅?”

    “实是此事非同小可。”郭显成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如果不是现在我们大齐内忧重重,陛下的重心都在国内之事上,我便要一口答应了。”

    “什么事情?”曹云好奇的问道。

    “前几日,横断山守将拓拔燕派人护送了这个邓姝的使者到了长安。”郭显成语气有些凝重的将邓姝之事的始末一五一十的给曹云讲了起来。将所有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之后,两人已是不知不觉的绕着荷花池走了一圈。

    “这倒也真是一个奇女子。”曹云啧啧称奇:“虎父无犬女啊,这个邓姝,真是了不起啊,竟然想以一己之力,撬动数个国家的力量。而目的居然只是复仇,哈哈哈!”

    “这个计划听起来当真是天衣无缝,而且成功的可能性极高,更重要的是,我们大齐不需要付出什么,便能一举两得。既能得到秦国,又能将秦国现在大部分的有生力量引入明国,让他们斗个你死我活。”

    “那你为什么犹豫呢?”曹云反问道。

    “正是这个计划对我们太有利了。”郭显成道:“而对秦国太不利了,当然,对明国也不利,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末将实在是有些惊疑不定,这个女人,莫不是疯了么?所有谋划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替邓氏复仇?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便将秦国近二十万军队搭上去,这,这有些说不通啊!”

    “她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曹云皱眉道:“按照她的计划,虎牢关的秦军必然是实力大损,而青州卢一定会不会死心塌地可也说不准,就算卢一定也死心塌地,但青州真正能战之士有多少想必你也清楚,就凭这点人马想要撼动明国,简直是做梦。”

    “这我也明白。不过毕竟是数万大军,只要能杀入明国,对我们总是有利的。”郭显成道。

    “你说得不错,只要杀进去,对我们便是有利的。但你有没有想过,杀不杀得进去呢?”曹云反问道。

    “如果这个计划成功,那就能杀进去。”郭显成肯定地道:“明人想要拿下秦国,这已经是摆在明成之上的事情了,如果我们能捷足先登的话,那对于明国可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这个邓姝玩这么大的动作,明人会不会有察觉呢?”曹云问道。“明人的情报能力可是不错的,他们在秦国的渗透这两年已经很深了。”

    “或者他们已经有了察觉了,但不可能有知道得太多。”郭显成迟疑了一下,道:“最近秦风在向青州方向调兵,追风营,还有新组建的虎贲,羽林两营都已经在往那个方向上运动。”

    “往青州方向调兵?”

    “是!或者他发现了卢一定有什么异动,但他绝不能想到邓姝在虎牢关的举动。”郭显成肯定地道。

    “那宝清营在永平郡干什么?还有那个秦国降将陆大远和他的一万士兵,不也是呆在永平吗?”

    郭显成呆了一呆,“大帅,您是不赞成我们插手这件事情?”

    曹云顿了顿,“多好的机会啊?你不是也动心了吗?皇帝陛下和朝中重臣们,肯定也是动心的。但我实在是没有太多的信心。现在我们大齐,最重要的还是改决国内的问题啊。解决了国内的问题,大齐便是一条巨龙,解决不了内部的问题,未来堪忧啊!”

    “可是如果坐视明国吞了秦国,他们与楚国现在又是联盟,那未来,将是我们大齐的劲敌啊!”郭显成道。

    曹云冷笑:“这几十年来,三国联手抗齐,可曾奈何得我大齐一根毫毛,只要大齐自身强大,所惧何来?邓姝此事,是一颗蜜糖,但也可能是一粒毒药。”

    “大帅,你在担心什么?”

    “我在担心,如果我们陷进去之后怎么办?”曹云瞟了一眼郭显成:“一旦陷进去,便会与明人发生冲突,但现在,的确不是再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好机会。要是国内的改革半途而废,那所带来的祸患远比我们得到秦国的利好要大得多。”

    郭显成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明白了,大帅,先要做好我们自己,那么这件事情,在朝议的时候,我会反对的。”

    “你的反对未必会有效,这件事情,恐怕皇帝真会动心的。”曹云淡淡地道。

    “那大帅,我该怎么做?”

    “有限介入。”曹云看着郭显成,“做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你应当坚持这一点,相信陛下也会明白当前什么事最重要。但不做,显然也不符合陛下的心思,那么,有限介入便是最好的应对手段。如果能顺利取得虎牢关,我们便是大赚。如果事情一旦不对,有深陷泥潭的危险,便立即要抽身而退。向横断山脉增兵是必然的,你亲自去坐镇,那个拓拔燕,只怕把握不住这个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