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不想与我谈一谈吗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六泉冲外不远,田真正在火上烤着手下刚刚打来的一只野兔子,烤出来的油滴到火上,滋滋儿作响,冒起一团又一团的红色的火花。两面已经焦黄了,香气四溢,举到眼前审视了一阵子,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扯下一条后腿来,吹了两中气,凑到嘴边,咬下一块,细细的在嘴里咀嚼着。

    烧烤,可也是一个技术活。当然,除了技术好,还得有好的调料。

    作为沙阳的五大家族,田家当初跟着刘家一起站队了对伍,竭力支持着秦风统帅的当时的太平军,随着大明的建立,田家,已经正如秦风当初所许诺的一样,走出了沙阳,成为了整个大明的名门望族。

    如今田氏的酒楼,客栈,开到了大明的每一个郡城,当然,出开出了国门。

    每一个酒楼,客栈都是大明的一个公开的情报基地。

    鹰巢,其实就是在田氏当初的情报机构之上建立起来的。现在的鹰巢,头号大当家自然是郭九龄,往下数,排在第二位的当数千面,第三位,便算是他田真了。

    田真当然有野心,鹰巢大头领的位置,便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现在的郭九龄,当然不是他能撼动的,在情报界的地位,郭九龄对于他田真来说,那是高山仰止的存在,没有郭九龄,就没有现在的鹰巢,相比于现在的鹰巢,过去田家所控制的情报系统,只能说是在过家家。

    正是在郭九龄来了之后,田真才见识到了一个真正的情报机构是一个怎样的细密分工,严密合作,就如同一架结构紧密的机器,不论是那一个环节出现了小小的问题,整个机构发上就会发现问题并开启自动纠正功能。

    田真在郭九龄的面前保持着一个虚心好学的好学生的模样。而且,他也学到了很多。

    郭九龄已经很老了。而鹰巢大统领的这个位置,却又是一个极耗心血,极累人的位置,估计他也干不了多久了,郭九龄一旦退下来,田真看不出鹰巢内还有谁人能与他竞争这个位子。

    千面,是皇帝的心腹,老兄弟,但这个人严重偏科,隐匿,刺杀,易容,打探这些都是他的强项,但让他来统筹一个机构的运作,他保管没三天就能给你搞砸。

    而田康嘛,看得出来,郭九龄的确是想培养他,但田康资历不免浅了一些,以前只不过是沙阳驻越京城的一个探子头目,也算是自己的下属,与自己相比,资历这一块,根本就没法比。

    或者,他会成为自己之后的第三任鹰巢大统领,但绝不会在自己之前登上这个位子。

    对于这一点,田真很有信心。

    像神鹰计划这样的绝密,田康到现在就一无所知。

    慢慢地咀嚼着烤得喷香的野兔肉,田真一边想着事情,这一次的事情,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但不管什么样的小事,一旦涉及到了神鹰计划的部分,立刻便会升格为绝密,有资格来主持这一次行动的,也就只剩下廖廖几人了。

    郭九龄,千面现在都在永平,虎牢那边,就只能是自己出马了。

    “统领大人,一切都已布置就绪,可以行动了。”一名黑衣鹰隼如同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田真的面前。

    “叫副统领,目标的那两个亲卫,拿到了吗?”田真抬头,认真地道。

    “是,副统领,那两人都已经都生擒活捉了。”黑衣鹰隼点头道,“村子里头,也已派人知会了村长,同时也通知了另外几个重要人物,他们都是从军中退下来的,一旦有冲突,村子里不会有人出大门一步,都由他们来维持。”

    “目标本人呢?”

    “已经进门了。”

    田真点点头:“难得回来一趟,就让他们先叙叙旧吧!不着急,咱们也得有点人情味儿是不是?”

    黑衣鹰隼有些发木,鹰巢里头,什么时候讲人情味儿了?更何况,此人还是一个敌人。悄悄地潜回来,说是探望媳妇,谁知道有什么鬼勾当啊?现在国内明面之上看不出什么紧张气氛,但作为他们这样的人,当然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密,外松内紧呢。至少,朝廷上已经在准备打仗了。

    但在鹰巢之中,上司的指令就是天,你只有服从,没有质疑的份儿。黑衣鹰隼甚至在心里腹绯,他们的副统领之所以要再等一等,只不过是因为手里刚刚烤好的兔子还没有吃完。

    好在六泉冲周边已经布置得水泄不通,目标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更何况,目标还有拖累,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好不容易等到副统领大人吃完了整整一只兔子,又很细心的擦干净了手上的油脂,这才施施然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前头带路,咱们去见见这位朋友。”

    村中,屋内。

    极力压制着的低低的哭泣之声,萧玉音看着自己的男人,那个本来以为已经死在战场上的男人,现在正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想着这两年自己受过的苦楚,心里的委屈不免如泛滥的江水一样汹涌而出。

    假如这个男人一直在自己的身边,那该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情。

    “真是辛苦你了,你把成林和玉儿都照顾得很好,总是我对不起你。”将女人搂在怀里,慕容海也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刚刚他去看了自己的儿子,现在,女儿就在自己的眼前,睡得格外香甜。

    “我现在在齐国,跟着拓拔燕将军驻守横断山脉。”他握着女人的手,过去那双手软如凝脂滑如玉,现在却只能摸到厚厚的老茧。

    “你,你是偷偷跑回来的?”对于男人在哪里,萧玉音一时之间根本就懒得去想,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还活着就好了。

    “嗯,将军派我出去办一点事,我便偷跑了回来。我是从一个商人那里无意之中听到你的消息的。”慕容海道。

    “你还走吗?”萧玉音抬起头,带着祈求之色看着男人。

    慕容海心里一抖,“我怎么敢留下来?你不知道,当初拓拔将军带我们突围的时候,辗转千里,横穿明国数郡,这期间,死在我们手里的明人可是不少,而且现在,我也是齐国的大将,一旦落在明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萧玉音沉默下来,她知道,男人说得不错。

    “而且,我也不能对不起拓拔将军。”慕容海道:“我要是横下一条心投降明人不回去了,只怕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拓拔将军了。”

    “我知道,你是不是今天晚上就要走?”

    “嗯!”慕容海点了点头:“呆得久了,怕被人发现端倪。”

    “那我把儿子叫醒。”

    “别。别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等着我想办法将你们接出去再说。”慕容海摇头道。“现在他们过得很好,要是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只怕会有很多麻烦。”

    “接我们出去?”

    “当然,我在齐国,现在好歹也是正三品的武将。在横断山,那也是仅次于拓拔将军的存在。我会想办法将你们接出去的,不过总得慢慢来。”

    “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男人就是你!”萧玉音低声道。

    “你做得很好,这样的话,我接你们出去的希望就大了很多。”慕容海欣喜地道:“你耐心的等着,我慢慢地安排,你带着两个孩子,又是蛮族的身份,想离开这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我等着你。”

    两个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相拥在一起,两个人也都知道,相聚的时刻是短暂的,慕容海必然要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便离开这里。

    寂静无声的夜里,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咳嗽。声音不在,但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却如同惊雷一般的在两人耳边响起。

    慕容海霍地站了起来,萧玉音一个踉跄,脸色已是变得唰白。

    “慕容夫人在家么?田真特来拜访!”一个修长的身影,推开了篱笆门,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

    田真!慕容海脑子里轰隆隆的不停地响着炸雷,这是鹰巢的大人物,原来,自己的一言一行,早就在明人的掌控之中。

    “田真是谁?”萧玉音颤声问道。

    “鹰巢的副统领。”慕容海涩声道。“这一次,我可真是害了你们母子三人了。”

    “只怕是我们害了你!”一听到田真的官职,萧玉音亦是面如死灰。“只怕他们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一直在守株待兔的等着你。”

    慕容海苦笑:“一家人,说什么谁害谁,也好,就算是死,一家人死在一起,也算不错了。”

    外头的田真顿了片刻,见屋里没有声响,扬了扬头,再次道:“慕容将军,您不打算出来与我谈一谈吗?我如果进屋,不免会惊吓着夫人,成林,玉儿了。夫人还好说,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两个孩子可还小。”

    话音未落,屋门已是打开,慕容海大步走了出来。萧玉音斜倚在门口,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

    “我还以为慕容将军一出门,必然是先给我一刀呢?”田真笑吟吟地道。

    “既然是田大人到了这里,我何必作困兽之斗!”慕容海摇了摇头:“只是慕容海不解,您是什么时候盯上我的,抑或是一直在盯着他们母子三人?”

    田真微笑:“这么说吧,慕容将军,从你一出虎牢关,我们就知道你会回这儿来。因为慕容将军可是一个顾家的人呐。”

    慕容海一呆:“原来那个消息,是你们故意透露给我的。”

    “那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