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收服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慕容海心中恍然,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别人的计算之中呢,为了诱捕自己,大明的鹰巢可真是下足了本钱,居然布局达两年之久,最终成功的诱得自己归来,一跤便跌入到了明人的罗网之中。

    心中有些惨然,想不到刚刚与妻儿见面,紧跟着便是永别了。想想过去的经历,自己跟着拓拔将军转战千里,一路之上不知戏耍了多少明军将领,这些人,自出道以来,哪里受过这种羞辱,自然是一心要找回场子来。

    慕容海也觉得,那种事如果易地而处,换成自己是明国将领,也必然是咽不下这口气来的。大抵于拓拔将军是一个光杆,这些人实在找不到其它的下嘴地方罢了,而自己,拖家带口,可以算计的地方恁多了。

    回望妻子,扶着门框的萧玉音脸色惨白,摇摇欲坠。他勉力地笑了笑,无声的宽慰着妻子。

    “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与我妻儿无关。”他大步走到了田真的面前,道:“慕容海束手就缚,但请不要为难我的妻儿,我虽然现在在齐国为将,但对于贵国的一些政策,还是有些了解的。希望你们……”他沉吟了一下,还是接着道:“希望你们不要分报私仇。”

    田真嘴角上牵,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慕容将军也不是一般的人,有些事情,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政策这东西嘛,有时候可是因人而异的,略作变通,也不是不可以。”

    听着田真话里话外的意思,慕容海勃然色变。这里头威胁的意思,已经是赤裸裸的摆出来了。

    “大名鼎鼎的鹰巢,竟然拿女孺作胁,岂是大丈夫所为!”他怒道。

    田真微扬着头,冷冷地道:“谁知道呢?”

    慕容海顿时被对方的无耻给惊着了,是啊,谁知道呢?杀人灭口的事情,做起来难道很难吗?

    “慕容夫人可真是一个勤劳能干的女人!”田真施施然的坐在了桂花树下的,手指轻轻地敲着那中空的桌子,“这两年,我们可是看着她怎样一步一步在这里站住脚跟的,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贵族小姐变成了一个独立能干的女人。慕容成林年纪虽小,但聪颖好学,在读书之上极有天分,慕容玉儿嘛,机灵活泼,甚是可爱呢!两个孩子都是极不错的,可惜啊,平素连吃一个鸡蛋都是舍不得的,慕容夫人,家里积攒起来的那十几个鸡蛋,你真不准备拿到集市上去卖,而要送给学堂的先生吗?”

    身后传来有人跌倒的声音,慕容海回头,便看见妻子已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眼都是绝望之色。他转过身去,走到妻子身边,将萧玉音扶了起来。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他回过头来,走到田真面前,道。到了这个时候,慕容海也反应了过来,如果要杀自己,这个鹰巢的大人物何必与自己叽叽歪歪这么久?再说了,要杀自己,需要这样一个大人物来么?一队兵丁足矣。有妻儿在跟前,自己根本就同有任何反抗的心思。

    “慕容将军,还不准备坐下来与我好好的谈一谈吗?”田真笑吟吟的看着对方,拿着对方的软胁,然后任由自己予取予求,这种感觉,真是不要太好。

    慕容海坐了下来,瞪着田真。

    “你是想我给你们办事?但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将。”

    “慕容将军过谦了,在横断山,你现在可是除了拓拔燕之外的二号人物。”田真看着慕容海,道:“再者说了,要成大事,自然要有将帅坐镇中枢,车炮纵横捭阖,但也少不了过河卒子奋勇向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作用,慕容将军何必自谦呢?”

    “你是要我作为你们的内应给你们提供情报?”慕容海颓然道:“拓拔将军对我恩重如山,我岂能背叛于他,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听着这话,田真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神鹰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眼前这位明明被自己拿出了要命的软胁,但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心心念念的想着自己的上司,这份功夫,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份卷宗,摊在了慕容海的面前。伸指弹了弹,院外的黑暗之中,立即便走出来一个黑衣鹰隼,手里拿着蜡烛,点燃,放到了桌面之上。

    “这是什么?”慕容海奇怪地道。

    “当初跟着你与拓拔燕奔逃的一共有八百骑兵。”田真笑咪咪地道:“这是他们的具体名单,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名字,自然便是这些骑兵的家人。哦,对了,有些人家里啥亲人都没有了,便只能空着了。”

    抓起卷宗,翻看了几页,慕容海心中的惊骇,当真不能用言事来形容。

    打头的第一个,便是自己,后面写着妻儿的名子,还注明了他们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境况如何等等。向下面看去,基本上每一个名字之后的情况大体都是如此。

    “怎么样?我们鹰巢做事,还是很仔细的吧?”田真得意洋洋的道。这份卷宗,还当真就是他负责编制的,他本来就负责鹰巢的国内部分的工作。

    “你们做这个,用了多长时间?”

    “那可就不短罗!”田真笑咪咪地道:“从我们知道你们投靠了齐人而且颇受重用之后,这项工作便开始了,慕容将军,在数十万蛮族之中,将这八百人的家眷找出来,我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的。当然,我们也期待我们的工作能够得到丰厚的回报。”

    “你是要我用这份东西,来联络当初的那八百骑兵,让他们一齐为明国效力?”

    田真拍手称赞:“慕容将军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把话说明白吧,到现在为止,什么秦国,楚国,已经不在我们大明的眼中了,我们唯一的大敌,便是齐人了,所以咱们的皇帝陛下,很早就开始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了,这盘棋上,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作用,我田真,亦不过是这万千棋子中的一员罢了,现在慕容海,你愿不愿意成为这万千棋子中的一员呢?”

    “我,我不能背叛拓拔将军!”慕容海有些痛苦的呻吟道。

    “想不到慕容将军倒当真是一条汉子。”田真道:“可是慕容将军就没有想过,劝说拓拔将军一齐投奔我大明吗?”

    慕容海霍的抬起头。

    “拓拔将军也是蛮族一员吧,现在蛮族,在我们大明生活的如何,想来尊夫人是很清楚的,至少,不会比他们过去更差,当然,对于一部分过去的蛮族贵族而言,好像是差了一些。不过对于当初战败的你们来说,这难道已经不是最好的结局了吗?不可能奢求更多了吧?”田真道。“你们的根儿在我们大明呢!拓拔将军以你们八百骑兵起家,只要你们一齐劝说拓拔将军,想来他也不会拂了你们的意思吧,要不然,他在齐国,又怎么混得下去呢?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了你们,他也就是拓拔燕了是吧?”

    “我,我……”慕容海喃喃自语,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尊夫人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女人,成林和玉儿也都是很好的孩子。莫非慕容将军就不为他们考虑考虑?一死固然很容易,但活着的人,可就更难受了。”

    慕容海长叹了一口气,对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只怕自己不肯答应的话,他们母子三人,连现在的境遇也不可得了。

    “我,我答应了。”他艰难地道。

    田真大喜,他还真怕这家伙一根筋,那还真不好办了。伸手向黑暗之中招了招,立时便又有一个黑衣人走了出来,居然捧着笔墨纸砚,将东西一一放在桌面之上,又躬身退入到了黑暗之中。

    “你在齐人人哪边已是副将衔,我们大明自然也不会亏等你,给你同样的官职,挂名在我大明都察院下监察司中。”田真将笔推到慕容海的面前:“慕容将军,签了这份文书,你我可就是同僚了。”

    到了这一地步,慕容海还能说什么,这份文书就是自己的卖身契,一旦签下,就反悔不得了,否则,自己当真会死得很难看,自己死不要紧,只怕就要连累妻子和两个孩子了。

    提起笔来,唰唰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田真收回文书,仔细地吹干了墨迹,小心的揣进了怀里。

    “好,既然大家都是同事了,我也就直说。”田真道:“这个地方,尊夫人和两个孩子是不能再住了,我已经作好了安排,尊夫人将带着两个孩子去越京城住,在哪里,我们已经为尊夫人准备好了房子,你的那份俸禄,我们会交到尊夫人的手上。作为大明的将军一应的福利,随后也会交于夫人。就算是成林公子读书的事情,我们也作了安排,他将去越京城最好的学堂上学。那里的条件,可不是这个村子能比的,慕容将军,你可还满意?”

    “一切都由大人作主就好了。”慕容海垂头丧气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