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虎牢之争(1)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天亮了!

    太阳从远处的山尖爬了出来,先是朦胧的一团红光,但紧接着,似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团朦胧便明亮起来,光芒万丈,将天地之间的雾气一扫而空,眼前骤然便明亮了起来。驰道两边都是都是绿油油的庄稼,正自随着晨风起伏,宛如碧波,本来在叶片之上的露珠颤呀颤的,随着叶片的起伏滚动,最终从叶片之上跌落起来,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在跌落尘埃之前,映着初升的朝阳,绽放出他们这一生最后的缤纷光彩。

    景色极美,但慕容海现在却没有丝毫的心思去欣赏这一片世外桃源一般的盛世美景,有的却只是沉甸甸的心情。

    儿子很聪明,女儿很漂亮,妻子也还安好,虽然说吃了不少苦,但总算是平平安安。如果自己不回来该有多好!慕容海突然懊悔起来,如果自己不回来,想来明人也拉不下脸面去对付这孤儿寡母吧?

    可自己偏生就回来了。这一回来,可就彻底的把她们拖下了水,那田真要将她们母子三人迁移到越京城去,固然可以让母子三人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又何尝不是一个担惊受怕的日子。

    她们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而且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生活也很平静,可是现在,一切又都变了。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早知道这一切都会发生,那自己还会回来看她们吗?

    仔细地想了想这个问题,慕容海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出选择?好像选对个都对,但好像选那个又不对!

    前方的路口站着一群人,慕容海脚步停顿了一下,看见了为首的两个,正是自己的那个亲卫,他们那模样,自然与自己一样,也是垂头丧气。自己都被堵了一个死死的,他们两个又何能幸免?

    看到慕容海走过来,那伙黑衣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向慕容海躬了躬身,然后齐唰唰地转身,上马,战马奔腾,瞬息之间,便去得无影无踪了。

    “将军!”两名亲卫垂着头走了过来,脸上的惊惧之色尚没有完全散去。

    “挨打了?伤得不重吧?”看到两名亲卫脸上都有伤痕,慕容海问道。

    “我们突然中了埋伏,本能地反抗,可是对方身手着实厉害,又人多势众,我们,我们实在不是对手。”亲卫低着头,呐呐地道。

    “我知道了,这不怪你们。”慕容海叹气道:“走吧,我们回去吧,这一趟回来,嘿嘿,当真是自投罗网。你们说了些什么吗?”

    两名亲卫低头沉默。

    “说了也不打紧,我,不也是说了么?这伙人,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想到田真的阴险,慕容海在心里痛骂起来。“实话告诉你们吧,他们拿出了你们的嫂子和侄儿侄女危胁我,我已经投降明国了。”

    慕空海说这话的时候,手不自觉地握在了刀柄之上,只要他们有一丝丝的不对头,他就有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了。

    两个亲卫抬起头,却都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看起来倒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似的,一脸的轻松。

    “将军,其实我们也投降了。”

    “嗯?”慕容海怔怔地看着他们。

    “将军,我们两个都想请两天的假,请将军批准。”

    “干什么?”慕容海刚问出这句话,突然想起那厚厚的一叠卷宗现在就揣在自己的怀里,好像自己两个亲卫的家人,就在离这儿不远的邻县。亲卫请假,自然是想回家一趟。

    “你们还会回来吗?”他问道。与自己不同,自己的这两个亲卫在横断山中的地位并不重要,他们是有可能一去不回头的,自己不也是有过这个念头吗?只是被田真斩钉截铁的驳回而已。

    “怎么敢不回来?他们还交给了我们任务呢,要是不完成任务,他们怎么会放过我们!”一名亲卫苦笑道:“单单是我也就罢了,但我还有老爹老娘呢,总不成让他们也受我牵累,连一个平头老百姓都当不成吧!”

    “真他娘的狠!”慕容海咬着牙愤愤地骂道,自己这些人,都是些战场厮杀恨,论起阴谋诡计拿捏人心,当真是给田真这些提鞋也不配。“去吧,两天时间,我在郡城等你们,然后我们去虎牢关,与那里的兄弟汇合之后,然后再回横断山去。”

    “多谢将军。”两名亲卫大喜,将身后那些黑衣人留下的三匹马牵了一匹过来给了慕容海,然后两人翻身上马,向慕容海行了一礼,打马疾驰而去。

    三天之后,三人在正阳郡汇合,然后一路疾驰,向着虎牢关方向疾奔。

    此时的虎牢关,却是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一睡喜庆的气氛。少帅要成亲了,而媳妇,则是开平郡王的孙女,朝廷护送邓姝的队伍,已经抵达了城外,在城外扎下了营盘。只等吉日来临,便将进城与少帅举行盛大的婚礼。

    虎牢关的百姓,对于大帅肖锵还是很拥护的。肖锵经营虎牢关多年,对于周边州郡,肖锵没有那么客气,但对于眼皮子底下的百姓,他还是相当爱护的,这两年,随着与永平郡的商道修通,大量的明商拥入虎牢关,也带来了无数的就业机会,虎牢关的百姓的口袋也变得殷实起来,更重要的是,因为肖锵通过这些商业活动赚到了大量的金银,对百姓的盘剥自然也就更小了一些,这在百姓看来,自然也是大帅的一项德政。

    虎牢关地处要冲,身后便是秦国的中腹之地,原本也是秦国最富裕的地方,但在现在的虎牢关人看起来,以前他们很羡慕的那些州郡,现在只能算是一些叫花子罢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只不过这一次伤害的是别的地方的人。现在周边州郡到虎牢关讨生活的人,可是数不胜数。

    无数的商人涌入虎牢关,无数的想追寻一个更好生活的秦人也涌入到了虎牢关,使得这里的流动人口,远远的超过了本地人口,关墙之内,新起的住宅居跌比鳞次,远远的延伸了出去,比之以前,扩充了一倍有余。

    商业兴盛,口袋里有钱,这两年,更是从明国那里得到了无数的粮食,虎牢关储备的粮草,足以让肖锵支持一年有余,而武器,也从明国得到了极大的支持,虽然拿不到明国最新式的武器,但那些明军淘汰下来的货色,也比以前秦军的装备要好得多。

    边军不是皇室的雷霆军,主帅有本事,士兵们便吃肉喝酒,没本事,士兵们喝西北风那也只能忍着。

    正是因为明国的大力支持,这才让肖锵的野心一日经一日滋长,因为现在的他,对于朝廷卡他的脖子可真是不在乎。

    粮食,武器,我自己能买到,虎牢关也自己能打制一部分,军饷,通过与明人的交易,也能筹措,虎牢军队控制下的区域,也能征到赋税,什么都不缺,你朝廷还想摆脸色给我看,想也别想!

    肖锵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能够取代邓洪的位置了。让儿子娶到邓姝,更是可以藉此来拢络那些邓氏旧部,唯一能与自己别别苗头的卢一定,听说在青州与明人起了冲突,双方险些大打出手,这让肖锵险些笑出声来,只可惜,他们没有真打起来,否则让明人好好的教训一下卢一定,最好让卢一定大伤元气,这样他也就只能向自己垂下头颅了。

    肖锵躇踌满志。

    不得不说,虎牢关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虎牢关地处横断山脉,存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齐人的进攻,所谓一夫挡关,万夫莫开,齐人想要打破虎牢关基本没有可能,只要有足够的部队和粮草储备,想硬攻下,可能性并不大。而在虎牢的另一侧与明人交界的地方,也是崇山峻岭,险阻重重,这两年为了通商,虽然修通了有凤来仪两县往开平郡的商道,但除了那条路,也无路可行,自己对明人也不是没有防备,这一年,以保护商道畅通为理由,自己派出了一支部队驻扎在有凤县边境,明人如果真有什么动作,想要打进来,也是困难重重。自己要防备的,反而是来自国内的进攻。因为对外,虎牢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但对内,虎牢可就算是一个鸡蛋壳了。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便是肖锵现在的想法。说起来肖锵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至少在秦风看来,肖锵的野心根本不值一提,他一门心思所想的,便是取代邓洪的位置,成为秦国的翘楚。但却没有邓洪那股想向外扩张的野心,只要守牢自己饭碗里的那点东西而已。

    但是,他真得守得住吗?

    不管是明人也好,还是齐人也好,哪一个不是对虎牢关虎视眈眈,只要拿下了虎牢关,便可以将秦国一刀两断,截成两个部分,而虎牢关的后面,更是秦人最为富裕的一块地方,失去了这块地方,秦国便失去了最为重要的财赋之地,直接便会陷入到了因窘不堪的境地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