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虎牢之争(4)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何卫平破口大骂。

    响鼓不用重捶,更何况何卫平的确是一个聪明人。能爬到这个位置之上,能在肖锵的打压之下仍然活得滋润,能在朝廷与肖锵的双重压力之下仍然找准自己位置的人,聪明才智那自然不暗盖的。

    唐惟德提这一嗓子,他马上便明白了这里头包含的意思。

    何卫平聪明,也有能力,与肖锵不同的是,他能准备地打到自己该呆的位置,肖锵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何卫来是不以为然的,在他看来,肖锵正在一步一步的把自己往黄泉路上引,但作为一名副将,还是让肖锵所有忌惮的副将,自己要是说多了做多了,恐怕得到的不是肖锵的感激而是仇恨了。

    所以,他得为自己找条出路。一条在肖锵玩完了之后自己还能逍遥地活着的出路。也是在这个时候,戴叔伦找上门来了。

    戴叔伦的计划很有条理,步骤性很强,一环套着一环,这让何卫平很是心动。如果真能按戴叔伦所设想的那样,最终将开平郡王邓洪给营救出来,那邓氏势力便又能重新聚合到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

    更重要的,在戴叔伦的这个计划之中,是要做掉肖锵的啊。肖锵如果完蛋了,有资格,有能力统带虎牢人马的还能有谁,自然是自己。这也正是戴叔伦来找自己的原因吧!

    能更进一步,何乐而不为!能有机会青史留名,谁愿意藉藉无名一辈子?

    但万万没有想到,戴叔伦竟然是如此阴自己的。

    按照邓姝和戴叔伦的这个机划,到时候只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这其实那里算什么计划啦,街头二混子打架,还得衡量衡量打不得过,打输了怎么跑路,打赢了怎么耻高气扬呢!这个所谓的计划,完全就是孤独一掷,不顾死活,完全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打算。

    虎牢关给了齐人,大军便断了后路,一头撞进明境之内,是死是活还由得你作主吗?这两年虎牢关与开平郡的联系因为商道的开通而紧密无比,作为何卫平,怎么不可能知道明国之内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谁他妈的在何卫平面前说明国只有那么区区十余万兵马,他能啐这个人一脸唾沫星子。那十余万兵马,只能说是明朝最为精锐的兵马而已。

    当初全面地了解到明国的预备役兵制度的时候,何卫平当真是双眼冒星星啊,当真是英明伟岸之极的一个政策啊!问题是,这政策他们学不来啊!明国的预备役制度,是建立在明国有钱的基础上的。

    乡梓之中有余钱,才能在农闲的时候,组织青壮进行军事训练,这些训练的经费可都是公中出钱的,你要是让老百姓自己出钱来搞这个,只怕根本就进行不下去。农闲的时候去参加军训,有白饭吃,有薪饷拿,谁不愿意?

    这样的制度搞了两年之后,明国国内的青壮的军事素质大大提升,不见得就比其它国家的普通士兵差了,从今年开始,明人又开始从军队之中退役老兵,这些老兵回到家乡,就是现成的军官,这意味着什么何卫平自然也清楚。一旦有事,一声令下,以这些老兵为首,一村一乡一县,顷刻之间便能组织起一支军队。

    他们可不缺武器,至少何卫平知道,明国每个县的武库之内,都是积攒了大量的一线军队淘汰下来的武器盔甲。

    明国军队换装的速度,足以让任何一个军人眼红。因为只需要供养这十余万的军队,明国可以给士兵给出高饷,可以给士兵装备更好的武器,而淘汰下来的,明国要么就是卖给别人了,像虎牢关现在的军队,装备的武器绝大部分都是明人这样淘汰下来的武器。

    也就是说,明人想要组织更多的军队,只不过是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便能拉起一支在装备之上丝毫不逊色于虎牢关秦军的部队。算算明国有多少州县,就能估摸出如果明国举国动员,他们能组织起多少人马。

    想想都觉得心里发寒。

    他们的这个政策,唐惟德给予了一个高度的总结,四个字:“藏兵于民。”

    不需要的时候,你们在家安安心心的当农民,当商人,赚钱养家,需要的时候,一声令下便能集结起来。

    邓姝和戴叔伦到底对明国了解多少,居然想这样干?就算他们能出其不意地打明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接下来就是人家反攻倒算的时候。

    更重要的时候,自己费心巴力地参与这件事情,最后能得到什么?何卫平能想到的后果便是,最终自己在明国全军覆灭,战死沙场,或者不幸被俘,被明人一根绳子串了像一条狗一样牵到明国皇帝秦风的面前。

    好处呢?好处自然是被齐人得去了。他们占了虎牢关,将秦国截成了两半,他们甚至都不用理会身后秦军与明军的大战,只管一心一意的去对付雍都就好了。到时候齐人拿下了雍都,占据了秦国大部分的区域,自己却身死名灭,这他娘的算怎么一回事?

    “卢一定能干这事儿?”他冷笑着问道。

    “估摸卢一定跟我们一样,也不知道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唐惟德道。“我的这个情报,是从明人那里得来的。”

    何卫平怔了怔:“唐先生,会不会是明人在忽悠我们?”

    “也不是不存在着这种可能。何将军,您既然已经回来了,那戴叔伦必然会来找您的,到时候,你直截了当的问他,想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再瞒了。”

    何卫平阴沉着脸,“狗娘养的,要真是这样,老子将他剁成十七八块喂狗。”

    “剁了他是不成的。”唐惟德微笑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怎么样,总得先将肖锵推下去再说,等将军握住了大权,那时候还能由得他们说了算?”

    “这倒是。”何卫平看着唐惟德,“明人哪里怎么说?”

    唐惟德道:“他们倒显得云淡风轻,但从明国国内的布置来看,明显是做了好几手准备的。郭九龄也亲自到了虎牢关了。”

    听到郭九龄的名字,何卫平倒是吓了一跳:“这老儿竟然亲自来了?”

    “这样的大场面,他自然是不会错过的。”唐惟德笑道。

    何卫平沉默了片刻,才问道:“那郭九龄就没有招揽我的意思?”

    唐惟德笑了起来:“当然有,不过倒也显得不是那么急迫,其实将军也明白,这件事就算做成了,只怕摆在将军面前的路也不多,无外乎两条,要么像朝廷屈膝,要么归附明人。”

    回头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上虎牢关的位置,何卫平心情有些黯然,虎牢,究竟是缺了自立的条件啊!再说了,自己还真不是那块料。有多大碗,吃多少饭,何卫平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向朝廷屈膝?”他叹了一口气:“朝廷又还能撑多久?卢一定不会买他们的帐,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一旦事发,朝廷就会杀了开平郡王,那大家拢在一起的条件更是没有了。邓姝这样的计划,我和卢一定又不是疯子,断然是不会参与进去的,他们把事情未免想得太简单了。东边的卞无双,现在不也是三心二意,落英山脉的军队,有一半调到了青河郡边境之上,想干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终归不是勤王的吧?”

    大秦必将面临一个四分五裂的局面,这只要是一个明智之士,都是能看出来的。

    “不能抱朝廷这棵要倒的大树,又无法自立,那将军便只有两条路选了,要么附齐,要么附明?就看将军怎么选了?”唐惟德笑道。

    何卫平哼了一声:“先生又跟我打马虎眼了,这两年,我可没有听说先生跟齐人哪边有什么接触?这不是已经摆明了先生的态度了么?”

    唐惟德大笑起来,“将军说得是,如果将军非要选一个内附,自然是选明而不选齐。”

    “可你刚刚说那郭九龄对于招揽我并不如何热衷,这是吃定我的意思吗?”何卫平不悦地道。

    “将军,有些事情,不看别人怎么说,而是要看别人怎么做,还要看对方的前途到底如何?”唐惟德道“既然要选一个,自然要选那个前途远大的。”

    “你觉得明人比齐人还要前途光明?”何卫平不解地道,“对于明人来说,现在齐国可是一个庞然大物。”

    “可这个庞然大物在明人面前,已经接二连三地吃鳖了。”唐惟德道:“猛虎虽巨,却也能一锥子便戳翻了。而且将军,如果明人这一次吃下了秦国,而楚国现在又不得不依靠明国,三国抗齐便将重现,而且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三国抗齐,可是有了主心骨,不像以前那样各干各的了。而在我看来,最终,便是明齐的对抗。”

    “你觉得明人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当然。明国是初升旭阳,齐国却是夕阳西下。”唐惟德断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