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虎牢之争(7)解放者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开平郡与虎牢关说起来距离并不远,但以前因为横断山脉的一条支脉从他们之间横插而过,险峻异常,除了一些羊肠小道,基本上是处于隔绝状态,但自从程维高开始修建横贯大山的商道,两地便连接了起来。

    这条贯穿有凤,来仪两县的商道,为秦国带去了源源不绝的商品,也为虎牢提供了无数的粮食,军械,当然,也将大明的影响力带进了秦国的中腹地区。

    以前的大明与秦国的交流,都是通过开平郡,在邓氏的掌控之下,明人对秦人的影响着实有限,这一条商道,打破的不仅是邓氏的控制,更是让肖锵的野心一点一点的滋长,终于在邓氏败亡之后,肖锵心中那颗毒草疯狂的生长起来。

    成为第二个邓洪,是肖锵追求的目标。

    而这,也正是明人所需要的。

    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大明事先的谋划稳步推进。现在,一切水到渠成,到了该收割的时候了。商道能带去明人绝大的影响力,能给肖锵提供他所需要的粮食,武器,当然,也能将大明的军队沿着这条商道送进虎牢。

    当然,第一批进入虎牢的绝不会是明国的军队,这一次,打前锋的,是两年前秦明横甸大战中投降的陆大远所部。

    这支一万人的秦国精锐,当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投降了明国,现在,却成为了明国图谋秦国的排头军。

    两年在明国的生活,这支军队深刻的洞悉了两国之间的差距,对于秦国边军来说,他们是没有想到原来人是可以这样活着的。

    原本以为的苦役,虐待什么的都没有来,他们在明国的生活反而是宽松的,而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他们来说,更是难忘的。

    他们有组织的为开平郡劳作,修建沟渠,疏通河道,帮着收割庄稼,并因此而得到丰厚的报酬,他们可以走出军营,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在开平郡赚取银钱,越是有技术的,在开平郡赚得便更多。即便是只有一把蛮力的,也不愁没有事情做,总之,只要肯下力气,便绝对能得到公平的回报。

    当了两年的俘虏,荷包却比任何时候都要鼓,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其讽刺的事情。以前当兵,是为了吃饱饭,而现在,不仅可以吃饱饭,还可以养活一家人了。

    随着昌隆银行和太平银行在秦国境内的遍地开花,他们可以通过这些这两家银行,将自己赚取的银钱送回到秦国的老家。

    明人百姓看起来普通之极的生活,却是这些秦人一直在追求却又不可得的。

    有机灵的,悄悄地托了商队,将自己的家人偷偷地从秦国带了过来,当然,这是需要付费的,不过对于这些人来讲,付出一笔费用,却能让家人来到这个他们认为如同天堂的地方,什么都是值得的。

    这对于明国商队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难事。因为有很多明人在这两年之中,做的生意,就是从秦国拐卖人口然后卖给明国的一些地方官府,从长阳郡守马向南开了这个先河之后,益阳,武陵,桃园这些地方郡守便有样学样了。

    当然,秦国战俘偷偷地将自己家人弄到明国的事情,很快便受到了一直关注着他们的鹰巢的关注。这种行为是值得鼓励的,这支军队,对于明国来说,是要大用的,这些战俘家属到了明国,安定下来之后,对于明国控制这支军队有着绝大的好处。

    那些受到特别关照的商队,自然是干劲十足,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年年都有的。因为他们可以收两份钱。一份来自于这些战俘的委托,另一份,却是将来安置这些人的地方郡守。

    永平郡自然是不行的,因为从来没有受过战火的荼毒,永平郡可是属于人多地少的那一类地方。

    而对于自己的家属将要被安置到武陵等地,也并没有太多的抵触,因为他们被告知,到了这些地方,他们的家属,将会被分配到房屋,牲畜,土地等等,这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喜从天降,当然是求之不得。

    有了第一批吃螃蟹者并且得到了好处,后来者自然是有样学样,看到了明人的富足,他们自然不再满足于过去的困窘。

    他们在秦国,那样辛辛苦苦的劳作一年上头,最终却仍然连饭都吃不饱,而在明国,人家却丰衣足食呢?

    每个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不但想,在夜晚闲着没事的时候,自然还会讨论,先是极小范围偷偷的研究这个问题,到得后来,大范围的讨论便开始了,而在这个时候,鹰巢里的探子自然是要适时介入的,而已经决定投效大明的陆大远和一些将领们更是在其中大力引导。

    把门关起来,不让门里的人看到外面的世界,这是统治者最省力的好办法,看不到,自然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一旦有人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以前的理念崩塌,却也是旦夕之间的事情。

    人一旦开始思考,距离真相,也就那么几步的距离,如果再有人引导,那效果就会更明显。

    这支军队,全都是秦人,但他们却已经不想做秦人了。

    不但不想做秦人,他们还在想,秦人不应当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他们的同胞,应当过上更好的日子,就像大明的百姓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他们最终得出的结论,不是秦人不行,也不是因为秦地穷蔽,而是他们的统治者,他们的朝廷不行。

    “秦人可以过更好的日子。”顶盔带甲的陆大远带着他的一众将领们,整整齐齐的站在秦风的面前,他们都带着武器,但似乎大帐内的明国官员们都没有因此而对他们有所戒备。

    “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我们穷,是因为我们地处西陲,是因为我们没有好的土地,没有资源,所以我们穷,所以我们心心念念的想夺得更富饶的土地,但这两年,我知道我们都错了。”陆大远道:“这两年,我去过抚远郡,也去过长阳郡,这些地方,比起我们秦国的那些最穷的地方,条件并不如何优越,比起我们秦国的中腹之地,条件更是远远不如,但他们,却活得比我们富足得多,我很震惊,我在这两个地方停留了很久,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在哪里,我看到了大明朝廷一项项的政策颁布,一项项的被落实,我看到大明的郡守以及下面的官员们,是怎样治理地方的,我终于明白,我们穷,不是因为我们地域上的原因,而是我们大秦的治理出了问题,问题出在上面,而不是下面。我们需要改变。”

    他回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一排排将领,“我们曾经指望过大秦的统治者们能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失败之后,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我们失望了,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失望,而是绝望了。大秦已经风雪飘摇,而他们,却仍在为一己之私,而将大秦百姓拖进更苦的深渊中去。大秦必须要改变,我们在大明两年,看了两年,听了两年,也讨论了两年,今天,我们达成了共识。”

    陆大远跪了下来,“请大明皇帝陛下解为百姓之苦。”

    一排排的秦军将领们跪了下来,大声道:“请大明皇帝陛下,解我百姓之苦。”

    秦风站了起来,走到陆大远的面前,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诸位,请起。”他朗声道:“朕从来认为,没有懒惰的百姓,只有不行的君王,而秦国百姓的不幸,正是因为你们无能的君主,无能的朝廷所引起的,而且他们一直都没有变过,百姓以民脂民膏将养你,你自然需要带领你的百姓们去获得更好的生活,但很遗憾,马氏秦国,没有这个能力,而秦国,也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崩灭。现在秦国国内的情况,想必在家也都很清楚了,这会把秦国拖进更苦的深渊,而大明,不会坐视不管,大明,将会出兵,解民于倒悬。”

    “多谢陛下隆恩。”将领们齐声呼喊。

    环视着这些将领,秦风美美的体验着这两年的洗脑成果。下面的这些将领,自然都是被成功洗脑者,而那些顽固分子,当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你们不是秦国的背叛者,而是秦国的解放者,多年以后,史书将会铭记你们的功劳,百姓将会感念你们作为先驱而付出的努力。”

    “我们是秦国百姓的解放者,为了让大秦百姓过上好日子,我们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秦风简单的几句话,却是给这些昔日的秦国军队定了性,这让他们热血沸腾。

    他们是解放者,他们的同胞需要他们去解救。

    “出发吧!”秦风轻轻挥手,“回到你们的故土,为你们正在受苦受难的同胞而战吧!他们都应当过上更好的生活。”

    “臣,必不负使命!”陆大远向秦风深深的鞠下躬去,直起腰来,转身,大步向外走去。数十名将领紧跟在他的身后。

    外面,一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已经集结,他们将回到故土,这一次,他们却不再是秦国朝廷的守护者,他们,更愿意成为秦国百姓的解放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