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分权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含笑看着程维高,心中明白眼前这位在想着什么,却故作不知,只是笑咪咪地看着他。其实程维高想的倒也不错,他的确是在过河拆桥,但卸磨杀驴倒也不致于。

    而要动一动程维高的目的,也的确是因为程维高在永平郡的威望着实太高了一些,高得让永平郡的百姓似乎只知这位郡守,而不知他这个皇帝了。

    永平郡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在这位聪明的郡守的带领之下,这里没有经过战火,没有见过大明军队清洗异己的残酷,自然也就不会有多少畏惧。

    而永平郡在大明立国之后,一直是异常恭顺的,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朝廷的政策在这里,也算进展顺利,丝毫没有给秦风找碴的借口和机会。

    但永平郡守还是要动一动。

    现在朝廷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大明境内所有地域的完全控制,地方上的人事权完全收归了中央,一些不听话的家伙,基本上已经被收拾了,他们可不是程维高,没有什么资历和功劳可以在秦风面前显摆的。

    永平郡,现在在朝廷看来,就像是一个异类了。秦风可是知道,首辅权云行文永平郡,那也是客客气气的像是在商量一般。

    这可不行。

    程维高必须要弄走,不能让他在呆在永平郡了,在秦风看来,这也算是全了君臣之义,真要弄到以后剑拔弩张,反而不美,也伤了他仁君之名。

    现在是好机会,大军马上就要云集永平郡,陆大远带着一万人走了,宝清营可还停留在这里,给程维高的选择其实不多,在秦风看来,这就不能算是选择。

    语气说起来是商量,但皇帝嘴里的话,跟命令又有什么两样?

    程维高嘴里有些苦涩,但旋即又想明白了过来,他一直都是一个聪明人,以前他都没有想过跟秦风顶着干,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大明政权已经稳定了下来,朝廷对地方上的掌控,较之前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中枢将他们的手,深深的探进了地方上最基层的村乡一级的组织,当真做到了如臂使指,而他的永平,横戳在其间,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是自己太自大了,早就该看到这一切而主动提出来,这样大家会更好一些,现在皇帝提出来,明显已经在向自己表达不满了。

    自己对于大明是有功的。这一点,程维高还是很自信的,只要自己答应皇帝,去越京城任职,那怕是一个虚职,但只要自己活着一天,皇帝就绝不会给程家难堪。如果赖在这个位置上不走,那才是给程家招祸。

    以后自己唯一要做的事情,似乎就是吃好喝好,将身体养好,活得更长久一些,才是对程家最大的贡献了。

    想通了这一节,脸上先前的那些不豫,已是如同春风吹过一般不见了踪影,满脸都是欢喜之色,“越京之繁华,臣可是向往久矣。只是过往公事繁忙,每次都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回,能去越京城任职,那可是老臣一心向往的,一切全凭陛下安排,臣随时都可前往越京城履新赴任。”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而程维高,毫无疑问就是这些聪明人中的绝顶聪明的那一批,转眼之间,便能内里的厉害关系想得清清楚楚,一点也不留恋的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等于便是将自己洗得白白净净的送到秦风面前,大声喊陛下你尽管下口,别客气。

    程维高如此爽利,秦风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己这吃相的确是不太讲究了。当然,打一闷棍,还得给一个蜜枣才是正经。

    “朕听闻令公子程斌可是大才,当初王公推行吏治改革,实行科考之制,程斌便是第一批参加科考的,而且还排名第一,现在是在宛县做县令吧?”

    “犬子哪算什么大才,也唯有一些小聪明而已,当不得陛下称赞。”程维高谦虚地道。

    “程郡守可不能太自谦了,朕可是知道,如今的宛县,可是永平郡最为富庶的县治,治安良好,可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样的才干,放眼大明,可也没有几个,程郡守,朕想让令公子来担任这永平副守一职,你觉得怎么样?”秦风含笑问道。

    “陛下,犬子只得一县之才,他的心思倒不在治理地方之上,便是宛平,也是老臣逼着去的,让他来当永平副守,那是要误事的。”程维高自己都决定要走了,哪里肯定儿子还留在这里,如果让程斌来当这个副守,未来毫无疑问就是麻烦的根源,只怕新来的郡守立时就会被架空,主算自己的儿子不揽权,下头的官员们也会以自己的儿子马首是瞻,这与自己当这个郡守有什么区别,那可真是引祸上身了,当下想也不想,一口便拒绝了。

    秦风本来还想来一个慢慢地过渡,不想一下子做得太狠,程斌来当这个副守,便是用来安永平郡人之心的,程斌纵然有才,但终归是没有他老子的影响力,而下头的人看到这种状况,是个聪明的人,终会体会到皇帝的意思改弦易辙,但程维高拒绝的如此之快,不免让秦风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准备拿捏自己一把呢?

    脸色在不知不觉中倒是沉了下来。

    程维高只瞟了一眼,便已经猜到了皇帝的心思。

    “陛下,老臣其实早就想向陛下替儿子讨个差使了,只是以前一直面皮儿薄,不好开口,今儿便斗胆了。”程维高弯腰道。

    “他想去哪里?只要你说了,我自无不允。”秦风的语气很淡。

    “犬子其实一直想去商业署。他对治理地方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倒是对商业极感兴趣,臣想请陛下让他去给王大人做一个副手。”程维高道。

    商业署的王月瑶在朝中的职位,相当于一个户部侍郎,而现在程斌只是一个县令,去给王月瑶当副手,那就算是结结实实的提了数级,可算是超迁了。不过秦风听了这话,面皮倒是舒展开来,不怕程维高不讨官,只要他讨了,秦风就敢给。

    “程斌的这个念头倒是很稀奇,商业署虽然有钱,但很多读书人可就是不愿意去哪里呢?搞得王月瑶一直很恼火,程斌愿意过去,她定然是欢喜不尽的,那就这样吧,让程斌交割完手里的事务,便去商业署报到吧!”秦风道。

    “多谢陛下!”看到秦风的模样,程维高知道自己这一宝算是押对了,既为儿子连升数级,又让皇帝打消了对自己的不满。商业署,这是个好地方啊,程维高看得很清楚,以后这个部门,地位必然会越来越高的。这位陛下对商业不是一般的热衷,而行商,也的确能够给国家带来更多的财富。只要这个政策延续下去,那么未来随着商业的兴盛,商人的地位必然会越来越高,而管着这些商人的商业署,在朝廷之中的权重便会愈来愈大。

    “敢问陛下,新郡守何时到任,臣什么时候开始交割政务?”

    听了程维高这话,秦风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程维高:“程郡守,听着你这话的意思,怎么是想早早的跑到越京城去啊,现在可不行,再早也要等到虎牢事了,现在永平郡是我们谋略秦国的大本营,你这个郡守要是现在走了,新郡守上任,立马就得抓瞎,你可不能因为要离任便马虎了现在的公事!”

    “这哪里敢!”程维高呵呵笑着:“只是臣一心艳羡越京的繁华,听到可以去哪里养老,这心里就跟猫抓似的,真是一刻也不想等了。不过陛下尽管放心,不将眼前的事情做完,臣也不放心走啊!”

    “养老?”秦风摇头,“程郡守,这个心思你还是打消了吧,到了越京城,你的事情只怕更多一些,怎么可能养老?现在你是一郡之守,管着一郡之地,到了越京城,你可就是放眼全国,眼光不能再局限一域一地了!”

    听了秦风这话,程维高不禁有些发傻,与自己想得有些不一样啊,但去越京城,自己又有什么位子可以坐呢?好像没有空位子吧,还放眼全国,这是首辅的事情吧!程维高很清楚地知道,首辅之位,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将来,都不可能有自己的事情。

    秦风微笑道:“我准备让你去政事堂。现在政事堂说起来只有三人,就是权云,金景南,方大治,而金景南和方大治还兼任着都御史与吏部尚书,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以后政事堂的人,将不再兼任六部事务,而只是分管。”

    程维高眼皮子一跳,他的政治素养可不是一般的高,立马便抓住了秦风这话里的重点。政事堂以后将会脱离具体的事务,而只负责监管,也就是说,政事堂的人,将凌驾于六部之上,政事堂里将会由多人组成,而内里最深层的意思,便是分首辅之权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去越京城,还真不是搁起来养着,而是真正的委以重任了。当然,脱离了永平郡,自己以后也只能唯皇帝马首是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