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模棱两可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万人,在秦风看来,的确是在开玩笑。这是在谋国,而不是小打小闹,这一次大明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也在开平,永平集结了大量的军队。

    开平方向之上,巨木营,虎贲营,羽林营三个正规野战营,而在永平方向,宝清营,追风营严阵以待,还不提已经归附了大明的陆大远的一万人马。

    而这些,还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东西,水面之下,大明更是投入了不计其数的人力,物力,这些年来,可是将虎牢关,青州等地渗透得跟筛子一样,那银钱自然也花得如同流水一般。就连他们这大明皇帝也悄悄地溜到了永平郡亲掌大局。

    而齐人,居然就只派了一万人过来。

    当然,或者也可以说是利益诉求不同。明人将秦地看作自己的禁脔,必欲得之而甘心,这是大明的战略布局,为将业对抗齐国打下坚固的基础,只有在解决了秦国问题之后,秦风才能抽出身来算计楚国,再完成了对三个国家的整合之后,才能行有余力的对付齐国。

    而齐国人了,并没有太将秦国当回事,三国联合抗齐也搞了几十年了,也没见能把齐国怎么样,齐国照样是当世第一大国,照样压着三国打,更何况现在楚国已经被打成了瘸子,那就更不值一提了。至于秦国,那个穷地方除了盛产人口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想念的地方。在很多齐国人的眼中,如果齐国当真拿下了秦国,只怕不是助力,还会是负担。他们接受邓姝的提议,派兵进驻横断山区,不过是抱着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就算不成,也能恶心恶心明人。

    对于明国将成为齐国将来最强有力的对手这一点,齐国上下倒还是达成了共识的。也不为别的,主要是明齐上一仗,是接接实实的将齐人打疼了,不得不吐出了益阳,武陵,桃园三郡,虽然说这三郡也是抢来的,但抢来的就是自己的啊,这与割地赔款也差不离了。

    这是一个耻辱,齐人对此是很在意的,不过那个时候正是与楚战争的关键时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现在楚人差不多完蛋了,大家自然心心念念的想要报复一下子的。

    当然,现在也是好时期,去年末和今年初,国内被安如海这些家伙闹了一个稀巴乱,很多地方受损极重,而皇帝借着这个时机开始在国内大规模的改革,清点丁口,摊丁入亩,整顿吏治,一下一下的都打在国内豪门大阀的软肋之上,疼得直抽抽,现在大家都忙着与皇帝较劲呢,实在是没有心思掺这一趟混水。

    对于齐人来说,秦国穷是穷了点,但也不是好相于的,明人真想拿下秦国,说不得还要恶战连连,最好是两边都打得精疲力竭,对于齐国那自然是大大的好事。

    这样的念头,不仅是国内的共识,便连皇帝曹天成,前统兵大帅亲王曹云也是这个念头,有限介入,便成了齐国对待这一次秦国事变的政策了。

    一万人龙镶军,在齐人看来,这已经是相当强大的一股力量了。如果真如邓姝所言,这一次他们能轻轻松松的入主虎牢关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太简单了。

    这就是治国理念和策略的不同了,在秦风看来,那么多的秦人,都是极好的兵源和创造财富的丁口啊,怎么能是负担呢,没看到明国很多郡治为了增加人丁,连贩卖人口的事情都干出来了吗?明国现在就差人呐,像在大一些的郡治,劳动力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了。很多地方,大家都不愿意种田了,进工坊作工,或者去城里当伙计,雇工,都比种田来钱快,还轻松许多呢。而抛荒土地,这是不被允许的,地方官怎么办,便不得不从外引起人口了,国内是不用想的了,互相之间,就跟防贼一样防着邻居来挖人呢,那就只能向外边想办法了。

    如今明国最大的外来人口就是秦人了,只要过来,给房,给田,给工具,给牲畜,样样给你备好,只能能将田地种起来就好了。

    来到明国的秦人就如同来到了世外桃源,在这里,土地比秦国要肥沃不少,更重要的是,税赋低得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最重的地方也不过十之二三而已,在秦国,这个比率要达到五成以上,如果将徭役也折算上的话,那就要七八成了,一年下来,不饿死,就算是缴天之幸了。而在明国,是没有徭役这一说的,官府要征发民夫,修路挖沟,得拿钱雇人,这对于农人来说,又是一笔收入。其实每年光这个收入,便足以缴纳官府征收的税赋了。

    这也充分说明了,同样的一件东西,在有的地方是蜜糖,但换一个地方,那就是毒药了。

    所以齐人派兵进驻横断山区,抱着更多的心思,只是想给明人添一点麻烦,要是邓姝能成事,那更好。

    有了这种心态,自然也就重视不到那里去了。

    哪怕郭显成亲自到了横断山跑马坪坐镇,也改变不了这种事实。

    “一万人啊?”拓拔燕皱着眉头,看着上首的郭显成:“大帅,这济什么事啊?据我所知,明人的投入可是数万大军。我们算上这一万龙镶军,再加上末将这里的,两万出头的人马,能做什么?”

    在这件事情上,拓拔燕显得很积极,事实上,只要涉及到与明人争斗,他都显得很积极,郭显成抵达这里的时候,在他的案头之上,已经堆满了明人在虎牢关的很多情报,这些都是慕容海带回来的。

    先前拓拔燕不是派慕容海去虎牢关打听情报了吗?这家伙回来的时候,可是真带了不少的情报的,而且都是干货,郭显成这样的人,可是不好瞒的,真真假假的东西,在他这种人眼睛里,立刻便能将虚货过滤出去。

    看到这些情报,郭显成觉得拓拔燕真是下了一番大功夫的。

    他很理解拓拔燕。这家伙是蛮人啊,蛮人本来有一个国家的,可他们被明国灭了,蛮人贵族几乎被一扫而空,蛮人被肢解,分割,发往了明国的各个郡治,相隔千里,互不相连,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作为蛮人贵族中的一员,拓拔燕恨明人,想报复明人,他觉得理所当然。

    翻着这些情报,郭显成暗自点头,这些东西,不下些功夫,当真是做不出这等成绩的,这个拓拔燕,虽然是蛮子,但军事才能,的确是出类拔萃的,话说前两年自己倒霉的时候,几乎是赤手空拳到了横断山区,那时候能在这里站住脚跟,全靠了拓拔燕为他冲锋陷阵呢。

    这样的干将,自己当然得好好的拉扰住,将来,还有大用呢!与明人争夺这天下最后的霸权,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了那个时候,自己手上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将领,而且还与明人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那自然用起来就是顺手之极。

    自己这个大帅干得不舒心,也只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左右皇帝收拢军权的意思已经是越来越明了,现在是吏治改革,等这件事做完,皇帝肯定就要撤销各地郡兵,统统地整合成野战军,以便将各地豪阀的势力打压得最低点,等做到了这一点,自己这个元帅也就做到头了,到时候自己主动些,交出兵权,然后重新披挂上阵去与明人较量一番,那里跌到,就在哪里爬起来,才是男儿本色。

    “你还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做得实在不错。”郭显成赞赏地道。

    “哪又有什么用?”拓拔燕沉着脸,他现在是郭显成的心腹,自然有甩脸子给老大看的资格,而且这样也才更符合他的身份:“多好的机会啊,说不定咱们就能将明国摁到泥里去,可大帅只带一万人来,这怎么打?明人有多能打,大帅又不是不晓得!”

    要是别人说这话,郭显成是会翻脸的,在明人手里大败亏输,是他心头里的一根刺,但拓拔燕也是被明人赶得像狗一样逃跑的人,两人算是同病相怜,而且现在这人是自己的得力下属,报仇心切,郭显倒倒也不以为忤。

    “正因为他们能打,所以咱们才得小心翼翼啊!”郭显成很是耐心的为拓拔燕解释了一番国内现在的局面,“现在国内,不是不想打,实在是抽不开身,而且,你觉得现在真打的话,我们能有多少胜机?”

    郭显成认为拓拔燕不是那种有力无脑的家伙,这家伙只是报仇心切而已,想借助齐人的力量罢了,但他肯定能看清眼前的情势。

    “这得看邓姝能做到什么地步。”拓拔燕不开心地道:“如果我们能轻松地拿到虎牢关,那就齐活儿了。有了虎牢关,还怕明人翻上天去。”

    “是啊,拿下虎牢关,但我们能想的事情,明人也能想到,而且何卫平的兵马并没有怎么动啊?这明显是防着我们呢,可以看出,这人并不是惟邓姝马首是瞻啊。也怀着心思呢!所以邓姝所说的,何卫平已经完全倒向了他们,这就值得商榷了,如果真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这个时候,何卫平难道不将所部人马统统调往虎牢关吗?”

    “也许是时机未到!”拓拔燕道。

    拍子拍案上的情报,“但你获得的情报显示,何卫平的大部人马已经进入了警备状态,而不是开拔状态。你想硬打过去,这可不行。”

    他笑吟吟地看着拓拔燕,似乎看出了这位悍将的心思。

    “这样模凌两可的态度,可是用兵大忌呢!”拓拔燕叹气道,“要么就干一场,要么就别掺合,现在末将怎么就觉得进退两难呢,这真不叫一个事儿。”

    听了拓拔燕的话,郭显成心里一乐,还别说,真是这个情况,现在齐国的态度就是模棱两可。

    哪怕在明人手里吃了大亏,但郭显成也不认为在最后的争霸天下,齐人会不如明国,这是长久以来齐国高高在上的国势所形成的心理优势。自己只不过是在阴沟里载了一个跟头而已,以后定然是能扳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