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多年媳妇儿熬成婆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肖锵当然不会有这种自觉,实事上,他现在的自我感觉好的不得了。

    仰人鼻息了大半辈子,终于翻身当家作了主人,这种喜怒随心的日子让他舒畅无比,自觉得吸吸都顺畅了许多。

    他是邓氏一系的最为重要的将领之一,邓氏掌控边军,以邓氏父子为核心,邓洪,邓朴亲掌大军,邓素又握有秦国唯一的一支重装骑兵,邓方则掌控着情报系统,而像他,卢一定,陆大远这些人,则是邓氏以下的核心将领,依托着邓氏而生存。

    当然,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一个好士兵,对于肖锵而言,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就是他一直以来最不爽的一件事情。在外人看来,他位高权重,手握重兵,但自家事自家知,邓氏兴旺之时,想让他下台,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种让别人扼着命运的日子,着实不是他想要的。但他一直很好的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想法,直到当上了虎牢统兵大将。

    击败卢一定,陆大远等人当上虎牢统兵大将,是他这一生中的最重要的一次胜利,因为他终于能独镇一方了。

    用了数年的时间,他牢牢地掌握住了虎牢的军队,当然,那个时候,他不可能摆脱邓氏的控制,所谓的掌控,也不过是在邓氏的羽翼之下,有了一定的自主权。

    他小心地掩饰着自己,一点一滴的推进着自己的行动。

    邓氏一年比一年强势了。当邓洪当上开平郡王的时候,邓氏的威望达到了顶峰,然后,邓氏就开始走霉运了。

    一次一次的失败,让邓氏的威望一次次的被削减,也让秦国的国力在逐渐的被削弱,但在肖锵看来,这却是天赐良机。

    他加快了在虎牢军中去邓氏的速度。

    这个时候他的獠牙已经露了出来,但此时,邓氏却已经无力制约他,相反,还要竭力拉拢他了。马氏皇朝此时也终于回过味来,向他伸出了友谊的手。

    横甸之战,邓氏最后一点本钱也本打光,肖锵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这了等到这一天,他小心翼翼的经营,策划,隐忍了十数年之久。

    邓氏的时代已经过去,接下来,秦国将进入他肖氏掌权的时代了。戴叔伦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求娶邓姝是拉拢邓氏势力的不二手段。

    邓氏的确垮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那些隐藏的势力,仍然让他垂涎三尺,但他需要一个名分来名正言顺的接收这些政治遗产,因为想要得到这些东西的可不止他一个,卢一定,卞无双,还有高踞朝堂之上皇帝。

    在肖锵看来,许给戴叔伦的位置是很值得的,这个人是搞情报的一把好手,哪怕到了今天,秦国最大的情报系统仍然掌控在这个手里,收服了他,以后自己会事半功倍。

    现在就在他面前的大案之上,便堆叠着厚厚的来自大秦国地的书信,这些,或是邓氏故旧,或是邓氏以前的亲信,更有许多自己找上门来的投效者。

    这世上并不乏聪明人,他们都看出了肖锵的意图,而在秦国,依附强者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这只是生存之道而已。

    藏在水面之下的东西,远比露出水面的更要多,邓氏除了掌控着强大的边军之外,在大秦中个地方的渗透,也是相当强大的,邓氏败亡,这些人自然过得不如意,现在邓姝进了他肖家门,这些人自然而然的便会聚拢在他的周围。

    这就是大义,名分所带来的加持效应了。

    娶了邓姝当儿媳,虽然与皇帝算是翻了脸,分道扬镳了,但这又有什么呢?他可没想着当皇帝的走狗。事实上在秦国,皇帝可远没有齐楚明这样的神圣,在邓氏,卞氏甚至肖锵这里,皇帝只不过是秦国的另一股势力罢了,大家伙聚在一起抱团取暖而已。你势力大的时候,我便做小,我势力大的时候,自然是以我为主。这几十年来,因为李挚的关系,大家不得不在皇帝面前装小猫,但李挚一去,谁还鸟皇帝是谁?关键是,你拿不出能压服我的实力来啊。

    什么事到了最后,总是用拳头说话的。

    肖锵觉得自己现在的拳头就够硬。

    这两年,他是发财了,与明人交通,让他的腰包着实鼓了起来,而且明国非常鼓励他与皇帝放对的想头,粮食,武器,源源不断地支援过来,使得虎牢的军队不断地在扩冲之中,当然这不是没有后遗症,这就是他对明国的依赖越来越重了。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自己稳定了现在的局势,就可以想办法徐徐摆脱明人对他的影响了,大秦最膏腴的地方就在自己的面前了,只要取了过来,便可以自济自足了。以前不是不想拿,实在是顾忌太多了。

    朝廷的军队还是有一战之力的,雷霆军仍然是大秦最善战的军队,最关键的是,肖锵觉得自己还没有将手中的力量捏成一支拳头。邓姝进门,会完成最后一块拼图,至少卢一定不会再向自己滋牙了,最近与他的联络,此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是向自己屈服了。再者,青州军前段时间好死不死的惹上了明人,让明军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而且让卢一定非常屈辱地去开平郡陪礼道歉,更是加大了他收服卢一定的筹码。

    两人合则两利,分则两败,现在自己实力强,卢一定靠上自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虎牢,青州两军合一之后,朝廷还拿什么抵挡自己?

    秦国,也该让自己当家作主了。

    当然,肖锵并不想改朝换代,时机并不成熟,邓洪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也不会尝试去做,但将皇帝高高供起还是可以的。

    现在的肖锵,已经开始谋划自己当政之后的施政之策了。结交楚国那是必须的,现在楚人过得凄凉,与秦国抱团取暖,已经没有什么障碍,而秦楚两国交好,就让自己有了充足的理由收拾卞无双了。

    齐人不由太理会,现在他们国内一团乱糟,短时间内缓不过气儿来,再者就算齐人最强大的时候,他肖锵也没有怕过他们,横断山和虎牢关便是两道天堑,拦在齐人前头呢!虎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齐人想要打通虎牢,就算在虎牢关下堆成尸山血海,也不见得能完成这个任务。

    三国联合抗齐,秦人向来是最占便宜的,因为他们只消兵出虎牢就够了,打得赢就打,打不赢转身就进虎牢关,齐人便望关兴叹。

    最难缠的还是明人。

    青州无险可守,就是在前越时期,那里也是秦人与前越人交战的所在,邓洪亲掌大军,在哪里可是与越人打打和和的搞了数十年。现在开平郡掌军的那个陈志华,就是前越大将陈慈的儿子,这是秦国的老冤家了。

    在秦国没有真正强大起来,对着明人,只能弯着腰说话了,这是肖锵最直接的一个对策。虎牢与开平郡商道的开通,的确让他的腰包鼓了起来,但相应的,可也是让明人与秦人之间又多了一条大道,这条路能通商,自然也能通过军队。

    明人军队强悍,这个勿需多言,能正面击败邓素的铁骑,阵斩邓朴于前的军队,肖锵可没有胆子去硬碰。

    就算要碰,那也要等到秦人有了资本再说。

    秦人太穷了。这是肖锵最直观的认识,与明人交往多了,这种认识更是深植于肖锵的心中,秦人必须先富起来,才能必变秦国一直所处的窘境,而自己当了家之后,明人的很多政策,可也是能借鉴一下子的。

    但现在,对明人,那就只能恭恭敬敬的了。

    秦国对上齐国,有虎牢关,对上楚国,有落英山,唯独对上明国,无险可守,只能凭手中的产力硬碰硬,这显然不是秦国能承受的,当然,明国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这世上最强大的国家,齐国正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了。

    肖锵知道,这是自己手里唯一一张能够打动明人的牌面,用得好了,能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或者自己在当政之后,便应当不遗余力的兵也虎牢关,不停地找秦人的麻烦,这算得上是自己的投名状吧,相信自己与秦人愈是交恶,明人便会更不遗余力的支持自己。打齐人,他可没有什么顾虑,因为他有退路,实在不行了往虎牢关里一缩也就好了。

    可怜的肖锵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明人与他想的不一样,秦风想要虎牢关,想将这个险峻的地方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的好牌,能握在自己手里,可比握在别人手里更好用。

    更何况,秦风还盯着秦国那无数的丁口以及广袤的地盘呢!在秦人眼里,自家这个破地方没啥好东西,但在另外人的眼中,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答案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呢!

    肖锵将桌子上那一份份效忠书收好,背着手昂首走出了书房,此时的虎牢关已经万簌俱寂了,唯有远处城墙之上那星星点点的火光闪烁着,明天,新媳妇儿进门了,明天,也将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呢!

    自己可是多年媳妇儿熬成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