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山雨欲来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肖锵仰首看月,志得意满,他的人生巅峰即将到来,肖氏将会在秦国历史上成为与邓,卞,马等姓氏一样的赫赫有名。

    而此时,在关城之内,一幢普普通通的宅子里,十余名汉子正襟危坐,身体笔挺,虽然穿着的都是便服,但身上那种深深的军队烙印,却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

    侧门吱呀一声轻响,两个人走了进来,当前一人,体态阿娜,面覆沙巾,赫然是一个女人,而女人的身后,束手而立的则是戴叔伦。

    屋里的十余位军人唰地一下全都站了起来。

    “见过大小姐!”十余名汉子齐唰唰地弯下腰去。

    邓姝缓缓解开蒙脸的沙巾,看着面前的十余名军汉,这才是她真正的底牌。

    “邓氏蒙难,所幸得各位不弃,愿助姝得成大事,邓姝在这里多谢诸位高义。”双手抱拳,邓姝如同一个男儿一样,像着屋内的军汉一揖到地。

    “愿为邓氏,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愿为小姐,肝脑涂地。”十余名军汉齐声道。

    戴叔伦向前一步,“好了,诸位,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多礼了,都请入座,明天,将是决定我们生死成败的关键时刻了,任何的疏漏都会让我们万劫不复。接下来,我们便要好好的议一议明天的行动,集思广益,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漏洞。”

    “是,大人!”十余军汉都是点头称是,坐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按捺不住的喜悦之色。

    这些人,都是虎牢军人,他们的地位并不高,都是一些中层军官,手下至多也不过五百人,但加在一起,可就多达吓人的五千余人。这在虎牢关城中,已经是一股可以左右胜负的力量。而这些人,便是戴叔伦多年以来,辛辛苦苦的安插,策反的收获。

    肖锵自从在虎牢关站稳脚跟之后,便生出了别样的心思,这一点,邓洪也好,邓朴也好,都是心知肚明的,但这二人,都是极其自信之辈,肖锵纵然是一头猛虎,他们也相信自己能按得住这头老虎的笼头,所以二人并不在意。他们深信,只要他们活着一天,肖锵便只有老老实实的替邓氏效力。

    在这之中,也只有邓方,不声不响的开始在虎牢军中开始安插人手,肖锵不是笨人,相反是一个极其精明的将军,明目张胆的往里插人手,只怕活不长,所以邓方采用的是自下而上的策略,多年以来,一个又一个的带着任务的沙蚁进入到虎牢军中,作为普通的士兵,每每都要冲杀到战斗的最前线,损失率是极高的,但大浪淘沙,终于还是有一批人脱颖而出,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成长为了军官。

    这些人在入伍之前,本来就接受了极为严格的训练,在战场之上存活的概率比一般的士兵不知要高出多少。

    本来这是邓方以防万一的举动,却不想最后真正的有了大用处,邓方被李挚杀死,邓朴邓素战死横甸,邓洪被软禁雍都,强大的邓氏顷刻之前便倒了下来,肖锵再也无所顾忌,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他在算计着邓氏,准备着以迎娶邓姝来接受邓氏最后的政治遗产,但反过来,邓氏又何尝不是在算计着他,想着他手里的那精锐的虎牢军呢?

    “明日婚礼之上,便是肖锵毕命之时!杀肖锵不难,杀死肖锵之后,稳定虎牢的局势才是最重要的。”戴叔伦的眼光缓缓地扫过屋里的每一个人。“现在我们可以使用的力量,城内,有陈震睿的一千雷霆军,再者就是黎中发,李祖新,常炳荣,易礼的两千人。”

    四名军汉站了起来。

    “除了军队,沙蚁还有五百精锐的兵蚁以及千余工蚁也将参与这次行动。”

    “戴大人,不是说何卫平将军也会相助我们吗?”四名军汉中的一个有些奇怪地看着戴叔伦,问道。

    戴叔伦嘿嘿一笑:“此人,信不得,我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此人已经与明人勾结在了一起,他想的恐怕是将我们卖了。所以,明天,他也将是我们的敌人,而且,他会是事后最佳的替罪羊。”

    “何将军投降了明人?”一屋子的军汉都是极为震惊。

    “不错!”戴叔伦点了点头:“据我所探得的情报,何卫平在城外埋伏了三千人,这是他从横断山区悄悄调回来的,守东门的柯镇也是他的人,明天一旦事发,这三千人就将从东门进入虎牢关,他们会抢占大将军府。因为何卫平肯定以为我们也要第一时间抢占那里。等他们到了那里之后,就是我们围歼他们的时刻。”

    “我们的兵力?”屋内为首的黎中发有些为难地地看着戴叔伦,大家都是虎牢军锐,以双方兵力对等的情部之下,想要全歼对方,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城内还有数千肖锵的忠心精锐呢!

    “到时候是一场混乱,谁先占了大将军府,谁就先倒霉,会受到其它人的围攻。”戴叔伦阴阴地笑道:“只要何卫平的人先攻进了大将军府,那到时候,他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而且那个时候,大小姐也会出面。”

    “我会以肖新未亡人的身份出现在虎牢军人的面前,告诉他们,何卫平意图谋夺虎牢,因此刺杀了大将军。”邓姝淡淡地道。

    “到时候,参加这场婚礼的人不会有人活下来。”戴叔伦道:“何卫平先进了大将军,那他就要承受接下来关内关外数万人的围攻。”

    “明日的大婚,虎牢边军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都会参加,他们也会成为这场盛大婚宴的陪葬品,接下来控制住局势之后,虎牢大军会空出无数个好位置,各位,到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虎牢边军将完成一次新老交替,你们,将成为新的虎牢大军的领兵将军。”邓姝站了起来。“我将带着你们,却创立一番绝大的功业。”

    “多谢小姐!”屋内的军汉齐齐地单膝跪倒在地。眼中都是露出激动之色,明天,便将是他们改天换地的一天。城内有一千雷霆军,有黎中发四人率领的二千兵马,还有沙蚁的精锐,而在城外的左右大营之中,他们也有数千人马,而其它人懵然不知的情况之下,一举扭转乾坤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更妙的是,因为大婚,所有的高级将领们都将来到大将军府,到时候就要被一锅烩掉。那些以往他们只能仰望的位置,将会结结实实的落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深信,当所有的高级将领都挂掉的时候,邓姝只需要站在最高处振臂一呼,群龙无首的虎牢军,便将汇集到邓姝的旗下。

    戴叔伦,邓姝在秘密会议的时候,关城的另一边,郭九龄,千面等人也正聚集在一起,明天,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天。

    “混乱,我们需要的是虎牢关内全面的混乱。”郭九龄道:“戴叔伦,邓姝肯定有后手,但那是他们的最高机密,我们无从知晓,所以,我们只能先让他们出手,只要他们出手了,那我们就能很清楚地知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千面,探听到邓姝他们的落脚之地了吗?”

    “已经打探清楚了!”千面点头道。

    “很好。”郭九龄嘿嘿笑着:“我们只需要先瞪大眼睛看着,看看戴叔伦终竟想要做些什么,然后给他釜底抽薪,戴叔伦肯定是要亲临指挥的,而邓姝却必然不会去最危险的战场,所在,在最混乱的时候,我们要做的是,抓到邓姝!”

    “要不要通知何卫平?”千面问道。

    “不,何卫平明天将是一个靶子,他将替我们吸引戴叔伦所有的注意力,他有三千精锐,东门那边也有他们的人,一时之间是打不垮的。”郭九龄摇摇头道:“我们只需要瞅准了对方的后手,抓住了邓姝,这场仗,就赢了大半,剩下的,就看陆大远和于超来得有多快了。等他们抵达了虎牢关,进了城,那我们便稳操胜卷了。”

    “何卫平可不能死。”千面笑道:“我们还要靠着他来收拾战后的残局呢。肖锵肖新死了,邓姝被我们抓了,在虎牢,真正有影响力的,也就只剩下一个何卫平了。”

    “这么一点小阵仗,如果他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那也就只能是一个渣渣,死不足惜了。”郭九龄哼了一声。“就这样吧,各自下去准备,好好休息,明天这场戏,可是相当的精彩了。”

    “遵命!”千面等人站了起来,走出屋去,顷刻之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一夜,虎牢有人睡得很香,有的人却夜不成寐,但毫不疑问,他们都无比期盼着明天的那一个时刻,因为明天,将改变无数人的命运,也将改变秦国的命运,改变这片大陆之上国家之间的格局,甚至于影响到将来的争霸天下。

    而此刻,在永平郡通往虎牢关的商道之上,一支军队正在急行军。

    而在横断山区,一支齐国的前锋军队,也正在拓拔燕的带领之下,向着虎牢关方向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