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乱起将军府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长长的悠扬的号角声,划破了虎牢关凌晨的寂静,伴随着号角之声的是一轮骄阳跃出山巅,将万丈光芒,倾洒在雄伟的关城之上。沉睡中的关城似乎猛然清醒了过来,一队队的士兵走上关墙,走上街道。

    不过今天,他们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而警戒。他们穿着簇新的盔甲,手里的刀枪剑戟,统统都被红布包裹着。

    虎牢大将军府一年开不了几次的中门在轰隆隆的声音之中被推开,士兵们抬着一捆捆的红地毯,从门内铺出来,沿着街道,一直铺向西城门。

    十里红毯迎新娘,其阵势之大,让所有人都为之咋舌。

    太阳渐渐升起的时候,大将军府也迎来了第一批客人,城外左大营统兵将军刘昌,副将陈绍威,右大营统兵大将张新钢,副将孟磊,横断山统兵将军何卫平等人,已经陆续出现在大将军府外,肖锵春风满面,亲自迎出中门,将这些大将迎进大门。

    一般而言,这些都是他的属下,并不需要他如此郑重其事的亲迎出正门,但今日之后,肖氏想要崛起,自然离不开这些人的辅佐,所以肖锵也是做足了面子功夫。

    距离典礼的时候还有一段时间,这些重要的客人,被肖锵带到了偏厅,亲自作陪。

    今天的大将军府,喜庆之外,当然也是戒备森严的,光是府内,便有上千名肖锵的亲卫营警戒,而在府外,数千名卫士更是瞪大了眼睛,但在何卫平的眼中,这一切,无疑都是徒劳的。因为致命的攻击,首先来自的是在府内,是在肖锵的眼皮子底下。而且目标就是他本人,一旦肖锵死掉,那么一切便就不可逆转了。

    此时的何卫平自然还不清楚,连他自己,也是目标之一。

    在戴叔伦的计划之中,这些虎牢关的高级将领们,一个也别想活。

    一身新郎装束的肖新走进了偏厅,“父亲。吉时已到,儿子去城外迎新妇了。”

    肖锵大笑着站了起来:“去吧,去吧,我和你诸位叔叔等着你回来。”

    何卫平等一众将领站起身来,都是大笑着道:“快去快去,休得误了吉时。我们还等着开席喝酒呢!”

    “今日酒管够,不喝醉,一个都不许离开这里!”肖锵抚摸着修饰得整整齐齐的大胡子,亦是开心的大笑。

    西城门通往大将军府的宽阔的街道之上,挤满了兴奋的虎牢民众,两边的商铺大门打开着,但今天却并没有生意做,无数的一无所知的,或者知道今天要发生大事的的人,都涌挤在这里,各怀心思地看着从西城门缓缓行走过来的迎亲的大队人马。

    虎牢少帅肖新骑着高头大马,身披大红花,满面笑容的缓缓行来,对着两边不时冲他叫好,道着恭喜的人抱拳回礼,在他的身后,八人抬的大红花轿里,便是他的新娘。一千雷霆军仍然充当着护卫,与今天城内的士兵一样,他们手里的武器,都被用红布包了起来。

    大婚仪式正式开始了。这将是一个不短的过程,从大门处开始,一直到正厅当中完成最后的仪式,将会是虎牢关最后的平静。陈震睿翻身下马,站在战马旁边,凝视着大将军府前那个被扶着走出花轿的盖着红盖头的女子。

    那当然不是邓姝,那是一个刺客,她将完成最为致命的一击,这一击,必将会写进大秦史册,而她,也会为这一击献出自己的生命。

    而自己,将是第二波攻击的发击者。陈震睿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他环视着街道上那些笑容满面的警戒的士兵,那些欢呼着的民众,心中突然不阵茫然,这些笑意盈盈的面孔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在真正的欢庆呢,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人袍子底下抽出刀子,向旁人发起致命的一击。

    作为送亲的使者,当新娘子走进了肖府的大门,他的任务也就算彻底完成了,他们将返回西城门外的大营,那里,虎牢关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盛大的酒宴。

    陈震睿知道,他恐怕是注定无法去吃上这顿酒宴的。

    新娘子完成了在大门外的仪式,已经跨进了门内,从那里,到正厅,还有一段距离要走,陈震睿突然咧嘴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他终是有所得的。他的家人,孩子,已经离开了那个很快就要成为漩涡中心的地方,如果能用自己一条命,换取他们的安宁的话,那也就是值得的。

    秦国,已经要完了。陈震睿很清楚这一点。

    现在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这个小家再搏上一搏而已。

    “陈将军。”一名军官走了过来,“大将军请您进去观礼呢!”

    陈震睿收起思绪,抱着这名军官抱拳道:“多谢大将军了,不过陈某军务在身,手下还有这么多弟兄,就不进去叼扰了,新娘子进了府门,我也算卸下了肩上的担子,回去收拾收拾,就准备回去了,离家良久,可也是思念亲人了。”

    “理解,理解!”那军官笑着点头,肖锵请送婚的陈震睿进去观礼,也只不过是顺嘴一说,属于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再说,如果这个雷霆军军官识时务,进府去同乐,那便拉拢一下,以后说不定有用处,如果不识时务,那也无所谓,一个小小的牙将,还不放在肖锵的眼里。

    陈震睿深深地看了一眼披红挂彩的大门,翻身上马,手一举,一千雷霆军齐唰唰地翻身上马,后队变前队,缓缓地延着西大街退去。

    从这里,到西城门,还有一段距离,而作为全部是骑兵的这一千雷霆军,亦需要充足的冲刺距离。

    大厅之内,重头戏也终于开始上演了。

    一根大红的绸子,将新郎与新娘子连接在了一起,主持仪式的司仪正欢快地背着诵词。主位之上,肖锵与肖夫人两人一左一右,分坐在大案两侧,都是笑意盈盈,肖夫人是纯粹地因为儿子取了媳妇开心,而肖锵看到的却是新娘子背后那隐藏着的庞大的势力即将为他所用。

    正厅很大,数百名身份显赫的观礼嘉宾们立于两侧,何卫兵等人自然是位于前列。

    最后的仪式开始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新郎新娘的身上,何卫平却不引人注目的稍稍向后退了退。

    一拜天地。

    何卫平眼睛看着新娘子,手却缩进了大袖之中,今日参加婚礼,自然不可能顶盔带甲,但他的长袍之内,却穿着软甲,一柄短刀亦挂在大腿边上。他早手握住了刀柄。

    二拜高堂。

    新郎新娘拜倒在肖锵夫妇面前,肖锵大笑,双手虚扶。

    跪伏在地上的新娘子直起了身子,变故也就在这一瞬间发行了。

    大红的喜袍遮住了新娘子的双手,自然也挡住了她手上的东西,哧哧的弩箭之声刺穿了她的喜袍,带着尖啸之声,扎进了距她不过一步之遥的肖锵的胸膛。

    这是特制的弩弓,如此近的距离,就算是穿着盔甲,也会被洞穿,但谁会在自己儿子大婚的时候顶盔带甲呢?弩箭之上浸满了见血封祸的巨毒,弩箭从肖锵的前胸射进,却自后背穿出,夺夺两声,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

    一直含笑看着新郎新娘子的司仪的声间卡在了咽喉之中,如同一支被扼住了喉咙的鸭子。大厅之中站在前排的宾客霎那之间全都变成了泥雕木塑,被挤在后面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仍然在大声的说笑着,大厅的外侧,各类礼乐仍然在卖力的奏响。

    肖锵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新娘子,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嘴巴刚一张开,大口大口的黑血便涌了出来,一团一团的自他的嘴里坠落。

    离他最近的是新郎肖新,大变就在他的眼前发生,这一霎那,他也呆住了,怎么也没有想不到会在他的面前,上演这样一出画面。

    新娘子的身体已经站直,两柄弩弓从她宽大的袖中坠落,两手一撕,喜袍从中一裂为二,一柄短剑出现在她的手中,厉喝声中,短剑已是当胸向着肖新刺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左营大将军刘昌,看到新娘子猝然发难,大帅遇刺,少帅目瞪口呆,面对着当胸刺来的一刀毫无反映的时候,他猛地一把抓起了前面的司仪,狠狠地掷向了新娘子。

    短刀捅进了司仪的胸膛,刘昌一步窜了过去,一把将肖新扯到了身后,紧跟着又是一拳击几新娘子。

    “大帅遇刺,关闭府门,捉拿刺客!”他大声吼了起来。

    整个大厅轰然一声乱了起来。

    新娘子一刀未能得手,抢上前来,与刘昌搏斗在了一起,招式歹毒之极,短剑掠过刘昌的鼻间,淡淡的腥气更是让他心中微惊,剑上也是有毒的。

    大厅里多是带兵的将领,必竟都是见过大风浪的,此时已经都反应了过来。怒喝声中,纷纷向前扑去。何卫平却是向后再跨了几步,站到了一根柱子的一侧,这只是开始,而绝不仅仅是结束,这大厅里,也绝不会只有新娘子一个刺客。

    肖锵是死定了。只看他嘴里涌出的大团黑血,何卫平便知道他绝活不了了,一个想成为枭雄的人,最终毫无价值的倒在了这里。

    何卫平拔出了他的短刀,向着后堂退去。

    一枚鸣镝,带着尖锐的啸声,从大帅府腾空而起。

    西城门大街,陈震睿听到了鸣镝,他勒转了马匹,盯着大将军府方向,伸手扒掉了套在长枪之上的红布。一千雷霆军,在他的带领之下,返身冲向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