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绝妙的替罪羊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刘昌统兵大将,武道修为极其了得,但这女刺客的身手亦是非同小可,一刀扎进了司仪的身体,竟是没有丝毫停顿,厉喝一声,身体反而前窜,哧的一声,短刀竟然破体而出,连带着刺客的小半个手臂也没入到了倒霉的司仪的身体之内。如果换作是旁人,只怕这一下,就会要了性命去,但刘昌终究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军,在女子怒喝的那一刻,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让他毛骨悚然,霎那之间,他硬生生的停住了向前冲去的身形,整个上半身微向后靠,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从急速的前扑到猛然的顿止,已是让他内息大乱,闷哼一声,嘴里已是有血迹渗出。

    但这一切是值得的,那柄带着腥气的短刀刀尖,距离他的鼻尖,只不过差了那么一点点的距离,看到肖锵的模样,刘昌这一下,但凡再慢一点,只怕也是立毙当场。

    狂怒的刘昌握拳,连接两拳重重的砸在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司仪后背之上,司仪全身的骨头都乱响起来,这一时间,也不知断了多少根,不过一个死人自然已经没有了什么知觉,尸体带着呼啸之声扑向女刺客。

    扑的一声,女刺客抽刀,蹲身,旋风一般的斩向刘昌的双腿。

    她的武功比起齐昌竟然不惶多让。

    两人狂风暴雨的斗在了一起,直到此时,肖新才反应了过来,扑上去一把抱住倒在地上的肖锵,连声呼喊,肖锵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是早已停止了呼吸,只有一团团的黑色的血沫,还在不停的从嘴里涌出。

    大厅里,终于是乱成了一团。数百名观礼的宾客,哭爹喊娘,你推我搡,纷纷涌向大厅的门口,想要逃将出去,但此时刘昌与女刺客两人在厅内激斗,推搡中的人流但凡有进入到他们格斗中的圈内,立时便横死当场。

    左营副将陈绍威是第二个反应过来的,他站在刘昌的身后,眼见得数招之间,刘昌便已落在下风,心知自家将军吃亏在没有武器,而那刺客手中的刀又太过于歹毒,让刘昌缚手缚脚,左右环顾,大厅内竟是找不到一样武器,心中大急之下,一手提了一把椅子,大呼着便扑了上去,与刘昌左右夹攻那女刺客。

    有了他的加入,刘昌这才缓过一口气来。

    右大营将军张新钢终于反应了过来,他在大厅的另一侧,视线受阻,直到肖锵倒下,刘昌扑出,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来人,来人,有刺客!”他厉声怒喝,同时整个人向前扑出,准备去协助刘昌捉拿刺客,刚刚跨出一步,胁下突然一阵刺痛,一阵麻痒顷刻之间便弥漫全身,他骇然转头,身后一名胖乎乎的商人模样的人,仍然在笑咪咪地看着他,一支肉团团的手正在缩回去,手指之上,一根根指套之上的倒刺泛着幽幽的黑光。

    张新钢身子晃了晃,深吸一口气,想要举拳还击,可就是这一吸气之间,那麻痒却是立时迅捷无比的扩散,一张嘴,黑血立时涌出。

    刺客不止一个。他脑子里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轰隆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的副将孟磊狂喝着与这个胖乎乎的,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胖子斗在了一起。

    大队的卫士从大门之外向着厅内涌入。

    肖新红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涌进厅内的卫兵,嘶声怒喝道:“全都拿下,一个也不要走脱了!”

    大厅的确很大,但在涌进了数百名观礼嘉宾之后,便也显得逼仄了,现在又有数人在大厅之中激动,哪里还有多少空间,卫兵们冲进大厅,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无所适从,因为这里的人,大部分他们都很熟悉,有的是虎牢及其辖下的官员,有的是虎牢的坐地富绅,稍一犹豫便被他们冲得有些东倒西歪起来。

    此时,厅内的人无不想着逃出大厅去,而在厅外,大批的卫士却在想着冲进来。你推我攘之下,卫士竟然被阻在了大门口不得进入。

    肖新狂怒,“有出厅者,杀无赫!”

    卫士们得到了这一命令,终于再无所顾忌,呼喝声中,钢刀当头劈下,大门处顿时血流成河。卫兵们用刀生生地砍出了一条血路,冲进了大厅。

    刘昌与陈绍威合斗女刺客,终于将其逼到了大厅一角,在挨了刘昌重重一拳之后,女刺客颓然跪倒在地,横刀胸前,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她的眼光转到了已经退到后堂门口的何卫平,突然尖声叫了起来。

    “何将军,肖锵已死,吾不负朝廷,后事尽托于你了。”一语既毕,反手一刀,竟是斩在自己面门,鲜血迸溅,轰然倒地。

    胖乎乎的商人大呼酣战,右大营副将孟磊此时已经倒在他的面前,而他,却已被数十名卫士包围在中间。

    大将军府外,传来了急骤的马蹄之声,胖商人纵声大笑,“何将军,雷霆军已至,你的部队应该也入城了吧?杀光这些反贼,大秦万岁!”

    长笑声中,十数柄钢刀,已经斩在他的身上,顿时将他斩成了数块。

    大厅之内,两名刺管瞬间伏诛,无数受伤者躺倒在地嗬嗬呼痛,而所有人的目光,却都凝视在正在向后堂退去的何卫平。

    何卫平脑子里轰的一声响,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刺客临死之前,都将目标指向自己,何卫平脑子里轰隆隆作响,心思电转之间,瞬间已是明白了一切。

    自己成了背锅侠。

    邓姝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来收拢虎牢的军将,他们另有打算,他们将所有的黑锅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辩白?他看了看自己手上握着的短刀,脸上露出了似哭似笑,哭笑不得的模样,大厅里,除了卫兵,除了刺客,就只有自己手上握着一柄刀。

    你是来参加婚礼的,为什么还带着武器?想起自己身上带穿着软甲,他深吸了一口气,啥也不用说了。在所有人愤怒的眼光之中,他猛然转身,窜进了后堂。

    “抓住那个贼子!”肖新赤红着双眼,厉声怒吼着追了上来,身后,大批卫兵跟着冲了进来。刘昌深吸了一口气,猛然转身,向着陈绍威道:“你,马上回军营,调集军队,援救大将军府。同时通知右大营,一齐出兵。”

    “遵命!”陈绍威转身便向外奔出。

    “你,马上去大将军府的钟楼,敲响警钟,全城警戒,关闭四边城门,无大将军府军令,任何人不得出城入城!”他一把抓住了一名大将军府的亲兵校尉厉声吩咐道。

    这一瞬息之间,刘昌身为统兵大将的反应,马上反应到了对紧急事情的处理之上。比起肖新来,可是高明了不止一个档次。

    大将军府外,马蹄声愈来愈密集,这肯定是雷霆军。朝廷终是要借着这一次的婚礼来对付大将军了,而且他们还成功了。刘昌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刺客居然会是新娘子。那人肯定不是邓姝,与女刺客斗了这半晌的刘昌此时很肯定这一点,这女人的功夫,就是为了杀人而练出来的,作为邓府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是绝不可能练这样的阴毒的功夫的,刘昌很清楚,要练成这样一身阴毒的功夫,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从一名亲卫手中抢过一柄大刀,他冲出了大厅门口,听着外面密集的马蹄声,听着连绵不绝的惨叫之声,他心头一寒,一千雷霆军的冲击有什么样的威力,他是很清楚的。现在大将军府外的卫兵绝对拦不住这些处心积虑的雷霆军。

    “列阵,所有人,列阵!”他挥舞着大刀,站在台阶之上,厉声喝道。“吹号,将府外的卫兵统统撤回府内来。”

    此时的大将军府,肖锵已死,肖新去追何卫平,其它的将领,也是非死即伤,乱作一团的卫兵此时有了一个主心骨,立时便反应了过来。

    一队队的卫兵集结到了台阶之下,一层一层的向着大门处平铺而去。

    “弓箭手弩兵,上屋顶!”刘昌大声的下达着命令。

    “持枪者上前,立枪。”

    府内,卫兵们终于摆开了阵容,但刘昌的脸色却仍然很苦涩,今日大婚,士兵们没有足够的长枪大盾,绝在部分都只带着随身佩刀,连弓弩手都没有几个,只要雷霆军冲进府来,就是一场大屠杀。

    肖府后院,何卫兵如同丧家之犬,急急狂奔,心里只怕戴叔伦和邓姝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一遍,从头到尾,他们都是准备将自己当作替罪羊的,他现在甚至能想到事后他们会怎么说。

    自己被朝廷收买,与雷霆军勾结等等,全都会栽到自己身上,至于那个行刺大将军的女刺客,嘿嘿,到时候只消这大将军府的人死得一干二净,还会有谁知道肖锵到底是怎么死的?说不得,也只有自己背一背了。

    有了这个由头,到时候邓姝再出面,以肖新未亡人的面目出现在虎牢众军面前,自然可以轻松的收服所有人。

    逃出去,自己的军队,此时应当已经由东城门入城了,只要与他们汇合在一齐,自己至少有了自保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