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不留一个活口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开弓没有回头箭!

    陈震睿拨转马头,开始率领麾下一千雷霆军开始冲锋的时候,他就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可以走,城内驻有一万虎牢大军,城外还有两万,这三万人是整个虎牢军的精华,但愿真如同戴叔伦和邓姝所说的那样,他们能很快掌握局势,否则自己就算攻占了将军府,等待自己的必然还是乱刃分尸的下场。

    整个西大街已经乱成了一团,一千骑兵在街道之上发起冲锋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哪怕西大街很宽阔,但雷霆军四马一排,每排之间间隔着一马距离的冲锋次序,就如同大海的浪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光看看,就已经让人心胆欲裂。

    伴随着如雷的马蹄声,街道之上已经稀疏了下来,因为挡在冲锋道路之上的人,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将军府亲卫,都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尸体,幸存下来的人要么一头扎进了两边的店铺之中,要么把自己像一片纸一样贴在墙壁之上,只希望能逃过这一劫。

    本来只是出门不看一个难得一见的热闹,不想这热闹有些过了头,竟然是连性命也搭上了。

    百姓可以逃,可以躲,但有些人却躲不了,靠近大将军府的卫兵,已经在刘昌的命令之下退入到了将军府,但前面的人,却还要为迟滞骑兵的攻击而继续付出他们的性命。

    松散的阵列,绝望的眼神,西大街上最后一支卫兵队伍在一名校尉的带领之下,疯狂的呐喊着迎着奔驰的骑兵冲了上去。

    轰然之声大作,一个个人影如同纸糊的一般被撞飞,击碎了街道两边的窗棂,打破了屋顶,撞得墙壁摇摇晃晃,却没有让骑兵有那怕一点点的停滞。

    陈震睿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大将军府,大门紧闭,外头已经看不到一个卫兵了,但屋面之上,却有一排排的弓箭手张开了羽箭。他咧嘴笑了一笑,现在的他,担心的不是大将军府内的抵抗,而是占领大将军府以后怎么办,因为此时他已经听到了示警的号角之声在城内此起彼伏的响起,不用想也知道,此刻城内的军队正在紧急集合,然后从四面八方向着大将军府集中。

    杀光大将军府内所有人,一个也不留。这便是他接到的命令。

    大将军府的府门近在咫尺,啉啉的羽箭之声从屋顶倾泄而下,陈震睿低头,未加丝毫理会,身体微震,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那是羽箭射在甲胄之上的声音,性能极佳的盔甲,将羽箭弹开,很难对他造成威胁,雷霆军冠绝大秦,不仅仅是因为战力,他们的装备也是最为豪华的。

    身后依然有惨叫之声传来,那是有倒霉的骑兵被羽箭射中了面门或者恰好命中到盔甲的连接夹缝之中,每一战,总会有一些运气不好的家伙,陈震睿心里连一点波动都很难出现,不用在想别的了,冲锋,杀进大将军府,屠光里面自己能见到的所有人。

    战马冲了上去,一勒马缰,战马人立而起,碗大的蹄子高高扬起,再落下时,轰然巨响,厚实的大门便在战马的这一踹之下,整个的向府里倒了下去。

    马不停蹄,向前狂奔,陈震睿整个人伏在马上,长臂前探,长枪已是全力掷出,在他的面前,府内卫士已经组成了一个五六列的横队阵列。

    长枪如飞而至,洞穿了前方的敌人,战马在如此短的距离内,根本无法收住速度,如同一座肉山一般,直接撞在了队列之上,勉强排列的横阵顿时四分五裂。

    陈震睿已是跃下马来,掷出了长枪,他便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和身撞进了卫士从中。

    “一队二队,自由游猎,三队四队,下马作战!”挥刀劈倒面前的一个卫士,陈震睿怒吼道。

    雷霆军的优秀在这一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随着陈震睿冲进府来的最前面的骑兵,呼喝着操纵着战马,绕过了前门大厅,直奔府内,纵马穿门越廊,竟然毫无阻碍,而紧随其后的三队四队骑兵,已是飞身下马,丢弃了他们作为骑兵冲阵时用的骑枪,纷纷拔出了腰间的佩刀,杀向了门前的卫士。

    刘昌心中大急,府内此时能够聚集起来的作战力量,已经基本集中在了自己这里,这些骑兵冲进后院,带来的将是什么,刘昌心中很清楚,只怕片刻之后,整个大将军府便要血流成河。

    “快去找到少将军,让他逃出府去,马上找到军队,千万莫要纠缠。”对身边的一名亲卫军官低声嘱咐了一句,看着那军官如飞而去,刘昌飞身冲向陈震睿,如今之计,只要能够杀掉这个领头的,说不定还有一丝扳回的机会。

    不得不说,刘昌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如果他不是一开始就想着拒敌于外,不是想着要保住这府里的所有人,而是立即将所有卫士都撤往后面,他是当真可以拖住这股骑兵的。因为大将府的后面,房屋一幢接着一幢,花园,树林,池塘,无数地方都可以成为阻击敌人的战场,而这些地方,将会使得骑兵的威力被削减到最低。

    但偏偏,他选择了一个最为愚蠢的办法,他集合了所有的士兵,妄图拦住骑兵的冲击波,这让他在第一时间便损失惨重。

    雷霆军是秦国军队的精华所在,不论是马上,还是在马上,他们都是秦国打仗最为厉害的那一批人,陈震睿哪怕只是一员偏将,但武道修为也不在刘昌之下,两柄钢刀撞击在一起,火花四溅,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贼子!”刘昌破口大骂。

    “反贼!”陈震睿亦是毫不示弱,“意图谋反,天不容尔等!”短短的时间内,陈震睿已经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这些虎牢人他们叛变了,他们不再忠于皇帝了,他们不再忠于大秦了,那么杀掉他们,不用有一丝心理负担。

    两人凶狠的再一次的对撞到了一起。

    前厅杀成了一团,毫无意外的,攻击来的雷霆军占尽了上风,一个个的大将军府的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哪怕他们再勇武,但在雷霆军面前,仍然不够看。

    后院,何卫平已经杀掉了数个追上来的卫兵,但却也让双眼血红的肖新率人给紧紧地缀上了,此刻肖新已经认定,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何卫平策划的,他勾结了朝廷中人,刺杀了他的父亲。

    何卫平心中气苦,但却也无可辩白,而且也无从辩起,因为他的确参与了,只不过事情的发展,与他所期望的不大一样而已。

    逃出府去,便又是一番天地。他此刻一点与对方纠缠的心思也没有,此刻,他埋伏在城外的三千人马应当已经进城,而在东城,还有柯镇的二千东城守军,加在一起五千人了,足以让整个虎牢关侧目。

    耳畔响起肖新暴怒的喝声和兵器破空的声音,何卫平无奈的转身,挥刀,当的一声,疾扑而至的肖新便倒飞了回去,落下地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他身后,十余名卫士此刻也追了上来,聚集在肖新的周围。

    “贼子,我父待你不薄,你竟然勾结朝廷,谋杀我父,今日就算我死也要将你先砍成肉酱。”肖新双手握刀,一步一步的逼近何卫平。

    何卫平叹了一口气:“少将军,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我想你大将军死,而是所有人都在想让大将军死,我,只不过适逢其会而已。肖将军逆势而动,妄图自立,其实从他有了这个心思之后,便已经注定了今日之下场。”

    “狗贼!”肖新那里还有空听何卫平的话,提刀便杀了过来,十余名卫士也是疾冲而来,围着何卫平便斗将起来。

    马蹄声阵阵,一队骑兵冲了过来,看着前方正在激斗的两帮人,不由一楞,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冲锋,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杀光这府内所有的人。

    一声呐喊,骑兵们策马冲了过来,正随着肖新攻击何卫平的卫士转身迎了上去,一阵兵器交鸣之声响过,十余名卫士便尽数躺在了地上。

    马蹄不停,继续冲向还在交手的何卫平与肖新。

    何卫平冷哼一声,迅急两刀将肖新斩退,一个转身,飞一般的便掠上了屋脊,几个起落间,已经消失了踪影,以肖新的武道修为,想要拦住何卫平,那还差一点。

    身后,肖新已是被骑兵们团团包围。短短的对峙之后,喊杀之声便已是大起。

    前厅,大将军府的卫兵已经倒了满地,刘昌也陷入了团团的重围当中,陈震睿提着刀,冷冷地看着对方,“投降不杀!”

    “放你娘的狗屁!”刘昌破口大骂,挥舞着缺口累累的钢刀冲了上来。

    下一刻,刀枪并举,刘昌倒在了血泊之中。

    提着血淋淋的刀,陈震睿向内里走去,“清点人数,不留一个活口。特别是肖氏一家,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