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章:乱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东门处,柯镇全副武装,手按腰刀立于城墙之上,极目眺望着远方。示警的钟声从关内的核心大将府处敲响之后,正一层一层的向外漫延,片刻之后,东城之上的钟楼也敲响。虎牢关是抗秦前线,各项应对措施都是极为完善的。听到示警的钟声,他应该做的便是关闭城门,准备作战。

    但柯镇却显然不准备按着规章行事,钟声响过,他仍然静静地站在哪里,看着远方。他当然不能关闭城门,按照计划,半个时辰之后,便会有一支部队出现在东城之外,从自己这里入城。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柯镇回头,看到自己的副手陈思带着一队人急急的奔来,他不由得冷冷一笑,嘴角上翘,丝丝杀意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了出来。

    “柯将军,钟声响起,便应关闭城门,请将军下令,马上关闭城门。”陈思大声道。

    “这里我作主,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了?”柯镇冷然道:“该不该关城门,我自有主意。”

    陈思一窒,退后两步,看着已经回过头去不理睬他的柯镇,呛的一声拔出了佩刀,“原来将军与叛贼早有勾结,这是准备引敌入城么?”

    柯镇缓缓回过头来,“陈思,你想造反么?”

    “我看想造反的是你,给我将这个反贼拿下!”陈思怒喝道,身后的那一队士兵立即向前逼来。

    柯镇身边的数名侍卫立即拔刀,挡在了柯镇的前面。

    柯镇哈哈大笑:“陈思,想跟我玩,你还嫩了一些,你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吗?来人,将这些反贼统统给我拿下。”

    一声呐喊之中,一队队士兵从藏兵洞,从城楼之上涌出,在柯镇面前一排排的列队,将陈思一行人围得死死的。

    “杀了他!”被围的陈思面色大变,挺刀指向面前的柯镇,他身后的十余人立时扑上去,与柯镇面前的士卒斗在了一起,城上瞬间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柯镇面前人虽多,但陈思带来的人却显得极不寻常,完全不同于军队的士兵,手武功高强,杀人手段极其凌厉,柯镇面前的数排士兵,瞬息之间,竟然便被他们几乎杀透。堪堪迫到了柯镇的面前。

    一直站在柯镇面前的数名卫士迎了上去,将这群人截在了当地。这一次,交战双方的优劣之势顿时颠倒了过来。

    陈思震惊地看着对方的那几个卫兵,那不是柯镇身边以前的卫士,正如他带来的人也根本不是东门守卒一样,他们都是来自另外一群人。

    柯镇早有防备。李思想通此节,心中亡魂大冒,转身便往城下逃去。

    看着陈思逃亡的背影,柯镇哈哈一笑,手一张,一名卫兵立即递过来一弓一箭,引弓搭箭,嗖的一声,利箭自陈思后背进,前胸出,余力带着陈思向前狂奔数步,然后顺着弦梯骨碌碌地滚了下去。

    “准备作战!”柯镇大声吼道。

    城上顿时忙碌起来,一台台的弩机从藏兵洞内推了出来,不过弩机对准的却的城内,更多的士兵从城上冲下,涌进了城内,在城门口的前方,组成了军阵,刀枪所向的地方,也是城内。

    距离东城不远处,黎中发面沉如水,听着一名飞奔而来的探子的回报,杀死柯镇,夺取东城门的计划失败了,戴大人言之凿凿万无一失的计划,出现了第一个大漏子,如果不能封闭东城门,让何卫平的三千人抢进城来,那城内可就要进入一场混战了。随着陈思去杀柯镇的是沙蚁之中的兵蚁,个个都是好手,远非柯镇身边的那些卫兵能比,为什么会失败呢?只有一种可能,柯镇早有防备,他身边也有厉害的人在保护他。

    “全军立即展开攻击,全歼东城守军,夺取东城门,拒敌于外!”他霍地站了起来。

    街道之上,黑压压的士兵们一声呐喊,向着东城门方向急奔而去。

    两支部队在东城门处对撞到了一起,他们本来都是战友,现在却为了不同的目标而厮杀在了一起。

    看着一排排冲上来的对手,城楼之上的柯镇冷笑着,“放箭!”

    一台台的弩机开始了啸叫,一枚枚弩箭带着死亡的印记,飞向了扑过来的敌人。这是连弩,是明国军队中最具杀伤力的最新式的连弩。黎中发怎么也无法想到,在柯镇的军队之中,居然出现了明国的大杀器。最前方的冲锋士卒们,如同割韭菜一般的被扫倒在地上。

    黎中发心中大恐,看到那些喷吐着弩箭的弩机,手不由得颤抖起来,明人,明人也掺合了进来,要不然,柯镇手里怎么会有明人军中最为厉害的武器。

    驻守城外的左大营副将陈绍威抢在雷霆军抵达之前逃出了大将军府,刘昌的当机立断,为他赢得了不少的时间,再晚片刻,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再逃出去了。此刻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必须马上出城去,回到左大营,调集大军入城。拼命地鞭打着战马,他一路狂奔向南门,左大营的驻扎地在南门之外。

    耳边传来了利箭破口的声音,陈绍威亡魂皆冒,滚鞍下马,在地上一连几个翻滚,人已是缩在墙角,持刀而立,一枚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羽箭正插在飞奔的战马的头顶,战马向前狂奔了数十丈,轰然倒地。

    数名黑衣蒙面人幽灵般的出现在街道之上,一言不发的逼近陈绍威。“沙蚁!戴叔伦!”陈绍威愤怒地大吼起来。

    蒙面人冲了上去,与陈绍威斗在了一起。

    刀光大盛,一个交错之间,陈绍威单膝跪地,手臂,大腿之上鲜血沽沽冒出,黑衣蒙面人已经倒下了两个。手拄着单刀,他愤怒地看着剩下的黑衣人。对方的武功不见得有多高,但招数诡异,更是刀刀都是换命的打法,陈绍威很清楚自己撑不过去,自己最多还能杀死对方两人,但必然也会把性命交待在这里。

    他艰难地站了起来,双手举刀过头顶,一步一步地向着对面的黑衣人走过去,既然逃不了,那就再杀一场吧!

    弩箭的啸叫之声再度响起,陈绍威却怔怔地站在那里,这一次弩箭的目标却是那些黑衣人。巷子两侧的屋顶之上,一个又一个的蒙面人露出了身影,很显然,他们与先前的那些蒙面人并不是一帮人。

    “陈将军,放下武器吧,我们的首领想要与你谈一谈。”一个蒙面人走到距离陈绍威数步之处,并没有持武器,但在四周,另外的蒙面人,却将手中的弩弓对准了他。

    “他们是沙蚁,你们又是谁?”陈绍威脑子里完全糊涂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整个虎牢关完全乱了,此时的他,根本已经分不清敌我。

    “陈将军,见到我们首领,你自然便知道我们是谁了?建议你不要作无谓的反抗,我可不想把你打昏之后再扛过去,今天城里有些乱,到处都有敌人。”蒙面人轻笑起来。“你现在出不了城,南门那边,已经被戴叔伦他们控制起来了,你到了那里,也是死路一条。跟我们走,是你唯一的生路。”

    陈绍威思虎了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对方并没有说谎,如果想要自己死,他们刚刚只需坐山观虎斗就是了,根本没有必要出面。就算是现在他们要杀自己的话,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那些弩弓在这个距离上,根本是无法抵挡的。

    “好,我跟你们走!”

    在蒙面人的带领之下,一行人迅即消失在巷道之中。

    东门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黎中发很清楚,一旦让城外的何卫平部顺利冲进城来,事情就会向着不可测的方向发向发展,他必须夺下城门,亲自率队,他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这一次,跟在他身边冲锋的是戴叔伦派来的兵蚁,虽然只有一百来人,但战斗力却远远的胜过了自己的麾下兵马。手持着面面铁盾,他们顶着如雨的弩箭,在付出了三分之一的伤亡之后,终于冲到了东门守卒的阵列之中。

    一旦进入到这个距离,兵蚁的巨大杀伤力立刻便显现了出来,片刻之间,他们已经推着东门守卒向后倒退了数十步,身后,更多的卫兵已经在向城墙之上发起冲锋,而黎中发却带着兵蚁向着城门洞子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他要去关上城门。

    马上就要赢了!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终究是要赢了,黎中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城门已经近在咫尺。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群黑衣人。

    丝毫不逊色于兵蚁的战斗力,这些黑衣人的加入,立时便稳住了东城守卒的阵形,犀利的武器装备,让他们在与兵蚁的较量之中,稳稳的处在上风,在稳住阵容之后,他们开始发起了反击。

    是明国鹰巢的鹰隼!黎中发痛苦地看着面前的敌人,明人不但插手了,而且插手得极深,只看他们与柯镇的配合娴熟,便能猜到,何卫平与他们也勾结在了一起。事情正在向着他们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东门,已经不可能拿下来了。

    “撤退,撤退!”黎中发大声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