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掀开底牌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陈震睿提着血淋淋的刀走到了被摁倒在地上的肖新面前,肖新此时已经多处负伤,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仰着头,恶狠狠地瞪视着陈震睿.

    陈震睿冷漠的提起刀,扎向肖新的心房.他接到的命令中,肖新是必须要死的一个人.他根本就不想多说一句废话.

    “等一等!”一边传来了一个声音.陈震睿转头,看着一侧被十数名雷霆军监视着的何卫平.先前雷霆军赶上肖新的时候,何卫平正在与肖新等人激斗,雷霆军无法认定此人究竟是敌是友,便只能将何卫平围起来再说.

    “何卫平将军!”陈震睿滋了滋牙,笑得阴森森的.

    “你从戴叔伦那里知道,我们应当是一伙儿的吧?”何卫平幽幽地道.

    陈震睿点了点头:”不错,可是我还接到了另一个命令,那就是杀光这个将军府内的所有人,何将军既然此刻在府中,那也就是我的目标之一了.”

    何卫平点了点头:”杀光府内所有的人,嘿嘿,杀人灭口,死无对证嘛,不过之后呢?陈将军,接下来该轮到谁了?”

    陈震睿一怔.

    “虎牢关内,还有上万驻军,城外,还有左右两个大营,虎牢境内,也有数万驻军分驻各处,肖锵父子死了,总该有个交待吧?”何卫平看着陈震睿,”你觉得我一个人背得起这个罪名吗?”

    他哈哈的大笑起来,”别忘了,今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的可是陈将军治下的雷霆军,从西大街开始冲锋伊始,亲眼目睹着成千上万,陈将军准备如何说辞呢?”

    陈震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何卫平,先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此时被何卫平一语道破,瞬息之间,整个人都有些混乱了,是啊,如何善后?

    何卫平苦笑地看着陈震睿,那是一种兔死狐悲的目光,”陈将军,我想,我们应当好好的谈一谈了.这个肖新,暂时且留下来吧!”

    陈震睿沉默了片刻,大步向着何卫平走去.挥了挥手,围着何卫平的士兵们迅即退开.

    “我们两个,都成了戴叔伦手中的刀了.”何卫平叹了一口气,指了指东门处:”我有三千人的部队,正准备自东门处入城,如果我所料不错,现在东门处只怕打成了一锅粥,我不知道我的军队还能不能入城,但不管他们入不入得了城,总之,我这个黑锅是背定了.你,也跑不掉.”

    “我是奉戴大人之命!”陈震睿道.

    “罢了,你说是奉了戴叔伦之命,敢问还有谁知道,有谁为你作证?现在肖府里的人已经死光光了,肖锵到底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我们说是新娘子动得手吗?有多少人相信?我敢肯定,接下来虎牢的传言,必然是我何某人接受了朝廷的招安,与你勾结在一起,借着送婚之机,猝然发难,刺杀肖锵.企图夺得虎牢关的军权.”何卫平嘿嘿的笑着:”现在我的部队就在东门那里,你的雷霆军更是动手杀得血流成河,众口销金,我们就算浑身是嘴,还说得清吗?”

    陈震睿脸色变得惨白.

    “我能猜想得到,现在驻扎在关内的军队,正在向着大将军府四面合围而来,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了,只要再杀了你,邓姝就可以以肖新的未亡人的身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所有虎牢士兵的面前,她是邓氏女儿,又是肖新的夫人,统领虎牢大军,便成大局,这个局,当真做得巧妙异常啊,只可惜,我们都成了这个局的牺牲品.”何卫平大笑起来.

    陈震睿不是笨人,听了何卫平的分析,心中也是明了,因为只有这样,邓姝,戴叔伦才可以名正言顺的掌握虎牢大军,因为他很清楚,邓姝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住虎牢大军.

    “陈将军可是心甘情愿当这个替罪羊?”何卫平看着陈震睿.

    “事已至此,何将军还有什么办法?”陈震睿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谁愿意这样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陈震睿心头的怒火也是腾腾燃起.

    “我说过,我有一支军队便在东门处,跟着我,到那里去.带上肖新,只要肖新不死,我们就有翻盘的希望,现在时间紧急,我不能跟你详谈,虎牢的军队随时都能将我们围困在这里,等脱离了危险,我们再详谈如何?”何卫平道.

    踌躇片刻,陈震睿终于点了点头,”好,那就依何将军之言.”

    “陈将军尽管放心,现在我们两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戴叔伦已经把我们两个拴到了一起,对于虎牢军而言,我们两个就是谋害肖锵的罪祸元凶,而指使我们的,自然便是雍都的皇帝.”何卫平道:”他们既然如此玩弄于我,那我也要让他们看看,不是谁都愿意成为他们手中的棋子的.”

    一千雷霆军,攻进大将军府,一番激战,杀光了将军府里的所有人,不管是肖锵的家人,还是前来观礼的嘉宾,当真是鸡犬不留,收拢队伍,一千人,居然还剩下了八百余人,这让何卫平颇为惊讶,即便是事出突然,可虎牢关大将军府的卫士也有上千人,这些人亦是军中精锐,在雷霆军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抛开以有心算无心的原因,雷霆军的战斗力,也足以让人心惊了.

    一行人等冲出大将军府,远处已经传来了隐隐的呐喊声,烟尘处处,数路军队,果然正在向大将军府合围.

    “去东门!”陈震睿大声吼道:”拦路者,杀无赦!”

    八百余雷霆军,齐声怒吼,提马奔向东门所在.

    虎牢关,北城某地,一份份情报汇集起来的事实渐渐地在郭九龄的脑子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计划,他终于明白了戴叔伦的所有计划.

    “妙计啊,妙计!”他附掌而叹,”戴叔伦果然是一个妙人,这样的连环计,果然是一环套着一环,几无破绽可寻啊,原来他最后的后手,是在虎牢军中,早就有了一批忠于他的下层军官,什么陈震睿,何卫平,统统都是他的棋子而已,也难怪他要杀光虎牢所有的高级将领,只有这些人死光了,他才能顺利地掌控虎牢军权啊.厉害,厉害,竟然一直将我们瞒到了这个时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任他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一边的千面冷笑道:”现在何卫平的三千人马已经进城了,接下来只要我们拿住邓姝本人,他们便有三头六臂,也施展不开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没有了邓姝,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闹出什么来!”

    “通知杨将军动手吧,我已经清楚邓姝和戴叔伦的底牌了,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呢!”郭九龄却是没有这么轻松:”虎牢城内城外的驻军高级将领被一扫而空,群龙无首,各自为政,接下来,恐怕要大乱一阵了.我们的人马什么时候到?”

    “陆大远将军最快要今天晚上抵达,追风营要两天之后才能抵达!”千面道.

    郭九龄点了点头,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知晓了对方的全盘计划,事情却反而更复杂了起来,原本想利用何卫平的威望来召集虎牢军队,现在看起来要落空了.或者到最后,虎牢要混战一场,不过只要大明的主力抵达,再有何卫平相助,拿下虎牢,问题也不大.

    “郭统领!”一名探子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何卫平将军已经抵达了东城,与其部下汇合了.”

    “好,何卫平没事就好!”郭九龄喜道.

    “与他一齐到东城的还有雷霆军的陈震睿,还有重伤的肖新!”探子接着道.

    “什么?”郭九龄大为惊讶,”陈震睿,肖新?”

    “不错.”

    “我倒是小瞧了何卫平了,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居然也能看透戴叔伦整个计划的核心!好,既然肖新还活着,又落在我们手里,那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郭九龄喜道:”当真是天助我也.”

    大笑声中,他转头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壮汉,”陈绍威将军,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你刚刚也听到了,肖新还活着!”

    陈绍威喘着粗气,横眉瞪视着郭九龄,他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束缚,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反抗举动,他很清楚,那样的举动只让自取其辱.

    “戴叔伦不是好东西,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愤愤地道.

    “大不一样!”郭九龄笑道:”虽然大家都是想谋夺虎牢关,但我们的目的却不一样,我们大明要取虎牢关,是想给你们这些军人一个光明的未来,而戴叔伦他们,却是想带着你们一路狂奔到地狱,所以,怎么会是一样呢?”

    “巧言令色!让人齿冷!”陈绍威不屑地道:”落在你们手中,想杀便杀,不必多言.”

    “陈将军,想要杀你,何必我们动手,先前让戴叔伦的手下把你杀了不就得了.”郭九龄笑道:”虎牢关要乱了,接下来说不得要火并一场,陈将军,不想你的部下在这场火并之中白白丧生,你难道不想与我好好的谈一谈吗?当然,等一会儿何卫平将军也会过来,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的交流交流.哦,对了,还有肖新,那小子真是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