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互搏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虎牢大将军府燃起了冲天的大火,这让戴叔伦又惊又怒,陈震睿的任务是杀光大将军内所有的人,然后驻守大将军府,但绝没有纵火焚烧大将军府这个选项,在戴叔伦的计划之中,陈震睿的雷霆军在与大将军府的卫士们火并一场之后,必然也是损失惨重,这个时候,他真正的手段才会上场,关内忠于邓氏的军官将率领军队进攻大将军府,将剩余的雷霆军斩杀干净,然后便可以干脆利落地将这个锅栽在陈震睿和何卫平身上,邓姝再隆重出场。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陈震睿和何卫平再憋曲,也只能向阎王爷去抱屈,但现在,事情很显然脱出了他的掌控。

    一份又一份接锺而至的情报,正在显示着事情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陈震睿的确杀光了大将军府的人,但随即一把火将大将军府给点燃了,冲天的大火,遮天蔽日的浓烟,使得关内关外的人都知晓了大将军府发生了大事情,不说是关内的军队,便是关外的军队,只怕此时也知道发生了大事,恐怕已经动员了起来,这对于戴叔伦是不利的。他只想在小范围内先解决了这件事情,然后再去掌控其余的部队。虎牢各部的高级军官,此刻已经被一扫而空,换而言之,军队失去了有力的控制人,一旦混乱发生,便不可预估将会发生什么。

    夺取东城城门的任务没有完成,黎中发失败了。哪怕自己配给了他上百名兵蚁,在东城哪里又有内应配合,但仍然失败了。柯镇早有准备,而更让戴叔伦担心的是,出现在柯镇身边协助他守住了东城门的那批神秘人,应当是来自大明鹰巢的鹰隼。

    如果仅仅是柯镇与明人勾结倒也罢了,如果何卫平也与明人有所勾结,那事情将会更复杂。

    陈绍威没有被杀死,他失踪了。这是虎牢高级军官之中唯一一个逃脱了这场屠杀的人物,这就代表着,在接下来的邓姝想要掌控虎牢军队之中,又出现了一个不可控的环节,陈绍威是驻扎关外左大营的副将。

    如果说这些变故戴叔伦都还能接受,并将其划归为突然变故之外,但陈震睿接下来连接击溃数支堵截他的部队,一路杀到了东城,与已经进城的何卫平的部队合龙的消息,则让戴叔伦有些恐惧了。

    陈震睿不去别的地方而去东城,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何卫平没有死,而且与陈震睿达成了某种协议,现在何卫平在东城的力量,已经不在他之下了。柯镇的两千兵马,进城的三千何部,再加上陈震睿的雷霆军,在虎牢,何卫平现在已经有了与他一较长短的力量。

    必须有所行动了,他的步伐要加快。

    “黎中发,李祖新,常炳荣,易礼。”他阴沉着脸看着四人,“动员你们所能掌控的,或者能够说服的所有兵马,向东城集结,同时要向城内散布消息,告诉所有人,何卫平阴谋勾结朝廷兵马暗算肖大将军的事情。”

    “尊命!”事至如今,已经不可能善了,除了硬打一场之外,再也没有别的选择,现在何卫兵手中掌握了五六千人马,想要击败他,他们就必须要拥有更多的部队。

    “城内一万驻军,你们能掌握多少人?”戴叔伦问道。

    四人对视了一眼,黎中发站了起来:“我们四人掌握在手中的也只有五千人左右,柯镇手中有两千人,剩下三千人,或许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关键还是在城外,左右两个大营各有一万人马,只要他们能相助,内外夹攻,剿灭何卫平不在话下。”

    戴叔伦点了点头,“廖靖等人已经出城去了左右大营,很快何卫平勾结朝廷雷霆军谋害大将军的事情,便会在左右大营传开,大小姐也会启程前往右大营。”

    “左大营哪里呢?”黎中发问道。

    戴叔伦脸色阴沉得似乎要滴得下水来,“陈绍威不见了踪影,在不能确定他死了之前,大小姐不会前往左大营冒险。”

    众人都是点了点头,陈绍威是唯一一个从大将军府脱逃的高级将领,对于那里的事情清清楚楚,新娘子暴起刺杀肖锵,他是亲眼目睹,想要说服他这起刺杀跟邓姝没有关系,基本上不可能的,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陈绍威死在那个角落里,但这种期望,不会出现在戴叔伦的选项当中。

    “各自行动吧!”戴叔伦挥了挥手,厉声道。

    军官们匆匆离去,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胜利的大小通知,失败的将失去所有。现在,他们一点也没有优势了,单凭城内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于战胜对手,谁先掌握城外的两个大营,谁便将占得先机。

    “现在怎么办?”邓姝紧紧地握着拳头,本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但现在,似乎变成了一锅糊糊,乱七八糟起来。

    “大小姐,我已经下令所有的兵蚁退回来了,天黑之时,他们将保护小姐出城,去右大营那边,廖靖已经去打前站了,现在何卫平勾结陈震睿的消息,应当已经在右大营内传开了,只要大小姐出现在哪里,便能号招大家一起团结一致对付乱军。只要进了大营,大小姐便安全了。”戴叔伦道。“只可惜我们的人在大将军府内没有找到肖锵的虎符,不然就更能名正言顺一些,不过凭着邓氏的威望与小姐现在的身份,说服右大营所有的兵将,并不是一件难事。”

    邓姝点了点头。

    “齐人那边出兵了没有?应当派人通知他们马上出兵才行。”

    戴叔伦叹了一口气:“何卫平在横断防区还留下了七千部众,齐人即便大举来攻,恐怕短时间内也打不过来,现在暂时还不能指望他们。大小姐,您必须迅即地掌握右大营,至于左大营,则相机而动,我现在担心,一旦我们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掌控城外的两支人马,陆大远的一万部众一到,事情便会不受控制了。”

    “虎牢辖下还有数万大军,可以下令他们向虎牢靠近。”邓姝道。

    戴叔伦摇了摇头:“我们没有拿到肖锵的虎符,而虎牢的高级将领,现在又都被杀死了,那些军队,很难调动,只有我们完全控制了虎牢局势之后,才能对他们发号施令,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我马上出城。”

    “等天黑吧,虎牢城中,现在有明人鹰巢的人马,我怀疑陈绍威的失踪就跟他们有关系,天黑之后再出城。唐老,王老,大小姐的安全都交由你们二人负责了,一定要安全的护送大小姐进到右大营。”

    一直安坐在屋内一角的两名老者站了起来,微微颔首。唐强,王危,两名沙蚁的供奉,九级武道高手。看着他们两人,戴叔伦有些遗憾,当时如果派出他们两个中的任何珍上去杀陈绍威,或者就不会失手了。他对沙蚁中的兵蚁来太信任了,事实上,如果不是有外人插手,陈绍威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也不知道卢一定会不会按照事先的约定向明国的开平郡发动猛攻,只要卢一定动了,那明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必然疲于应付,那样的话,他们便无法派出更多的军队来插手虎牢的事情,可是,卢一定可靠吗?要是他根本就没有动,或者他也与明人有什么勾结,该怎么办呢?

    这个念头在戴叔伦的脑子中一闪而过,便被他强行抹去,不管怎么样,只要自己能控制住虎牢关,一切便都好说了。

    控制住关城,拿到虎符,然后便可以控制住虎牢驻外的数万兵马,也就有了与明人一搏之力。那个时候,才想办法让卢一定彻底倒过来,再加上齐人的插手,一切便都会好起来的。

    “戴大人放心,有我们在,大小姐便不会有任何的闪失。”唐强,王危两人慨然道。

    “有劳二位了!”戴叔伦拱了拱手。这个时候,邓姝的安危已经是重中之重,只要她活着出现在右大营,便是对虎牢士兵最为有力的说服力。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邓姝与肖新的大婚之日,大将军府猝变,肖锵父子殒命,邓姝历尽艰险得脱大难,逃往军营,带领大军复仇,没有比这更有说服力的了。

    北城,肖新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仔细的包扎好了,此时半靠在床上,脸色苍白,看着一边有些尴尬的陈震睿,满眼都是怒火,另一侧,则坐着陈绍威,何卫平。两人也是面色不豫,陈绍威一直瞪着何卫平,何卫平则仰着头,看着屋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们都是虎牢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但现在却都在明人的手里。

    将他们聚在一起的,自然便是明国鹰巢的大统领,郭九龄了。

    “少将军,事实就是这样了,现在你应当明白,不管是陈将军也好,还是何将军也好,都是被邓姝和戴叔伦利用的了。现在邓姝与戴叔伦正在图谋虎牢大军的掌控权,一旦她得手,只怕少将军就当真要亡命天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