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那个贱人谋刺我父亲,你们从头到尾都知道是不是?”肖新看着郭九龄,问道。

    郭九龄耸了耸肩:“起初并不清楚,直到邓姝派人交通齐国,准备引齐人入关,消息才泄露出来,我们了解到邓姝准备谋夺虎牢军权,然后对明国不利。想要夺得虎牢军权,便必须要杀死肖锵将军,这并不是一个很难解释的问题,但对于他如何下手,我们并不清楚。”

    “我知道。”一边一直闷坐着的陈震睿抬起了头:“出了雍都,戴叔伦便找上了我,以我父母妻儿为胁,把邓姝从雷霆军的监管之下换了出来,其实离开雍都不久,邓姝便已经离开了送亲队伍,队伍里的那个,是一个西贝货。也就是后来的刺客了。”

    陈绍威愤怒的目光瞪视着陈震睿,刘昌就是死在雷霆军的围攻之中,如果此时不是在明人的地盘上,他早就冲过去与陈震睿斗个你死我活了。

    “今天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杀光大帅府里的所有人。”陈震睿继续道:“只到遇到何卫平将军,我方才明白过来,我也好,何卫平将军也好,都是他们棋盘之上的一棵棋子,最终都是要被出卖的。”

    “何卫平,你如何说?”肖新怒视着何卫平,“我父亲待你不薄,但你却背叛了他。”

    何卫平淡淡一笑:“背叛?好吧,也确实是背叛。少将军,自从你父亲有了自立之心之后,我便不打算再跟着他了。我就不说你父亲一直以来对我的打压和防备了,只说他想成为第二个邓洪这件事,就足以让我反对他了,这是一条死路,一条带着所有人往死胡同里钻的没有出路的道路。肖将军起了不该起的心思,那么最终众叛亲离,被所有人算计,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肖新深吸了一口气:“你投降了明人?”

    “良禽择目而栖,大秦要完了,我不想陪着这条破船一起沉下去。”何卫平简单地道。

    “好了好了少将军,现在大致情况你也很清楚了,现在呢,你有两条路,一条,便是两不相帮,我们也不会伤你性命,会把你送到明国去,至于以后如何,自然有我们大明的皇帝陛下来处置你。第二条呢,便是帮我大明拿下虎牢关。其实有没有你,结果并不会变化,现在陆大远的一万大军马上就要抵达,追风营等部队随后也会赶到这里,我不认为现在一团乱糟的虎牢关是我们的对手,何将军已经战领了东城,等到我大明军队一至,虎牢关也是我们囊中之物,只不过收拾手尾麻烦一些罢了。少将军如果相助,就可少造些杀伤而已。”郭九龄道:“我们也不愿意将虎牢打得稀烂。”

    话虽然如此说,肖新却知道,他根本没得选择。不管怎么样,虎牢是完了,父亲已经被刺杀,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被一扫而空,乱成一团的虎牢军队,却又还分成了几帮,正在准备着火并一场,明国军队一到,自然会梨庭扫穴,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击溃。更何况他们还是何卫平,陈绍威这样硕果仅存的高级将领相助。

    “我可以帮助你们稳定虎牢局势,命令虎牢那些仍然听命于我肖氏的军队放下武器停止低抗,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请说。”郭九龄笑咪咪地道。

    “我要亲手杀了邓姝和戴叔伦。”肖新一字一顿地道。

    “好,我们的人已经出发去逮这两条大鱼了,但他们身边必然也有高手相随,护卫重重,我们并不能保证一定就能活着将他们带到你的跟前。”郭九龄道。“但他们必然不能活着离开虎牢。”

    他转头看着陈绍威,“陈将军如何说?”

    陈绍威看了看肖新,又看了看何卫平,叹息了一声:“我还能怎么说?今日虎牢之祸,皆起于邓姝与戴叔伦两人,只要能让这两人伏诛,便于愿足矣。”

    “如此甚佳!”郭九龄附掌而笑:“少将军暂时便先养着伤,还请陈将军马上出城返回左大营管束全营士兵,我想此时必定有人在蛊惑他们起兵攻打何卫平将军所部了。只要陈将军一出现,一切谣言便不攻自破。”

    陈绍威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也算看清楚了,事情至此,他并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虎牢必然不守,而秦国早晚完蛋,他必须要为自己谋个出路了。对于秦国,他并没有多少的忠心,要不然,也不会追随着肖锵在虎牢野心勃勃的准备自立了,现在虎牢落于明人之手已成定局,自己总须得立些功劳,方能立足。

    在这个上面,何卫平已经先行一步了。

    “我现在孤身一人,还请郭统领能派一些人护卫我回到左大营!”陈绍威道。

    郭九龄很是赞赏地看了这家伙一眼,果然都是聪明人啊,一点就透,这是让自己派人盯着他呢,这是一种变相的输诚,告诉郭九龄,自己不会使什么幺蛾子的,从此以后,俺就跟着你们大明混了。

    夜幕当中,一队人匆匆的行走在街道之上,今天晚上的虎牢,已经完全陷入到了混乱当中,满街乱窜的牛鬼蛇神们,抓紧了这难得的机遇,正在兴风作浪,杀烧抢掠自然是免不了的,平日里秩序的维护者们,此刻正互相杀得不可开交,东城那边,火光映红了半边天,两支军队正在你死我活的争斗着,关内惶惶不可终日,各种流言开始迅速在城内传播。

    流传得最广的一个传言,便是朝廷派人杀了大将军肖锵。送亲的雷霆军与虎牢副将何卫平内外勾结,在婚礼之上突然袭击,肖氏父子已经尽皆遇难。现在,城内忠于肖大将军的部队,正在与叛乱的军队战斗。

    这条谣言能让绝大多数人相信,因为雷霆军的确在城内大开杀戒了,而本应在横断山区驻扎的何卫平的亲军却出现在了东城。

    不管肖锵对秦国忠不忠心,但至少他在虎牢关还是很有威信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肖锵对于虎牢辖下是很亲善的,虎牢驻军这几年因为肖锵的政策,也过得比绝大部分的秦国人要好得多,所以,他们对于肖锵还是很拥护的,认为他们有了一个不错的父母官。

    邓姝和戴叔伦的计划,整个儿是没有什么缺陷的。杀死肖锵父子,然后嫁祸给雷霆军与何卫平,邓姝再以肖新未亡人的身份出面收拾残局,掌握虎牢军权。但这个计划却因为提前泄漏而让明人有了在其间上下其手的功夫,当外力介入,掺杂其间的时候,形式便不是邓姝和戴叔伦所能掌控的了。

    其实对于郭九龄来说,也有些挠头,最初他们也没有想到,戴叔伦竟然将雷霆军和何卫平一齐当成了弃子,不过好在的是,他们运气不错,何卫平的确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还是说服了陈震睿,并意外的获得了一个活着的肖新。

    如此一来,大局便尽在明人的掌控之中了。

    不过现在的城内,局势仍然对何卫平部是相当不利的,流言的发酵,使得驻扎在城内的虎牢军队,已经深信何部背叛而导致了肖锵的死亡,能够驻扎城内,本身便是深得肖锵信任的军队,现在,他们正在一部接着一部的赶赴东城,参与对何卫平部的围攻。一旦城外的左右大营参与进来,何部必难支撑。

    城内,此刻差不多势均力敌,参于攻击何部的虎牢军队还在整合当中,黎中发等人一时之间还难于取得所有人的认同,他们必然原先的地位并不高,黎中发也不过一个校尉而已,这个时候,邓姝等人在虎牢军中没有一个高级军官作为代言人的弊端显露无遗。

    邓姝戴叔伦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戴叔伦留在城内主持局面,邓姝则在唐强,王危两人以及数百沙蚁的保护之下,准备借着夜色出城,只要进了城外的右大营,掌握了这支军队的指挥权,一切便将迎刃而解。

    而早先便埋下的棋子廖靖,此刻已经在右大营中做了不少的工作,只要邓姝出现,右大营便可以在一个统一的指挥之下,向城内发起致命一击。

    数百人保护着邓姝向着城外行去,一路之上,牛鬼蛇神自然躲得远远的,除开军队,不会有谁没眼色的去招惹一支数百人组成的全副武装的队伍。

    唐强与王危一左一右地卫护着邓姝向着南城门方向前进,街道之上很寂静,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与混乱的虎牢城现在的状况很有些不相符,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感到一阵心悸,这个状况未免太过于诡异了,难道现在他们所处的这个地方不应当于其它的地方一样乱成一团吗?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伸手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寂静当中,突然传来了轻微的扑扑的声音,紧接着,队伍最前面的十余名沙蚁一声不吭的便倒了下去。

    吱呀一声,街边一幢房子的大门被推了开来,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街道中间,当街而立,骚包无比的盯着前方,“邓大小姐,此路不通呢!”